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撞见她沐浴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8本章字数:3080字

    秦钰锒浑身是汗,一会儿觉得寒冷无比,一会儿又觉得炽热难耐,嘴巴里又开始呓语,听不清在说些什么。龙吟见状为他仔细号脉,心中一喜,说道:“他的确厉害,伤得这么重还能这么快就好起来!”她望着阿锒的睡颜,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钦佩。

    朝花就问:“那他是不是不会死了?”

    “嗯,没想到体内的毒去的这么快。”龙吟微笑着说道:“短短两三天光景,他就好了差不多五成。”

    夕拾很失望的表情:“才五成啊?那什么时候才能送他下山。这里终究不是他该久留的地方。”她忽然变得很焦躁不安。

    龙吟正要说话,秦钰锒忽然在梦中抓住了她的手腕,嘴巴里嘟囔着:“龙姑娘,别走,你别离开我!危险,危险啊!”

    眼看着他有力的手掌握住自己的手腕,龙吟整个脸都红了,浑身像被什么扎了似的,赶紧甩开他的手,然后起身说道:“你们快去打水,他流汗太多了。”

    “少宫主,这里有我们伺候着,你回去歇息吧。”朝花贴心说道:“若让宫主知道你又来了后山会起疑心的。”

    “还是你放心不在他?”夕拾脸上的笑意明显。

    “死丫头,又在调侃我是不是?”龙吟作势要打她,见阿锒睁开眼睛,这才说道:“你醒了?”语气中竟然有着莫名的娇羞。

    秦钰锒好似在哪里兜了一大圈,松出一口气的同时,目光对上了龙吟的双眸:“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有人想将你大卸八块,我就拼了命地救你,然后我们一起跑啊跑,跑了很久很久,见到你安全了,我就醒了。”

    龙吟看着他写满真诚的双眼,想到二师姐的遭遇,她忽然撇开目光,说道:“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一半,不出三五天应该就无大碍了。”

    秦钰锒笑着说:“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他半坐而起:“多谢龙姑娘!”

    “阿锒,我们少宫主为了你可算是冒险了。以后你该如何报答她呀?”朝花玩笑着问道:“能不能将她给娶了?”

    啊?秦钰锒看着龙吟的目光有些躲闪,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只好说道:“在下配不上龙姑娘的。”

    这算是婉拒吧?可为何心口会堵得慌。秦钰锒觉得可惜,若他和她不是身份地位悬殊,他可能会真的娶了她。只可惜造化弄人。

    知道他这是拒绝,龙吟也不恼,她只是觉得失落。不是因为阿锒不敢娶她,而是因为她的娘亲是龙明月!万秀派不需要男人。

    “瞎说!”朝夕来了一句。

    龙吟苦笑着责备她们:“你们胡说八道什么?有这么问话的么?我的面子都让你们丢尽了!快向阿锒道歉。”

    朝花捂着嘴巴笑,说道:“少宫主,别害羞嘛,你是宫主的掌上明珠,早晚都要嫁人的。”她没有怕的意思。

    “姐姐,别说了!”夕拾赶紧提醒:“你忘了方才少宫主才说过的话吗?不可以提的。”她担心地看着龙吟:“奴婢知错。”

    朝花只好行礼说道:“奴婢错了,少宫主莫怪!”

    “龙姑娘,你的娘亲有没有为难你?”秦钰锒出声问,她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哀愁,他很想为她抚平。

    “没有。”龙吟刻意说道:“她知道我在后山留了一个客人,故而命我留在这里照顾稀客。”

    “不可能吧?”朝花和妹妹异口同声,然后又是面面相觑。

    龙吟自嘲地笑着,说道:“娘亲罚我留在后山练功,因为我从暗室逃出来了,为了去见二师姐。”

    朝花却一喜,说道:“这敢情好,你就可以留在这里陪阿锒说话了,也省得我们没话找话说。”

    “在下也多谢两位的照顾。”秦钰锒有礼说。

    夕拾打了一个哈欠:“少宫主,我们两个去打水了。还有,阿锒晚上的药还没喝呢。”她打岔:“阿锒,不许喊药苦哦。”

    秦钰锒只是失笑,明白那种患得患失的感受已在心中荡漾。

    “阿锒,我就在隔壁,有事你只要喊我就成。”龙吟退开一步说道:“你的病不能受寒,自己要小心些。”

    秦钰锒舍不得她的离去,却只能点头应承下来。

    当姐妹俩一个给阿锒喂好药、一个给他擦拭手脚之后,就回到了龙吟身边,小小的山洞显得很热闹。朝花忽然想到之前的事儿,就问:“少宫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艳敏小姐犯事了?”

