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意外之事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18本章字数:3036字

    “夕拾,你就少说一句吧。”龙吟对他们说道:“我们快点回去,再磨叽这天都该亮了。”

    三人这才匆匆往山洞方向而去。

    回到山洞的夕拾马上给主子准备洁净的衣裳,朝花也来帮忙。当她听说方才的意外时,连说了两次好险。一扭头,说道:“咦,少宫主人呢?”

    夕拾眼睛也没抬:“一定在隔壁山洞呢。”

    旁边的山洞内,龙吟指挥阿锒用火折子点燃碗口粗的树枝,用来取暖和烤干衣物:“今晚就将就了吧,明天我想办法再给你弄两身换洗衣裳。”

    “龙姑娘,你能将面纱取下吗?”秦钰锒终于忍不住说:“你不该遮住你的脸。呃,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湿透了就索性拿下来吧。”

    龙吟没有答应,说道:“你还是先顾着自己吧,我回去了。”

    “等等。”秦钰锒站在她背后说。

    “怎么了?”龙吟停住脚步,波澜不惊地望着他。虽然只有两个人在洞内,她却觉得呼吸不畅,好似有人夺走了她的呼吸。

    秦钰锒这才缓缓从口袋里掏出抓到的两只萤火虫,它们居然都还活着。他笑着说道:“我借花献佛,谢谢你的搭救。”

    龙吟忽然就笑了:“孩童的玩意儿,你也拿得出手!”正说着,就看到两只萤火虫飞舞起来,尾部一明一暗的非常惊艳,然后就不约而同地停在她的发间。

    火光就着荧火虫的光芒,龙吟看上去显得温柔而妩媚。秦钰锒看得入迷,眼神胶着在她身上。他舍不得移开视线。

    龙吟不习惯他的注视,低头说道:“晚了,我真的该走了。”

    秦钰锒咳嗽了一声,说道:“明早会。”

    龙吟转身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山洞内顿时变得很冷清,除了树枝发出来的噼啪噼啪声,什么声响全无。秦钰锒蹲在火堆面前,心里起伏不定。

    龙吟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真的不想去探究,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们认识才不过四天,答案可能会超乎想象。他不能、也必须断了这个念头。随着衣衫的烘干,他整个人都觉得温暖起来,山洞很冷,唯有火光相伴。这份暖意应该就已足够。

    夜色更深的时候,龙吟正在专心打坐,忽然听到脚步声由远而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果然,王语香急切地冲了进来:“师姐,不好了。”

    龙吟起身,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位师姐妹受伤了?”她看到朝花夕拾也醒了,就说:“你们也起来吧,出事了。”

    朝花夕拾很快精神抖擞起来。

    “嗯。”王语香点头,脸色不佳:“大师姐受伤了,还伤得不轻呢,是被两个师姐抬回来的。”她对朝花夕拾说道:“你们两个赶紧找药,一会儿要用的。”

    龙吟走过去找了两个小罐子,就动身说:“走,随我去看看。”才走出几步,就停住脚步:“不行啊,娘亲让我在此反省的。”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如此规矩!”王语香对她说道:“是师父让我来找你的,这下总该跟我走了吧?”她的话音刚落,就见师姐已经飘出好远:“师姐,你等等我呀!”

    “救人要紧,你们自己跟上来吧。”说着,龙吟已经施展轻功而去,将后面的三人甩下老远。

    李慕兰房间内,众位师妹都围在她的身边,大师姐身受重伤,大家心里谁都不好受。

    龙明月看着大徒弟还在沁血的伤口,稳重说:“慕兰,你要忍住啊!我让语香去找吟儿了,她一定可以医治你的。”

    疼痛已经让李慕兰感到麻木,她失血过多的脸上含着内疚:“师父,都是、都是徒儿太轻敌了。”

    “你别说话,事情缘由我自然会问清楚。”龙明月对她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让自己受伤呢?”

    “师父,猛虎帮欺人太甚,打不过就暗箭伤人,大师姐和他们缠斗许久,躲避不及才会伤到腹部。”其中一个师妹说。

    “此番偷袭,他们一定会怀恨而来,届时大家千万不可再轻敌。”龙明月说道:“还有,夜晚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是,师父。”有两位弟子应声,马上出去传达命令。

    龙吟和她们擦肩而过:“娘,我来了。”

    “吟儿,你的轻功还是了得。”龙明月似乎很欣慰,说道:“你赶紧为慕兰医治,她流了很多血,不能太耽误了。”

    “师父,徒儿没事的。”李慕兰撑着一口气,说道:“这点小伤死不了的。那些臭男人想要轻视我们,没门!”龙吟按了按她的伤口,她喊得比杀猪还难听。

    龙吟就说:“好在伤到皮肉,肠子应该没事,否则流出来的就不只是鲜血了。”她看了一眼李慕兰:“大师姐,你失血过多,不宜多说话,要好好养一养。”

    “不行,我还要跟他们拼了!”李慕兰几乎是哀嚎:“哎呦,好痛!我要让他们都死在我手里!欺人太甚了!”

