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爱无奈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9本章字数:8610字

    我受伤的第二天,她来到我的面前,似乎并没有头一天的那么神采奕奕,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而且我总觉的是不好的事情。

    “我有东西要给你哦。”我不想那么早就知道糟糕的事情,所以我先开口了。

    “我有话要对你说。”她轻轻的开口。

    “但是,我要先把东西给你,你再说话。”我递给她巧克力,这些巧克力是我打电话叫仆人买来的。买巧克力这件事情,本来是我亲力亲为的,我只是觉得自己亲自去为她选巧克力比较有意义。毕竟爱一个人是该用心的。不过这次自己受了伤,无法亲自去为她选巧克力了。只好打电话给管家了。然后今天一大早就有仆人送巧克力过来。

    “巧克力?你哪里来的巧克力?”她的脸上一副惊讶的模样,她总是能够让我疯狂的喜欢,虽然只是一个表情,就让我有着一种痴醉感。她并不是十分美丽的女子,但是却总是让我的心跳加快。假如她做我的新娘该多么的美好?

    “你是个猪啊,你忘了我是谁了吗?我是上官锐,就这么一袋巧克力,我不用走出这个门就有人专程给我送来。”

    “你怎么了?难道是脑细胞阵亡了?”她呆呆傻傻的,让我有些尴尬,“喂,你到底怎么了?你真是个猪呢。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吗?现在你可以说了。”

    “上官锐,我……我……我们不合适。”她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刺进了我的心脏,让我很难过。

    “恩?你是说……你要离开?”我以为我听错了,我希望我是听错了,我希望我所听到的是一种幻听……

    “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是没有记住,也是呢,你每次都记不住我说的话。”我垂下双眼,不再看她那张脸,“你走吧,谢谢你来看我。”

    “上官锐……我……”她支支吾吾,我却看不下去了,她就要离开了,她选择了离开还这么磨蹭,她再不走,我就要抱着她不放了,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她不快乐的理由。

    “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我叫你走!我不想讨厌你,在我讨厌你之前,请你快点离开吧!”我喊着,见她继续磨蹭,我就更加大声的吼她,“你走吧!你……你从来都没有记住我的话,你走了就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她终于是走了,而我将病床边上的花瓶推到了地上,花瓶碎裂了。那是一地的狼藉,就像我的心一样,脆弱而残缺着,我从来没有想过爱一个人是会心痛的,那一地的碎片。像一颗破碎的心,都零落了。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我都不知道了,即使我很喜欢她,但是她还是选择了那个叫羽明的男人,那个平庸的男人。看来是我小看了他了。此后我该如何面对芊芊呢?我是真的永远不见她吗?

    其实我并不是生她的气才让她走的,我是怕我舍不得,但是她是否明白我的心痛呢?夜降临了,我第一次感觉孤独。心中的那份像巧克力的甜蜜感都丧失了。为什么我爱的人最爱的不是我呢?爱情何以如此无奈。我曾经是多么的骄傲如今却被爱情弄成这般黯然神伤。我想要高兴起来,但是我已经没有精神了。

    后来她还是来看我,我不跟她说话,我突然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所以总是沉默,她在我面前削苹芊,我很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她削到自己的手。当她望向我的时候,我就望向窗外,我不与她对视,我不能与她对视,我怕我会请求她留在我的身边,不要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我可以给她更多的爱,但是,我什么都不能说,她的选择已经是那么明显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是要祝她幸福的,我是想说,但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来看我几次,我一直都不搭理她,我是想要关心她,但是我觉得我是没有资格了,所以只好狠下心来,一直不跟她说话,整天冷着一张脸其实也是蛮痛苦的事情,但是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了,我还怎么欢笑呢?她是我的喜怒哀乐,可惜她一直都好像不太清楚。

    在医院的日子里,其实很不高兴,我本来就很讨厌医院,所以在医院里的那段日子很苦闷,更苦闷的事情还有呢……那就是袁依依每天都会来看我。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辛苦呢?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她就不觉得累吗?我都深感疲惫了,她怎么还乐此不疲呢?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我吼她,她却还是一副老样子,泪眼点点,可怜兮兮。

    “为什么你就不能够喜欢我,哪怕……只有一分喜欢。”

