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调戏调戏!出血了吧!(二)

    更新时间:2018-11-19 18:30:12本章字数:1526字

    惨了……这次直接撞出血了……

    她许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抬手摸了下鼻子。看到手上的鲜红之后怔住,眉头皱起。

    再抬手摸一下鼻子。看到更多的鲜红,她疑惑,道:“出血了?”

    看着她一脸疑惑的表情我更是惊出一身冷汗。对方底细都还没摸清楚,我就出了这么多差错!看她的表情似乎对出血感到疑惑……那就更证明她不曾受过伤!

    我是真的……惨了……

    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手上的血,神色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捂住鼻子,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道:“你把我弄出血了。”

    弄,弄出血?我看着她鼻子上的鲜红愣住。是出血了没错,但是这么说总感觉怪怪的。

    “所以以后你要对我负责。”她还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负,责?”我疑惑。

    “对,就是负责。”她回答的如宣誓般坚定。

    “怎么负责?”我呆呆的看着她坚定的神色,怎的搞得如此郑重。

    “负责就是负责,你慢慢想。”说罢,越过我,把脸埋在我刚刚用过的水盆里洗了起来。

    我怔怔的看着她的身影。她是想要我怎么负责?还有,她不顾及那盆水是我用过的么?

    ……这个女子还真让人琢磨不透。

    她直起身子,用干锦帕擦干脸上水珠,对我道:“走了,先去吃饭,待会儿饭菜都凉了。”

    顺着她的话我看向旁边放的早点。两碗银耳汤,一碟绿豆蓉,两碟小菜。

    很简洁的搭配。一般到别人家用饭时,总会有太多油腻的饭菜,看着就没什么胃口。

    回头想要赞她一声,却看到她鼻尖下的血止不住的又流了下来。我连忙用手里的锦帕上前帮她止住。

    “你没事吧,疼么?”我有些担心,她的鼻骨不会被我撞断了吧。我的额角现在还是疼的。

    “你试试是额头硬还是鼻梁硬。”被我捂着鼻子,她瞪着我,含糊不清的说道。

    “咳,不用试了,是额头硬。”我尴尬,转开眼睛看向别处,真是受不住她那居高临下的眼神。

    “那你说疼不疼!还不快扶我到早点前坐着,就算受伤了也要吃饭啊。”她自己伸手握住锦帕。

    “你这个样子能用饭么?”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被锦帕盖严的下半张脸。

    “我说能当然就能。”她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块儿雪白的手帕,叠好之后替换了先前我给她的。

    这么一来的确是看着舒服多了,也小多了。

    她微微仰着头,我扶着她让她坐在椅子上。

    “你就坐旁边吧。”她用下巴示意我。

    “哦。”看着她有些别扭的姿势,我放开她的手,在她旁边坐定。

    刚坐下却又想起一事。下人是不能和主人同桌用饭的。我与怜烟自小在一起当然没什么,但是到别人这里却是不行的。我又忽的站起来。

    她抬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了?”

    我退后一步与她解释:“失礼了,下人是不能和主人同桌用饭的,刚刚是我没记起。”

    她皱眉,道:“为何不能同桌用饭,没看到旁边放的有你的一份么。我说让你坐你就坐,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听着她理所当然的口气我怔住,一般人家都很注重这方面的,怎的她如此随意?

    我犹豫,道:“但是礼不可废……”

    “什么礼不可废!我是主人我说了算!坐下!”命令的口气打断了我要说的话。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过去与她坐在一起。

    她说的没错,她是主人,她说的算。

    看着她一手扶着手帕,一手夹着东西居然游刃有余,我很是好奇,她是怎么做到如此自然随意的。

    “我知道我很美,但是你也不用盯着我瞧不吃饭吧,我又不能当饭吃。”她斜眼瞥着我。

    “我很奇怪,如此别扭的姿势,你是如何表现的这么随意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话,我居然就这么接了上去。

    她挑眉看着我,道:“如果不能随时保持我的风度,我还怎么绝代风华?”而后凑近我,又道:“更重要的是,若不能随时保持绝代风华,我要怎么迷倒你。”

    我惊得抽了一口气。果然!她果然是对我目的不单纯!一定要好好找个时间告诉她我的性别……

    “呵呵,说笑了,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不知迷不倒多少才俊呢。”我打着哈哈回答她。

    “迷倒他们作何,一群酒囊饭袋!”她口气不屑。

    我也不敢乱接她的话了,只能默默低头用饭。

    ……这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