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悉心照顾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12本章字数:3054字

    夕拾看着地上的秦钰锒,觉得很滑稽,还是忍不住笑着。倒是姐姐朝花恢复了神色,说道:“你一定饿了吧?”

    秦钰锒恢复了些力气,说道:“多谢两位姑娘了,你们喊我阿锒吧。”

    “阿锒,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好可笑!”夕拾还是没忍住,笑得差点痛了肚子:“哎呦,若你换了女装,更像女子呢。”

    “什么呀,有这么人高马大的女子吗?”朝花瞪了妹妹一眼:“你别笑了,他是少宫主救的,自然也是我们要救的人。这边风大,走,我与你将他扶到山洞里去。”

    夕拾这才止住笑,听了姐姐的话,两人合力将秦钰锒扶到了山洞里。因天气晴好,山洞内很是舒爽,一点不觉得闷热,也很亮堂。

    秦钰锒这才有闲心仔细看了看四周,说道:“这山洞的确是个藏人的好地方。”他的精神不由一振,感觉好了许多。

    夕拾就笑:“你还是我们少宫主第一个要藏起来的男子呢。”她捂了捂嘴巴:“好吧,你当我没说,可别告诉少宫主。”

    秦钰锒心中涌动着说不出的感觉,吃了两口夕拾递给他的白面馍馍,说道:“你们的恩情我铭感五内,只是,有些事不足为外人道。”

    “对了,你是怎么掉下来的?有人在追杀你么?”朝花开口问。

    秦钰锒勉强笑了一下,说道:“一言难尽,姑娘还是别问了。”他咽下馍馍,说道:“龙姑娘这番救我,不会惹来麻烦吧?”他想着她的样子:“若为在下涉险,真是罪过了。”

    夕拾咽着口水,说道:“不好说,说不得。”

    见她欲言又止,秦钰锒暂时沉默了,当他吃完两个馍馍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少宫主一直蒙着脸,是不是太丑不能见人?”

    朝花和妹妹对视一眼,说道:“你有所不知,那些见过少宫主容貌的成年男子都被我们宫主杀了。”

    “杀了?”秦钰锒大大震惊:“为什么?难道美丑真的很重要么。在下以为你们宫主大可不必为此杀人的。”

    “嘘——你不要命啦?谁敢说宫主的不是,就是和我们万秀宫过不去!”朝花很惶恐的表情:“告诉你,在这里谁都不能忤逆我们宫主的意思。就算你能活下来,如果宫主说你要死那你就得死!明白吗?”

    秦钰锒愤愤不平说:“你们宫主和少宫主还真有着天壤之别呢。”

    朝花生气了,说道:“你再敢说主子的是非,小心我第一个将你推下山去!”她给了夕拾一个眼色:“妹妹,别理他,让他死了算了!”

    夕拾不依,说道:“姐姐,别呀!我们少宫主好心收留了此人,若被我们折腾死,于理不合呀!”

    朝花噗嗤就笑了:“好你个夕拾,见到男子动心了是不是?”她有意看了一眼秦钰锒:“也是,还是个俊俏小生呢!”她笑得更加暖昧:“谁说人家丑的?站出来!”

    夕拾往前走了一步,说:“哎呀,当时黑漆漆的天,我怎么看得清楚嘛。喂,你到底哪儿人呀?别一问三不知嘛。”她忍不住上前摸他的脸:“你的皮肤还真好哇!”说着她就笑。

    秦钰锒直往旁边躲,说道:“你们就饶了我吧。”他装傻:“你们都是好心人,我都记住了。英雄不问出处,还是一笑置之吧。”

    “哟,阿锒,你还挺会说话的。”朝花说道:“若不是知道你深受重伤,我还以为你是登徒子呢。”她想着这种可能:“不过,你太逊,估计我们少宫主还瞧不上眼呢。”她自顾自想着,还觉得挺有意思。

    秦钰锒憋着笑,差点外伤加重。

    “没错,是想蓄意勾引我们家少宫主吧?”夕拾大有添油加醋的意味:“少宫主天生丽质,又武功极好,若不是我们宫主拦着,早就让一大堆男子抢翻天了!”

