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进城打工

    更新时间:2018-11-20 13:45:23本章字数:3063字

    2001年2月,美国纽交所大楼一个男人穿着西装,他面无血色,松垮的领带显得十分颓废,在他身边,一个女人一手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一手牵着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

    在他们脚下,便是着了魔般的人群,那些被一年前美国股市唤醒他们贪婪欲望的恶魔,如今彻底绝望。

    哭喊声、谩骂声将曾经的黄金殿堂染成了哀鸿遍野的地狱,就在这地狱之上,这一家四口正绝望的看着百米之下的街道。

    “跳吧,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什么都没了,带着孩子一起走吧”男人已经决定放弃了生命。

    女人含着泪看着五岁的孩子“熙熙,妈妈对不起你”说着,眼泪便簌簌的向下落。

    “妈妈,咱们回家吧,我冷”怀中的孩子稚嫩的声音响起,这令女人心痛不已。

    突然,那个男人向天空大吼了一声,纵身跳了下去。女人的眼泪似乎已经干涸,她拉着八岁的孩子向前移着步子。

    如是再移三步,这三个人就会一并跌入深渊,似乎对于这对夫妻来说也是一种解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八岁的少年一把甩开了女人的手。

    “你只是我的养母,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男孩狠狠的盯着女人喊道。

    由于男孩突然松开女人的手,女人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她和怀抱的男孩一起跌落了下去。“熙熙,妈妈对不起你……”

    十年后,中国北方农村,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田里打盹,“张念熙,你爹叫你回家吃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边跑一边喊着。

    少年猛的坐了起来“哎,二丫,我在这呢,你怎么来了?”

    二丫紧喘了一口气“还不是因为你,你表姨从城里回来了,你爹喊你回去,说是让你表姨带你去城里见见世面。”

    张念熙摇了摇头“我才不去哩,城里有什么好?人多车多的,农村多好,我啊,还就爱在这田间地头睡觉”

    二丫急了,伸手就去拧张念熙的耳朵,给张念熙疼得哎呀直叫“好了好了,我回去就是了,哼,才十几岁学的跟你娘似的像个母老虎一样,长大了看谁敢娶你”

    二丫被张念熙说得脸红了起来,还没开口,张念熙已经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快跟上,追上我给你糖吃”

    张念熙一路跑回了家中,屋子的炕里坐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一进门,一股刺鼻的香味扑面而来。

    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看了看自己的老爹。老爹敲了敲烟袋“快,叫老姨”

    张念熙看了看炕上坐着的女人,勉强叫了一句老姨,那女人立刻笑得开花“哟,我说老海哥,这个就是你收养的儿子?”

    老海点了点头“这孩子挺可怜的,领回家的时候还不会说话,问他叫什么,就会说熙熙,熙熙的,所以我就给他起了个名叫张念熙”

    老海重新点起了烟袋,狠狠的吸了一口“他老姨,孩子大了,不能老隔我这待着,让他出去见见世面,顺便挣几个钱回来。”

    妖艳女人忙点了点头“放心吧,你看这小子,长得还挺俊,放心吧到了城里一定错不了,哟,啧啧”她在嘴中发出了啧啧的声音,然后看了看张念熙连连摇头。

    “这可不行,挺大个孩子,不怎么爱说话,到了城里恐怕要吃亏啊”

    “爹,我不去行不行?你就忍心看你儿子在外面吃亏?”张念熙拉着老海的胳膊摇了摇。

    老海立刻推了他一把“哼,你小子,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老窝在农村算啥啊?爹可不能养你一辈子,你看你三舅家大春,去年就进城了,过年回来的时候给家挣了一万块钱呢!”

    张念熙苦笑了一声“不就是一万块钱么,有什么了不起?”

