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买房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20本章字数:12014字

    张小天心中很是郁闷,谁会想到这黄婉容居然一开始就把这招教给了大姐。

    没有办法,张小天不再理他,爬了起来,然后来到了小女孩的病房之中。

    小女孩的病房之中依然空荡荡的!

    张小天走了进去,女孩看到了张小天急忙问道:“那个大姐姐呢?”

    张小天一阵无奈,想了一会之后回答:“小朋友,你知道吗,那个大姐姐是个鬼,而且还很凶很凶!”

    小女孩我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那个大姐姐是个鬼,不过他是一个好鬼,而且我知道她一定都不凶,你之所以会说她凶是因为你没有她厉害!”

    张小天一阵无语,继续说道:“不是的,我告诉你,她可凶了……”

    张小天说道这里只感觉自己的身后一冷,心中暗叫不好,还没有来得及转头,就只感觉自己全身一阵疼痛,心中很自然的就猜到了一定是大姐在自己的身后。

    张小天不再说话,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只感觉外面一阵很强烈的阴风吹过,那个老太太就出现在了,那里,而且那里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她的身边还有三只和她一模一样的头发花白,面容褶皱的老太太。

    张小天心中无语,心说就算你去找帮手了,你就不能找几个健壮一点的人嘛?

    这个时候,老太太微微冷冷一笑,对着张小天和大姐说道:“牛鼻子,臭婆娘,我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叫做个规矩!”

    大姐被称为臭婆娘,鼻子都气歪了,二话不说,就跳了上去。

    张小天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但是这个时候,一个鬼老太太向着张小天飞了过来。

    张小天心说等你好久了!

    捏起道骨,一阵咒语念出来,只听“噗噗噗”十几声,张小天附近的一周突然爆裂开一阵火符,将张小天和这个鬼老太太围在中间!

    这些火符自然是张小天之前没事干的时候偷偷布置的十几章火符激发出来的阳气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个鬼老太太本来就不是很强,一下字就被搞得承受不住了,不断的尖叫着,然后满地打滚!

    “啊……吼……”鬼老太太的叫声极度的尖锐和恐怖,忍得另外三个鬼老太太都看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之后其中一个鬼老太太提起一个椅子就丢了过来。

    张小天本来是想要直接把这个鬼老太太打个魂飞魄散的,但是看到另外一个鬼老太太丢了一个椅子过来,心中很是清楚,自己已经没有时间把这个鬼老太太打个魂飞魄散了。

    于是急忙用道骨指着这个鬼老太太吼道:“急急如律令!恶鬼速速去投胎!‘念完之后急忙躲闪!

    而那火符圈子之中的女鬼”噗“的一声就消失了!

    椅子继续飞了过来,张小天险险的躲过这个椅子,椅子砸在了玻璃窗上。

    只听“哐?R”一声。玻璃就碎裂开了,椅子也掉了下去。

    张小天却只是微微一笑,对着那个小女孩说道:“看到没,现在觉得我厉害了吧!”

    小女孩只是摇了摇头,指了指张小天的身后。

    张小天回头一看,大姐居然已经打趴了两个鬼老太太,最后一个鬼老太太也很快就要被打趴下了。

    张小天心中很是无语,这不是我不厉害,而是这大姐太猛啊,不过她为什么会这么猛,明明昨天晚上老天太还说出什么“要是拼起来你恐怕也讨不到好处”之类的话,怎么才过了一晚上实力就翻倍了,难道是黄婉容真的这么厉害?

    张小天心中正想着,只听下面传来“哎呦”一声,急忙伸出头去一看,原来是这椅子砸到人了,这个人已经被砸得躺在地上了,而且地上流了不少的血,看样子砸的不轻。

    周围的一些人跑了出来,然后指着张小天大喊:“在那里,在三楼,快点,三楼!”

    张小天心中骂了一声,这个时候,却听大姐喊道:“你呆着干嘛,快点送他们下地投胎啊!’张小天只好回答:“他们是恶鬼,即使被我送下去了,如果不是自愿去投胎,也有可能跑回来,要把他们大得魂飞魄散这才安全,刚刚我送她去投胎是不得已而已!”

