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天降麟儿

    更新时间:2018-11-20 17:15:35本章字数:6486字

    地球,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到了2041年的今天科技还是很发达了,至少说人类的进步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发展不是一般化的快。龙国,围山市这是龙国西部各省中的一座较大城市。在西部来说围山市是这几个省中最发达的城市消费水平比起全国来说也是名列前茅的,当然富人也是多如牛毛,不过这还得看人们用什么样的标准来横量,但是真正的富人也只有那么几个。蜀市是围山市下的一个中型城市,这里一般是围山市的富人集中区,因为这些年来的发展,城市的规划,蜀市以其优越的地理环境,方面的交通,种种原因之下,让围山市的富人们所喜爱。栖凤山在蜀市,以至于整个围山市来说,都是富人们居住的最高级的别墅。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当然这也只是在围山市了。山边上一座富丽堂皇的豪宅门口站四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中年大汉,一看就知道这是有钱人家请的保镖,不看别的就看这四个中年大汉的西装,就知道这家主人的豪富,再看看这座山边的豪宅,也是这栖凤山别墅群中最好的一家,可想而知这家主人的身分。不错,围山市的人有谁不知道这豪宅的主人是谁?有人曾说过,在围山市你可以不知道省长,市长是谁,但你不可以不知道这家豪宅的主人是谁。他就是围山市燕氏企业的老板传奇人物——燕天云。燕氏企业,这是近十多年来新发展起来的,旗下所包括的行业之多,可以说在围山市,以至于西部来说他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就是在全国来说那也是排的起名次的。最为传奇的是燕天云本身是一个一文不名的人,但是凭着个人的开拓精神,白手起家十年时间就资产达到了数十亿。他的老婆林冰儿也算是富人家的千金,十三年前,十八岁的林冰儿与当时没有钱的燕天云相爱,却遇到家人的反对,只因为燕天云当时在林冰父母眼里只能算上一个穷小子,而有钱的林家以为燕天云与林冰儿相爱只是为了林家的钱而来,死活不同意。而且当时的燕天云就比林冰大了十来岁,想想没有一个人的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这样的人守护一生。不过这一切都没能阴挡着两人的相爱。林冰儿不顾家人的反对,悄悄的与燕天云从H市来到了西部的围山市,两人起草摸黑,硬是赁着那执着的精神在围山市开拓出了一遍自己的天地,组建了燕氏企业。终于在八年前,燕天云取得了林家的同意。两个人可以说是风雨同舟中走了过来。不过两人最为遗憾的就是四十多岁的燕天云与林冰儿两人到现在为止,还未得一子,以现在的科学居然找不到原因。每一次医生都会给同样的答案,你们夫妻二人都没有问题。这点上让燕天云林冰二人都郁闷之极,不过还好这也并没有影响到二人的感情。反而还感情不断的升华。老天不会不公平的,至少也他也会给予人相对的公平。这不就在几个月前,林冰儿与燕天云盼来了十多年的喜讯,林冰儿怀孕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燕天云二人推掉了无数的聚会,基本上是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陪林冰儿母子身上。拿他的话话,钱再多,也没有我老婆儿子重要。还好大公司毕竟不一样,即使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都还一切正常。林冰儿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更是让燕天云笑得合不胧嘴,燕家本来有钱,一切都要求最好的。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士,最儿的保镖,反正这段时间的燕家一切都是以燕家母子为中心。连从来不信神佛的燕天云,也是隔三诧五的去寺院教堂,总之能求的都求一遍,从佛祖,玉帝,到耶舒,上帝,以求心安。就是连保剽也增加了好几个以求安全。2041年3月21日。燕家别墅,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也是燕家的头等大事,燕家夫人林冰儿的临盆期就在今天。燕家有钱有势,所以在自家的别墅里专职私人医生,私人护士。林冰儿的生产没有去医院,就在自己家里。门口,燕天云烟一支只只的抽着,林冰儿的痛叫声不时的房里传来,这让燕天云心痛不已,本来林冰儿就属于是年龄有点偏大的产妇,再加上身体这些年来也不怎么好,怎么能让燕天会不担心呢?这时从房里出来一个护士,燕天云急忙拉住年轻的护士问道:“都这么久了,还没有生吗?”护士小姐急急的点了点头道:“燕先生,夫人还没有生,你先去书房等等!”