    “的确是有一点,我比较喜欢。”我翻了个白眼。很是无情的对她说了一句。

    “哪一点?”她抹着眼泪,问我,语气中透着惊喜,但是我注定是要让她失望。

    “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我继续吼她。她再一次哭着跑了出去,我知道她还会再来看我的,虽然我不愿意见她,但是她总是那么固执,有的时候,我也不是特别的讨厌她,毕竟她跟我一样,她喜欢我,迷恋我,我却不喜欢她。我喜欢芊芊,但是芊芊喜欢羽明,她对我似乎并不喜欢,她的态度让我没来由的伤感。什么时候我也变得郁郁寡欢了。爱情的力量何以如此强大了。

    时间从指缝间溜走了,我看着日升月落,想念着芊芊,但是我在医院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她没有出现过。我是期待她的,但是我又不知道她若是真的来了,我又能对她说些什么,我什么都不能说,我没有资格说任何话。我不是她的男朋友,充极量只是一个爱慕她的男人。

    我突然自己越发的卑微,爱情是可以让人变得卑微的,它也曾让我容光焕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但是芊芊选择了羽明,我的爱情在顷刻间化为了一道影子,随着阳光的隐退而消失了。我的芊芊,她知道我在等着她来看我吗?她知道我害怕再见到她吗?她知道我的内心已经纠结成麻花的形状了吗?

    回到学校之后,偶尔会看到她,但是每次都在她发现我之前,就避开了她的视线,我是在逃避,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害怕什么,我突然变得很怯弱,这世界上唯有爱情会把我变成如此卑微吧,本来我是打算从此不再理睬她了,然而,看着她每天都很不开心,抑郁的模样,我的心很疼,所以即使我再怎么不想理睬她,都舍不得冷漠以对了。我为什么还要关心她呢?我是不是太犯贱了?

    这些我都不再去想了,我看到她在树下看书,于是拿着巧克力走了过去,她就在我的面前,每天都在,叫我如何视而不见?

    “唐芊芊,这是给你的。”我将巧克力递给她。

    “你在看什么呢?你真是个猪啊!”我拍了拍她的头,她有些傻乎乎的看着我,似乎是被我吓到了。

    “谢谢你。”她对我说。

    “芊芊,对不起。”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说出这么三个字,在这句话之后,我发现自己是不能离开她半步了,我的心和我的灵魂都在想着她,似乎没有她,我的世界就是空的,而我自己是会死过去,不再醒来。

    “上官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呢?”

    “芊芊,你知道吗……我很想你。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我觉得我的心很痛。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的心很痛。我不该对你那么凶的,一定是我对你太糟糕了,你才要离开我的。是我不好。”我沉默了良久,然后对她说。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她忧伤的模样,让我心疼,她微微抬起手来,我看到了她手上的戒指。其实我也买了一枚戒指的,打算在我出院的时候送给她,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你还是戴着他的戒指,我真嫉妒他。早知道如此,我应该把戒指送给你的。我早就准备了一枚,准备出院的时候给你,但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吧。”

    “芊芊,你不能为我留下来吗?他不一定比我更好吧?你为什么要爱这样一个男人呢?”我在等她说话,但是她什么都没说,于是我又说了一句,“他真的比我更好吗?”

    她看着我,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不明白她为何什么话都不说。

    “芊芊,你也是喜欢我的吧?你不可能不喜欢我。”我继续说话,她继续发呆,她怎么就不肯跟我说几句话呢?

    “你我不相配。你对我很好,我也知道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这句话是真的。”

    她开口了,我等到了她开口,却换来这样的一句。

    “配不上?你这个猪啊!只有你才会找这么烂的理由来填塞我了!你很欠揍的,你知道不?”我拍了拍她的头,似乎她又是属于我的了。

    “我会等着你的,只要你愿意回来,我的怀抱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投靠。当他无法给你幸福的时候,就回到我身边吧。”我吻了吻她,“芊芊,我是真心爱你的。”他对我说,“我不管了,离开你,我会心痛的,所以我要在你的身边,即使只是做个很普通的朋友。”

    虽然我的心在痛,但是我还是愿意把我的爱都给她,此时此刻,我是怀着一个简单的愿望的。我只想要跟她在一起,任何形式都行。只要能够在一起。我可能是疯狂了,若给这种疯狂附加一个解释,那么我只能说两个字—“爱情”。

    从这天开始,我们的关系似乎又像以前一样了。然而我深知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只能用好朋友的身份与她站在一起。这是有些悲伤的,然而能呆在她的身边,我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了的。可能有一天她觉得羽明不好,转身回头的时候,会发现我还在,然后选择跟我在一起也是有可能呢。

    然而,我所有的希望只是一种奢望,只是奢望而已。在芊芊告诉我,她要嫁给羽明的那一刻,一切变得比之前更加糟糕,她的话,差不多是将我的心郭了出来,然后捏碎了,接着又面带哀伤的还给了我。

