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援东方兄妹

    更新时间:2018-11-21 10:55:12本章字数:7869字

    门外传来厮杀的声音。

    宫歆赶紧上前,走到门口,柳珊珊也跟在后面,没有说话。

    “保护雪域王!”外面传来死士的吼声。

    “对了,这位小兄弟,你得走了,不然会有麻烦的。”说着,宫歆拉着柳珊珊,跑到了房间后面,“你看见那个紫色的门没?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出去了,离开这里。”说完,使劲的推了推柳珊珊。

    说完,宫歆突然想到了什么,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玉佩模样的东西,挂在柳珊珊的脖子上,“这个,你带着,送给你,反正我是用不上了,就算我们分赃的,是吧!”

    柳珊珊望着黑漆漆的,也不知道什么,“这个,值钱么?”

    “不是很值钱,只是送给你做个纪念,说不定我们还会见面的。”宫歆认真的回答,“记住,不要丢了。”

    柳珊珊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想了想,“不过我也没有什么送给你的。”

    “快走吧!”宫歆看了看门外。

    “看不出来,你还对这里挺熟悉的,谢谢啦,有缘会再见!不过,说实话,那么你呢?还留在这里?”柳珊珊疑惑的望着面前的这个人,感觉挺憨厚的。

    “我自然是会离开的。”宫歆想了想,“不过,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不陪你了,回见!”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走了。”说完,柳珊珊推开紫色的门,朝着里面走去了。

    宫歆看着门关上之后,回过头,走出了房间大门,果然,外面十几个人围着一男一女,双方势均力敌,看上去伤的头挺厉害的,地上还躺着好几个人,一动不动。

    仔细一看,一男一女好像伤得不轻。

    “不知两位何事,居然冒犯我王。”宫歆厉声质问到,“王城重地,怎么乱闯?”

    东方雨的伤势稍微缓和一些,面露沉重之色,不屑的望着说话的这个人,冷冷的表情让宫歆感到了一丝寒意,他的眼神就像寒冰一样,穿过了宫歆的心。

    “哥,少和他们废话,就算是死在这里,也心甘情愿。”说话的正是东方雪。

    “雪儿,不要乱说,我们回安全离开这里的,相信我。”东方雨望着雪儿,“就凭他们,还没有资格——”东方雨恶狠狠的盯着这些人。

    王城的死士是经过千挑万选出来的,从小没能离开王城半步,一身练武,只是为了保护雪域王,为雪域王牺牲而感到莫大的荣誉,也许这是雪域子民的最高荣誉,但是一旦被选上,意味着自己的一声将从此改变。

    这些人的生命,也只是意味着某天的结束,也许现在,或者明天。

    没有人能预料到。

    死士们没有任何表情,就像城堡的石雕一般,刚毅的脸纹丝不动,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杀了乱闯城堡的来客,只有雪域王的命令,他们才会执行。

    宫歆叹口气,随着护送的士兵们离开了。

    “杀!”铿锵有力的呐喊。十几个死士铺天盖地而来,十几柄寒冰刀瞬间向两人靠拢。

    “小心——”东方雨使出全身功力,顿时身体里面窜出无数的力量,不断的爆发出深厚的功力。

    雪儿抡起剑,犹如飘飘起舞的蝴蝶,游走在这些人周围。

    即使这样,仍然寡不敌众,每个死士都拼尽自己的真气,抱着必死的决心决一死战。

    终于,两人招架不住,之得使出最后一招,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东方雨搂着雪儿,不断的向前奔跑,希望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休息运功,若战,则必败,就意味着死亡,自己死了,倒无所谓,只是苦了自己的妹妹。

    后面的紧随其后,一刻也不容放松。

    不知不觉,两人冲进了偏西的一间屋子。东方雨迅速关上了大门,拉着雪儿正准备往里面走。

    “你们怎么在这里?”柳珊珊正从另一个房门走出来,却看见受伤的两人,感到无比惊讶。

    “珊珊,你——”雪儿惨白的脸,嘴角渗出鲜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个,你先别管了,我自有办法。”柳珊珊赶紧过来搀扶。

    “啪——”房间的门被劈成无数的碎片,他们已经到了,望着房间里面的三个人,手中的刀慢慢举起。

    这时候,其中一个死士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手慢慢颤抖,手中的刀慢慢的朝下,并没有急于动手。这让三人不仅感觉诧异。

    果然,后面的都放下了手里的刀,慢慢的退出了房间,但并没有急于离开,只是静候在门外,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柳珊珊。

    “这怎么回事儿?”东方雨望着柳珊珊,“刚才一路追过来,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走。”柳珊珊瞪了瞪东方雨,示意不要再说。

