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站在窗口的疯子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3本章字数:2021字

    真弊屈,还不知道他们明天得怎么处理我。

    但这件事情来回一想,这帐还是得算在那个南宫烈头上,大概是他想要整一整我吧,所以才会使了这么一招,想想都恨,却又无可奈何。

    就这样心烦意乱的想着,如果被拘留的话,会不会在我的学业上留下案底,我可是学法医的,那以后找工作就难了。

    唉,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谁想就这样琢磨着关了灯正想要睡一会儿,却看到原本有月光照进来的窗子口突然暗了一大片,扭头一看,只见窗子边上站着人个,正是他站在那里,所以才会挡住了大片月光。

    当下心里一缩,什么人会关夜三更的站到我窗子前来?

    缓了一下之后凝神看出去,一张黑乎乎的煤球似的脸,张开嘴后咧出来的一口大黄牙,整张脸呈挤扁的样子就那样压在玻璃窗上,居然问了我一句:“你是坏人吗?”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那人竟是廖疯子。

    很难相信他被那样五花大绑的依然能逃脱,而且还知道我睡在哪一屋。

    可显然我的尖叫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廖疯子依然看着我诡异的笑着,而屋外听到动静的乔家人开始有了动作,像是三三两两的从二楼下来,还有那几个借宿在他家偏房里的警察也有了动静,很快便有种人声鼎沸的势态,有人大喊道:“廖疯子跑出来了,快抓住他。”

    紧接着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就在这时候我房门上响起一阵叩响,乔诚的声音急问:“小念,开开门,你怎么样?”

    “我没事。”我心惊的答应着他,一面去开门,一面回头看向窗子,廖疯子已经不见了。

    急急冲进屋里的乔诚一把便将我整个揽进了怀里:“吓死我了。”

    我怔住。

    乔诚和我虽然已经确定了男女朋友的身份,平时拉拉手,嘴上说些甜蜜话的时候也有,只是像这样的拥抱动作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他大概是心急侧乱了吧?我心里一暖,轻轻推开他:“我没事,只是猛然看到那么一个人站在窗子外所以才吓一跳而已。”

    “那就好,你把门锁好,我和他们出去找廖疯子,可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注意安全。”

    锁好门我正要转身,却听到外面院子里有人的声音似有隐若无的小声说了一句:“那个女孩的尸体不见了。”

    这话听得人后背一凉,而就在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后像是多了些东西,是那种毛毛燥燥的第六感。

    吓得我立刻扭头一看,就见床尾处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白哗哗的身影,对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黑暗中,我开始后悔刚才乔诚进来的时候居然只顾着说话没有开灯,而现在,我更不想开灯了。

    我害怕看得太清楚后心里的那种恐惧……

    蓦地,那个白色的影子往前晃了晃,就好像一个酒醉的人走不稳路似的,随着他这一动,空气中开始飘浮着一层淡淡的血腥味儿。

    “蔡……蓉。”

    我上下牙齿打着颤,相比起陌生的阴灵,熟悉的周边人更让人心理崩溃,其实在第一眼看到那个身影时我已经猜到是她,只是不敢相信,也不想去相信。

    只是当看到她动了动,而我又继续忍不住叫出这么一声后,我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自然没有答应我,而是再度往前晃了两步。

    只到她整个人都暴露在了窗子外掠进来的那抹月光下,蔡蓉的两只眼珠子无神地瞪着我,就着月光白眼珠更是泛出一层可怕的白色,而她的脚大概是因为脚筋腱被割断了的原因,此时脚尖居然于一种不可思意的角度斜歪着,伤口处正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着血液,她走过的地方,拖出一条黑色的痕路。

    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过来,刚才廖疯子并不是朝着我说话,而是朝着察蓉说话,因为她就站在我的床尾,和我又恰好是一个角度,所以我才会误以为是跟我说话。

    “别过来。”我发疯似的转身拧着门把,只是越害怕手越法的抖得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拉开房门,听到身后蔡蓉喉咙里像是拉锯似的发出一声:“叽……叽……。”

    无论她想说什么,我都没有那个胆量再听下去,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小屋,应该是打小到大所见到的,都没有今天晚上这么恐怖。

    宽爷曾经拍着我的脑袋说:“小念呀,你得适应这些东西,随着你的年龄增长,你所看到的东西只会越来越真实,那是躲避不掉的。”

    没错,很小的时候,我看到只是隐隐绰绰的像透明色的东西,到后来慢慢的成了雾状,再到实体黑影,发展到今天我可以看到蔡蓉的可怕死相,也真是没谁了。

    撞撞跌跌跑出小屋的我在院子里和一道精瘦的身影撞在一起,对方及时一把扶稳我:“小念。”

    是乔诚,我暗自松了口气,打着颤告诉他:“我屋里有东西。”

    乔诚不再多言,神色一紧放开我独自便冲进了屋内,随即打开了灯,之后没一会儿他就出来了:“什么也没有啊!”

    “是吗?那,一定是我看错了。”我松了口气,说实话,我更愿意方才看到的是蔡蓉的阴灵,也不想看到的是她会走动的尸体,不是前先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蔡蓉的尸体不见了吗,所以才会让我联想到这么可怕的一幕。

    这时候二楼上的几位小姐妹也醒了,她们看到我和乔诚站在院子里说话,这才互相依偎着走下来问我有没有怎样?甚至有人又开始低声的哭泣了起来。

    最后哭声在苏妙的一声吼下收了回去,这时候乔诚才说道:“大家放心,廖疯子已经被抓住了,那几位警察大叔亲自守着他呢,不会再跑掉了,你们先回去睡觉,明天一早我就送你们离寨。”

    折腾了一天一夜,总算是给了颗定心丸,小姐妹们在苏妙的招呼下,转向上楼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