    大姐回答:“那你快点啊!”

    大姐脚下踩着这三只已经被打趴下去的鬼,等待着张小天动手。

    张小天,拿着道骨一边走上去,一边说道:“真是的,你打一下不行么!”

    大姐瞪了张小天一眼骂道:“废话,那也得我会啊!”

    张小天走了过去拿起驱鬼符一边念咒语,一边提起道骨要打上去。

    这个时候,几个人从楼道口冲了出来,这几个人有穿保安服的,也有穿医生服的,看到三名老太太被大姐踩在地上,张小天还拿着棍子一副要揍人家的样子,急忙喊道:“放开那个老太太!”

    张小天心中郁闷,就不能换个好的台词嘛?

    但是这个时候却看到一群人都冲了过来,张小天急忙喊道:“你们快点滚开,这三个老太太都是鬼!”

    这群人这么一天,为首的一个保安头子急忙喊道:“靠,是个神经病,救人质要紧,一定要确保人质的安全!”

    “人质泥煤啊!”张小天实在受不了了,骂了一句脏话!

    不过这个时候大姐突然一抬脚,为首的那个保安头子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张小天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想着这下你们应该相信了吧,但是没有想到后面的两个医生居然说出一句让张小天差点吐血的话:“我闻到氯仿味了,大家屏住呼吸,重要的是先救出人质,实在不行,伤害到劫匪也没有关系!”

    张小天再次骂了一声:“我去你娘的,你们看电影看多了吧,你们以为你是FBI?动不动就是人质,劫匪,氯仿了!”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医生对着张小天喊道:“你们先放开几位老太太,一切都可以谈的!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张小天更是无语,这个时候,那个小女孩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说道:“这个大哥哥……”

    不过小女孩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其中一个保安就喊道:“靠,还有个小孩!我们这么多然不怕他们,算了拼了!”

    说完七八个保安一拥而上,两个医生跟在最后面,以打酱油的节奏走了上来。

    这个时候,大姐猛地一抬腿,这些保安全部笔直的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这两个医生似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就要转身逃跑。

    但是这个时候,因为大姐吧注意力集中在了对付这些保安身上,她踩着的两只鬼爬了起来,向着医生飞去。

    医生看到刚刚还在被踩在地上的老太太,现在居然违反自然规则的飞上了天空,心中更是一惊,吓得长大了嘴,身子根本动不了丝毫。

    张小天暗叫一声不好,果然还没有等张小天反应过来,这两个鬼已经钻到了医生身子之中。

    这个时候大姐飞速的飞了过去,然后对着这两个医生就是一顿胖揍!

    但是这两个医生居然只是冷冷一笑,根本不管大姐的拳头,只是冷笑着,向着张小天飞来。

    大姐很是惊讶,急忙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张小天急忙回答:“我也不知道,恐怕是因为他们附体了关系!”

    大姐很是惊讶:“那怎么办?难道我也附个体?”

    张小天还没有回答,这两个“医生”已经飞到了张小天的跟前。

    张小天的火符急忙打出,但是医生不是傻子,自然很快的躲闪。

    张小天连续丢了几个火符也都没有打中,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拿出一张驱鬼符在自己面前引爆。

    这鬼对这一招似乎有些忌惮,从地上捡起几根警棍,向着张小天打了过来。

    张小天手中只有一根道骨,虽然听黄婉容说这东西是上古之物,但是张小天还是不敢用手中的道骨去和人家的警棍硬碰只好急忙躲闪。

    另外一方面,大姐看到张小天没有回答,于是就看准了里自己最近的一个保安,准本附身,但是身子就要钻进这保安的身体的时候,却被一个老太太抢了先。

    大姐只好急忙换一个目标,但是依然是没有来得及钻进去,又被鬼老太太抢了先。

    大姐一怒,想着贵老天太打去,但是贵老天太却不还手,只是不段的躲闪,等到看到大姐要附身的时候才急忙抢身子!

