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技能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20本章字数:12052字

    张小天简直是郁闷极了,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是一个误会,只要待会警察出去仔细调查一下一切就没事了,所以自己顶多是在拘留室关上一个晚上就能出去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居然就这么定西来了,张小天居然就要被送到了看守所!

    这个时候,苏小麦来到了警局看完张小天,张小天把自己就要被送到看守所的事情和苏小麦说了一下,苏小麦很是惊讶,心中也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情这就定下来。

    苏小麦很是关切的看着张小天然后说道:“张小天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听到苏小麦的话和她坚决的表情,张小天有些犹豫,自己并不希望苏小麦做什么蠢事,毕竟自己早就习惯了各种莫名其妙的霉运。

    “没事的,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出来了!”张小天回答。

    不过苏小麦依然表情严肃的看着张小天说:“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刺客的苏小麦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事情一般,。一脸的决然,张小天心中有些担心,于是说道:“你不要乱来啊,我没事的,反正我从小霉运!”

    这个时候,苏小麦却突然转身走了,苏小麦离开之后,张小天心中还是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带着张小天就要去看守所。

    张小天看到事已至此,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于是站了起来。

    这两个人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是一个光头,另外一个人大约四十五岁左右,面目慈祥。

    张小天乖乖的抬起了手,两个人为张小天铐上了手铐和脚铐,然后这个光头喊道:“快走!”

    说着,这个光头推了张小天一下,张小天不习惯脚上戴着脚铐,被这么一推,差点栽倒在地上,还好另外一个人干嘛扶住了张小天。

    张小天起来了之后,很自然的说了一声谢谢,这个人只是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这个光头对着扶张小天的这个人说:“老王,你不要忘记了这可以是一个杀人犯,要我说有什么么豪富的,直接摔死算了!”

    这个老王只是看了王明一眼,又看了光头一眼,然后说道:“走吧!”

    很快的张小天就和这两人上了车,然后在很快的,张小天就和这两人来到了看守所。

    看守所和拘留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拘留室专门是给那些犯了小罪或者是抓捕了,但是还没有定罪的嫌犯主的,所以这边不会有很凶横的罪犯,但是看守所就完全不同了,这边的都是一些凶恶1织染。

    张小天刚刚被带进去,就有几十个人,同时盯着张小天,让张小天心中直发毛。

    这个时候,有一个犯人问张小天身边的警察:“王警官,这个小白脸是犯了什么事啊,是不是偷人家内衣裤?”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看着张小天一阵哄笑,张小天心中一阵郁闷,心说你特么才偷然家内衣裤呢,你全家都头人家内衣裤!

    这个时候张小天身边的警察看了这个人一眼,然后微笑着说道:“故意杀人罪!”

    听到这话,四周顿时就安静下来了在,周围的人都打量着张小天,最后刚刚那个人又说道:“王警官,这该不会又是你们警察栽赃陷害的吧,这个小白脸能杀人?”

    王警官瞪了后整个人一眼,这人不再说话。

    很快的张小天就被带到了牢房之中,这间牢房里面,有四张床,不过这个时候除了张小天之外,里面只有两个人!

    警察把张小天关了进去,然后大致的给、张小天说了一下这里的规矩和作息时间,然后就出去了。

    这个时候,张小天牢房之中的两个人都向着张小天围了上来、。

    张小天不想理他们,在床上躺了下来,然后开始想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这个时候,两个人之中的一个对着张小天冷冷一笑,然后说道:“你干什么,那张床是我的!”

    张小天听到这话,站了起来,然后坐到了对面的床上,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又说道:“你干什么?那张床是我的!”

    张小天看出这两个人是故意找麻烦,不过现在并不像和他们纠葛,而且反正每张床都要上下铺,于是张小天一翻身,就上了上面的床。

    这个时候,那个人冷冷一笑,然后说道:“小子,你特么是找死嘛?你没有听见我说那张床是老子王三的?”

    张小天听到这话,心中冷冷一笑,心想着这难怪你沦落到这个田地,客厅你这名字就是个当配角的料!