    她终于是选择了羽明,而我只能退出,我是多么的不甘心,然而即使是不甘心,我也只能如此。放手是对她最大的深爱,虽然知道她要跟羽明结婚的消息时,我的想要怒吼的,我也的确是说了那些想要将她抢回到自己身边的话,然而,我觉得我觉得若是如此,我的芊芊真的就会幸福吗?假如芊芊最爱的是羽明,我所有的坚持都是无用的吧?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关注她,除此之外,我都不敢再有过多的打扰。

    我离开了学校。选择了F市的另外一所学校,本来像这种事情是有些离谱,不过人嘛,只要有钱,换个学校读书并不是什么难事。离开的不够远,但是如此已经够了。只要见不到她,我的心就不会那么痛,我不愿意离她太远,所以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离开芊芊之后,我感觉每一天都是一样的,日子总是重复,像一首乏味的歌曲,还不停的重复播放。我也懒得切歌,任凭这日子继续乏味无聊的流淌下去。一晃就是一个春夏秋冬,再一晃,又过了一个春夏秋冬……我离开了芊芊很久了,不知道芊芊现在过的如何,晃悠着,已经不见芊芊三年。虽然不见她,却总还是关心她,看她的微博,看她的空间动态,然后将自己的访问记录删掉。我叫家仆时常替我观察芊芊的一举一动。

    “少爷,为什么就不去看看你关心的那位姑娘呢?”这句话,管家已经说了不止三次,我没有理他,只是低头喝咖啡。

    “少爷?”

    “你先去忙你的吧。这事你别管。”我呆在自己的别墅里,别墅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我深爱的女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爱情会变成这样。我爱的人何以深情为他人。难道彼此相爱就那么难吗?此生没有她的伴随,我还能快乐吗?她现在应该跟我一样毕业了吧……她是不是毕业了就嫁给羽明呢?我正在想着的时候,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上官锐,我要结婚了。”

    她要结婚了,天啊,她真的要结婚了,我的手都快要握不住手机了。“啪”的一声,手机摔在了地上,屏幕不亮了,看来一下子摔关机了。我捡了起来,再次将手机打开,手机墙纸是芊芊那张清秀的脸,带着甜甜的笑容……我的唐芊芊,她不应该是我的吗?

    自那次见过上官锐之后,又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他似乎又失踪了,我再次失去他的消息。

    今天,我和羽明要订婚了,他的眉眼清晰,他的笑容温暖,曾几何时,我觉得他的温柔是像水一样。温暖的一如阳光。我是真的要跟他结婚了吧,订婚宴晚上就要开始。时间继续前行,他的脸依旧清晰,但是我的心却越发的不安,我是要这个结局吗?

    他拉着我的手,轻轻的牵着,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我曾经是那么的爱他,但是此刻我并不觉得自己是爱他的。至少最爱的已经不是他了,那么我最爱的该是谁呢?心中某个人的模样越发清晰,清晰的让我感觉他就是在我的面前了。

    正在我发呆犯痴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上官锐的名字出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他现在打电话给我,是干什么呢?

    “喂?”

    “请问,你是他的老婆吗?他受伤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我是医生,伤者昏过去了,为了联系家属,所以用他的手机打电话给你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我挂掉了手机。刚刚那个人说上官锐在向阳市的中心医院里。那么我现在就要去找他,我还有好多话都没有告诉他呢,他伤得重不重?为什么会受伤?我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但是没有给我答案,答案在他那里。

    “你去哪里?如此行色匆匆,是为何?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你要去哪里?”羽明抓住我的手,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我和羽明订婚的日子。

    “羽明……订婚仪式取消吧,我不能跟你订婚。”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无言以对了,他是我爱了很多年的男人,此刻我说我要放弃他,我该为他考虑的,但是我已经不可能再多考虑更多了。假如上官锐伤得很重,那么以后我是不是就看不到他了?我害怕失去他。我第一次发现上官锐在我的心里是那么的重要。假如失去他,我会失去一切的。我突然觉得上官锐才是我的一切。

    我所有的犹疑都是因为爱他吧?曾经我一度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犹豫,为何心里会不安,我以为我只是害怕无法给羽明幸福,现在才懂,我是害怕不能跟自己最爱的男人在一起共度一生。

    “你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他问我,我对着他那双眼睛,我不想再多做解释。我还能说什么呢?他是爱我的,我也知道的,但是我的心现在已经不爱他了,在这一刻我明白自己是不爱他的。

    “芊芊,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两家大人都在看着呢?”