    大姐恼怒到了极点,但是就是拿只是一直躲闪的归老太太没有办法!

    张小天一个人独自战两个医生,也是压力巨大。

    之前是受了伤之后,张小天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一直很痛,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伤口,但是疼痛感却一直都在,而且不时还会感到胸闷,喘不过气来,现在这两个鬼老太太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这一点,每一下都想着张小天的胸口打来,而且更可恶的是,根本不让张小天休息一分一秒,有的时候,甚至会冒着被火符擦到的危险,也要追打张小天。

    搞得张小天在心中一阵骂娘!

    张小天被打得只能不断的闪躲,加上胸闷感觉越来越强烈在,心中很是清楚,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将会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张小天咬咬牙,于是打算和这两个医生来次硬的!

    闪身来到楼道之中,张小天“一不小心”撞倒了墙壁之上,这显然是打乱了张小天逃跑的阵脚,两个被鬼老太太上身的一声看懂啊这样的场景,怎么可能不动手,当即就跳了上来。

    两根警棍同时向着张小天的肋骨打来。

    张小天心中暗暗喊了一声:“混蛋,就等你们了!”

    等到警棍快要打在张小天的胸前的时候,张小天突然的丢出两张驱鬼符。

    其中的一个医生当即躲闪,放弃了击打张小天,闪过了这样驱鬼符。

    另外一个医生却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距离太近,他根本无处可躲,身子径直的撞在了驱鬼符身上!

    “啊……吼”一声嘶吼,这个鬼老太太就都从医生的身子之中飞了出来。

    张小天看准这个机会,咬破自己的舌尖,然后一道精血飚出。

    精血像是利箭一般,当场打在了鬼老太太的身上,这个鬼老太太一声不肯,就烟消云散了!

    不过,做完这一切,张小天也受了重伤,这个医生的警棍打在了张小天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打的张小天一阵疼痛,差点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张小天低头看了一下,至少是有些肋骨断了!

    不过张小天却来不及多想,因为这个时候,另外一个被鬼老太太附身的医生又飞了上来。

    张小天急忙一张火符打出,但是感觉自己已经疼痛不已,微微动手,就是一阵剧痛。

    张小天心中很是清楚,自己快要撑不住了,看到鬼老太太飞了过来,内力一提,一个火遁用了出来。

    鬼老太太对着火遁自然是十分忌惮,急忙躲闪。

    张小天心中微微一笑,心说就是等你躲闪,微笑的同时,一张驱鬼符打了出去,这个鬼老太太也瞬间被打了出来。

    张小天又是一记精血突出,这个鬼老太太顿时也魂飞魄散了。

    使用了火遁又用了两个精血技能,加上身子受了重创,此时的张小天再也站不住了,身子软软的额坐倒在地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大姐也提着另外那只归老老太太来到了张小天的面前,看到张小天已经做到在地上,于是问道:“你没事吧?”

    张小天摇了摇头,还行,说着就要念咒驱散了这鬼老太太。

    大姐将鬼老太太丢在地上,用脚踩着,以免她胡作非为。、张小天很快的念起了咒语,比并且很快的咒语就念完了,张小天拿出道骨,向着鬼老太太打去,只等这一下打上去,鬼老太太就会魂飞魄散。

    但是这个时候,鬼老太太突然冷笑了两声,然后大声骂道:“牛鼻子倒是,你是不是觉得你为民除害了,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了不起来了,告诉你,你一点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哼,你干扰两界的秩序,她玩了笔仙,定下了规矩,我自然能有向他讨债的权利,但是你却一再阻拦,现在还要将我打得魂飞魄散,于情于理,都是你的错!”

    听到这话,张小天微微犹豫了一下,毕竟从鬼老太太的角度来看,刚刚他所说的这些很有道理。

    但是这个时候,这个鬼老太太突然一跃而且,向着张小天飞了过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张小天和大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贵老天太就已经掐住了张小天的脖子,张小天手中的道骨急忙挥下,不过人也很快的晕了过去。

    当张小天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躺在了自己的病床之上,不过这一次张小天发现自己的身边并没有许多人,只有一个黄婉容。

    看到黄婉容正盯着自己,而且难得的,她的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些关切,王明心中很不是滋味,想了一下之后对着黄婉容说道:“是我不对,要是我不听那老天太的鬼话,就不会!”

