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若即若离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8本章字数:3032字

    朝花更加奇怪:“少宫主,你刚才还说想歇息的,怎么马上就变卦了?”

    龙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夕拾方才说阿锒不见了,这里都是山路,天又黑,我出去找找他。”

    “我们也去。”夕拾说着就要跟出去。

    “你们先待在这里,谁都不许出去!”龙吟强行命令:“倘若敢离开,家法伺候!”

    姐妹俩觉得莫名其妙,少宫主这是怎么了?

    秦钰锒合衣躺着,想到方才所见,心中仍然激动不已。原来这就是龙吟的真面目,太令人意外了!现在,他可以了解她娘亲的用意。倘若换成是他,也会这么做的。面纱成了最好的阻碍,阻挡了那些艳羡的目光。

    听到脚步声,秦钰锒收敛心神,假寐起来。

    “阿锒,你睡了么?”龙吟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安,她轻浅的脚步靠近了他。

    秦钰锒微笑着醒来:“还没有,你怎么过来了?”

    “我?”龙吟感觉自己脸颊发热:“哦,夕拾说你不在山洞内,因此特意过来看看。”

    见她欲语还休的模样,秦钰锒心中明白了她的犹豫、矜持,可他又不能明说,实在尴尬至极。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龙吟还是开不了口。毕竟事关名节大事,倘若真的不是他,自己岂能冤枉一个病人?她犹豫着转身而走。

    见她正要离去,秦钰锒忽然说道:“龙姑娘,今晚夜色极美,我们不妨赏月如何?离家多时,我还怪想念亲人的。”这个借口虽然老套,但他以为龙吟不会拒绝。

    龙吟听了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就说:“好啊,不过只能片刻。夜晚山中风大,你会吃不消的。”

    秦钰锒就看着她弯弯的柳叶眉:“有你在,我何惧之有?”想到她的出尘之貌,他心生感慨。世间的绝色不是没有,只是少有品貌兼备的,而在这深山之上却有一位。她掩藏着风华,静渡岁月流淌。

    此时,龙吟心口发胀,从未有过的感觉。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就催道:“还不快走?想等月亮下山啊。”

    两人来到洞外,凉风不减,比之前寒冷许多。秦钰锒看着身着单薄衫裙的她,心中情愫滋生:“龙姑娘,你冷么?”这一刻,他很想拥她入怀,却清楚一定会吓坏她,因此,他果断忍住。

    果然,龙吟退开一步,说道:“练武之人,这点冷不足挂齿。”她睨他一眼:“倒是你,行不行呀?”

    被她如此轻视,自尊使然的秦钰锒气不打一处来,他忽然欺近龙吟身边,暗哑着嗓音说道:“你说呢?我可是男儿郎!”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流连在她脸上,想要彰显男儿本色。

    奇怪的感觉又来了。龙吟立即回避了他的目光。她当然没忘记他是男子,他高大又结实的身形压过来的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回避,说道:“若你不想看月色,那我们就回去!”

    “不,我已经看到了最美的月色。她洁白无暇,令人神往。”秦钰锒意有所指:“这月亮好比就是人间的女子,充满了诱惑与神秘。”

    他这是在暗示吗?龙吟晃神,是她多想了还是那个人就是他?她内心澎湃,却依旧无法确定,心中不由烦躁起来。这种感觉非常不踏实。

    见她总是凝眉,秦钰锒忍不住浅笑:“龙姑娘,这月亮是否与你有仇?”

    “啊?你说什么?”龙吟回神,瞅了瞅天上。

    “我又不是月亮,为何你总是盯着我?”秦钰锒失笑:“难道我比月亮更吸引你么?”

    “胡说八道!”龙吟来了小脾气:“你自己慢慢欣赏月色吧,懒得理你!”她起身就走,步子又快又猛。不料,心慌之下被草根绊倒。

    秦钰锒眼疾手快,几个翻滚之后抱住了倒下来的龙吟,目光相遇,竟然如火般炽热:“龙姑娘,你没事吧?”

    “放、你放开我!”龙吟完全不知所措,她推搡着他:“我、我没事,你快点放开。”她满脸通红,不能自抑。

    秦钰锒看着她羞怯的模样很是动心。忽然,他捂住伤口处:“啊!好疼。”他嗤牙咧嘴,状似痛苦。

    龙吟忘了自己尴尬的处境,伸手在他身上探了探:“你怎么样?是不是压到了伤口?”她摸到他咚咚的心跳,手立刻缩了回去。

    秦钰锒忽然温柔地笑着:“傻姑娘,你被骗了!”