    张小天还是不理他,这个人跳了过来,揪住张小天然后骂道:“你特么没有听到我说话嘛?”

    张小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不要欺人太甚!”

    这个人哈哈一笑,对着他身边的人说道:“张二,你看看他说什么,不要欺人太甚?”

    旁边那个被称作张二的人也是哈哈一笑,两个人要多猖狂有多猖狂。

    这个时候,王三看着张小天说道:“老子就是猖狂怎么了!”

    说着一巴掌打了过来。

    要是半年以前这一巴掌打过来,张小天非得被打掉两颗门牙不可,不过这个时候的张小天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张小天了,这个人的巴掌刚刚达到一般,就被张小天抓住,然后手就半分都前进不得!

    王三看到这一幕,当场就惊呆了,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个力量优势很强的人,怎么这个起来搜若平的人居然能如此轻松的抓住自己的手?

    张二看到这一幕之后,也过来帮忙,不过现在张小天毫不留情,脚飞快的一脚踢了出去,这张二就被踹翻到了地上。

    没有多时,两个人就被张小天打得再也起不来,对面牢房的看到这一幕之后不断的起哄者。

    不过张小天没有在理他们爬上了床。

    两人再也不敢惹张小天,到了半夜的时候,大姐突然出现在张小天的身边。

    张小天很是无奈的看了大姐一样,大姐则是白了张小天一眼,然后张小天拜托大姐去找找黄婉容,搞不好黄婉容会有什么办法。

    第二天早上,张小天刚刚醒过来,警察又带着另外一个犯人来到了牢房之中。

    这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还是之前昨天问话的那个男人问:“王警官,这个人又翻了什么罪啊?”

    “故意杀人,一家三口!”警察严肃的回答。

    这一下走位的人不敢在起哄,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个看守所,大部分关在这里的,不就是偷偷摸摸就是打架而已,杀害一家三口,显然是十恶不赦的人,打架都人不齐。

    这个人很快的被带到了张小天所在的牢房之中,他铬镍钢来到门口,张小天就感觉到一阵阴寒,不由得抬起了头,之间这个人那小小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看。

    张小天心中暗暗说不好,这个家伙被附了身,看样子这目的十有八九是来杀害自己的。

    警察把这个人留下之后很快的就出去了。

    这个人对着王三和张二微微一笑,他那尖嘴猴腮的脸配上那双阴险狠毒的小眼睛使得他的这个笑容看上去十分恐怖,王三和张二看到这个笑容,心中都是一阵害怕,谁也不敢去招惹他。

    这个时候,这个人却猛地向着张小天越来过去。,显然是想要杀害张小天。

    现在的张小天身上没有符咒也没有道骨,这被鬼附身的人一跃而上,张小天只好与之拳脚相对。

    好在这个人然既然是上了人的身子,也就无法使用各种各样的法术,只能是不断的用手机哦啊去攻击张小天,因此张小天还能抵挡下来,第一次的硬碰硬,张小天只感觉自己的的拳头就像是打到了一块铁板上一般。

    这个人也的身子也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床上,但是他根本毫发无损,当场又跳了起来。

    王三和张二都看呆了,心中很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和张小天打架的时候,被这样打了一拳,那感觉就像是被卡车撞倒了一般,但是现在这个人居然这么牛逼,被这样打了一拳,甚至连哼都不哼一声?

    张小天看到他又爬了起来,急忙跳下了床。

    王三和张二看到;两个人这是要大大一场的节奏,连忙躲闪,不过这牢房就那么大一点面前,两个人再怎么躲,也多不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张小天和这个人再次硬碰硬,这个人再次被打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王三身边的床架之上,而且头撞在了嘴尖锐的地方。

    但是这个时候,这个人依然爬了起来。

    王三两个人看到你、之后差点吓尿了,哆哆嗦嗦的发问:“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张小天就像是一个害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的暴发户一般,二逼到极点的对着两个人说道:“他被鬼上身了!”

    两个人听到这话,心中都在想,原来真的是个二逼!