    龙吟轻轻叹息,伸手点住了她的昏睡穴:“大师姐,你好好睡一觉吧。”见朝花赶到,她就吩咐她帮着一起处理伤口,直到包扎完毕,才将两颗药丸先后送入师姐口中。

    众人都松出一口气。

    龙明月说道:“就算你们大师姐受伤,我们士气不能减。不管猛虎帮何时前来挑衅,我们都要以不变应万变。”他转身对龙吟说道:“吟儿,事出突然,你这惩罚先免了。”

    “谢谢娘。”龙吟很柔顺的样子:“可是,秀女心法我还是没有更上一成。”

    “无妨,你的武功已经胜出大家很多,倘若敌人敢来,他们帮主的首级就交给你负责了。”

    “是,娘。”龙吟忘了一眼大师姐,说道:“我会替万秀派扬眉吐气,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她的气势令龙明月非常欣慰,继而对众人说道:“万秀派百年基业不会毁在我龙明月手中。你们都是我的好徒儿,尤其是吟儿,定能为万秀派带来新的成功!”

    龙吟点头,心里默许了这种说法。

    “好。你们之中留下两人照顾慕兰,其她人都回去休息。”龙明月又对女儿说道:“吟儿,娘有话对你说。”

    “是,娘。”龙吟乖乖站住,等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和娘亲走出大师姐的房间,外面的雨已经彻底停了。

    龙明月走在女儿身边:“吟儿,娘知道你重情义,艳敏的事一定让你很困惑吧?”

    “娘,为什么您要这样对待二师姐?”龙吟说道:“她已经吃到苦头了,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您就饶过她这一回吧。”

    “士可杀不可辱,她这么做无疑是败坏了我们万秀派的名声,娘若不处置,恐怕难以服众啊!”龙明月边走边说:“其实我也知道她的苦衷,这种打掉牙齿往肚里咽的感觉我最懂。”

    “娘。”龙吟幽幽得喊了一声。

    龙明月摆手,说道:“娘没事,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也该放下了。”她叹气,说道:“都怪自己当年太傻太天真,才会遗憾终身啊。”

    “娘,您放心,我一辈子不嫁人,就留在这里陪着您,好么?”

    “不好!”龙明月说道:“你是娘的骄傲,不能从此埋没在深山之中。”

    龙吟非常震惊娘的态度,就问:“娘,您说什么啊?我怎么不懂。”

    “娘的意思你迟早都是要嫁人的。”龙明月说道:“万秀派可以传给你,但是你必须有另外的后盾。”

    龙吟听了,随即说道:“不,娘,我不嫁人,也不需要什么后盾!”

    “糊涂!”龙明月带着女儿走到了自己房门口:“进来,娘有要事与你商议。”

    龙吟觉得奇怪,跟着进去之后就合上了房门:“娘,何事如此神秘?”

    龙明月在椅子上坐稳,说道:“我们万秀派之所以风光至今,那是因为和大元国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是知道的,我们国中历代皇帝都是女儿身,自然认为女子比男子强。可女子毕竟离不开男子啊。”

    龙吟站在娘亲跟前,说道:“娘,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娘是说天下男儿皆薄幸,可也有例外啊。”龙明月笑了起来:“我们皇帝有子数人,个个英勇出众。两天前娘收到了书函,说是她的三儿子元成吉已到适婚年纪,有意找个武功高强又美貌的女子为妃。因三皇子两年前见过你,他也同意了。”

    龙吟心里一紧,说道:“娘,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了吧?我真的不想急着嫁人。”事情来得太快,她怕自己接受不了:“况且,大敌当前,我不想分心。”她有意推脱,又不想惹娘生气。

    龙明月就劝道:“这有什么啊,娘也是为你好。除了皇子,普天之下还真没有人能配得上我的女儿!”

    “那我也不嫁人!”龙吟坚持说。

    “一事归一事,那就先这么定了。”龙明月做主说:“这三皇子估计过几天就来了。”

    “什么,这么快?!”龙吟非常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