    “羽明,我不爱你了。你要我说这么残酷的话吗?”我低声说。“两家大人是在看着,但是我那未来的婆婆今天为何没来呢?我们是不会幸福的,你明白吗?”

    “你终究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又如何,我的心早就已经不是你的了。我不能跟你结婚,我没办法坚持一生一世。”我哀伤着,他是否懂得我也是不忍心的,但是我不放弃他,我该怎么和上官锐牵手?我要选择上官锐,是的,早在这之前,我就该选择他了。但是我却辜负了他,让他离开了我三年。他一定是很痛苦吧?是我不对,一切都是我的错。

    “芊芊……”

    “我爱的不是你了,至少现在不是。”我对他说,他的手放开了我的手,他的头微微低了低,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他颓丧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心疼。

    “我们……真的不能挽回吗?”他问我。

    “你别这样,你知道的,我们是不能幸福过一生,这件事情,我一直都在想着,我有多么害怕,你可知道?”

    “可是我可以给你幸福的。”

    “我已经不爱你了,无法给你想要的幸福。他受伤了,我的心在痛。我的心在告诉我,我最爱的不是你。你不要为我心伤,不值得。”我对他说这些的时候将手放在他的心口上,他的胸口是我曾经最执迷的港湾……如今我要离去了,投奔另外一个人的怀抱,如此放弃,对羽明而言是伤害,我只觉得感伤。

    “既然你已经如此说了,那么你走吧……我不强求你,我知道你爱的是谁,我不想问那么多的问题,我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从此以后为了你所选择的爱,快乐的生活着,一生一世。我怎么舍得让你痛苦,既然你爱他,就跟随他吧。”

    “谢谢。”

    “让我再抱你一次。”他对我说。

    “还是算了吧。”我低下头去,转身离开,他却抢先一步将我拉入了怀中。

    “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我想要知道你是否愿意再考虑一分钟。”他说,“可能你会选择跟我走。”

    “不……羽明,求你放开我。我已经无法给你幸福了。”我对他说。他的眼中满是疼痛,我不忍与他对视。我轻轻的推开他。

    这次是真的转身。他没有拦住我,我跑了起来,我要赶到上官锐的身边去,握着他的手告诉他,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了。永不。

    医院的大门开着,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这样的一天,热切想要跨进医院的大门。我的爱人在里面,我最爱的那一个。过去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翻飞辗转,我怎么可能是不喜欢他的呢?我真傻,曾经总是不愿意对他说一句关于喜爱的话。

    我跑进病房的时候,发现上官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头被包扎了,手也受伤了。他是骨折了吗?他为何受伤呢?我多想知道,我走到近前,突然的发现了袁依依,真奇怪,刚才我怎么就没有看到她呢?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袁依依走上前来就是破口大骂,“你这个女人,老是跟我抢男人,我告诉你,他是我的男人!”

    “我什么话都没说,你……别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是你欺人太甚吧?我刚刚回国就听到锐哥哥受伤的消息,一定是这个贱女人给闹的,你总是让他受伤,你是不是活腻了,我看着你就心烦,给我滚出去,你不配过来看我的锐哥哥。”

    我保持着沉默,我觉得我没必要说话,假如被狗狗咬了一口,我怎么会回咬一口狗狗呢?我觉得我还没有那么变态。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敢跟我抢男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她继续说,我不想说什么了,她除了说这些以外是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了,我没心情去听她的这些话,我只关心我的上官锐现在怎么样,我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了,他怎么还不醒来呢?他知道我是来告诉他,我不再离开他了吗?

    她继续跟我吵,我无言相对,并不是没有还嘴的欲望,只是我真的不想要跟她一般见识。我关心的只有上官锐,我放弃了羽明,放弃那段即将到手的婚姻,选择了他,他该睁开眼睛看看我了,我的爱人,我已经在他的身边了,他何以沉睡良久……我呆呆的看着床上的男人,我期盼着他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完好无缺的站在他的面前了,我带着满心的爱回到了他的身边了。

    “你吵够了没有,我觉得很吵耶!”他醒来了对袁依依说,“我耳朵都起茧了……你刚刚骂谁是贱女人?”