    黄婉容只是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只不过,你还年轻,听到那样的话会一时忍不住会去想那话是对的还是错的,这一点并不奇怪!”

    张小天也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心里很清楚,她是为了逃命或者为了杀我才说出那样一句话,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会去想她的话还是有些道理!”

    黄婉容想了想之后回答:“她的话本来就有些道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说的本来就是对的,玩笔仙就有玩笔仙的规矩,这件事情要是闹到阴司,判官肯定是会判她有理,不过那是鬼界的事情,你们修道之人虽然经常和阴阳两界打交道,但是你却不可能完全遵从鬼界的规矩,你是一个导师而且是一个人,你看到另外一个人被恶鬼纠缠,你自然是想去帮忙除掉恶鬼,这样的是对于你们道士来说也无可厚非!至于最后你觉得这件事情是对是错,是有理还是理亏,那么完全得看你,看你个人更看重什么东西!”

    听了黄婉容的话之后张小天沉默了好久,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东西。

    过了一段时间直走,黄婉容突然说道:“我走了。”

    张小天还以为她是说要去转世投胎去了,心中很是奇怪的反问:“这么快?”

    “不是去投胎,去帮你找点药而已!”黄婉容回答。

    很快父母和苏小麦都来了,父母看到张小天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更加重了,同时听到了昨天晚上医院发生的事情,之后,两个人都很生气,站在张小天的病床之前足足训斥了两个多小时,无论张小天在这么说再怎么承认错误,都一点用都没有。

    甚至,后来苏小麦劝二老消消气的时候,二老还很有理的对苏小麦说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姑息,否则你一个不小心就守寡了一类的话,搞得张小天和苏小麦都很郁闷。

    张小天和苏小麦都知道父母一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在这之前都没有说出来,只是稍微暗示或者明示,现在说这么明白了,两个人都是很尴尬,苏小麦一生气,就把张小天的父母赶出去了。

    张爸爸和张妈妈被赶出去,不但不生气,反而微笑着,苏小麦这才来到张小天的床前,刚要说话吗,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东西,急忙来到病房门前打开了门。

    不出所料的张爸爸和张妈妈都在这里偷听,张小天和苏小麦都是一阵无语,张小天只好对着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我们回去了你怎么么办?”张妈妈问道。

    “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苏小麦回答。

    听到这话,张爸爸和张妈妈对视一眼,微微一笑,对着苏小麦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照顾好她啊!”

    说完两人匆匆走了,从两人的表情来看,似乎是在等待这一刻。

    两个人走后,苏小麦这才关上了门,重新来到了张小天的病床之前。

    张小天有些无奈,明明自己已经说过暂时不走动之类的话,但是却又帮着人家除鬼,但是这一次,苏小麦意外的没有为这件事情而纠结,苏小麦在张小天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我已经想通了,要你不去帮别人是不可能了对吧?”

    张小天听到这话抓了抓头:“听你这句话,怎么感觉我是雷锋上身的人一样!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虽然会受伤,但是我又死不了,而且只要在这样就能让我身边的人平安!”

    苏小麦听完这话之后想了一下,说道:“可是别人会为你担心啊,就算是知道你不会死,只要知道你受伤别人还是会担心,会心疼啊!”

    张小天微微一笑:“你看看我父母那个样子,怎么可能会关心我!”

    “你不要这么说了,其实伯父伯母他们都很关心你啊,而且啊,关心你的人又不仅仅只有他们!”

    张小天听到这话开始装傻:“哪里还有别人啊!”

    苏小麦脸红了一下,还是说道:“还有我啊!”

    张小天没有料到苏小麦会这么直接的承认,心中惊了一下,不过苏小麦却没有继续说这件事情,而是说道:“你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以前不是好的很快吗,怎么这一次恢复得这么慢?”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张小天回答。

    苏小麦咬了咬牙说道:“我去求那个人,要是他一定能够治得了你!”