    三人从房间后面离开,原来,这里的每个房间都有一个不起眼的通道,可进可退,这是危急时候可以安全撤退而建造的。

    “珊珊,你怎么穿成这样?”雪儿望着柳珊珊,三个人坐在一处幽静的地方,很少有人经过这里,雪儿早已熟悉里面的一切,要不是机遇动手被发现了,也不会出现刚才的一幕。

    “不是说,明天会上山祭祀吗?我也想去看看。”柳珊珊想了想,“也只是凑热闹,不过呢,看你们的样子,差点把性命丢了,你们究竟干什么?也不和我说。”

    “本来以为你会有危险,所以没有打算告诉你,现在呢,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告诉你。”雪儿望着东方雨,他并没有吭声,事实上,东方雨很少话,他厌烦说话。

    “我们是派来刺杀雪域王的,没想到雪域王已死...”

    “那为什么还要冒险进来?”柳珊珊忍不住插嘴,“你们究竟什么人?我实在不清楚。”

    “我们从幻影天山过来,那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度,是一个自由的世界,没有任何束缚。”雪儿的眼睛充满了向往,“我们很久没有回去了,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好多年,就是这样过来的。有一天,我们天山的宝物——风魂珠落入了雪域国王的手里,我知道,我们天山的恶梦就开始了。”

    “风魂珠?”柳珊珊实在想象不出那是一件怎样的宝物,或闪闪发光,难道能长生不老。

    “说实在的,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古书上说起过,极少人见过,但是只要是我们天山上的人能够感应到风魂珠的存在,但是,我们到了宫殿却失去了这种感应。”雪儿望着自己手中的剑,笑了笑,“不知道是我们的功力不够,还是什么。”

    “应该不在宫殿。”柳珊珊想了想。

    东方雨怀中抱着剑,警觉的望着四周,并没有在意两人说的话。

    “明天我们可以上雪域山了。”雪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望着柳珊珊。

    “雪域山?”

    “嗯,这是雪域国的圣山,只有重大祭祀才能上山,平时封山不准任何人出入。”雪儿站起来,走到东方雨面前,“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东方雨沉默着。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柳珊珊饶有兴趣的回答,“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们,就像刚才一样。”

    “但愿如此!”东方雨这时候说话了。

    “嘿,冷漠男,你终于说话了,不过可不是那么好听。”柳珊珊笑了笑,“走吧!两位,跟我走。”

    “干什么?”雪儿似乎很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你们未必想穿成这样上山?”柳珊珊指了指两人的打扮,“这样,我可不负责你们的安全。

    祭祀雪域峰御魂窟第二日凌晨,天刚蒙蒙亮,雪域城堡早已吹响了号角,城堡四周挂满了红艳艳的火把,不断的闪烁着神秘的色彩。哀嚎不断连绵的声响,如一只受伤的猛兽,绝望的惨叫,划破了沉寂的大地。

    偌大的城门数百个士兵的齐心协力下,缓缓打开了。

    门外,早已围满了成群结队的拥兵,金大人整理好自己的服饰,走上前来,和四位守护雪域过的雪王门等待着,每个人处之泰然,幽深的眼神,望着城门里面即将出现的人。

    慢慢的,首先出来的正是一群白色素装的人,扛着长长的号角,一脸严肃的走在最前面,整齐划一的迈开步伐,随之而来的是头上顶着紫色凤凰的丫鬟,约莫二三十人,扛着王后的凤车,小心翼翼,艰难的前行。

    金光闪闪的凤车里面,依稀可以看见王后的身影,规规矩矩的坐在车里面,凤车装饰得金碧辉煌,上面绘满了栩栩如生的凤凰,一飞冲天。

    紧接着,是一群黑色装扮的人,脸上涂满了乌黑的团,只能看清楚微微张开的嘴唇,念叨着什么,没有人能清楚的听到,大约四五十人跟随其后,手里拿着白纸糊成的各种动物,各种颜色,栩栩如生的呈现在每个人的面前。

    前面的队伍在金大人的领导下,慢慢的朝着城堡外面的石阶大道前进,前面的走的很慢,但是,大家都很小心,生怕除了什么差错。

    最后出现在城门的是拿着手绢的52名妃子,每个人的脸上挂满了泪珠,或许由于多日的伤心,眼睛早已红肿,看不出原先的雍容华贵气质,早已告别了高高在上的权利和地位,等待她们的将是恐惧和迷茫。

