• 第一章 有人性的恶之魔魂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14本章字数:3761字

    这里是地狱。

    这里是把灵魂里的纯良、善洁全部抹杀去的地方。

    这里的灵魂,只剩下一样东西,就是邪恶。

    邪恶到没有下限!

    这里都是死人来的地方,每一个死后的人,灵魂都会被遣送到这里来,然后在这里接受灵魂的“洗涤”,把你在人间的所谓人性全部洗掉,直到——

    直到你只懂得如何作恶,如何和其他的灵魂相互折磨。

    这里的生活很单调。

    这里的恶之魔魂不用吃饭,不用洗澡,不用睡觉,他们每天须要做的事情就是相互追逐,相互折磨。

    折磨其他的灵魂,对这些恶之魔魂来说,没有快乐所言。

    因为,这就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就像是人类要吃饭,要睡觉一样,恶之魔魂,就是要折磨彼此。

    地狱是一片不只是一望无际,而实际上确实是无垠的地方。

    这里没有光明,只有黑暗。

    这里有树木,全部是已然枯死的!

    这里有花朵,全部都是黑色的!

    这里有小溪,每喝一滴水对灵魂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没有灵魂喜欢被折磨,就像是没有人愿意当食物一样。

    啪嗒。

    一颗黑色的石子从欧阳南的手里抛落出去,落进了小溪里,却没有水花和涟漪出现。这里小溪里的水都是没有生命的。

    “呜呜——”

    身后灰蒙蒙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一声低声咆哮。这是灵魂靠近“猎物”的声音,是在对“猎物”发出宣战。谁战败,就是“食物”。

    欧阳南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直勾勾的望着那片黑色的小溪。

    那低沉而具有挑衅味道的低吼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了耳边。

    这是一个头发蓬乱的人形恶之魔魂。

    恶之魔魂已经靠近了欧阳南,却有些发愣,眸子里满是黑暗的扫视着靠在树上盯着黑色小溪看的欧阳南,那样子像是在看一个地狱里的怪物。

    欧阳南突然扭过头来,和恶之魔魂的眸子相撞。

    恶之魔魂吓了一跳,本能的如同狮子吼一般一声叫,向后退跳了两步,然后就剑拔弩张的盯着欧阳南。

    欧阳南突然笑了。

    一笑,两排洁白的牙齿就显得特别的刺眼。

    恶之魔魂更惊了,眼睛出奇的流露出了除了狰狞以外的神色。

    “怎么,是不是没见过这里有人笑过?”欧阳南萧索的苦笑着,问道。

    “人?你管这里的灵魂叫人?”恶之魔魂终于开口说出话来。这里的恶之魔魂都是灵魂,都是人死后而来的,他们会说话,发出野兽的声音只是为了震慑其他灵魂,尽可能的避免自己成为“食物”。

    恶之魔魂,只是相对于天使而言的。

    天使也是灵魂。

    天使的灵魂是剔除邪恶的部分,保留善良。

    恶之魔魂恰好相反,他们是剔除良善的部分,只残余下邪恶。

    欧阳南露出惊讶的神色,就好像他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个想要攻击自己的恶之魔魂竟然会开口和自己说话。

    欧阳南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满面的惊喜,说道:“你肯跟我交谈?”

    恶之魔魂眨巴眨巴漆黑的眼睛,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肯跟你交谈?跟猎物交谈,可以了解猎物的攻击习惯,那些不肯说话的灵魂都是饭桶,没有智商的饭桶。”

    欧阳南才不管对方跟自己交谈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有个声音能够回应自己就足够了。欧阳南大笑着说道:“你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

    “死?这里没有灵魂会死。”恶之魔魂显然已经忘了生前的往事。

    欧阳南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失望,但还是很快恢复了笑容,手舞足蹈地说道:“那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死的好了?我喜欢一个女人,我追她,她被一个大款包养了,她烦我了,就跟大款说了,大款就找了杀手杀了我,然后我就到这里了。”

    恶之魔魂的眼里似乎流露出惊诧的光来。

    是那种明白欧阳南话里的意思,但没想到欧阳南会说这些话的诧异。

    欧阳南看到恶之魔魂的反应就知道对方可以对自己做出回应了!