    这个鬼又爬了起来,向着张小天走了过来。

    其实最后这一下,不仅仅张小天把这个鬼给打飞出去了额,自己也被这个鬼打了一下。

    这个鬼自然也不是盖的,一拳打在张小天的身子上面张小天只感觉自己胸口一阵疼痛,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肋骨经常断裂,黄婉容特别找了一个药给张小天,让他吃下,以争抢、他的骨骼硬度,否则这个时候,恐怕又可以听到咔擦的清脆声音了!

    看着这个鬼再次走了过来,张小天心中很清楚,自己不能再次和她硬碰硬了,否则自己太吃亏了。

    于是心中开始想办法。

    首先想到的办法自己染用火遁,不过火遁的威力太猛了,现在眼前这个人虽然尖嘴猴腮,看上去不像是个好人,而且警察也说他杀了一家三口,但是这一点不能肯定是不是冤枉的,这些傻逼警察能够把自己当场杀人犯,搞不好也能把别人当成杀人犯,退一步讲,就算这个人真的杀害了一家三口,谁也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因为鬼上身,被这个恶鬼控制了才杀的人,要是自己直接用出火遁,这个人肯定将会被烧成灰烬,而且牢房这么窄,搞不好还会连累到后面的王三和张二,想想这个办法是在是不行!

    很快张小天又想到了飙精血这个法术,不过这个法术在这样的场合不一定有用,因此也值得放弃这个念头。

    这个时候张下套终于想起了前段时间黄婉容曾经说过自己的少商剑很牛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黄婉容不许自己修炼。

    虽然不知道这少商剑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变成自己,更不清楚黄婉容为什么不让练,但是这个时候张小天实在是来不及多想,当场就用出了这个少商剑。

    张小天只感觉一股难以言表的真气在自己体内奔腾,然后很快的这内力从丹田一直延伸到自己的手部,几把气剑出现在张小天的面前。

    这几把气剑看上去若有若无,但是还是足以吓到王三和张二,王三和张二哆哆嗦嗦的缩在角落之中看着这些若隐若现的气剑,心中这才回想起刚刚张小天曾经说过的这货被鬼附身一类的话,心中这才相信张小天。

    但是仔细的想了一下,王三和张二还是觉得张小天是个二逼,你特么当个道士,不好好装逼踩人,动不动就和人家人说这个是鬼,那个是鬼,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吗?

    这个鬼物看到这几把气剑之后,心中发毛,“噗”一声,从这人的身上下来,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小天听到声响飞,又感觉不到四周的阴冷,心中猜想这鬼物恐怕是散去了。

    但是这个时候,张小天却开始犯难了,自己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少商剑,这东西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名字还挺牛逼,而且一下就能吓跑这个鬼物,相比也不简单,现在这样打出去,会不会伤到这个家伙呢。、控制她身子的鬼一离开这个人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张小天心中正考虑着这气剑要怎么处理,这个时候,突然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这气剑之上传来,原来是真气逆行。

    张小天只感觉自己全身难受极了,心中知道要是不把这气剑打出去,恐怕自己会活活被这内力逼死,但是要把这内力打出去张小天又不知道该打向何方,如果只是贸然打向前方,那么肯定是会伤到人的。

    张小天心中纠结着,这真气逆行越来越李强,张小天感觉越来越难受。

    再也容不得张小天多想,张小天抬起手,将这气剑打到了天蓬之上,只听“轰”一声,这天花板当场就被击穿了好几个大洞。

    看到这一幕的王三和张二两人是目瞪口呆,根本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巨响,警察很快的据来了,看到天花板上突然多了好几个大洞,这几个狱警惊讶的看着,然后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小天是个二逼,还想承认说是自己打通的,这个时候,王三和张二急忙说道:“刚刚打雷了!”

    这个警察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王三两人又看了一眼这天花板,心中很是郁闷,自己刚刚并没有听见雷声,而且这天花板之上的石块并没有调到牢房之中,似乎是被人从里面打出去的,但是每一个人被光进来之前都会被搜身,根本不可能带炸药一类的东西进来,但是如果不是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将天花板击通ne!