说完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燕天云无奈之下只得回到了书房。其实书房就在林冰的房间的隔壁。坐在高级的转椅之上的燕天云,烟一只只的抽着,如果细看之下你会发现每当他听见林冰儿痛叫一声,他的手就颤抖一下。心痛,确实心痛,此时的燕天云亲身的体会到了痛在你身是伤在我心的感觉!心里把能祈求的神灵都恭敬的问候了遍之后口中喃喃的道:“老婆,好冰儿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很快的我就会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坚持住。”如果现在有哪一个朋友在他身边的话,他一定会问:“这是燕氏企业的燕总吗?”确实现在的燕天云失去了往日的镇定,心乱如麻。即使在他生意中最低谷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的表现,确实是让人大掉眼镜。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燕天云心里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不管那么多了,一定要去看看,不能让冰儿一个人孤军作战,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在她身边。”三步并作一步的跑向隔壁。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一到了哪里后,医生护士还是没有让他进去,让他回去等等,不能影响到产妇,没办法,只得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被请了出去。而就在这时候如果有人注意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房间里的异常,屋顶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白争的光茫,不过没有人注意,大家都在忙着各自己的事情。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别墅内。哇的一声,婴儿的哭声传遍了整个别墅一个异数天才就此降生。这时,一个年轻的护士跑进了燕天云的书房,急急的边跑边喊道:“生了,生了,燕先生,夫人生了一个小少爷,母子平安。”燕天云一听母子平安,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说不出的高兴,情不自禁的道:“生了,冰儿生了。哈哈哈,我燕天云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我燕家有后了。哈哈……”兴奋的大叫着,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急急的向林冰儿的房间跑去。一进房间,燕天云就感觉到了房间里的气氛有所不对,林冰儿还在床上睡着,而小婴儿去没有了哭声,医生护士都神色极为不自然,隐隐的感觉到出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也没有多想,问道:“医生冰儿怎么了?”看着熟睡的林冰儿,燕天云心里默默斩想着:“冰儿你受苦了,以后我会加陪的痛你,痛你们母子两人的。只要你平安那就好了。”这时候医生道:“燕总,夫人她没事,只是体力消耗太大睡着了,你不用担心。”燕天云问道:“我的孩子呢?是儿子?”医生的神色极不自然,却没有人说话。又道:“怎么你们都不说话了?”燕天云的眼光变得凌厉起来,多年从商形成的气势,可不容易小视,而且他这个中年得子,刚刚有人叫他爸爸了,虽然他担心爱妻,但是也同样心痛刚出世的儿子,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医生护士们见他脸色不善,也知道这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主,能有今天的地步,那可不是碰运气得来的,没有人回答,只有那个手抱婴儿的护士默默的把婴儿抱了过来。燕天云强自压下了心头的怒气,轻轻接过手里刚出来的儿子。接过儿子,燕天云一眼就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的特别,头上稀薄的头发不是黑色却是金黄色的,而眼睛也同样是金色,但这些都不是最奇怪的,西方的混血儿都可能有这样的头发与这们的眼睛,最特别的去是这个小子上半身,左边像纹身一样的一条金色小龙,右边却是像传说中麒麟一样的白中带红的图纹,像是天成胎记,却又像刻意为之的人工纹身,还有那两个小手指上也付着一层淡淡的东西,形似戒指,又似纹身,总之好不奇怪。即使是燕天云这样见过世面的成功人士,也不得不觉得惊奇,脸色越来越惨白,心里不停的问着自己:“难道这是个怪胎吗?真的是个怪胎吗?”