    秦钰锒只是浅笑,没有打断她们的臆想。他能活到现在,都是龙吟的功劳,爱屋及乌,他不会为难她的两个婢女。想到不久之前的遭遇,他恍如做梦。

    朝夕见他在笑,看得一愣一愣的:“嘻嘻,阿锒,你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呀”

    夕拾走过去打了一下她的头:“姐姐,刚才是谁在说我的?这会儿倒是你找骂了是不是?少宫主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她幸灾乐祸的样子。

    “也不知道龙姑娘现在如何?”秦钰锒开始为龙吟担忧:“若真如你们所言,龙姑娘怕是不好交代了。”他一个转念,又说道:“应该不至于,他们是父女,常言道虎毒不食子。”

    谁知,朝花和夕拾咯咯笑了起来。

    秦钰锒不解,皱眉说道:“你们笑什么?”又想了想,问道:“既然不是父女,难道是母女?”宫主是女子,也有可能。

    “你倒蛮机灵的。”朝花夸他一句,又说道:“阿锒,你的学识如何?想不想娶我们少宫主?”她调侃的样子非常可爱:“她是难得一见的好女子呢,山外的那些庸脂俗粉哪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秦钰锒低头不语。姻缘对他而言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更何况现在生死未卜,他不会考虑其他。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哪里疼了?”夕拾对他说道:“阿锒,少宫主说你中毒很深,还是快点躺下吧。”

    秦钰锒说道:“两位姑娘,我身上的毒真的可以解开吗?”

    “你这什么话?我们少宫主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夕拾凑过去,在他身边说:“告诉你吧,少宫主闲来无事总是用耗子雀鸟试毒呢。”

    “试毒?”秦钰锒不甚明了。

    “是啊,为了钻研毒药,就只能拿这些小畜生来试毒喽。你是第一个活生生的人呀。”夕拾捂着嘴巴笑:“谁让你自投罗网呢!”

    “夕拾,你会吓到他的。”朝花就说道:“你莫信她的。我们少宫主是制毒高手,想来也可以是解毒高手。”她拍着秦钰锒的背部:“你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很同情他的遭遇。

    让一个下毒高手来医治自己的毒伤,秦钰锒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总觉得在龙吟身上有着若有似无的神秘感。一般的女子不会让他有这种想法,可她偏偏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就算自己身受重伤,这种好奇心只多不少着。

    朝花在一个铜鼎香炉内放上了秘制檀香,轻轻一点便香气萦绕,她对秦钰锒说道:“阿锒,你且躺好。这香是少宫主亲手所制,能提神醒脑,精神充沛。我们也经常用它的。”

    许是累了,也许是说话耗费了体力,秦钰锒闻着闻着就真的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两个时辰,再次醒来的时候,就见龙吟站在榻边。他一下子就精神起来:“龙姑娘,你什么时候来的?”

    “已经有一会儿了,朝花说你睡着了,我就没打扰你,你的体力恢复得如何?”龙吟对他说道:“午膳已经准备好了,你起来吃些吧。”

    “你呢?”秦钰锒望着她如云的黑发:“宫主有没有为难你?”

    “暂时没有,她没问我亦没说。”龙吟看了一眼洞口:“朝花夕拾对我忠心不二,你就安心住下疗伤吧。”

    “不知我的伤什么时候可以治好?”秦钰锒说道:“这外伤我自己有把握,只是这内毒••••••”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想给她压力。

    “常言道死马当活马医,你都已经是走过鬼门关的人了,还怕这几天的折磨么?”龙吟看着他的样子,忽然笑了:“不过你这打扮,呵呵。”

    “都是拜你所赐,你想如何就如何吧。”秦钰锒双手一摊,走到她身边坐下,看着石桌上的吃食:“这些都是给我吃的?”只见石桌上放着一盘烤斑鸠、一盘汤,还有一盘黑乎乎的东西。

    “嗯,都是给你的,朝花夕拾费了不少时辰。”龙吟好心解释道:“你吃了才会有力气,对疗毒事半功倍。”

    秦钰锒琢磨着那盘黑乎乎的东西,拿起一个闻了闻,又舔了舔:“龙姑娘,这是什么?在下实在不想下口。”

    龙吟就笑:“这是蝎子肉,补身子极好。你别怕,毒不死你的。”

    听到她的轻笑声,秦钰锒觉得受到了轻视,就一口气吃下了十余只蝎子肉,不由赞叹:“哇,味道果真极美!山珍野味非同寻常。”他咂巴着嘴巴,说道:“香极了,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你睡着的这两个时辰,可把她们两个忙坏了,又给你准备吃的,还要为你准备穿的。”龙吟说道:“至于做法,就当是一个秘密吧。”

    秦钰锒四周看了看:“穿的在哪儿?”他身上还是之前穿的粗布衣衫,配上女子的发型,着实可笑。

    龙吟往后一指:“在架子上,是身女装。可能会显小,你将就了吧。”她想想又好笑,就说:“我娘亲耳目众多,你穿女装虽然不妥,可总比被抓去砍头强。”

    秦钰锒只是默默看着龙吟。龙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说道:“你看什么看?没见过我么。”心里忽然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