    还好这件事情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到周晓彤身上来,另外这些人虽然都很清楚这是张小天干的,但是心中都明白要是张小天能够随随便便的击穿天花板,那么干掉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什么!

    第二天的时候,张小天被警察带了出去,张小天心中很是奇怪,心中不断的想着,难道除了自己是个二逼动不动把这些事情对着别人说还有和自己一样的二逼把这件事情个说出去了?

    不过狱警居然把王明带到了那个王明面前,张小天心中很是奇怪这个时候,老王对着张小天说道:“张小天你被无罪释放了!”

    张小天心中很是奇怪的反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老王看了一眼张小天,然后说道说道:“那具试图突然消失了,没有了尸体,自然就没有了案子,没有了案子就把你施放了!”

    张小天听到这话,心中想着这H省还真的牛逼,总感觉这边和自己生存的世界不是一个纪元啊,这尸体消失了案子就可以消失了?那那两个看过尸体的警察难不成是让黑衣人用那个清除记忆的东西闪了嘛?

    不过这个时候,张小天却突然想到难道是苏小麦,她3不会做出去偷尸体这样的事情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念头很快的就被张小天否决掉了,苏小麦又不是这些异次元的警察,不可能知道会有尸体不见了案子就不见了这样的荒唐的事情的。

    这个时候,老王说道:“其实是有个人大人物帮助了你,这个案子本来就是疑点重重,加上现在尸体不见了,然后又有大人物帮你说话,自然就放你出来了!”

    张小天心中一阵郁闷,心说你早说啊,别大喘气啊,害得哇哦都把你们当成异次元警察了。

    这个时候,老王又对张小天说道:“你在警局做的笔录我看过,很二逼,但是我相信你!”

    张小天一阵无语,你既然相信我,你还说很二逼干嘛,这不是显得你z自己也是一个二逼?

    老王继续说道:“尸体失踪这件事情我看又玄机,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忙,你能不能和我跑一趟医院,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小天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自己责无旁贷,但是这个时候,张小天的心中却想着另外一些事情,这个老王显然不是刑警,充其量是个小警员,平时又案子发生他的作用最多就是拉拉警戒带一类的,但是现在他干嘛叫自己帮忙,你这么多管闲事,你上司知道吗?你家猫知道么?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医院之中,来到医院,老王对着医生说想让张小天帮忙检查一下。

    女法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听到老王这么说,看了一眼张小天,然后又重复着问了人一遍:“你想让他进去看看我检查的尸体有没有什么不妥?”

    老王急忙赔笑,说道:“不是,不是,是这样的,这次尸体突然消失这件事情,我看有点不妥,我看应该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搞鬼,所以我想请他进去看看!”

    这个女法医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老王,你不是吃饱了撑得吧,而且这是你的事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也不拐弯抹角,你能不要老是爱逛别人闲事好么!”

    老王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开始解释。

    张小天一看这个办法不行,心中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冷冷么一笑,心中对这个了女法医说,你更年期就更年轻呗,居然脾气这么大,既然你这么凶,那就怪不得我不客气了!

    张小天想着,来到了一旁。

    这里是医院,到处都是鬼,而且这些鬼魂根本没有任何的功力,张小天天眼没有开,也能i轻轻松松的看到他们。

    张小天来到一旁对着一个鬼魂说道:“站住!”

    这个鬼魂感觉到张小天的强大,吓得瑟瑟发抖。

    张小天于是对着这个鬼魂说道:“我请你帮我一个忙,你做好之后,我送你下地投胎,顺便烧点纸钱给你!”

    就算不说张小天要烧之前给他,这个鬼都一定会帮忙,因为他是在是太还害怕了,听到张小天这么说,他更是欣然同意,反问:“要帮什么忙?”

    张小天笑了笑,然后神神秘秘的回答:“你帮我上个身!”

    张小天看到这鬼大妈答应了,心中很是满意,想着看来这段时间的修炼还是有用的,现在都能随随便便的说服一个鬼物了。

    但是这个时候,这个鬼大妈居然变了卦,然后说道:“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否则这件事情牛休想!”