    果然,恶之魔魂挠了挠自己的脑门,说道:“你还有人性,我闻到了你身上的人性,这是怎么回事?你没有接受灵魂的洗涤?”

    欧阳南忿忿不平地说道:“狗屁洗涤,那是对灵魂的污染!你和我,包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一样,我们都是人,死了之后才会来到这里!这里的统治者把我们灵魂污染成只知道折磨和被折磨!让这里的每一个人每天都在不停的折磨,折磨,折磨!”

    欧阳南的情绪在激动着。

    恶之魔魂冷道:“你是个奇怪的灵魂。”

    “不,是你,还有其他每一个灵魂,你们才是奇怪的!”欧阳南有些急了眼,吼道:“我生前也不是什么好人,吃喝嫖赌抽,我每样都干,但至少我能分辨什么叫人,什么叫野兽,现在,你们所做的事情,就是野兽做的事情!”

    恶之魔魂摇头说道:“不,我们是恶之魔魂,恶之魔魂生存着,就是为了折磨。”

    欧阳南还想反驳什么,但恶之魔魂抢着继续说道:“听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接受灵魂的洗涤,但你也是一个恶之魔魂,是无法否认的事实!现在,你要么接受我的挑战,选择是我折磨你还是你折磨我,要么,你就承认失败,接受我的折磨!”

    “不,我他妈没有这个嗜好!”欧阳南遇到过无数个来挑衅的恶之魔魂,也被无数个恶之魔魂折磨过了。

    欧阳南忘不了被恶之魔魂折磨的滋味。

    每个恶之魔魂都有自己不同折磨“猎物”的办法,但是,无论是什么折磨的办法,都能让欧阳南想去死。

    然而这里的每一个灵魂都没有死的权力,就算你跳进小溪里,也只有痛苦到想去死的份儿,却永远不可能死去。

    欧阳南怕了被折磨。

    欧阳南也反抗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任何一个恶之魔魂的对手。

    欧阳南猜测,这可能和自己还保留着人性有关。这些恶之魔魂来挑衅来折磨他,只是因为他想,他除了这样别的根本不想,折磨和被折磨就是他的全部,然而欧阳南不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留下了人性。

    这个人性,让欧阳南有别的思想。

    欧阳南从被无数恶之魔魂追逐战败然后折磨的经验中有了自己的判断力,他看的出来,眼前这个唯一肯与自己对话的恶之魔魂,已经做了攻击自己的决定。

    所以,欧阳南转头就跑。

    除了跑,他没有别的选择。

    欧阳南拼命的跑,身后的恶之魔魂却始终不肯舍弃,拼了命的追。

    穿过了丛林,是一片黑色沙尘的沙漠,每在上面踩上一脚,就感觉有无数根细针在自己的脚心扎,扎,扎!

    欧阳南忍受着痛苦,拼命的跑,后面追逐的恶之魔魂没有任何放弃他的迹象。

    穿过了沙漠,前面是一片城市。

    只有废墟的城市。

    这里每个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栋新的建筑凭空的出现,然后就有恶之魔魂在里面战斗,相互折磨,直到把建筑崩塌,成为一片废墟。

    眼前的城市,就像是战争留下来的废墟。

    没有烟,没有尸体,只是一片废墟。

    丛林并不可怕,因为那里逗留寻找猎物的恶之魔魂不多。

    沙漠并不可怕,因为那里一望无余,恶之魔魂更不愿意在那个地方逗留。

    废墟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因为这里潜藏着无数的恶之魔魂,而没有一个恶之魔魂肯在街上行走,因为恶之魔魂一旦出现,就会有无数个恶之魔魂如同饥饿的野狼扑出来战斗,那样势必就会造成一场混战。

