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鬼王驾到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3本章字数:2104字

    如今再想起父母来,我已经找不到那怕一丁点的回忆了。

    谁想就在这胡思乱想的当头,冷不丁从红纱里看出去,就见大约两米之外的地方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顿时把我吓得心里一缩,看形态是个男人,是那些个没有走完的壮汉吗?

    却在这时候,倏地一下,那个黑影身形不动却由两米外一下子飘到我的木箱面前。

    我懵了!

    原来以为是村民的想法瞬间打碎,接迭而来的便是全身被一股冰凉的寒气给包围住的阴冷,高大漆黑的身影有种莫名的冷凌威慑感,再加上他刚才那一眨眼之间的飘动。

    我在惊骇得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强行拨拉一个念头,跑吧,典念,快跑!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全身像被冰冷的胶水给凝固住似的,除了眼珠子能滑几下这外,连根指尖都动不了,而就在这时候,我眼睁睁看着红纱外那个黑影像是微微一动,伏了半个腰身,向我伸出一只手臂,紧接着红纱下摆处有一小截白脂如玉的折扇伸了进来,轻轻一挑,红纱从我头顶上被掀开……

    只见月光下眉目如画,一张苍白得没有血色却好看得很过份的脸,桃花眼里有三分困惑七分冷凌,黑色长发泛着幽幽寒光,墨黑绣金纹长袍坠地而落,薄薄矜冷的唇角之后勾起一抹邪笑,声音低沉:“终于找到你。”

    ……我用唯一能动的眼珠子看着如神坻般的他,这是月神吗?乔诚不是说,这只是村民间的一个游戏而已。

    下一秒,就见男子广袖翻风,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为之颤动,而我在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和这么诡异的一幕后,很不争气的两眼一翻给吓晕了过去。

    只到迷迷糊糊中像是有一双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游走,耳边传来他淡淡叹息的声音:“娘子,好久不见!”

    我下意识地躲避着那双手带来的剌骨冰凉感,只到他的手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凉凉的唇瓣将我密不透风的唇给覆盖,而我这时候唯一的反应自然是狠心一起,张嘴就反咬了他一口。

    靠,管你是神是鬼,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做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咬了他那一口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居然清醒了过来,迷糊中听到一串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正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小念。”

    乔诚的声音像根救命稻草似的响了起来,这一声叫让我终于从最后一点的浑噩里挣扎出来张开眼睛:“乔……诚。”

    “怎么了,害怕吗,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没……有。”很冷,大热天的我清醒过来后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冷得发抖,这让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不是梦,而且唇齿间似乎还留着咬过那薄薄凉唇后的檀香余味。

    身体也不对,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触过的身体自然感觉更敏锐,像是肌肤上还留着他指尖划动过的感觉。

    此时我的内心一片崩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真的被那种东西占了便宜?

    但想归想,也不好跟乔诚直说,否则会暴露我有阴阳眼的事,所以只能打掉牙齿吞肚子里了。

    谁能想到更令人崩溃还在后头,仪式结束后村民们找遍了藏新娘的每一个点之后,发现居然少了一个新娘没找到。

    月夜下大家都慌了,村长发动了一切能出去寻找的力量,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全上了,而我们整个宿舍里的小姐妹却全都蒙了,那个丢失了找不到的新娘,居然是我们同来的姐妹蔡蓉。

    后来大约两个小时后,有村民在村口的大槐树上发现了蔡蓉,一个悬挂在树枝上,舌头伸得很长,眼珠子瞪鼓出来的蔡蓉。

    很久之后我都忘不掉蔡蓉那张白得像纸一样的脸和毫无生命力,拖拉着的四肢上,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掉的血珠子……

    当下村民们全炸锅了,因为山高路远的原因,村长一直等到天亮才出山去报警。

    于是蔡蓉的尸体就那样继续悬挂在槐树上,没有警察来,谁也不敢去动。

    并且一直挂到隔天,虽然太阳已经出来了,可因为村长还没有带着警察回来的原因,所以一切只能保持原样。

    这种场景说不上的凄惨,从窗子里似乎能看到蔡蓉的尸体在风中轻轻而无助的晃动,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几个小姐妹一块儿挤在乔诚家一间小屋里难过和轻声啜泣着。

    ……

    “你们还是吃点东西吧,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乔诚端着一碗粥走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位婶子,她们分别给我们盛到碗里后递过来。

    可没有一个人去接,大家心里都五味阵杂,这种时候,即伤心害怕又无助,谁也没那个胃口。

    “行了,都吃点,等会警察来的时候如果能出山,还不定得走多少山路呢,你们觉着自己有力气走的就别吃。”正在僵持着,一向性格直率的苏妙打破沉默,她先接过一碗粥,又递给我一碗。

    平时在宿舍里的时候,我们两要相处得更好一些。

    我实在吃不下,但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总得带个头让大家振作起来,便劝大家都吃点。

    见我们也吃了,其也几个小姐妹才接过碗吃了起来。

    饭后我朝乔诚使一个眼色,一起走到房外的院子里,我才小声问他:“怎么村长还不回来,已经出去三个小时了。”

    “山路不好走,听大伯说昨天我们回来那段又遇到了塌方,村长只好带着人穿过山顶走山道,这样的话时间更要得多了,可我不敢跟你的小姐妹们说,怕她们着急。”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总不能让蔡蓉……。”

    很小的时候我就听宽爷说过,死去的人不能在阳光下暴晒,这样他的魂魄会灰飞烟灭的,当然这些道理一时也不能跟乔诚说清楚,但这是最基本的忌讳,想必他们寨子里的人都知道。

    “大伯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怕破坏了案发现场警察怪罪下来承担不起。”

    “所以你自己也觉得,蔡蓉是被别人害的对吗?”

    “这个……不好说。”

    “乔诚,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村里有没有可疑的人?或者说你觉得可疑的人?”

    “有一个。”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