    张小天一阵无语,怎么命名都答应下来了,说变卦就变卦,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张小天没有办法,只好问这鬼大妈:“什么事啊?”

    鬼大妈看了张小天片刻这才说道:“我身前是一个清洁工,辛苦了一辈子,没有能够赚到什么钱,我儿子家中也不是很富裕,我孙子一直喊着想买鞋玩具都买不起,你买点玩具给她,今天就算是我在这里魂飞魄散,我也帮你!”

    张小天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很快的张小天和鬼大妈回到了太平间的门口,张小天对着鬼大妈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进去了,然后随便找一具尸体附身,但是鬼大妈进去了好半天,过一会又出来了。

    张小天疑惑的看着鬼大妈,鬼大妈然后说道:“我道行不够,浮上伸了之后控制不了身子!”

    听到这话,张小天呆了一下,这个鬼大妈道行不够这一点自己心中很是清楚,但是原本以为这鬼大妈附身的是尸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那里料到挥出这样的事情。

    于是张小天把鬼大妈带到了一旁,随手拿出一张冰符,念了一个不同的咒语,然后冰符打在鬼大妈的身上。

    冰符在空气之中爆裂开来,顿时四周的阴气仿佛重了许多。

    这个贵鬼大妈却更有精神了,看着张小天舒展了一下身子,然后说道:“真是舒服啊!”

    张小天白了她一眼,这个鬼大妈重新回到太平间,然后进去了。

    这个时候,更年期的法医对着张小天和老王说道:“好了,你们回去吧!”

    法医话音刚落,就看到老王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后面,急忙回头一看,差点没有被吓晕过去,之间自己的身后,一具早就已经在太平间冻了好几天,身子都冻伤了的尸体,要于鏊缓缓的走了出来。

    难道这一幕,法医尖叫一声躲了起来,张小天急忙走了上去,对着着尸体假意念了一段咒语,然后对着他大喊:“魂灵速速散去!”

    张小天心中的希望,自然就是这鬼大妈自动出来,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喊了两声,这个鬼大妈却无动于衷,张小天心中开始犯嘀咕,心说不会是这个鬼大妈尝到了附身的滋味,现在不愿意离开了吧?

    张小天星中正想着,却听这鬼大妈说道:“我出不来了!”

    张小天很是无语。再次的拿出一张冰符,念了一个咒语,然后打在这尸体的身上,鬼大妈这才离开了尸体。

    这法医看到张小天露了两手,心中已经信服,于是哆哆嗦嗦的肚子耦合张小天和老王说道:“你们要进去就进去吧!”

    张小天于是走了进来,老王跟在后面,似乎有些发毛,犹豫了一下,到那时还是跟了上来!

    进去之后,张小天感觉到里面已经没有什么阴气了,显然里面没有什么鬼物,但是因为太平间的寒冷,所以张小天还是感觉阵阵阴冷。

    其实张小天心中也不是很明白在,和实体都失踪了,还让自己来检查什么,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道士而已,又不是犯罪现场调查人员,人家都消失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但是这个时候,张小天却感觉到另外的一些东西,心中很快的就有了一个主意,于是对着老王交代了一声,然后就要回家拿东西。

    老王听说需要回家拿东西,于是开着警车就把张小天送到了家中,进门之后,张爸爸和张妈妈一脸担心的看着张小天,然后张爸爸问打破:“小天,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会从警车上面下来,而且昨天晚上也不回家!”

    张小天想了一下,然后回答:“昨天晚上和朋友出去玩通宵了,没有事的,警察,那个警察是找我帮忙!”

    “帮什么忙?”张妈妈问道,似乎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儿子还能有什么用处一般。

    张小天听到这一声反问,心中一阵无语,把这件事简要的和张爸爸和张妈妈的说了一下,张爸爸和张妈妈听完之后目瞪口呆。

    张小天拿了东西从家中出来,又顺便打了语哥电话给王骨头,把王骨头叫道了医院,两个人在医院碰面。

    然后张小天拿了一点钱交给王骨头,让他打到大妈的孙子的账户之上。

    之后,张小天拿着手中的东西,来到太平间之中做了一些事情,最后对着王警官说道:“可以了!”