    龙吟拍她的头,说道:“你能不能想点好的?二师姐被娘亲禁足了,因为她怀了孩子。”

    “什么?”不愧是孪生姐妹,连惊讶的表情都相同。

    “她怀了男子的孩子,却被这男子无情抛弃了!”龙吟想想都觉得可悲:“所以,这世上的男子十有八九都是坏坯子!”她忽然想到了阿锒,他会是怎么样的男子?自己救他是对还是错?

    “我看阿锒挺有礼的啊。”朝花歪头说,然后连自己都笑了:“少宫主,你承认了吧。”

    “我承认什么?”龙吟又气又恼:“好你个死丫头,是不是又要拿我说笑了?”

    “奴婢不敢。”朝花忽然很认真说道:“奴婢只是觉得,人活一辈子难得碰上一个有情郎。若真是你的真命天子,那就从了吧。”

    “呸,呸!你快将话咽回去!”龙吟打她的手背:“朝花,你若再说,我就点你的穴道。什么真命天子不真命天子的,若再乱说,我就永远不搭理你!”她又气又羞,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

    朝花嘻嘻哈哈的模样:“少宫主,奴婢冤枉,奴婢说的可都是心里话啊!”她和少宫主姐妹情深,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她幸福。

    此时,夕拾也来帮腔:“是啊,少宫主,别说我和姐姐没轻没重,你也该考虑找个好人家了。”她忽然安静下来:“宫主不准万秀派里的女子找男人,无非就是怕所托非人。”

    龙吟心生凄凉:“是啊,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爹爹是谁?是死是活?每次问娘,她都是默不作声,要不就是生气莫名。”

    朝花和夕拾陷入沉默,陪着主子一起感伤身世。忽然,朝花吸吸鼻子,问道:“什么味道?你们杀鸡了么?”

    “不是我,我身上只有熬药的气味。”夕拾说道:“少宫主,是少宫主身上的血腥味!”

    龙吟闻了闻自己身上,不由一笑:“我差点忘了,阿锒吐过污血在我身上的,只是换了衣衫,未曾沐浴。”

    “那你现在去寒月潭吧,我和姐姐把风。”夕拾催她:“想来阿锒不会去偷看的吧。”说着她就笑:“他若敢去,你就赶紧嫁给他吧,哈哈哈!”

    “死丫头,找打!”龙吟不依,作势要揍人。

    朝花起身给主子取了一套白色纱裙,往她怀里一塞:“你快去,我们就不跟着了,只要你喊一声,我们马上就过去。”

    “也好,反正天都已经黑了,没人会来。”龙吟说完,走出了山洞,往寒月潭方向而去。

    月色撩人的寒月潭显得格外幽静,微风之中,荡漾着月亮的光华。

    龙吟侧耳细听,周围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她这才安心,脱了衫裙滑入水中。水依旧很冷,可她早就习惯了这种凉意。她觉得舒适,就闭眼享受了水的洗礼。然后抬头望天的时候,她看到了闪亮的星星,还有形影单只的月亮。

    望着月亮,龙吟不由想到了自己。她何尝不是形影单只的月亮,只活在娘亲的阴影下面,没有自己的欲望,更没有永远的幸福快乐。

    秦钰锒在山洞中待得发慌,药也吃了,书也看腻了,就想着到山洞外面透透气。今夜月色很美,微风习习,他不由心旷神怡,边走边看之下,就到了寒月潭附近。

    忽然,秦钰锒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他循声而去,猛然愣住。只见明亮的月光下,一位披着长发的妙龄女子正在水中嬉戏。她的侧脸完美无瑕,令他不由倒吸寒气。

    那眉眼他很是熟悉,如两汪甘泉润泽他的心扉。那高挺的鼻梁和红润的双唇、还有美丽的瓜子脸,白皙如玉的肌肤,恍如梦中所见。他心驰荡漾,不觉脚下一滑。

    石子发出的响动惊扰了尽情沐浴中的龙吟,她仓惶地将整个身体浸入水中,轻轻喊了一声:“谁啊?谁在那里?”她的容貌一览无遗。

    是龙姑娘!秦钰锒心中激荡,他终于看清了她的容貌,那么勾魂摄魄那么我见犹怜!她非但不丑,还是绝色佳人!可此时,他不能够露面,也不可以露面。于是,他悄悄退后,无声离开。

    龙吟听不到任何响动,只有风声依旧,她迅速从水中跃出,随即穿妥了衫裙,戴回面纱,速速回到山洞,心里还是怦怦直跳。

    朝花见状,觉得奇怪:“是水太冷了吗?你为何在发抖?”

    龙吟心不在焉:“啊?是吗?哦,应该是太冷了。我想先歇着。”

    夕拾从外面进入:“少宫主,你见到阿锒了吗?”见她不理不睬,不由一愣:“你怎么了?病啦?”走过去想摸主子的额头。

    龙吟浑身不自在,就往一边躲着:“我没事。我想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