    上雪域山天葬雪域王,是雪域过千古不变的祖训,适时刚即位的新王只能紧随在后面,粗布短衣,头戴棕色帽子,以表示对先王的缅怀和心痛。

    柳珊珊和东方雪兄妹俩也乔装打扮混入了最后的这群队伍,时不时的望向四周。

    队伍慢慢走远了,街道两边挂满了白纸糊的凤凰,却大门紧闭,街上没有一人的存在,深秋季节的来临,只带来了微微刺骨的寒风。

    雪域属于内陆,秋季早已和冬日别无异样,街道两边干干净净,整个国家陷入了沉默和安宁。唯有胆大的老百姓站在楼上,却也只能透过窗户向外张望,满脸确是惊恐的神色。

    柳珊珊感到不解,将脸凑到雪儿身边,小声的说道,“雪姐姐,不是说上山祭祀吗?为什么没有祭品?我就一只纳闷儿了,这么大的王城难道找不出像样的东西?”

    雪儿面不改色,回答,“小声点,这个不要多问,待会儿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柳珊珊也不便多问,也便住口了。

    突然,前面的一个人好像听到了柳珊珊的讲话,转过身,放慢了速度,走到柳珊珊旁边,“不要说话了。”

    柳珊珊听声音很熟悉,却没有没有在意究竟是什么人,自顾自的往前走。

    “你怎么也混进来了?”那人好像没有放过柳珊珊的意思。

    一听到混这个词眼,柳珊珊显得特别的敏感,望着左边的那位仁兄,恍然大悟,“原来是你,没想到在这样惊心动魄的地方还能看到你?”

    “你也是想长长见识?”柳珊珊笑着问道。

    “算,是!”此人正是宫歆,这次的祭祀却才自己不是主角,依旧得守候在雪域王的身边。

    “旁边那人是谁?”雪儿警觉的看了那人一眼,想起了昨日的厮杀,正是此人,“珊珊,你们认识?”

    却当时,两兄妹并不认识新即位的雪域王。

    “刚认识的兄弟。”柳珊珊毫不忌讳的说道,“他人很好,要不是他及时出售相救,我可能见不到你们了。”

    两兄妹没有说话,虽不好多问,却只得小心提防着。

    金大人和四大王走在最前面,眼睛一刻也没有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瞪着前面随时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以备万全之策。走在当中的文大人和月天寒两人却显得悠闲。

    “天寒,不知道这次能否得到…”文大人此去总是有自己的目的,两人各取所需,因此也就完成了这天衣无缝的合作。

    “放心,你还不相信我?你的自然会是你的,我对你的东西是不敢兴趣的。”月天寒紧紧拽住了手里的短刀,藏在怀中。

    “止步,停止前进。”这时候,金大人朝着后面赶上来的队伍大声说道,“暂时停止前进。”

    众人朝着前面望去,果然,这个幽静的树林本身却唯一一条进山通道,现在不知道是天灾还是人祸,路的中央却被奇形怪状的巨石挡住了去路,根本无法继续前进。

    “四位暂歇着,待我上前去看个究竟。”金大人召唤了周围的两个亲信,慢慢的靠近前面的巨石,抽出刀,以备不时之需。

    四位雪王面面相觑,却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先看看前方的动向在做打算。

    金大人围着这座巨石足足转了三圈,却发现地上并没有小的碎石,显然,不可能是自然意外,一定有什么阴谋。

    仔细一看,此时呈现乌黑发亮的色泽,与周围的石块根本不相协调。

    上面纹路清晰可见,活像一个有生命迹象的生物体,金大人似乎预感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发出的各种讯息。周边的两个士兵却也说不上来,只是配载金大人的左右。时刻保护着大人的安全。

    远远的,东方学兄妹两人就看出了事情的蹊跷,只是没有预感到来得这样的快,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措手不及,两人心里不由得一惊,却只是柳珊珊只是看热闹的望着前面的巨石。宫歆也不想出现什么以外,但是看前面大家的神情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小心谨慎的碰了碰左边的宫轩,“王兄,你知道前面怎么回事儿吗?”

