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11-20 17:05:12本章字数:883字

    小琢哽咽着从地上爬到床边抓住舞熙的手哭道:“小姐,我们不待了,呜呜,我们不待了!”

    “小琢,你要是不想我死的早就去给我接一盆冷水来。”

    内伤固然可以运功调理,皮肉之伤就只能靠呵护和药膏。

    大夫来查看她的伤势,她并不喜欢让别人碰她可是这个大夫是东方翼派来的探子,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舞熙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

    “大夫,您都用了快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好吗?”

    她睁开眼睛,透出淡淡的不悦。

    对她而言是淡淡的,对大夫而言却是无比震撼。

    王公贵族也难有如此的震慑,她才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为什么会让他不寒而栗。

    他马上拱手说道:“王妃所受的伤全部都是皮外伤不碍事,只是小腹受到的伤势不太乐观,以后切忌不能受凉,待老朽开几幅药给王妃调养。”

    一大堆的屁话,听的舞熙已经昏昏欲睡了。

    “那老朽就告辞了。”

    他倒也是识相,留下了两瓶治疗烫伤的药膏马上就离开了。

    小琢帮她上药,冰冰凉凉的终于舒服了一点。

    舞熙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不知道笑什么不过应该是自己吧。

    “凌风你放心,我欠下的我该还我一定全部还给你。”

    她暗暗握紧了拳头。

    小琢听不明白她的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忍着,她的小姐真可怜。

    东方翼坐在舒适的踏上,房间里面富丽堂皇,房间外面依山傍水鸟语花香,和舞熙那边是天和地的对比。

    “你是说奇怪的气?”

    “回王爷,是的,我天畅国乃至整个大陆都没有这样的气息运作,老朽虽算不上盖世神医但是治疗过的人见过的事也不少。

    王妃体内的气息很奇怪,老朽从来没有见过。”

    “那是好还是不好?”

    “王爷恕罪,老朽实在不知,只是看似这股气能够保住心脉护住她全身的经络,这方面应该是好的。”

    “嗯,下去吧。”

    东方翼把玩在手上的太极球优哉游哉地在他手中旋转着。

    莫名的真气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大婚之前的那次检查可是说的全无武功废人一个,才两个月的时日身体之中就真气护体了?

    当他是三岁的小孩子吗,慕容舞熙,你装的可真够好的,本王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事情是装出来的!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手中的两颗太极球变成了一堆碎块,被他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

    “未予,太后生辰,作为王妃是不是一定要出席?”

    “回王爷,是。”

    太后的生辰,已婚的皇子自然是要带着皇妃一起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