看着那医生护士厉声问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你们不告诉生下来就是个……”后面的几个安他怎么也说不下去了,就是他自己也感觉他的声音在颤抖着,语气也极度的不流畅,一点也没有商业巨人的样子,他不相信,也不敢承认这个儿子是一个怪胎。确实任谁也不会承认。负责接生的女医生如实回答道:“我们只负责接生,小少爷一生下来就是这样,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我们知道的!一生下来,我们就发现了,夫人因为太累睡着了,现在还不知道!”燕天云再怎么说也是久经商场的人物,很快的就恢复了过,对几个医生护士道:“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们不要出去乱说,这不关你们的事!”医生护士也不是呆子,当然知道燕天云说话的意思,都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只留下二个护士在帮着收拾房间。燕天云沉思了一会儿,叫道:“张姐,你进来一下。”张姐五十多岁,燕家工作了十来年,无儿无女,对冰儿尤为喜色,这十来年的相处中她与燕家夫妇感情很好,对冰儿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燕家上上下下对她对极为尊敬。她一直在门口,她知道燕天云一定会叫她的,而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转眼间张姐走了进来,进门就道:“天云,有什么事!”燕天云道:“你去叫忠叔到我书房去一下。”张姐没有去,对燕天云道:“这可是天意,虽然我什么也不懂,但我知道龙与麒麟都是传说的吉祥物。天云,其实也不用担心,再说你看小少爷不像你吗?不像冰儿吗?长得这么可爱。如果长大了不知道会迷倒多少女孩子。”燕天云看了看确实,很像自己,更像是林冰儿。要知道林冰儿可是出了名的美女,燕天云虽然现在是人到中年,但岁月也难以掩饰年轻时候的英俊帅气。这个儿子在他看来,越来越觉得是自已与冰儿的优良组合。越想越像,越看越觉得这个儿子可爱,不过他还是觉得儿子有点邪门,道:“张姐,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这头发眼睛还好理解,可身上就有这些东西,不怪吗?你说是不是怪胎啊”张姐哼了一下道:“呸呸呸,你说什么话啊!看你还见过大世面的人物,说起来你也是脚抖两抖,只怕西南商界都要地震的人物,却是这样想不开。难道这不是你儿子吗?别人想要还没呢?中华民族,龙的传人,你看这小乖乖一生下来就带来吉祥神物,这可是好事哦!我看我们家小乖乖,长大一定是天才,好可爱啊!”经过张姐这么一说,燕天云渐渐的稳定了下来,觉得张姐说得越来越对,越发的对自己这个儿子是越来越喜欢,只见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睁开眼睛,可不像别家的儿女是闭着眼睛的,这可以说也是一个异数,不过天才总是特别的,特别的人总有一些特别的东西相陪衬,不然怎么能体现出特别之处呢?燕天云终于想通了。张姐把孩子轻轻的抱着,拍打着,真是越看这孩子越可爱,又这么特别,心里想着这孩子张大一定是女人的天敌,这是她的直觉,一个女人的直觉,往往是最准的。燕天云经过张姐这么一说之后,不稳定的心理也渐渐的稳定下来,走到床边,座在那床边的软椅上,轻轻的抬起冰儿的右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一口,眼神温柔的看着睡着的林冰儿,而林冰儿的脸上也泛着着甜蜜幸福的笑容,他知道他这辈子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就是不能没有林冰儿,而林冰儿就是他的全部,所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就有一个女人在默默的支持着,觉的自己比以前更加幸福,因为现在他们有了爱的结晶,他和林冰儿的孩子,这孩子虽然有些不同其他的婴孩,但是只要他一想到这是他和他心爱女人的孩子这就够了,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了!伏下身去对着冰儿小巧的嘴给了一个幸福的吻!确实三十来岁的女人,成熟,美丽,得娇妻如此,夫复何求。这时林冰儿慢慢的醒来,第一眼就看见自己心爱的丈夫就在自己身边默默的看着她,没有比这样更幸福的事了!燕天云看见冰儿醒来后,微笑道:“冰儿你醒了,真是辛苦你了,以后老公会加倍的补偿你的。”说完又给了林冰儿一吻!林冰儿看着张姐也在一边笑着看着自己,有点羞涩有点幸福缓缓说道:“一醒来你就知道欺负我,人家张姐还在一边呢”。可脸上幸福的表情正好跟她说的相反。林冰儿道:“天云我想看看孩子”。燕天云道:“恩,孩子在张姐那,我叫她抱来”。张姐走到床边笑道:“冰儿孩子是个男孩,你看好可爱。”说着把孩子放在了林冰儿的手上。当林冰儿看见自己的孩子时也是一脸的疑惑!看向自己的丈夫,看到的只是丈夫一脸的微笑,又看着张姐,后者也是一脸微笑。