    “锐哥哥,你醒了……”

    “芊芊?!我一定是做梦呢,开什么玩笑,芊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她不是要跟羽明结婚的吗?我一定是做梦。”他看到了我,却不是在对我说话,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并且他将身边的袁依依当成了空气,直接忽略不计了。

    “是我,我是唐芊芊。”我几乎要流下眼泪来,我是唐芊芊,他爱的唐芊芊,爱他的唐芊芊。

    “啊,这一定是开玩笑的吧?我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他说着闭上眼睛,不看我,我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袁依依正很是生气的看着我。假如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大概早就死无全尸了。不过我并不怕她。

    “袁大小姐,你别一副泪眼婆娑的样子了,我还没死呢。每次醒来,就看到你这张带泪的脸,我觉得我很容易视觉疲劳的。”

    “你就是爱她,就那么爱她嫲?在我心里,我是什么?到底为什么你只爱她?!”袁依依伤心的掩面哭泣,我有点心酸,她又有什么错?她不过是爱他,但是上官锐却从来没有爱过她吧?不然早就伸出手去为她擦眼泪了。

    “闭嘴!你滚出去!”他翻了个白眼,“我不爱你,从来都不爱你,是你自作多情,难道是我逼着你喜欢我的吗?我不可能喜欢你。以前不喜欢,现在也不喜欢。”

    “锐哥哥。你太过分了!”她掩面哭泣着跑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他。略有些尴尬。

    “芊芊……你真的是来到我的身边了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他先开口了。

    “是。”我点头应了一句。

    “真可笑,我以为我是在做梦呢……”他将我的手抓住,都快要把我的骨头弄碎了。

    “痛,别握的那么紧。”我对他说,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用了太大的力气。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放开了我的手。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他对我说。

    “你不该这样对她的。”我对上官锐说,“毕竟她是喜欢你,才这样的。”

    “我知道,但是你希望我爱上她吗?假如你的意思是这样,我也可以去追她的。”他挑了挑眉毛,嬉皮笑脸起来。

    “好啊,你去追她吧。”我翻了个白眼,我怎么舍得将自己喜欢的男人拱手让给别人呢?他看着我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我的头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医生打电话我说你昏过去了,然后我就来了。他以为我是你的……家属。”我还算是找出了个比“老婆”更加含蓄的词语了。

    “啊……我知道了,我存你的号码存的时候,把你的名字写‘芊芊老婆’……难怪人家会打电话给你。”

    “啊?”

    “怎么了?有意见?有意见就保留吧!你现在来看我,你的男朋友羽明不生气吗?”他刚开始还凶巴巴的,突然在一秒钟之内变得严肃起来。

    “我没有和他订婚。上官锐……我……”

    “你想说什么?你们没有订婚?那么你们又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家伙欺负你了?”

    “没有。我和他结束了。”我对他说,“我……上官锐,我感觉很抱歉,我一直这样对你,我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喜欢,所以……”

    “所以你来找我了?天啊,这简直是个奇迹呢。”他将我一把搂入怀中,他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就像午后的阳光。

    “真的不敢相信,你还愿意回到我的身边。”他笑了起来,“芊芊,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比美梦还有美妙。”

    “对不起,我一直伤害你。”

    “不,是我不对,是我不够好。”他说,“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别分开了,从此不要分开。”

    “好。”

    “我会对你很好,你相信我吗?”他问我。我点头算是回答。

    “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分离是为了重聚。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永远都不会了,你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我仰起脸来问他,我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话。和他在一起,我为何要害怕呢?

    “因为我很固执,我很霸道,你不怕我将你管的太紧,让你失去自由吗?”他的嘴唇贴着我的额头。

    “哦……那倒是蛮可怕。”我说着笑了起来。

    “呵呵,你笑了,你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了,希望我是你快乐的原因。”他对我说。我轻轻的推开了他。他愣了愣,他可能是不太明白我的举动。我从他的怀抱中抽身出来,坐在他的床前,看着他身上的伤,心里不免又涌起了哀伤。

    “你伤的可严重?”我问他。他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没事,不过是不小心弄伤了自己,你这样看着我,我还以为我毁容了呢。”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让我说不出话来,受了伤,还这么一副死样。看样子还是蛮欠揍的。

    “芊芊,我没有毁容吧?干嘛一直如此哀怨的看着我?是不是我毁容了?”他转眼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我受不了了,他的脸是天气吗?怎么变得那么快?

    “没有。”我叹息了一声,他还是很帅的,还是那么耀眼。

    “假如毁容了,我还怎么做你的男朋友。”他深情的说,“我这张脸可以专门为你而生的。”

    “说什么呢?没个正经。”我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手指,以掩饰心中的慌乱。心却还是在他的身上。

    “你是个猪呀,敢说我不正经?!好欠揍呀。”现在的他似乎又像曾经那样了,我突然很喜欢他这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