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不时的调情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0:12本章字数:3042字

    终于,龙吟采够了药材,几个腾挪之后顺着藤蔓从上面下来。她白衣翻飞,宛如仙女下凡。秦钰锒看得呆住,整个人仿佛灵魂瞬间出鞘一般。

    “阿锒,回神喽!”朝花给了他一肘子:“想什么呐?让宫主知道了你会倒大霉的!”她善意提醒:“只要宫主伸出两根手指头,你就别想活着走出万秀宫。”

    秦钰锒微微叹息,先迎了上去:“上面危险,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呢?”他看着朝花手里的蛇:“万一它咬到你可怎么办?”后果不堪设想。

    “它?”谁知龙吟却笑着说道:“我早就看到它了。若你不动手,我也会将它射死的,这可是绝美的好东西呢!”她的双眼内绝没有害怕的神色。

    “你也这么说?”秦钰锒真的要服了她们:“算了,我一个外人说不过你们主仆仨人。”他正往回走,一阵凉风吹来,他忽然觉得少了力气,脚下绵软之时不由跌倒在地上。

    夕拾见状,快步走过去,出于好心,对朝花说道:“姐姐快来,我们两人扶他起来走吧。”

    秦钰锒显得有些沮丧,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他气恼地摇晃着身体,试图站起来,吼道:“你们都别管我,让我自己起来!我就不信这个邪!”

    夕拾就站住,看着自己的主子。

    龙吟缓缓走过去,对他说:“你的骄傲我懂,何苦为难自己呢?你现在生病了,理应由人照顾。”她瞄了一眼身后的背篓:“这些药材也需要人处理。难道也由你亲自动手么?这里面还有毒草呢。”言下之意应该顺势而为。

    龙吟给了自己台阶下,秦钰锒觉得很感激,他重重吐出一口气,说道:“罢了,龙姑娘,我都听你的。”朝花和夕拾这才靠了上去,他就由着她们扶自己起来,可脚下还是没有力气,脸色不佳。

    “你是不是走不动步子?”龙吟很明了的样子:“无妨,这是喝了解药的正常现象。”她走在了前头:“朝花夕拾,回头你们去熬药,我带他去寒月潭里泡着。”

    “是,少宫主!”两位婢女异口同声说。

    朝花夕拾将阿锒扶到了寒月潭附近,就结伴去准备新药。龙吟背着药篓子将阿锒扶到了寒月潭。虽然已是未时刚至,可寒月潭的水还是非常冷冽。

    秦钰锒试了试潭水,说道:“这水为何如此之冷?好像冻到了骨头里。”他打了一个寒颤:“你确定我不会冻死么?”

    “那你看我死了没有?”龙吟平静说道:“寒月潭的水对一般人而言的确受不了,若是习武之人坚持久了,会大有助益。”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昨夜我原本就在此处练功,是你的意外闯入搅扰了我的静休。”

    “那我是不是应了这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钰锒自嘲了一下,又问:“我该怎么做?请龙姑娘示下。”他对她已经说不出一个不字。

    “你先坐到那边的巨石上,然后盘腿打坐,当你觉得冷不可抑之时就跳入潭水中。”龙吟缓缓说道:“你放心,这水不会要了你的性命。”

    “好。”秦钰锒乖乖飞身过去,在巨石上盘腿坐下之后随即双目微闭。他什么都不去想,只希望自己能够早点痊愈。

    龙吟看着阿锒。他的确很有架势,无意间所流露出来的尊贵气息挡都挡不住,既然他不肯说,那她也不会勉强。每个人都有保持沉默的自由。待他痊愈,她还要想办法送他出去,但愿一切顺利。

    秦钰锒从开始的疑惑中逐渐镇定下来。龙姑娘说得没错,这潭水虽然冷冽,却能使他更加清醒。他试着运气练功,勉强感觉到体内真气正在恢复,虽不能和以往相比,但聊胜于无。

    龙吟坐在附近的草地上,默默陪着他。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她忽然看到阿锒的脸色不对,浑身发颤,就赶紧说:“阿锒,快,跳到水里去。”

    秦钰锒完全没有料到会有突变状况,他又急又羞,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了龙吟的话。入水的刹那,他以为自己快死了。潭水真的非常冷,他感觉自己浑身麻木,除了呼吸,好像什么都不能做。猛然间,他看到水里有一只白皙无暇的手,第一个念头就是伸手抓住,然后,手的主人用力一拽,他被成功拽到了巨石上。

    “你没事吧?”龙吟说道:“可能是我高估了你。寒月潭对你而言还是陌生的。”她觉得歉疚:“来吧,我扶你到草地上去。”