金黄的眼睛,金黄的头发的孩子,她可是听都没有听过,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心里一下紧张起来,颤声的问道:“天,天云,张姐,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孩子的眼睛和头发。”这时燕天云到是安慰道:“冰儿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不管他怎么样,都是我们燕家的骨肉,我和你的孩子,你看这孩子五官是不是有点像我们啊!哈哈,我一看就知道我们的孩子就不普通,以后一定会大有出息的,说不定以后会超过我,你不知道张姐还说我们的孩子以后长大了是个大帅哥呢!可以风靡万千少女呢!哈哈”。那笑容连他自己听起来都觉的很做作。不过在他叹了口气之后又道:“冰儿,你也不要担心,我们的儿子你看好可爱啊,你还没看见呢,他身上还有龙与麒麟的天生胎记呢!”说完抱过小婴儿,在冰儿的前面翻开了婴儿的小衣服。天生的金龙麒麟分左右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冰儿一这看又吓了一跳,自己的儿子怎么生下来头发眼睛就和西方人一样,还带有金龙麒麟的天生胎记。小嘴张大说不出话来。燕天云笑笑道:“这有什么我燕天云的儿子当然要与众不同,现说这可是吉祥神物,中华可以龙的传人,别人想要还没呢,你看我们儿子天生如此,注定他的一生就会不凡。”燕天云这么做其实也是故意让林冰儿知道孩子身上的胎记的,至于他说的那些话,他自己也没底,不过他的确觉得他们的孩子不平凡。林冰儿有点不相信自己丈夫的话,看着张姐,而张姐也是微笑的说道:“冰儿我看这孩子以后比他爹有出息的,你。信我的话啊!别多想,我看人可是很准的哦!再说了怪胎有这么可爱的吗?怪胎,能这样子吗?所以啊,这个孩子绝对不会是。胎的,这就是他们燕家优良血统的结果。”林冰儿听了两人的话,心理才慢慢平复下来,仔细的看着孩子,也是越看越可爱,觉的这孩子合并了她和燕天云的样子!孩子小小的眼睛一会看这一会看那的,金黄色的眼睛是那么的迷人,她现在才信了张姐的话,现在这么小就这么可爱,眼睛那么的迷人,长大了还得了,不过那个父母不喜欢自己的孩子耐看有出息!林冰儿才慢慢的微笑起来,逗起孩子来,燕天云看了,边给张姐使了一个眼色,双双的退出了房间,林冰儿一心沉静在逗儿为乐之中,并没有注意两人悄悄的离去。天下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母子连心,最伟大的也是母亲无私的爱。林冰儿本性善良,又怎么会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呢,即使是怪胎,只怪是她也不会丢下不管。天玄派,落霞寒枫居。王雪风,苏雪二女,这些年来一直在修练,陈林没有一点线索,心里总是牵挂着他。虽然修真无时间,几年时间那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爱人的失踪让二人,度日如年,总是放不下心来好好的修练,以至于修为总是无法精进,且不说二女修真是因为陈林的关系,这爱人主心骨的失踪且能有不担心的道?凤儿看着同样担心陈林的苏雪,无奈的呜咽着道:“雪姐姐,哥哥这几年来一直没有消息,上次悠前辈前的‘轮回’听几位长老说,应该是哥哥他轮回了,我也有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很强烈。”苏雪叹了口气:“妹妹,我也觉得,我们这样等也不是办法,我想我们应该去找找,或许有什么收获,就当是散散心吧!”凤儿想了想道:“好吧,反正,现在我们也都过了元婴期,虽然外面不太平,我想还是没有多大问题。那姐姐,我们先去哪里啊!”苏雪无奈苦笑道:“离开了他,我现在才知道,他在我心中有多么的重要,但是他还让得我们吗?唉,我真的不知道。我想我们先回地球去看看吧,他不是很想回地球吗?或许回去看看也好,我也知道,不可能在哪里,但怎么说他还有几个兄弟在哪里啊!去看看也好,说不定还能帮帮他们呢!哪里是我们的故乡,我想他一定会去哪里的。”凤儿道:“我们去不了啊,修为不到怎么去啊!是啊婷婷,欢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苏雪道:“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到时候叫程长老送我们姐妹去不就行了,那里也一样的修练,虽然灵气少了点,但是怎么说我们有足够的仙石能量提供问题也不大。”凤儿道:“这样也好,总比天天待在这里干着急要好的多吧!等彩蝶姐姐她们来了我们再走吧,琴心和清月上次听说后,就说要一起出去,你看我们等她们吗?”雪儿想了想道:“有他们也好,他们的修为比我们高,对我们也有好处,再说琴姐姐和月姐姐也想去地球看看。”凤儿道:“那就样决定了吧,我们几个先去地球找找,等琴姐姐和月姐姐来了我们就去。我们先去练功吧。”解决了心事,两姐妹也很快的静下了心来,开始老实的修练起来,这几年来这一次的修练是两姐妹最久的一次,一入定整整过了二十年才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