    苏小麦说着站了起来,不过张小天却急忙将他拉住,这是第二次听到苏小麦说那个人,在张小天的心中,多少已经猜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苏小麦和那个人的关系那么不好,自己自然不愿意看到他为了自己而勉强,于是张小天说道:“不用了,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而且已经有人为我去找药了!”

    ‘“真的吗?”苏小麦反问。

    张小天很自然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突然想起,黄婉容之前留下的药丸还剩下一粒,于是张小天急忙叫苏小麦拿过来,然后很快的吃了下去。

    这药也不知道是治什么的,张小天吃下去之后只感觉自己全身暖洋洋的,身子上的疼痛少了一些,张小天还以为这药也是之前那种很快能够让人康复的神药,急忙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伤,但是定了半天,伤口却没有愈合的迹象!

    张小天叹了一口气,只好作罢。

    不过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减少了,张小天爬了起来。

    苏小麦很是奇怪的看着张小天,有些生气的喊道:“张小天!你干什么,你身子都伤成这样了,还想去除鬼嘛?!”

    张小天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那么多鬼需要除了,我只是去看看那两个医生,昨天他们追着打我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到了,要是我不出去说一下,那么恐怕是惨了!”

    苏小麦听到这话,这才跟着张小天一起出了房间。

    来到前台打听了一下院长的办公室,但是这个时候张小天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被椅子砸到的那个人,于是也顺便打听了一下,根据对方的说法,那个被椅子砸到的人没有什么事,不过现在已经住院了。

    张小天想了一下,来到了病房之中,进门一看,心中苦笑一声,因为这个人只认识,或者确切的的说并不是认识,而是见过,这个人正是当时除无头鬼的时候,把无头鬼当做是演员的那个白痴。

    张小天很是无奈,看到他没有事之后本想偷偷离开,但是这个时候这个人已经看到张小天了,这个人很热情的和张小天打招呼:“是你啊,导演!”

    “我……‘张小天一阵无语,只好转过身子来。

    “真是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楼上除了电视,椅子掉下去就砸到你了!”张小天说道。

    不过这个家伙却是惊讶的回答:“不用放在心上,这样的事情长长发生在我的身上的!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好像不是一个导演,那天下去之后我调查了一下那个应该是个无头鬼,而且昨天晚上椅子掉下来之前,我还看到里面还有一些飞来飞去的鬼,本来椅子掉下来的时候我都看到了,但是愣是没有躲过去!”

    张小天心中很是无语,心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白痴啊,但是转念一想,这个家伙我为什么能够看到鬼?但是在转念一想,现在这件事情并不是重点,因为现在已经上班了院长应该已经来到医院了,要是自己去的太迟吗,到时候两个医生搞不好就被炒鱿鱼了,虽然这两个白痴不停自己的话,不相信有鬼这件事情,害得自己白白被他们揍一顿,但是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害得他们失业啊!

    于是张小天和问了一下这个人,叫什么名字,这人回答他叫王骨头,张小天心中一阵无语,就骑这名字,好的了吗?不过张小天还是和王骨头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好帮他付医药费,这才从他的病房之中走了出来。

    张小天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还没有敲门,里面就传出来一阵声音:“什么?被鬼附身了,你特么作为一个医生殴打了病人,然后你的借口就是被鬼附身了额,滚出去,滚出去,我们这个医院不需要你!”

    张小天无奈,直接门也不巧了,推门就进去了。

    院长此时正在气头之上,看到有人突然进来,而且是个不认识的人,心中很是生气,急忙问道:“你是什么人,进来干什么?”

    “我就是那个被他们大的人!”张小天回答。

    这话一出,院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急急忙忙堆出一个笑脸,对着张小天说道:“你现在没事了吧?”

