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幸或者不幸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8本章字数:3046字

    半柱香的光景之后,王语香静悄悄地出了暗室,又静悄悄地去了二师姐的闺房。房门口无人把守,赵艳敏失魂落魄,正坐在榻边哭泣。

    “二师姐,你还好吧?别哭了。”

    “语香,你走吧,别管我了。”赵艳敏低头说道。她的声音格外低沉,心情自然很糟糕。

    “二师姐,是我,我是龙吟。”眼前的王语香忽然道破天机:“我只是易容了而已。”

    赵艳敏抬起头来,双眼通红:“吟妹,你快走!你别为了我而触犯师父的规矩啊!不值得。”师妹会易容术她是知晓的,只是没想到会用在这种时候。

    “可我想救你!”龙吟压低声音说道:“这个时辰娘亲在练功打坐,不会来管我们的。”

    “那也不可,我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赵艳敏抽泣起来。

    “事到如今,难道你就不为腹中孩儿着想么?”龙吟拿话激她:“娘亲是太执念,不能害了你的终身啊,尤其是未出世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赵艳敏哭着说道:“是我大逆不道,可我对李郎是真心实意的,我对不起我的孩子。没想到会——”她趴在榻上哭着。

    “李郎他是谁?为什么不留你在他的身边?”龙吟拍着她的背脊,说道:“你别哭了,将话说清楚些。”她犹豫着问:“还是说他已经抛弃你了?”

    赵艳敏哭得更加伤心,一声一声仿佛打在龙吟的心上。二师姐的样子着实可怜,她也不好多加责备,只能安慰她:“算了。事情总会过去的,你也别多想了,先好好养身体吧。”

    赵艳敏抹着眼泪坐好:“吟妹,你是好人。倘若师父也像你这般通情达理,该有多好!”

    龙吟看着她:“那你告诉我实情吧。这个男人到底怎么了?”

    “一年前我随师父下山,在一家茶馆内邂逅了样貌堂堂的李郎,说不上当时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自己想和他在一起,他很会哄人开心。之后几次偷偷下山,我们都在客栈相会。最近我发现自己有孕,再去找他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我他早已成家立室,我只不过是他的露水鸳鸯。要和我一刀两断。”

    龙吟一听就心凉了:“这样的男子不要也罢。二师姐,你别哭,为了这种人哭真是不值得。”

    “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赵艳敏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男子终究不可靠,只有孩子才是我活下去的勇气。”

    龙吟叹气,说道:“娘知道你的故事么?”

    赵艳敏摇头,叹息着说道:“师父不知道,我也不敢告诉她。我愧对师父,给她脸上抹黑了。”她搅动手指:“吟没,你说我是不是很不要脸?”

    龙吟感同身受着,说道:“不,二师姐,你只是遇人不淑罢了。”她想了想:“我可以去向娘求情,也可以带你下山,你想我怎么帮你?”

    “我不会下山的。”赵艳敏哀怨的眼神飘忽着:“我要等我的孩子出世,然后抱着他去质问李郎,他凭什么抛弃我?”

    “要不要我去找他过来?”龙吟一腔热血。

    “不需要,强扭的瓜不甜。”赵艳敏冷静下来:“吟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二师姐只是想忠告你,倘若以后遇到心仪的男子,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在没有确定他的身世背景之前,绝对不可以有肌肤之亲。明白吗?”

    龙吟苦笑,说道:“二师姐,你多虑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喜欢上什么男子的。”

    “话不能这么说。我经历过也感受过,那就够了。人生短短数十载,不过都是过往云烟,自己看透也就好。”赵艳敏闭上了眼睛:“我要为孩子好好保重自己。”

    “只要你向掌门认个错,她会原谅你的。”龙吟说完,忽然听到了脚步声,她刚转身,就看到大师姐带着几个人进来了。

    “师妹,你果然在这里!”李慕兰浑身正气:“你胆子未免太大,让语香留在暗室替你背黑锅。若不是我去找你,还不知道你们玩的这个花样。”

    “大师姐,我只是想来看看二师姐,你别生气。”龙吟没有扯掉脸上的假脸皮:“语香只是为了帮我,她没有做错。”

    “此事已经惊动了师父,你自己向她解释吧。”李慕兰自责说道:“我这大师姐真是失败,连几个师妹都管不住!”

    “师姐,你未免太无情了吧!”龙吟脾气上涌,冲着她嚷着:“我们都是师姐妹,何必弄得人心惶惶?”

