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少年!当自强!

    更新时间:2018-11-20 17:26:08本章字数:2011字

    “嘿”,在一个不大的院子里,有一棵茂盛的大树位于院子右边角落,而一个十岁少年赤裸着上身站在树影底下。

    太阳像发了疯似的照在少年身上,少年宛如一尊黄金战士般,猛烈的阳光使少年浑身大汗,这位年纪尚小的少年长着一双蓝眸,在蓝眸下似乎隐藏着一股奋劲。

    那宛如大海般的深蓝色长发,相貌算不上英俊,但很容易给人好感。

    在少年的手指上冒着一丝小火苗,这丝小火苗弱小的像呼吸都可以把它吹熄一般,“唉”,这火连毛都烧不着还怎么用来烧人啊!”

    少年站在树影下喃喃的道,”叶飞啊,先别练了,来,吃点东西吧!刚出炉的!”一位妇女手中端着盘子从树旁的房子走出来,盘子上放着各式各样的美味糕点,只是看都可以使人嘴馋。

    叶飞看见妇女手中的糕点眼睛突发精光,叶飞立刻冲了过去道:”二伯娘!你对我真好!”叶飞边说边把二伯娘拿出来的糕点塞进嘴巴,叶飞的嘴巴被糕点塞得鼓鼓的,“傻孩子,看把你累得。”

    妇女边说边抚摸着叶飞那蓝如大海般的长发,叶飞像摇鼓般的拼命摇头说:“不累,不累,如果再不努力那么再过三个月的测试肯定有不过关了,那么又要挨打了。”

    叶飞想起每次测试不过关父亲那发怒的样子,好像恨不得一口吧叶飞生吞下去似的,叶飞就连冷汗都猛飚,浑身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二伯娘伤感地说:“唉,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也提升不了圣气等级,你母亲也死的早,如果她看到你那么努力,那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听到妇女提到自己母亲叶飞心头一紧,紧接着一股难以语言的感觉涌上叶飞心头,泪花在眼里打转“二伯娘,到底我娘死怎么死的?”叶飞低声问到。

    二伯娘眼里闪过了一丝挣扎她抚摸着叶飞头发的玉手不自觉的一用力,二伯娘复杂的说道:“小飞你不是知道吗?你母亲是被一场大火烧死的!”

    那一丝挣扎被叶飞准确的抓住了,叶飞立刻就明白二伯娘还有点事隐瞒着他,然后就大叫道:“不是的,不是的,你们都是骗子!骗子!二伯娘,为什么连您都要骗我!为什么?”

    叶飞眼里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像脱缰的野马般的奔驰而出。

    叶飞深吸一口气,紧接着他站起身调头就跑向他家的后山,二伯娘虽然想拉住叶飞,可不料叶飞跑得实在太快,一转眼就已经跑出了门口不见踪影。

    二伯娘伸出右手眼神复杂的看着叶飞狂奔的方向。叶飞不受控制的狂奔,叶飞心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问到我关于母亲的事情无论是谁都不肯告诉我真相,父亲是这样,二伯也是这样,现在连我最亲近的二伯娘也是这样!”

    眼泪在叶飞眼泪流出,身边的景物飞快的移动着,就这样叶飞狂奔了十多分钟后,他已经跑到了后山山顶,原本要半小时的路程却被叶飞的狂奔足足减掉了一大半。

    跑到了山顶,叶飞再也没有力气了,脑袋一歪,便倒在了地上。在晕倒时叶飞眼角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不知过了多久,叶飞迷糊的睁开双眼,他缓缓的站起来,叶飞迈着疲惫的双腿缓慢地走向前方的树林。

    一片片枯叶从眼前的树林的大树上飘落下来,枯叶轻轻的掉落在地上,叶飞一脚踩在枯叶上发出“咔嚓”声后再往前走,在树林入口的左边一颗大树下有着一个简陋无比的小土堆,看上去这小土堆就像是随手堆得。

    叶飞看到眼前的小土堆时,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来。小土堆上竖着一根有一些年份的木板,木板上刻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慈母雪婷之墓”,这一个土堆就是叶飞曾经为母亲不明辞去而堆的。

    可是,在这个土堆下,并没有埋着叶飞母亲的尸体。因为没有人亲眼见过雪婷的死亡与尸体。

    叶飞呆呆站在草地上,他身上的衣服被微风吹得飞舞起来,一片枯叶再一次从树上飘落而下,轻轻的撞击在叶飞那幼小的身躯上再掉落在地面,阳光温暖的照在那片枯叶上。

    叶飞缓缓闭上双眼,他脑中回想着以前与母亲一起玩的快乐时光,“娘,我以后要成为一代强者。”矮小的叶飞手拉着一位绝美女子的裙角。

    女子长着一张倾城倾国的瓜子脸,留着一头乌黑的亮发,穿着一身洁白的裙子,裙尾散落在草地上,看上去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

    女子看着幼小的叶飞微笑着但还略带担忧道:“小飞,当强者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哦。而且当强者有时也不是一件好事啊!”女子一笑,草地上的花朵顿时失去了光彩……

    叶飞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他睁开双眼用手擦了一把眼泪后看着土堆说:“娘,我一定要变强的,一定要变强。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不明不白。”叶飞双拳紧握。 脸上的幼嫩好像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叶飞那布满眼泪的脸上充满了坚定,他再一次用手擦掉眼角的眼泪,叶飞对着土堆深深的鞠了一躬,便转过身跑到山崖边大声喊道:“我要变强,我要变强!” 叶飞的怒喊声在山上久久不散,在很远处还隐隐的可以听到叶飞的怒喊。

    银白色的月光照在叶飞的身上,像披了一件银衣似得,让人看了宛如掉入了仙境一般,清凉的晚风轻轻的吹过叶飞那幼气未退的脸。

    这晚风如同是叶飞的母亲在温柔的抚摸着叶飞那无比坚强的脸,“呼。”叶飞呼出一口气,他没有再停留,他回过头念念不舍的望了眼那小土堆,在这几年里,叶飞完全把那小土堆当做了他的精神支柱。 叶飞按着原路返回,他什么都没留下,留下的只有他那无比坚定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