    龙吟这才知道他是在作弄自己,就毫不犹豫点了他的一处穴道,只见他立刻哈哈大笑起来,一声大过一声,止也止不住。

    龙吟得意地说道:“这下尝到我的厉害了吧?你若再使坏,我就拿毒药给你喝,你信不信?”这下子,她终于知道男子都是不可靠的,就算态度谦和的也一样会使坏。

    秦钰锒笑得眼泪直流,却依然控制不住,他喘着气,边笑边说:“啊哈哈哈!龙、龙姑娘,在,啊哈哈哈!在下不、不敢了。哈哈哈!”他想着求饶,笑比哭更惊悚。

    龙吟气定神闲,问道:“那你下次还敢惹我吗?”

    “哈哈哈,不、不敢了。”秦钰锒以为自己快要笑抽气了。

    龙吟心软,解开了他的笑穴:“记住喽,我龙吟不是好惹的主儿!”

    秦钰锒调整呼吸,点头说道:“没错,谁都不能看轻你!”这是实话,任何一个男子都不能欺负她半分。

    龙吟不敢面对此时的他,心虚着离开了秦钰锒身边。他没有挽留,独自欣赏着天上的无边风月,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期待,究竟在期待什么?他也不得而知。

    回到山洞的龙吟躺在那里,却了无睡意,眼前总是晃动着阿锒得意的笑脸。这意味着什么?她毫无头绪。想到娘亲的死令,她又觉得心寒莫名。夜深之时,她才忐忑睡去。

    一夜好眠,秦钰锒从愉悦中醒来。他精神振奋地走出山洞。洞外雾霭袅袅,鸟声啾啾,别有一番景致。他环顾四周的山峦,忽然有练武的冲动。

    还没等他行动起来,就看到龙吟坐在地上打坐。她神情平和,双目微闭。秦钰锒不由走了过去,静静看着她。

    感受到旁人的气息,龙吟睁开了眼睛:“阿锒,你就不怕我走火入魔吗?”

    秦钰锒微微一笑:“早啊,龙姑娘。”

    想到昨夜的亲密,龙吟不由脸红,说道:“已经不早了,我都打坐一个时辰了。”

    “你练功都这么早吗?”秦钰锒多少有些意外:“别人都起了吗?”

    “朝花去找吃的,夕拾给你熬药去了。”龙吟说道:“你的伤口还疼么?”

    秦钰锒就说:“要不要给你看看?”他假装要脱去衣衫。

    龙吟赶紧将脸撇开,说道:“休得无礼!你若再闹,我绝不饶你!”

    秦钰锒说道:“你这药好灵验,我的伤口全都结痂了,就是有点痒。”

    “痒就对了,你可别乱挠。”龙吟背对着他说道:“等喝了药,你就到寒月潭泡澡,好好去去身上的病气。”她闭上眼睛,重新开始打坐。

    “我陪你一起练吧。”秦钰锒忽然说:“一个人练功多寂寞。”

    “点你笑穴还不够是不是?”龙吟反问,觉得他的精神很好。

    呵呵呵。秦钰锒笑得爽朗,感觉非常有趣:“龙姑娘,你一直都是这么与人说话的吗?”他发现她越发可爱,时不时露出少女的娇嗔,让人甜到心里。

    龙吟故意当没听到,不再理他。秦钰锒识趣,乖乖走向不远处的树林。这里的景致也是美不胜收,他差点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忽然,林中出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起先,秦钰锒敏感以为是什么猛兽出没,就揪准了一棵大树,施展轻功跃了上去。他仔细观察了片刻,这才惊讶发现原来林中多了两个身形魁梧的男人。他们是谁?为何此时出现在后山?

    “武三,你说她们会发现我们已经偷偷摸上山吗?”说话的男人黝黑的脸庞,弓着高大的身躯,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

    被唤武三的男子脸上带疤、小眼睛,身形格外高大,他晃着手里的大刀,说道:“阿大,你怕啦?嘿嘿,你个胆小鬼,一群娘们儿,该说我们打头阵的艳福不浅呢!”

    阿大挠挠头皮,光秃秃的头顶没几根发丝:“我们猛虎帮所向披靡,谁敢和我们作对,那就是自取灭亡!谁说我害怕的?”

    武三吸吸鼻子,说道:“就是,我们先断了她们后路,然后再里应外合,一定将万秀派拿下。到时候那些女人就都乖乖听我们猛虎帮的号令。白天一起练武,晚上嘛,嘿嘿。”他笑得流里流气。

    猛虎帮?秦钰锒一听就明白了。朝花姐妹提到过这个猛虎帮,还差点误会他就是这个门派的奸细。如今看来,这个防备之心的确该有,他就是防备不及,才会着了奸人的道。

    秦钰锒伏在树上默默想着,他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万秀派,龙吟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他不清楚,她是否能全身而退。万秀派都是女子兴派,能敌得过虎视眈眈的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