    这里没有伙伴,每一个恶之魔魂都是一个个人。

    欧阳南没有别的去路,身后恶之魔魂疯狂的追逐让他不得不跑进了废墟,一进废墟,欧阳南就钻进了只剩下半栋的楼里。

    可是,欧阳南想不到,这里潜藏着不只一个恶之魔魂。

    欧阳南拼了命的跑到了最上面一层。

    那本来不是最高层,只是三分之一,但战斗过后,上面三分之二的部分已经成了残骸,掉落在废墟的每一个角落。

    欧阳南没有了去路。

    他以为只有追自己的恶之魔魂会须要自己战斗,可是他错了。

    欧阳南站到边缘,往下望,漆黑一片。欧阳南完全可以跳下去,但一旦跳下去,就会有无数的恶之魔魂扑出来。

    可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从丛林一路追来的恶之魔魂跑了过来,见欧阳南到了一个死胡同,刻意放慢了脚步。

    “你这个奇怪的灵魂,来战斗吧!”恶之魔魂的嘴巴狰狞的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然后就冲欧阳南扑了过来。

    战斗是折磨的前奏。

    不可或缺的前奏。

    欧阳南已经放弃了,已经决定任由这个恶之魔魂的折磨了。

    恶之魔魂会卸下自己的胳膊,让自己尝受胳膊被撕断的剧痛,然后胳膊会重新长出来。恶之魔魂也会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的拔下来。

    这些欧阳南都领教过了。

    可是,欧阳南没想到在恶之魔魂冲过来的时候,突然有三个恶之魔魂从黑暗的地方冲了出来,嘴里发出野兽的声音,同时把追逐自己的恶之魔魂扑倒在地。

    眨眼的工夫,追逐欧阳南的恶之魔魂已经只剩下了躯干。

    恶之魔魂的头和四肢全部被另外三个恶之魔魂撕下来。

    战斗没有停止,三个恶之魔魂宣告胜利之后,就开始互相厮杀。厮杀很快就结束,剩下一个恶之魔魂还站在那里。他很高兴,因为他已经有三个恶之魔魂可以供自己折磨。

    那不是快乐,就像是种荣誉。

    最后,恶之魔魂把欧阳南定做了自己的目标。

    “呜呜——”一阵低吼,恶之魔魂冲欧阳南扑了过来。

    欧阳南放弃了抵抗,他看的出来,这个恶之魔魂很厉害,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的,还不如早点接受折磨,然后被放逐在地狱的某个地方,重新接受同样的过程。

    恶之魔魂扑过来,拽住欧阳南的头颅,一下子撕扯了下来。

    没有血溅出来。

    欧阳南感觉的到剧痛,而且这种剧痛是一直存在的,直到他和另外三个恶之魔魂被胜利的恶之魔魂带进了他偷偷筑造的巢穴,那种剧痛还存在。

    等欧阳南接受了折磨,再次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丛林。

    那种剧痛终于结束了。

    欧阳南苦笑,想哭。

    在被折磨的时候,欧阳南感觉的到。

    感觉的到自己的灵魂在一点点的丧失,感觉的到自己想要站起来和恶之魔魂拼个你死我活的冲动。

    换句话说,欧阳南觉得自己正在被洗涤。

    可是,来到地狱的灵魂并不是这样被洗涤的,而是在落入地狱的过程里,灵魂里的良善部分就已经被搜刮了去,落入地狱的,就只剩下一个邪恶的灵魂。

    欧阳南感觉到自己灵魂变的邪恶,是因为他受不了了。

    欧阳南要做出反抗,因为,那种被恶之魔魂一刀一刀割下肉来的感觉,实在太痛苦太痛苦了。如果不做出反抗,每次被折磨的,都是自己。那样的生活,无休无止,欧阳南受不了,换作任何一个还有人性的人都受不了,所以他必须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