    宫轩摇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金大人。

    月天寒的神经不禁紧绷着,自己也看不明白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大家不用脑袋想都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石块。

    突然,路中间的巨石就先怪自己长了脚一样,缓缓的朝着这边大队人马滚过来,金大人慌了神,朝着石头的中间,一刀猛烈的砍下去。

    瞬间,石块就像血肉之躯,慢慢的从里面渗出白色的气体,喷洒而出,身边的两位士兵见状,上前帮忙,也是一阵乱砍。

    紧接着,巨石爆裂,石块向周围纷飞。

    金大人和两个亲信被炸到了一旁,倒地,口吐鲜血,却也是乌黑的一片,双手不断的挣扎,面容憔悴,瞪大了双眼,双双死去。

    “金大人——”四位雪王赶紧上前,看个究竟。

    周围堆满了无数的石块却已经金大人掩埋其中,高高隆起,就像一座小小的坟墓,耸立在道路的一旁。

    雪域峰奇遇柳珊珊风魂珠四人从乱石当中将金大人的身体拖了出来,却发现,早已死去。

    身边的两位亲信,也已经体无完肤。

    只是,路中间的巨石不复存在。

    “快去禀告王后,再做定夺。”西王想了想,朝着后面跑过去,沉默,死亡,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人心惶惶的,却也不敢退缩,依旧是死无葬身之地。

    “王后。”西王走到凤车面前,鞠躬,缓和了急促的呼吸,慢慢说道,“王后,金大人,不幸身亡,现在我们还继续前行吗?”

    沉默,依旧。

    半响,王后吐出几个字,“现在可以通过吗?那就必须前进,不要耽误了时辰。”王后态度坚决,容不得一丝的犹豫。

    没办法,只有继续前进,此时,四大王在前面领头。

    “也许这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警告,我们不要怠慢。”西王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注意,按照这个速度,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就能够到达雪域山脚了。

    号角继续吹响,哀嚎迎着空气散发。

    渐渐的,雪域山呈现在每个人的面前,高耸入云,穿过密集的树林,前面一片乱世,却早已没有一株花草的踪迹,只是横七竖八的石块毫无规律的摆放在整个宽阔的视野内。

    雪域山,守护者雪域国,就像通向天界的一座梯子,没有人上过封顶,、却只是白雪皑皑,早已如云霄,连接着天地之间。

    常年的低温,导致周围已是死气沉沉的一片,全无生机。

    放眼望去,清晰的看见半山腰如黑点一般的山洞,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御魂窟。

    “怎不见守护人?”四大王放眼望去,却无半点人的踪迹。

    “上山!”人群中,喊出了一声,队伍慢慢自觉的沿着羊肠小道上山了,往后慢慢的走出凤车,在丫鬟的搀扶下,随着人群继续前进。

    一行人就像腾空的巨龙一般,出现在雪域山的边缘,不断的朝着御魂窟前进。

    柳珊珊在东方雨兄妹的保护下也上山了。随后的,就是几十个拿着武器的士兵,是不是回过身看看身后有无怪异的情况。

    山道异常的曲折,仅仅容得下一个人通过,稍有不慎就有坠入谷底的危险,半山腰却只能望见隐隐约约雾蒙蒙的一片,让人不寒而栗。

    这也是考验雪域国最危险的时刻,上山祭祀却引来无数的危险。

    就在快要到达山腰时刻,却引发无数的落实,沿着倾斜的山坡,不断的滚落。

    “大家小心,保护王后和雪域王的身体。”四大王朝着身后的士兵叫道,拿着自己的随身兵器与这超自然力量抵抗者。

    越来越多的石块滚下来。

    大多数抵挡不住,被石块砸在身上,却也摔下山崖,不仅踪影,只听得一声惨叫,不断回荡在整个山腰。

    稀稀拉拉的人掉落山谷。

    柳珊珊在东方雪两人的保护下,还能够顶着困难前进,宫歆和宫轩也能够自保,大多却也是丫鬟和没有任何抵挡能力的人,不幸身亡。

    “大家好好顶着,就快要到了。”文大人在月天寒的庇护下安全度过了。

    月天寒镇定自若的前者前面走去,身后跟着文大人,嘴里念念有词,石块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却也攻不破两人身上的那道隐形的屏障。

    当大家到达山腰时候,人已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前面不足百米的地方就是御魂窟。

    众人止步,等待着王后的命令。

    剩下的人将旗帜插在山腰洞口的两边。然后慌慌张张的跑到人群当中,生怕多停留一秒。

    柳珊珊几人靠在最前面,面前看的是一清二楚。

    “吉时已到!”文大人站在最前面,主持者这场未知生死的祭祀。

    王后慢慢的走出人群,双手合十,闭上眼,站在一边祈祷着什么。这时候,几个士兵将五十二妃子拉上前来,放置在洞口面前。

    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几个大字:御魂窟。

    这时候,驾崩的雪域王尸体被抬上来,五十二为妃子抬着玉棺,放置在洞口,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或许是接近死亡边缘,没有绝望,没有呼唤,有的,早已是坦然面对,从妃子的那一天开始,就早已想到了这样的结局。

