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年少随性,纵歌狂笑(一)

    更新时间:2018-11-19 18:30:11本章字数:1298字

    丞相府,滴翠阁。

    天色渐暗,只见一丫鬟神色焦急,一路往内堂急跑:“小姐,不好了!二少爷又出去闯祸了!”

    雕花木门玲珑,门上高悬木匾,上书“滴翠阁”三个墨黑大字,笔走游龙,大气之中透漏出些许娟秀,倒似是女子所书。

    一路往里走去,古色古香,弯曲环绕,各种书籍陈列,像是一个书房。一种典雅之气犹然而生,让人心绪不觉间平和下来。

    阁内屏风后掩藏一木质台阶,顺着台阶往上,绕过面前屏风,眼前豁然开朗。片片沙幔围绕中,一个宽大却不显粗狂的雕花木床静卧其中。床头帷幕勾起,里面空无一人。

    再往右看,明亮的烛光照射着楼台,台上放一矮几,浅紫衣裳的女子在旁拈笔挥墨,黛眉轻蹙,水波潋滟的杏目中透漏出思虑的神色。

    看到来人,我疑惑道:“怜烟,你不是去拿糕点了么?怎的两手空空?”

    被唤做怜烟的丫鬟急步上前:“哎呀,我的小姐,我叫那么大声你都没有听到么?二少爷又闯祸了!”

    我极稳的把笔放下,淡定道:“好了,你可以说了,这次又闯了什么祸?”

    是了,天雍四十九年,娘亲又给我添了一个弟弟,而娘亲则因为难产去世了。

    那年我六岁。已是傍晚,产房中传来娘亲压抑的痛呼声,爹爹不在,被皇帝叫到宫中议事了,是府里的管家去请的稳婆。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天色都有些泛白了。娘亲的声音越来越弱,我很害怕。

    这时,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我以为没事了,都好了,但是稳婆却急跑出来说娘亲唤我进去。

    我忐忑的走进去,娘亲正虚弱至极的躺在床上,她身侧放着刚出生的弟弟。

    娘亲带着苍白却温暖的笑看着那小小的婴儿说“尘儿,这是你弟弟,我给他取名“冱尘”。‘冱’通‘护’,希望往他以后能保护你。”然后看向我,眼里透出不舍,遗憾,和期望。她说“尘儿,你最听话了,那么聪明,你一直是娘亲的骄傲。”

    我感觉不对,但我不懂,只能不安的拉住她的手说“娘亲要快些好,尘儿听话,尘儿乖乖的,娘亲会快点好的。”

    娘亲还是笑着,但却带着遗憾,气息有些微弱,她说“可惜看不到你们长大后的模样了……尘儿,你爹爹忙,以后娘亲不在了,你是姐姐,要好好带着你弟弟,看好他……”

    “娘亲……”失控的哭喊传出门外,定住了刚刚回来的爹爹。

    娘亲就那样合上了慈爱的眼睛……我不知道娘亲的话说完没有,但她的表情并不安详,我想,娘亲或许是担心弟弟。不过还有我,就算爹爹没时间教导他,还有我。

    所以在日后的时间里,我对弟弟极为宠爱,我容不得别人欺他半分,也就造成了他无法无天的性子。

    “小姐!我给你说的你听到没!”耳边怜烟的声音忽然拔高,一震之下我便回神了。

    “嗯?你说,我听着呢,是又把尚书家的宝贝字画撕了,还是把侍郎家的后花园毁了?”

    也不知道倾冱尘是想干嘛,也就十岁的年纪,每日里东窜西跑的惹麻烦。仿佛一日不给我找些事做,他就不罢休似的!

    “不是不是都不是!二少爷他居然,居然跑到,跑到青楼里去了!”怜烟说的一脸义愤填膺。

    我也怔住了:“什么?青楼?”他小小年纪怎会想到跑去青楼里面?

    “对!刚才二少爷的贴身小厮差人回来禀报的,他怕二少爷惹出什么乱子,让我赶紧通知小姐,也就您能管住他了!”

    千万不能让爹爹知道!

    “怜烟,换上衣服,我们走!”我转身到衣柜里拿出一套男装换上。由于经常为倾冱尘处理麻烦,定是不能本装出场的,于是这些男装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