    秦钰锒浑身直打颤,连说话都变得异常困难,他只是点点头,浑身湿透的样子真的非常狼狈。他没有责怪龙吟,毕竟她是好心,相反的,他觉得自己对不住她,因为让她失望了。

    未时的寒月潭附近阳光明媚,连吹来的风都变得暖洋洋的。龙吟让他坐在草地上,顺手点了几处穴道,说道:“这样你就会觉得舒服些的。别运功,让感觉带着你走。你要想象自己躺在火榻上,周身滚烫。”

    秦钰锒努力克服寒冷,随着她的指点渐渐安静下来,然后闭着眼睛想象着火辣辣的场面,果然,不出半柱香的功夫,他就觉得暖和多了。又过了一阵子,他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龙姑娘,在下让你见笑了。”他觉得惭愧,低头看着草地。

    龙吟调整自己脸上的面纱,说道:“无妨,你算是厉害的了。”她见他不置信的样子,就说道:“真的,我不骗你。我那几个师妹第一次入到寒月潭里的时候,个个叫苦连天,有的一出来就病了。”

    “真的?”秦钰锒反问,看着她的模样心中一动。她虽然穿着素色衫裙,可在他看来是那么出淤泥而不染,犹如一朵空谷幽兰,正静静散发着馨香。

    “当然是真的。寒月潭是万秀宫最好之所在,你能坚持这么久,实属不易。你身上有毒,多泡泡这冷水能使毒发延缓,争取更多医治的时辰。”

    “原来如此!”秦钰锒恍然:“龙姑娘,你懂得可真多!”他是真心的赞美,毫不吝啬心中所想。

    龙吟双眼含俏:“是你懂得太少了。”

    秦钰锒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如果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他的确有几分能力,可在这里他是弱者,什么能力都用不上了。

    龙吟看着他:“你全身都湿了,不如将那套女装换上吧,你这身粗布衣衫早就该换了。”

    “在这里?”秦钰锒吓了一跳:“你真的想让我宽衣解带?”

    “你已经宽过一次,有什么可怕的。”龙吟理直气壮地说:“唯有龌蹉之人才会有龌蹉的想法。”

    秦钰锒失笑,说道:“虽然我也愿意,可这里终究不合适吧。”他玩味的目光流连在龙吟身上。

    “你若再敢乱说,小心我毒哑你的嗓子!”龙吟来了脾气,对他气呼呼的模样,却显得非常亲切又可爱。

    秦钰锒试着站起来:“走吧,我已经晒暖和了些。”他又试着迈出几步:“呵呵,已经好多了。”

    龙吟跟在他后面走着:“小心呀!”她边走边说:“你的武功应该不弱吧?”

    秦钰锒谦虚,扭头对身后的她说道:“那要看与谁过招。对方若是卑鄙小人,你瞧,就我现在这下场了。”

    龙吟和他并肩走着:“若我是你,先将他们毒倒了再说!”说完,她想了想,说道:“不过,我不害无辜之人。”

    “你杀过人?”秦钰锒看着身边的她,发现她个儿不矮,身形婀娜轻盈,倘若能以真面目示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龙吟傲气的口吻:“我不但杀过人,还杀过很多蛇虫鼠蚁呢。”说着就咯咯笑了两声:“是不是被我吓怕了?”

    秦钰锒觉得她既坦诚又可爱,就说道:“我哪里敢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不能恩将仇报!”

    龙吟又是一笑:“想不到你越来越油嘴滑舌。”

    “那要看对谁了。”秦钰锒声音很柔和:“龙姑娘,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心里你就是特别的。”

    龙吟脸红了,急急往前走了数步,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听到了嗡嗡的声音:“你是不是嘴巴上抹了蜂蜜?”

    哈哈哈!秦钰锒爽朗笑着,心里的不痛快好似都和缓了不少。他见过的女子真的很多,像龙吟这样的却少之又少。她就像一阵风,意外吹到了自己眼前,又吹入了心扉。

    两人回到山洞内,朝花夕拾都不在。秦钰锒走向自己将要穿上的女装,在身前比划着:“会不会太小了?”

    龙吟抑制着笑容,说道:“试试吧,我早说过的,这只是以防万一。”她走向洞口:“你自己穿吧,我出去了。”

    秦钰锒勉强了再勉强,告诉自己这只是伪装不必太介意,在心里提醒了自己很多遍,这才试着穿上了女装。说是女装,其实也只是普通的大褂,上衣和裤子都很肥大,但颜色稍稍艳丽了些,头上还有一块红色的布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