    王警官听到这话一头雾水,反问:“什么叫做可以了?那尸体呢?”

    张小天摇了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尸体到底在哪里,我只知道可以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告一段落吧,反正你就是一个二逼警察,这事本来也不管你什么事情!”

    这老王听到这话之后,思考了大半天,这才说道:“那好吧!:”

    过了一会,张小天和老王从太平间之中走了出来,那个之前脾气很是暴躁的女法医很快的凑了上来,然后击破的问到:“情况怎么样了!”

    张小天点了点头说道:“这事你就放心吧!”

    法医听得一头雾水,反问:“什么叫做我就放心吧,那失踪的尸体呢?”

    张小天白了她一眼,然后回答:“今天怎么谁都这么爱问问题啊,这有不是十万个为什么,问那么多干嘛,老子是道士,我告诉你可以了不就可以了,至于尸体,多一具尸体,少一具尸体多大点差别!”

    法医哑口无言,心中想着这张小天说的话真是充满了道理,然后很快的就送走了张小天。

    晚上,张小天和苏小麦一起出来吃东西。

    苏小麦看到张小天出来了,心中很是高兴,于是问道:“你还好吗?”

    张小天心中暖洋洋的,很自然的回答:“当然啊,我很好i!”

    张小天脸上带着一个笑容,苏小麦看到这个笑容之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干嘛笑的那么开心?”

    张小天回答:“因为我看到你啊!”

    要是在平时这样的回答,张小天肯定会不好意思,苏小麦肯定也会脸红,但是今天两个人却都是什么都没有,苏小麦看着张小天,然后反问道:“你是不是发现自己是基,然后在监狱里面搞了基,所以我提到监狱的时候你才这么高兴?”

    张小天差点没有吐血才,心说这都哪和哪啊,然后又仔细考虑了一下,心中想着这苏小麦怎么成这样子了?

    张小天不想在这个问题之上都纠缠,然后说道:“多谢谢你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帮助我出来的人是你吧?”

    苏小麦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变,容纳后说道:“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不过苏小麦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苏小麦想了一会,然后说道:“可能过段时间我就要走了!”

    “走了,去哪里?”张小天很是惊讶,心中不断的想着,自己刚刚被放出来,这苏小麦就要走了,难道这件事情和救自己出来有关系?

    苏小麦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回家啊!”

    “回家?”张小天心中更是满头的雾水,这么长时间以来,张小天可是一直都把这苏小麦当成是H市的人,现在突然说要回家,自然是一头雾水。

    “你不是H市的人吗?”张小天反问道。

    “谁告诉你我是H市人了?”苏小麦反问。

    张小天一阵无语,的确谁也没有告诉自己这苏小麦是H市人,只是自己当初看到苏小麦白花花的腿,穿着很像H是人的风格就很自然的把她当成了H市人……

    这个时候,张小天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过两天就是苏小麦的生日,虽然不知道苏小麦是不是要在生日之前就走还是生日之后才走,但是张小天还是很自然的问道:“对了,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卖给你!”

    苏小麦听到这话,神色有些黯淡,想了半天这才说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张小天一听这话,那怎么行,先不说自己过生日的时候,对方送了一步贵重的手机,自己不能在人家过生日你的时候什么都不送,而且就算是每一这一层的原因,自己也是非送不可,否则要是让家里然知道了,自己没有送苏小麦礼物,那么搞不好父母会直接拔了自己的皮。

    于是张小天急忙说道:“那怎么行,你的生日我一定会帮你庆祝的,不管你欢不欢迎,而且无论如何,我都会送你礼物,如果你不说你想要什么礼物,那么我只能随便买卖给你了!”