    张小天摇了摇头:“嗯,没事了,说起来还得多亏这两个大夫呢!‘张小天心中其实是很鄙视这两个医生的,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怎么考上医科大学,又是怎么毕业的,居然蠢到直接和院长说鬼上身这样的事情。

    你说这个世界上,一般的人,相信鬼怪存在的有多少,这不是吃翔吃多了才去和别人说自己是鬼上身这样的事情,而且是向自己的顶头上司解释自己殴打病人的原因时候用的借口,这简直就是脑残,脑瘫,脑积水的表现嘛!

    听到张小天说要多亏这两个医生,这两个医生和院长都是一脸的疑惑,这个时候张小天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这个人,从小就有一个毛病,就是有的时候会失控,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之前我也找精神科医生看过,他说我这个事情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是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呢大问题,只要好好的吃药就没有事了,这两天我在这边住院,我害怕两种要回冲突,所以就没有吃药,哪知道昨天这个病状就发作了,,要不是这两个医生急忙拉住了我,后果恐怕不堪设想!不过这件事情虽然我有错,他们也有错,我的想法是我也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你们也不追究我的责任,可以的话也不要在追究他们两个的责任了,院长,你看怎么样?”

    其实院长生气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担心被打了一顿的张小天会将医院告上法庭,而且会狮子大开口狠狠的敲诈一笔,但是现在在张小天居然都这么说了,自然就没有什么必要追究了,于是急忙点头答应了,不过为了表示他们的歉意,院长决定让这两个医生来承担张小天的医药费。

    这两个医生心中很清楚,自己昨天晚上的的确确是鬼上身了,要不是因为张小天帮忙,恐怕这个工作都保不住了,而且要是这件事情闹大的话不要说子啊这个医院的工作保不住了,恐怕这辈子都当不了医生也不一定,因此两个人自然是很乐意帮张小天承担医药费。

    不过话又说话来,气十足张小天的医药费也没有什么好承担的,吃了黄婉容带回来的要伤口很快就好多了,只是之前所中的那个丧官的毒一直没有退去。

    这一天,张小天正在病房之中无聊的看着电视,突然病房的门被人敲了两下,张小天抬头一看,居然是王骨头。

    王骨头走了进来,说道:“张兄弟,我要出……喝,怎么你的病房里面还有电视啊!”

    张小天听到这货说话说道一半就转移到电视这个问题上了,心中有些无语,心说自己的病房还是之前张晟铭等人安排的,所以才会住这么豪华的病房,要不然自己欠债几百万入不敷出的穷光蛋能有这个待遇。

    这个时候,张小他突然想起了王骨头看到鬼的事情,于是问到:“对了,王骨头,你为什么能够看到鬼啊?”

    王骨头注意力还在电视上面,张小天还以为电视上面放了什么好看的东西,抬头一看,却失望的发现电视上面放的无非就是一个广告,张小天很是无奈这货显然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电视上面,而不是电视的内容上面!

    张小天关掉了电话,王骨头这才反应过来,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从小就看的见啊,而且从小就遇上各种倒霉的事情!”

    张小天i听到这话想,心中一惊,想着是不是现在这天眼这么不值钱了,前两天遇到一个刘浩,现在又遇到一个王骨头,而且这货不仅仅是看得到鬼,而且还从小倒霉,难道和自己一样也是民房、天煞?

    张小天心中奇怪,于是连续的问了几个问题,不过很快就这王骨头果然是从小走霉运,自己遇到过的倒霉事,几乎他都遇到过了,有的自己没有遇到过的事情他也遇到过,特别是从小孤儿这件事情,更是令张小天感觉很是无奈。

    这个时候王骨头突然说道:“对了,我记得你是一个道士吧,要不你收我为徒教我道术吧,反正我本来就能看到鬼,要是能够有道术我就可以除鬼了!”

    张小天听到这话,心中仔细的思量了一下,这件事情不太好回答,因为这货实在是太笨了,而且现在自己赚到的钱根本入不敷出,如果还要收这样一个徒弟,自然也不能让人家白白跟着还得付款,而且最重要是收徒这件事情,不知道刘元那个糟老头子会不会有什么意见,虽然听黄婉容说过,虽然现在自己的门派是蜀山门下的,不过只是挂一个名号而已,其实在自己加入之前就只剩下刘元一个人了,现在自己加入了额,刘元又挂了,严格来说自己已经是门派的掌门人,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刘元这货又会出现!

