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流氓

    更新时间:2018-11-23 17:11:03本章字数:2068字

    我家里很穷,是贫困村里的贫困户,08年的时候,不甘平凡的父母,想要去广州打工,但又不方便带上我,多方辗转之后找到了一个在县教育局的远亲,把我转到了县三中去上学,然后求爷爷告奶奶的,把我寄养到了学校的一个老师家里。

    当时县城里最流行的就是到公立学校上学,然后把小孩寄养在老师家,这样家长就以为孩子的成绩像进了保险箱。

    那老师姓尹,是个个挺高的男人,看起来挺和蔼,他家里很大,四室两厅,我挨着她女儿,住在客房里。

    尹老师的女儿叫尹心梦,比我大几个月,我们都上初三,她双眼皮,鹅蛋脸,嫩的简直都能掐出水,我们村里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不过那脾气也真的是凶。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多看了她两眼,她就扭过头去哼唧了起来。

    “看什么看,土包子,没见过美女?”

    低下头再也不敢看她,“土包子”三个字犹如一把尖刀,深深的刺伤了我的心,她死都不让我叫她的名字,觉得那是对她的侮辱,就连他爸尹老师出面都没有缓和。

    后来商量了好久,我才勉强得到了一个对她的称呼“梦姐!”

    她经常用一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仿佛一坨屎都比我强,我知道她看不起我,因为我土,因为我脏,因为我是农村人,不过我对她的爱恋犹如青春期萌芽的种子,还是一点一滴的爆发了,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这种暗恋一直持续了两年多,我们两个人都已经升到了高二,还是同一班,我喜欢她,所以她的一切我都关注,到下半年的时候,我发现她突然有了一个特别的爱好,喜欢吃水果,而且独爱香蕉。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她都要拿好几根香蕉进去,起初我觉得没什么,但有几次进她的房间帮忙收拾垃圾的时候,我发现她拿进去的香蕉根本就没有吃,好多都拿出来丢在垃圾桶里。

    拿香蕉进去,又不吃,这是什么道理?

    尹老师夫妇都喜欢打牌,经常打到深夜才回来,有一天晚上,我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趴在尹心梦的门口偷听,一种经过压抑的奇妙声音,在一瞬间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让我感觉整个人兴奋又激动,那个时候我还挺单纯,只以为尹心梦是在屋里唱歌。

    她唱歌的声音让我欲罢不能,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尹心梦的门口偷听,不过她也不是每天都会唱歌,一个星期偶尔有那么三四次。

    每次听完她唱歌之后,我都会感觉自己睡不好,不过我依然乐此不疲,有时候我就想吧,她的声音这么好听,要是当面唱给我听就好了。

    不过好景不长,我偷听了一个多月的样子就出事了,那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到尹心梦的门口去偷听,可是也不知道怎的,毛手毛脚的一不小心就把门旁边的鞋架给弄翻了!

    “谁在外面?”

    我心虚的想要逃跑,可尹心梦的速度太快,没一会就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她满脸发红,大声喘着气,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是..是我过来拿鞋子,不小心弄倒鞋架了!”

    “真的是这样么?你鬼鬼祟祟的在外面,该不会是趁着我爸妈不在,想要偷东西吧!”

    尹心梦站在我的面前,趾高气昂的对着我说道。

    毕竟是寄人篱下,尹心梦经常欺负我,我也只好忍着,再加上她是我女神的缘故,对我发起火来,我还是有几分害怕。

    “不是,绝对不是!”

    我赶紧对着她否认道。

    “那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在门口干什么?”

    我低着头站在那不说话,对面的尹心梦倒是更火了。

    “你不说实话是吧,我回头就给我爸打电话,说你要偷家里的东西,让他把你赶出去!”

    听到这话,我瞬间就着急了,爸妈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打工,就是为了供我读书,如果我就这样被尹老师赶出去的话,这书肯定是读不成了,一想起爸妈放在我心里的期望,我的心里就是一紧。

    “你别告诉尹老师,我说实话就好了,我没偷东西,我到门口来,就是想听你唱歌!”

    “唱歌?”她看着我,有些迷茫,“什么唱歌?”

    “有一天晚上,我路过你房间门口,听见你唱歌很好听,于是就听了一会,梦姐,你唱歌这么好听,为什么不?......”

    我的话还没说完,尹心梦似乎就明白了,可她下一刻的反应让我整个人都愣了。

    她突然一巴掌朝着我的脸上扇了过来。

    “流氓!”

    梦姐似乎彻底被我激怒了,她一边骂,一边朝着我打过来,女神形象全无,一点都没有女孩的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暴怒让我有些吃惊,我挡着脸往后退,可她越来越过分了,不光是打,还开始抓了起来,女孩的指甲本来就长,我的手上很快就被她抓出了几道血印子,真是揪心的疼。

    作为一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男生,我的力气是很大的,只要我愿意,一巴掌就能把她扇到地上,但我不能这么做,真要是打了她,尹老师一定会把我给赶出去。

    我已经快忘记那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了,只知道她打得自己都没力气了才放过我,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尹心梦揍了我之后就过去了,谁知道她根本就没准备放过我,尹老师一回来,她就跑过去告状,她竟然告诉尹老师,我要强暴她!

    我他妈哪有那个胆子,但尹老师对尹心梦的信任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不由分说上来就揍了我一顿,然后抓起我的行李,就把我给丢了出去。

    呆呆的坐在他们家楼梯口,现在的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可我不能回家!我没法面对快五十岁还在工地上扛沙包的父亲还有母亲,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我上学,这样将来才能有出路。

    咬着牙我在尹老师家的门口跪了一天一夜,只要尹老师出来,我就给他磕头,头皮都磕破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坚持,还是尹老师内心不忍,终究他还是把我放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