    苏小麦听到张小天这话,心中有些感动,盯着张小天看了半天,害得张小天以为苏小麦这是要献吻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像张小天想象之中的那样发展下去,就在张小天心中以为苏小麦下一步就是靠过来亲自己,正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神舌头,如果伸的话要神多长,的时候,苏小麦突然微微一笑。

    看到这个笑容,张小天心理都都哭了,心说你笑什么,要亲就来,我又不是不愿意……

    但是这个时候苏小麦却说道:“张小天,我这辈子能够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

    张小天听到这话,心都凉了,显然这个吻已经不现实了,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生了。

    苏小麦说道:“其实我是北京人,之前和家里闹了一点矛盾,于是我就跑出来了,现在我要会去了,我生日的时候应该是在我家里面过,不过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话,你可以去北京找我啊,要是能够够在北京看到你,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小麦的话语之中透着一些别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悲情,张小天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这样的事情,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小白,一窍不通。

    苏小麦说完之后,站起来既要走,但是张小天急忙叫住了她,张小天心中很是担心这苏小麦因为之前被女鬼缠过,也不知道那女鬼究竟是缠了他多久,是不是从北京的家中带来的,而且苏小麦被女鬼缠国之后,身子阳气就一直很不足,要不是之前去盗墓的时候,张二天送来了的坠饰多少有点辟邪的作用,苏小麦恐怕早就再次被鬼物纠缠上了。

    苏小麦被叫住之后,奇怪的看着张小天,反问到:“怎么了?”

    张小天犹豫了一会,然后说道:“我还是和你说实话吧,之前那个女鬼不知道纠缠了你多少时间,现在你的身子依然受到她的影响,你的身子阳气不足,我担心你现在回去,又遇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样吧,上次我给你的吊坠还在吗?”

    苏小麦点了点头,从内衣之中拿出这个吊坠,张小天接过这东西吗,感觉这东西一阵温热,而且似乎还带着阵阵幽香,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

    不高还好张小天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张小天接过玉佩之后想了一下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鱼肠剑,将鱼肠剑和吊坠两个东西做成一个很牛的护身符。、整个制作过程苏小麦都惊呆了,心中不断的想着,这难道是开挂的阿三,根本就不科学啊。

    张小天心中也想着,真是怪了,这段时间怎么老是会这些东西呢,这些东西就像是不用学一般,当道士真是爽,一开始的时候跑跑步,然后倒了后来变成负重跑,这段军训一样的日子熬过之后在,整个人就翻了倍的牛逼,低等级的火符还需要学学,但是飙精血一类的根本不用学,倒了少商剑这个技能就更牛逼,这样一个强大的技能不但不用学,而且可以直接就是生来就会一般,现在又会做这生气的护符,牛逼得另普通人只样式啊。

    张小天昨晚之后把这个东西递给了苏小麦,然后说道:“给你,你拿着应该就没有鬼物该来靠近你!”

    苏小麦看懂啊这东西之后想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行,这东西我不能要,因为他太贵重了!”

    张小天心说这东西的确是有点贵重,但是对资金根本一样用处都没有,自己一个明犯天煞,需要省吃俭用,捐钱积累阴德的死道士,尼玛不再城里享福偏偏要进山里去干嘴损阴德的事情盗墓,完了盗墓也就算了,心中想着到时候到晚墓地搞点好东西,或者搞个修炼秘籍什么的,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势力,结果盗墓完了这才发现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白白的想吃了翔一样去和那些二逼进山中盗墓,虽然搞到了一般鱼肠剑,不识货的还以为是多牛逼的东西,仔细想想自己是一个道士,根本就很少用剑,就算是有些用剑的道士,。不过也是用吧桃木剑啊什么的,而且自己手中还有上古物品道骨,这鱼肠剑最牛逼也就是先秦的东西,能比得上上古的东西。

    总而言之,张小天想到这件事情心就烦,于是对着苏小麦说道:“这东西放在我这里只会惹我i生气,还是你拿去吧!”