    所以想了一下之后张小天回答:“拜师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来帮我忙,我顺便教你一些东西,也顺便给你发点工资!”

    王骨头听完这话,差点没有给张小天跪下,看着说张小天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搞得张小天一阵阵无语!

    王骨头说他在公司那边请的病假还没有用完,张小天感觉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让王骨头好好认识一下鬼,于是请了苏小麦吧电脑拿到了医院之中,租了几张鬼片给王鬼头看。

    一开始的时候,王鬼头听说看鬼片是为了了解鬼,还是一脸的严肃,很认真的表情,但是没有看几分钟,王骨头这货居然不断的边看边笑,搞得我张小天心中一阵郁闷,暗暗骂王鬼头太蠢。

    过了一会,王骨头出去上厕所去了,张小天抱过电脑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发现上面的内容一点都不好笑!

    张小天很是无奈,对着王骨头的背影骂:“真是个二货!”

    这个时候,大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突然说道:“我看是你比较二吧?”

    张小天自然是很不乐意,不过这个时候大姐继续说道:“其实说真的,说你二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本来我看你还算不错,但是现在我却觉得你就是个脑残,脑袋被门夹过,是个十足的傻逼!你想想,这些鬼电影的导演有多少见过鬼,我猜搞不好一个都没有,那他们就只能瞎猜,瞎想,虽然和现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像,但是你也不想想吗,这王骨头从小就能看到鬼,你说见到里面那些假的鬼能不笑吗?”

    张小天一听也对,于是不由得在心中嘀咕,这段时间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越来越脑残了!

    王骨头上完厕所回来,王明简单的教了她一个火符的画法,然后吧这货给打发走了。

    过了一会,苏小麦来到了医院之中,对着张小天说:‘你要的房子我已经找到了!”

    “怎么这么快?”张小天反问,这件事情自己也是刚刚才和她说道啊。

    苏小麦点了点头:“地段很不错,保证你满意,而且价格很低廉!’张小天一听这话,心中再次嘀咕起来,自己从小命犯天煞,从小到大不管是抽奖还是别的东西,自己从来都没有中过,甚至在前两年冰红茶搞揭盖有奖,中奖率高达百分之八十,班上运气好的同学买一瓶之后不停的中奖,最后给半山的学生每人送一平都没有送完,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去买了十瓶都没有中奖。

    现在地段不错,而且价格低廉这样的好事能够遇到自己的头上,难不成是闹鬼?

    张小天心中想着,苏小麦将很快的就看出来了于是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张小天吧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苏小麦想了一会然后说道:“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我的确记得那边有两个男人在吵架,不过我之前不觉得男人吵架这间事情有什么不正常的,所以没有和你说!”

    张小天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是很担心,对自己而言,房子闹鬼反倒是一个好消,因为这样自己可以低价的买到房子,而且自己根本不怕什么鬼物。

    这个时候苏小麦就要走,张小天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苏小麦也不矫情,答应下来,来到苏小麦家楼下的时候,苏小麦突然说道:“想不想上去喝杯茶?”

    张小天很自然的答应下来:“好啊!”

    两个人来到了楼上,张小天看了一下,上次自己帮苏小麦除鬼的时候吧她的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现在房间之中的一切都已经很正常了,而且似乎重新布置过。

    张小天看了一下说道:“感觉现在的布置比之前的温馨多了!”

    苏小麦微微一笑,回答:“那是因为上次你来的时候房间里面有个恶鬼,你怎么看都不会觉得温馨吧!”

    张小天想一下之后这才回答:“嗯,也对,的确有点这方面的原因,不过我还是觉得这几张壁纸其实也挺好看你的!”

    苏小麦叹了一口气:“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都弄凹陷下去了,不知道到时候我搬走的时候房东会不会说什么!”

    张小天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时候,却在苏小麦的桌子上看到一个手办,于是拿起来看了一下说道:“你不是说不喜欢提莫吗?”