    “嘿,你小子就嘴上逞英雄,你挣个试试啊,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在田里睡觉”老海越说越来劲,最后竟抄起烟袋向张念熙的屁股轮了过去。

    张念熙忙躲得远远的“哎呀,老爹你可别生气了,我去还不行么,我去”

    老海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打你懂事起我就跟你说过,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老爹这些年带你怎么样,你知道,当初在孤儿院里我把你领回来就盼着有一天能让你自己再走出去……”

    张念熙最受不了的不是老爹打自己,而是老爹提起自己的过去,其实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哪里来,亲生父母是谁他都不知道,那几年的记忆一直是模糊的,唯一的印象就是自己曾经被辗转过好几个孤儿院。

    之后老海就收养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没有一件事让这个老爹省心,现在老爹终于放手了,让自己走出去,他不知道自己出去以后能干什么,也不知道外面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老爹看着自己窝在村子里没出息很难过。

    于是张念熙把心一横,当天晚上就随着“老姨”进了城。

    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人很多,大多数都是进城打工的,背着大包小裹的人群挤满了整个火车的过道。

    “老姨”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张念熙挤在人群中,不时的有推着餐车卖东西的乘务员从拥挤的人群中挤过。

    “老姨,咱们这是要去哪啊?火车开了也有三个小时了,还有多久才能到啊?”张念熙被人群挤得摇摇晃晃的。

    “去哪?当然是首都北京了,本来老姨想先带你去小点的城市先适应适应,但是老姨那边的朋友着急找我过去,没办法只能带你去了,到了以后别多嘴,多干活少说话知道不?”老姨显然是坐着说话不腰疼,一连说了好几句。

    而张念熙似乎被拥挤的人群挤得一句都没听进去,似乎只听到了一个地名“北京”

    绿皮火车晃晃悠悠,足足晃悠了九个小时才晃到北京,随着车内广播声音的响起,北京站到了,几乎所有的人一拥而下,那场面让张念熙吃惊不已。

    “啊……”张念熙打了个哈欠“老姨啊,终于到北京了,站了一宿啊,累死我了,咱们找个地方先睡一觉吧”

    “就知道睡觉,没见过你这么懒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北京花费很大的,住一宿旅馆要多少钱?”老姨显然觉得自己见过大世面撇了撇嘴说道。

    张念熙摇了摇头,勉强睁着两只熊猫眼看着老姨“你后半宿睡得跟个死猪似的,卖零食的车压你脚你都没醒,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听了张念熙的话,老姨立刻不高兴起来“呵,小子刚到北京翅膀就硬了是不?”说着她伸手就去拉张念熙的耳朵“告诉你,你既然跟我来了,就得听我的,别看老海把你托付给了我,你要是不听话,我照样不给你吃饭”

    她一边说一边将张念熙的耳朵拧了个一百八十度。张念熙吃痛立刻求饶“哎呀,老姨我错了,我错了,你说去哪就去哪,听你的”

    老姨这才善罢甘休,瞪了张念熙一眼“算你小子聪明,走今天就给你安排个工作”说着,她背起行李走出了火车站。

    张念熙一边揉着被拧红的耳朵,一边跟在老姨的身后,兜兜转转走到了一家面馆。张念熙心中顿时一暖,心想“老姨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知道我没吃早饭,带我来吃饭了”

    接着,就听老姨开口说道“诶,老板在不?我看你们门口招洗碗工,你看他行不?”

    张念熙听了差点一个站不稳摔倒啊,刚到北京这么着急就把自己卖了,现实也太残酷了。然而张念熙的确没办法决定自己的去向,只有听之任之。

    这是一家类似快餐店的面馆,在这条街上也算有些门面,老姨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最终说服了老板留下张念熙,一个月500块钱工资,管吃管住,即日开工。

    老姨很满意的将张念熙留了下来,然后给张念熙写了一个地址,并告诉他在这好好干,没什么事别去找她,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看着老姨扭着肥大的屁股,背着行李走了,张念熙的心里反而放松了下来,跟这个老姨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张念熙几乎连气都不敢喘,就连现在鼻子里还是那种刺鼻香水的味道。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张念熙独自一个人开始了生存之路,一个月500块钱,对于一个刚打工的孩子来说还是一笔巨款,但是在当今的社会却是作死一般的收入。

    但是张念熙并不在乎,反正在这有吃有喝,每天洗洗碗乐得轻松自在,总之别让他再遇到这个老姨比什么都强。

    然而第二个月,张念熙傻了,几乎死的心都有了,洗了一个月的碗,结果辛辛苦苦赚来的500块钱却没有拿到手,反而被老姨拿了去。

    他去质问老板,老板却一脸茫然“她不是你亲戚么?你们不是说好了让她给你存钱么?”

    张念熙连连摇头,老板却无奈“小子,你家亲戚提前支了你6个月的工资,也就是3000块钱,就算你现在和她划清关系,也得半年后才能拿到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