    苏小麦听到这话在,之后,没有再多说。

    张小天在这边准备了两天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便出发去背景。

    说实话,张小天心中也是很奇怪,自己那个开在办公楼之中的复印店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生意,那边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门一关就搞定了。

    至于其他的,自己也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就算是衣服一类的东西,自己几分钟就收好了,但是为什么要耽误这两天,为什么不和苏小麦一起去呢。

    这个号问题一开始的时候,张小天的确没有想通,但是后来却是想通了,因为自己不想喝苏小一路,而是想和王骨头一路!

    张小天提着行李和王骨头一起来到了火车站,王骨头这个家伙,今天倒是没有穿什么另类的衣服,也没有做太多另类的事情,只不过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那就是迟到。

    张小天买车票的时候,本来是买到了早上十点的火车票,而且不止一遍的提醒了王骨头叫他一定一定要早点来,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到了九点半才来,他到的时候,都已经可以检票进站了。

    张小天心中那叫一个一个生气,骂了他两句,偏偏这厮还有理,看着张小天说:“我又没有迟到!”

    张小天一时语塞,差点没有上去揍这个家伙。

    之后这个家伙说要去厕所,把东西拿给张小天看着,张小天只好站在车站边上等着这个家伙。

    过了一会,一个中年妇女来到了张小天的身边,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帅哥,你好吗?”

    听到这话,张小天心中暗暗有些高兴,心说终于有人发现我是帅哥了,只不过这个时候这个中年妇女的下一句话,让张小天彻底奔溃了,这个中年妇女神秘兮兮的说道:“找小妹吗?”

    张小天骂了一声:“你看老子像是来你这里找小妹的吗!”

    听到这话,中年妇女在张小天胸前轻轻推了一下说道:“讨厌了!”

    张小天心中都骂娘了,心中这有什么讨厌的!而且老子和你又不认识,你又是一把年纪了,你还这样撒娇卖萌到底是几个意思。

    不过这个时候中年妇女已经离去了,张小天心中郁闷,好在王骨头这个家伙终于回来了。

    王骨头回来之后又,对着张小天说道:“走吧!”

    张小天把他的行李还给他你,然后就要走,伸手进去包里面摸票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口袋之中只有一张车票了,钱和手机都不在了。

    遇小偷了!

    张小天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刚刚的那个女人!

    想到这里,张小天对着王骨头喊了一声:“我东西被偷了!”眼睛则在不断的寻找这,心中想着这个女人应该走不愿!

    这个时候,张小天果然在视野的尽头的一个转角处看到了这个女人,此时这个女人也正在回头看张小天,看到张小天看到了她撒腿就跑。

    张小天一指那个女人说道:“就是她,快追!”

    说着自己飞速的追了出去,王骨头这货虽然也追了出来,但是他居然一边追一边说:“你怎么那么笨啊!”

    要不是现在急着追小偷,这货肯定会被张小天暴打一顿。

    张小天每天都在锻炼,一直都是负重锻炼,而且这次要去北京要做火车,过安检,所以张小天身上并没有绑着沙袋,身上的行李不多,对于张小天而言甚至可以说是相当于没有。

    很快的张小天就追上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呵呵一笑,对着张小天说道:“小兄弟,这么急啊,找个小妹而已,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王骨头听到这话,说道:“找小妹?”

    张小天很是无奈的瞪了他一眼,对着中年女人说道:“少废话,把我东西还我,我就不报警,否则我现在就报警!”

    这个人呵呵一笑说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么报警!”

    张小天指着王骨头说道:“快点报警!”

    王骨头回答:“不是你找小妹,你还报警?”

    “我找尼玛,是她诬陷我的,你特么快点报警啊!”张小天生气极了,一边骂着,一边跳过去暴打了王骨头几下。

    王骨头不敢还手,顿时就被打得哭爹喊娘。

    这个中年妇女看到张小天脸打自己的同伴都这么狠,要是打自己还指不定会有多狠,急忙把钱包和手机拿了出来递还给张小天,然后说到:“你看看,都在这里,一份都没有少!”

    张小天看了一下,果然都在,于是这才和王骨头一起回到车站,回到这边的时候,这才意外的发现车已经走了。

    张小天心中骂娘,王骨头却笑着说:“我们坐飞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