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共同御敌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8本章字数:3026字

    正想着,忽然看到其中一人拿出了火折子,他心说不妙,这是来闹场子的。与此同时,他注意到自己的手上都是青苔印子,就胡乱往脸上一抹,匆匆跃下树来,猛然挡在他们面前,大喝一声:“好大的狗胆!你们来此做甚?”

    武三和阿大吓了一跳。阿大站在武三身边说道:“武三,你不是说这边没人会注意么,那她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武三仔细瞅了瞅来人,忽然嘿嘿冷笑着说道:“你怕什么。这不就是一个烧火大婶嘛!我还以为这里遍地都是美女呢,谁曾想先来了一个干瘪的老妇人!”他的目光很是不屑,好似看着一个废人。

    秦钰锒摸了摸自己身上,现在这身行头的确寒碜了点,脸上又抹了伪装,的确像更一位丑妇。于是,他故意拿捏着嗓音,说道:“那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们。”

    武大胆子大了起来,走上几步说道:“你不必知道我们是谁,等你知道的时候你已经身首异处了。”

    阿大急忙说道:“武三,你和她瞎扯什么?!直接给她一个痛快的,别让这妇人耽误了我们好事!”

    秦钰锒根本没将他们两个放在眼里,说道:“哟,这位小兄弟口气倒不小,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本事从我眼皮子底下活着出去。”他悄悄运气,做着应战准备。

    谁知,这两人猖狂而笑,笑声回荡在四周,显得毛骨悚然。阿大说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一个将死的妇人还这么狂妄!武大,是你动手还是让我来?别与她废话了!”

    武大手中的大刀对准了秦钰锒的心口,说道:“你闪开,让我来结果她的性命,说话实在太累!”

    “你有能耐就上,少废话!”秦钰锒丝毫不惧怕他们,忽然先发制人,对着武大施展自己的武功。

    武大接了几招,没料到对方身手如此敏捷,出掌又快,他疲于应付,根本就没有主动出击的可能。

    阿大看傻了眼,张着嘴巴忘记了进攻。

    “阿大,你别杵着,快来帮忙!”武大只能讨救兵:“这妇人实在厉害,你我一起打她吧。”

    因身上余毒未清,伤口又未痊愈,秦钰锒不敢恋战,只是说了几句重话,就开始迂回战术,几次腾空上树,又被对方追赶下来。就在双方僵持之时,只见一抹白色身影飘来,顿时看呆了在场三人。

    龙吟居高临下之时,无疑中发现了这边的状况,就速速赶至。她傲然而立,声音不温不火:“大胆贼人,胆敢擅闯万秀宫!”

    武三和阿大仍然没有反应过来。

    秦钰锒觉得可笑,站在龙吟身边说道:“他们一定是嫌你太美,不好意思下手了。”

    龙吟不为所动。经山风一吹,衣衫翻飞的模样犹如仙女下凡,的确能令人动情。可她目光如水,看不出喜怒。

    武三吧唧着嘴巴,说道:“才来了一个老妇人,这会儿又来一个蒙面的。这万秀派怎么尽是些丑女人啊!”话刚说完,他的喉咙口就被人塞入了一颗泥丸,一咽口水,居然给吞了下去。

    见他猛烈咳嗽,秦钰锒拍手叫好:“好!好!谁让你得罪了我们万秀派的少宫主!”

    武三涨红了脸庞,挥舞着大刀冲向龙吟,想为自己报仇。谁知,他还没近身,就被她的内力弹开,直接落在了不远处,顿时整个人就懵了。

    龙吟微微张口,吐出两个字:“活该!”谁敢和万秀派作对,就都是她的敌人。对敌人绝对不能仁慈,这也是娘亲的教诲。

    看着大刀落地和武三的狼狈,阿大显得谨慎起来:“你是少宫主?江湖上可有排名?”

    “你没资格知道。”龙吟平静无波的眼神直愣愣看着他:“该轮到你了!”

    阿大走过去捡起武三的大刀,几下就窜了过来。他只接了三招,就彻底败下阵来,身上还挂了彩,狼狈又可怜。

    “回去告诉你们的人,我龙吟在万秀派等着你们。”龙吟重重说道:“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武大从地上爬起,看着阿大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嚷道:“阿大,你倒是上啊!别犹豫,回去我们也没脸见帮主了。”

    阿大一股热血上涌,不要命似的冲着秦钰锒而来。在他眼中,这妇人要比少宫主好对付。秦钰锒早有准备,和他周旋了几招,忽然扯动了伤口,眉宇皱起之际,被对方打到了前胸。很痛,但他忍住了。

    龙吟见他们不听劝,又伤害到阿锒,就失去了耐心,直接对着武三动手,没出几招就点住了他的穴道。阿大见武三被制服,他也慌了神,想动手又怕动手,就这么站着。

    龙吟虚晃两招之后就夺了阿大手里的大刀,轻轻一挥,掉下大把发丝,她冷笑着问:“现在你还想打我吗?”