    “我是师父的徒儿,是你们的大师姐,自然应当以身作则,走吧,随我一道去见师父!”

    龙吟气极,忽然和李慕兰动起手来。两个人赤手空拳在房内打斗了片刻,又从屋内打到了屋外,然后上了屋顶。

    “大师姐,你这是不通人情!”龙吟说出自己的不满:“难道你就不想想我们师妹情深吗?二师姐很可怜的,你就别为难她了。”

    “师妹,你实在糊涂!万秀派创立至今已过百年,师父她循循教导岂能说忘就忘?”李慕兰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你若冥顽不灵,我也无话可说。”

    “话不投机半句多,看招!”龙吟依旧向她动手,招式更加凌厉,几招之内,就将大师姐打下屋顶,她轻轻站住:“走吧,我们去见掌门。”

    王语香一个人跪在地上,脸上的面纱已经抓在手里,面对师父,她倒是坦然:“师父,这事不能怪师姐,谁让我们几个感情深厚呢。”

    龙明月瞪着地上的徒弟:“听你这么说,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师父,您不生气啦?”王语香往前跪了两步:“其实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平时就爱玩闹,您就大仁大量吧。”

    龙明月一甩长袖:“岂有此理!徒弟竟然教训起师父来了!”她端坐在椅子上:“看我一会儿如何收拾你们!”

    王语香只好缩缩脖子,然后往后瞧了一眼,就看到众位师姐都来了。另一个王语香走在最前面。

    龙明月见到自己女儿这般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冷声说道:“吟儿,你还不跪下!”

    龙吟站在跟前行礼:“掌门,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师姐,给,你的面纱。”王语香竟然有点胆怯:“你还是先跪下吧,这样比较不会惹师父生气。”

    龙吟迅速去掉了脸上的假脸皮,又马上戴上了碍事的面纱,恢复了原本的自己:“掌门,要杀要剐随便!”她料定娘亲不会真的对自己下狠心。

    “师父,两位师妹知错不改,身为大师姐我难辞其咎,请师父责罚!”李慕兰先发制人:“她们不将师父的命令放在眼里,更蓄意扰乱视听,请师父处置!”

    “慕兰,你做得很好,师父岂会怪你。”龙明月看看龙吟又看看语香:“你们两个还有何话要说?”

    龙吟看了一眼地上的语香,说道:“掌门,倘若说错只在我一人,请对语香师妹网开一面吧。”

    “师父,饶命啊!”王语香哀求道:“徒儿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您就大发慈悲,饶了我们两个吧!”

    “那好。本掌门心意已决。”龙明月说道:“将龙吟禁足后山山洞,什么时候连成秀女心法第三成就什么时候出来。语香也是一样,禁足房间十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练武,若剑法没有长进,就一直关下去!”

    王语香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师父,您还是下令将我毒打一顿吧!这个惩罚太重了。”她还想哀求。

    “师父依然宽容,你还想得寸进尺么?”李慕兰不悦道。

    “不行是吧?那好啊,再加十天,就关两旬吧。”龙明月说完又看着龙吟:“你呢?有何要说?”

    “是,掌门!”面纱下的脸庞已无任何表情。龙吟挺直了背脊离开众人的视线。其实,这未必就是坏事,起码阿锒有救了。

    夜幕低垂之时,龙吟终于回到了山洞。朝花夕拾正在打瞌睡,见少宫主来了,两人同时起身迎了上去。

    “他还好吧?有没有再吐过血?”龙吟口吻平和,似乎之前的事都已风轻云淡了。

    “没有,他一直昏昏沉沉的,除了喝药什么都吃不下。”朝花说道:“少宫主,你还好吧?”

    龙吟眼神未变:“我很好啊,怎么了?”

    朝花忽然笑了一下,解释道:“是阿锒啦,他睡着的时候满口胡言乱语,喊什么救命,又嚷着要去救你,你说好笑不好笑?”

    夕拾也跟着笑起来:“就是,就是!他这人好奇怪哦,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连做梦都在嚷着要保护少宫主。”

    龙吟听了先是一愣,然后走到他身边坐下:“他真的这么嚷吗?”

    “嗯,没错,我与姐姐都听见了。”夕拾看着秦钰锒:“如果他不是受伤又中毒,算是一位翩翩公子吧。”

    龙吟低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朝花夕拾,这辈子我都不会嫁人,所以,什么公子少爷的,以后你们少提吧。记住,连玩笑都不许开!”

    朝花与妹妹面面相觑,却没问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