    “我哪里说过我不喜欢提莫了,我是说你玩提莫玩的太差了!”苏小麦回答。

    张小天一阵无语,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哪天的确是被苏小麦搞得差点删号了!

    张小天心中郁闷,随便和苏小麦聊了几句就会医院了。

    第二天早上,张小天早早的就起来了,现在自己的房子都已经找好了,只差点钱就可以搬进去了,现在也时候似乎却找李亮要自己的工资了!

    很快张小天就来到了南阳集团的办公室,办公室的人似乎是还记得张小天,虽然没有一开始就遇到李亮,但是还是对张小天招待有加,过了一段时间张小天被李亮请到了路上。

    李亮首先对着张小天笑了笑然后问道:“张师傅,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张小天点了点头:“恢复得差不多了!”

    李亮继续说道:“这是不好意思啊,本来大少爷和二少爷他们都想去看看你,但是发现古墓这是一件大事,少爷他们一直都走不开!”

    张小天听完这话并没有多说,心中却很清楚,张晟铭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来看自己,但是张二天嘛……

    李亮看到张小天没有回答,继续说道:“本来这个钱是该我给你送去的,只是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医院里面,我担心医院之中人多眼杂,会有什么居心叵测的人盯上你,想要直接打到你的银行卡上,我又这边有有点事还得和你说一下!”

    张小天回答:“那你说吧!”

    “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多亏了你,不过这次在古墓之中的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所有的都应该被人知道我想在古墓之中发生的事情,就让他留在古墓之中好了,不知道张师傅意下如何?”

    张小天当然很清楚这李亮说的应该就是那些保镖的事情,心中想着想不到在古墓的时候,张晟铭和张二天等人对这些保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这些保镖也是很义无反顾,没想到到了了现在居然害怕自己说出去。

    于是张小天自然的点了点头,李亮之后又说道:“屠宰场的事情已经准备好了!”

    张小天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心中有些正经。

    之后李亮给张小天转了钱,然后张小天就离开了公司。

    张小天看了一下,南阳公司倒也不算扣,足足给了自己一百五十万,拿了钱直之后,张小天很快的想起之前大姐曾经说过,他之所有不下地投胎是因为家中的原因,于是当即转了一部分钱给大姐。

    回去的路上,黄婉容突然出现,问道:“这么多钱你打算干嘛?还你师父欠下的债务吗?”

    张小天只是摇了摇头,回答道:“这点钱还他欠下的债务根本不够,所以目前我也不大撒不能把这些钱拿出来还债,我想趁这个机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虽然我是一个道士,一个修道者,但是在这个社会上,如果想要存活下去,还需要另外的一些东西,我不愿意想老乞丐那样,孤老一声,最后流落街头,死在大街之上都没有人管。”

    黄婉容听到这话,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于是张小天继续说道:“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

    黄婉容听到这话之后只是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无权干涉,而且换句话说,选择权在你的手上,选了之后会有怎么样的结果也得由你自己来承担,你师父他选择了那样的路于是他孤独终老,但是一声逍遥快活,你要是选择了自己开公司,自然用担心孤独终老的事情,但是你同样也会面临一些其他的问题所以你需要想清楚,当然如果你确定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也很支持你!”

    黄婉容的话让张小天思绪万千,因为在这之前,黄婉容对张小天一直很凶,而且基本上都是谩骂和殴打,但是现在黄婉容的话语之中却透着对张小天的关心。

    张小天不禁想到黄婉容是不是因为要走了,才变的温柔了一点,张小天心中正想着,却只听“噗”一声,黄婉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小天开始寻思起来,黄婉容说的的确很有道理这是自己的事情,到时候的一切结果也都是有自己来承担根本不需要问别人。

    第二天,张小天就出院了,出院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和苏小麦约好了一起去看房子,不过这个时候苏小麦还在上班,张小天只好到公司等他。、这个时候,张小天刚好遇到了王长东,王长东在张小天住院的时候也来看过张小天几次额,而且两人本来就是合作伙伴,张小天就被钱给了王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