    阿大吃惊地摸了摸头发,满脸土色:“姑娘饶命!我不敢了!”

    “带着他赶紧滚吧!别再让我发现你们鬼鬼祟祟出现在后山!”龙吟下了最后通牒。

    “好,好,多谢姑娘手下留情!”阿大靠近了武三:“那我兄弟这穴道?”

    龙吟见教训够了,就走过去解开了武三的穴道:“你都听见了吧?乖乖滚吧!免得我改变主意。”

    “是,是!”武三连连点头,然后和阿大一起转身而走。他走着走着忽然发力,猛地射出一支飞镖,意图伤人性命。

    龙吟机警地躲过了飞镖,与此同时,听到了阿锒的喊声:小心!于是,她不再留情,三两招之内就夺过了阿大手中的大刀,转瞬间就在他们两人的脖颈上留下了红血印。

    两男子终于倒地,红血印逐渐蔓延,恐怖的红色迅速夺走了他们的意识,只留下不甘的双目仍大睁着,却没了任何呼吸。

    龙吟看着地上的两人,轻轻叹息说:“阿锒,我是不是很坏?”

    秦钰锒丝毫不觉得惊讶,说道:“你这是自保,换我也是如此。龙姑娘,你已经对他们仁至义尽了。”说着,忽然觉得伤口疼痛,他不由露出痛苦的神情。

    龙吟这才看着他:“谁让你逞强的?你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伤吗?”她走过去,声音变柔:“怎么样,还很痛么?”

    秦钰锒摇头,说道:“我不能让他们伤害你。”

    龙吟心头一热,却说:“你这是杞人忧天!自顾不暇的人还来想着别人。倘若我被他们所伤,那我十多年光阴岂不白费了?”

    秦钰锒原地坐下,说道:“为何我的武功大不如前了?”

    “你应该知道自己中毒不轻,影响武功只是暂时的。想来等过段时间应该会逐渐恢复,但不能勉强自己,懂吗?”龙吟想到刚才他和两个蠢材的搏斗,她就有气:“明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要胡来,真是不知所谓!”

    秦钰锒就觉得委屈:“难道我想帮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有错吗?”他抬头仰望她:“你在生气吗?”

    “你是自不量力!“龙吟说道:“我可没求你帮我。”她是和自己赌气,却不懂为何会如此生气。

    秦钰锒想了想,忽然笑了:“龙姑娘,在下何德何能让你如此想着我?”

    龙吟羞臊的脸颊隐在面纱后面,她退开一步,说道:“那就让你疼死算了!”

    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秦钰锒没真生气,他摸着伤口忽然喊了几声痛,果然看见龙吟又转过身来,他就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龙姑娘,在下走不动路,可否扶我回去?”

    龙吟想了想,只好走过去:“你当自己是谁啊?皇帝还是太子?这么大做派,哼!”她撒娇的样子非常可爱。

    秦钰锒被扶着走,心里忽然觉得很愉悦:“也许我出身富贵也说不定哦。”他走得极慢,非常享受这个时刻。

    “那你是谁?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对不起,我只能告诉你,我是沐秦国子民。”秦钰锒终于松口,却不愿透露更多。

    “你是沐秦国的人?”龙吟一愣:“这么远,你怎么会来我们大元国的?”她想了想:“是投亲还是靠友?或者你想闯荡江湖?”

    秦钰锒思索了片刻,说道:“算是访友吧,只是没想到会被朋友给害了。”他轻轻叹息:“估计这会儿,害我的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

    “你才来这儿第四天,想来消息没那么快传回你的家乡。”龙吟软了心肠,说:“如此说来,你就更该尽快好起来,争取早日与家人相聚。”

    “是啊!”秦钰锒沉吟着:“这里到我们沐秦国最快也要一旬光景。不过,这样也好,晚点得知我失踪的消息总是好的。”

    龙吟为他号脉:“你的脉象倒是比昨天稳定,记住,不能再弄伤自己了,听到没有?”

    “是,女大夫!”秦钰锒收起玩闹的心,问道:“这两个人横尸在此,会不会污了地方?”

    “我让朝花通知掌门,由她做主吧。”龙吟显得很消沉:“娘亲让我留在后山,我不能离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