    文大人和月天寒站在一边,望着天空。王后依旧紧闭双目。

    天空模糊不清,被营运笼罩,若不是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却也不是那么清晰的映在每个人的眼中。

    “时辰到!”文大人大喝一声。

    此时,妃子们扛着玉棺,慢慢的朝着黑漆漆的空口进去,犹如被吞噬的恶魔一样,敞开着嘴脸。

    慢慢的,52名妃子完全消失在众人的眼前。慢慢的朝着里面走进去。

    王后仰着头,叹口气。

    这时候,文大人命令所有的人下跪。

    “静默,起祈祷!”文大人首先下跪,王后也慢慢的跪下来,众将士也都一一下跪。

    “干嘛大家都下跪?”柳珊珊不满的说道,“洞中难不成有什么大人物?神仙?妖怪?”

    “少废话。”东方雨喝令道。

    正当柳珊珊准备下跪的时候,突然,洞口处挂来阵阵狂风,让所有的人睁不开眼睛。不得不伸出双手挡住自己模糊的视线。

    “哈哈哈哈——”伴随风沙的同时,洞口里面传出来奇怪的笑声,不断的重复着,慢慢的越来越接近众人。

    “你终于肯出来了。”月天寒等的就是这一刻,不管三七二十一,扯掉身上的行装,冲上前去,一掌,惊天地泣鬼神,猛地朝着洞口劈过去。

    众人大惊,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祭祀以后,按照规定,王后已经是王太后,慢慢的被身边的死士拥护着退后。

    一掌的威力不容小视,果然,洞口爆炸,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看来正是被月天寒所伤。

    “好,很好,你们这些人以为将我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方向,就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吗?”说话的正是被挖了双眼的婉菲,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能看见白色的面纱。

    说着,一阵惊雷闪电朝着众人劈过来。

    “珊珊,小心。”两兄妹及时逃过。

    “轰隆隆——”人群中发出惨叫声,血肉横飞。太后却慌了神,躲在死士的后面,不敢路面。

    “看你如何反抗。”月天寒举着剑冲了上去,朝着婉菲一阵挥舞,瞬间两人厮杀在一起,凌空一战,不分高低。

    下面,每个人张望着,文大人更是为月天寒捏了一把汗。

    “看来,这里的高手不少。”东方雨准备动手,却被雪儿拦住了。

    月天寒,双手扭曲,不断的吸收者周围的气息,形成一个强大的气流,一挥而上,正中婉菲的心口,婉菲倒地,月天寒乘热打铁,一掌打过去。

    婉菲嘶吼着,就像绝望中的老虎一样,伴随着一阵狂风袭来。月天寒止步不前,两人僵持着,这时候,文大人心急如火,猛地抽出身后的消魂簪,快速的走到婉菲面前,准备刺入她的脑袋。

    “住手。”始料未及的是,柳珊珊看不下去了,厉声质问,“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是何道理?”

    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柳珊珊身上,却才发现面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确是女声。

    “你们不能明白一个女人的仇恨。”柳珊珊取下帽子,飘逸的秀发呈现在每个人的面前,“试问,你们的错误何在?”

    趁着众人分散注意力,婉菲准备和两人同归于尽,双手一出,猛地冲到人群之中。

    大家慌乱的逃散,一盘散沙,早已没有刚才的规规矩矩,逃命要紧。

    “哪里走!”月天寒紧追不舍,文大人也慌慌张张的跑开。

    “我知道,你们是想要我嘴里的风魂珠,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婉菲对这些人的心思了如指掌。

    这时候,婉菲的一个惊人之举,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始料未及。婉菲径直走到柳珊珊面前,虽看不清楚她的表情,甚至面貌,但是柳珊珊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不知道是处于同情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柳珊珊却没有这些人这份慌张和恐惧。

    那婉菲几乎是飘着过来的,她早已没有了双脚。

    婉菲望着柳珊珊,出其不意的一掌,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内一团幽绿闪耀的斑点迅速的窜入了柳珊珊的身体。

    顿时,柳珊珊觉得自己将要飘起来了。却被婉菲双手拽住,朝着山脚,猛地坠落。

    东方雪两人准备出手,没想到婉菲的动作足以让两人后悔莫及。

    月天寒并未得逞,文大人却也是眉头紧锁。

    “珊珊——”雪儿呼喊着,却两人早已沉入谷底,不知去向。

    宫歆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却看着柳珊珊,自己无能为例,顿时感觉自己是最没有能力的人,就连帮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

    宫轩看出了,拍拍他的肩膀,叹口气,没有说话。

    “刚才那女子是谁?”太后严肃的质问,“若是我雪域有难,必定拿她试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