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鬼王追来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4本章字数:2047字

    我看得毛骨悚然,在常阿婆的眼里,儿媳妇只是两眼朝上翻着,像是要睡过去的样子,但其实是那只男阴灵控制着他,正在吸取她的阳气,所以才气息虚弱。

    这边宽爷一剑递出去,正正打在女人手背上,也恰好打在了阴灵的手背上,阴灵疼得手一缩,空气中化出一股淡淡白烟,但只一下而已,又再度把手放了上去继续控制着。

    女人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头一歪,嘴角里流出些黏乎乎的白沫来,这下把常阿婆吓得不轻,上前便一把拉住宽爷的手:“宽爷,求求你快点救她啊,我儿子不在家,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他交待。”

    “快松手。”宽爷怒喝。

    长阿婆这才吓得急忙放开他,而我却看到宽爷第二剑打出去之时,脸色从未有过的铁青,我知道他无论使哪一招都会耗费自己的力量,所以才会每次做法事回家都很累倦的样子。

    可偏偏这一次的阴灵好像很难制服,宽爷打出去的第二剑反到被他控制住女人的手一抬,紧紧地握住了剑身,女人面目狰狞地笑道:“老家伙,就凭你?”

    “孽障,还不速速离去。”宽爷大吼一声手一转,剑离女人手中,可他也喘息了不少。

    “爷,我怎么帮你?”我看得真真切切,又着急又害怕,手在包里摸了一会儿,就摸到些罗盘符咒之类的,却不知道要怎么用。

    宽爷没应我,他大口的喘息着想要再次蓄势待发,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天花板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翩翩飞扬,抬眼一看,只见那黑色金丝绣纹长袍下,那好看得过份的脸更显苍白冷凌,润如曼莎诛华的唇上勾着一抹淡笑:“娘子。”

    我愣住。

    之后便看到南宫烈手指浅挥,瞬间附在女人身上的阴灵便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给拉动着往后离去,他急急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是南宫烈时眼神立刻变为惊骇,可连一声求饶的话都来不及说出来,只留下一声凄叫的尖叫,整个人转眼间便化成烟灭了。

    这边女人却两眼一闭晕了过去,常阿婆尖叫着上前去扶着她,又是掐人中,又是摇肩膀的一通急救,而宽爷也收势起身,两眼一闭凝神聚气,我急忙扶住他:“爷,你怎样?”

    “没事。”宽爷缓了缓,目光锐利扫了屋里一眼。

    这时候我再看向天花板,南宫烈已经消失不见了。

    ……

    “奇怪,今天在常阿婆家的时候,怎么感觉像是有人在暗中帮我呢?”

    回到家里后,宽爷一直琢磨着这事儿,只倒这会儿吃饭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隐藏着心绪给他夹了点菜:“爷,别想那么多了,有谁会帮你,还不是你老人家本事好,你应该高兴才是。”

    “不对。”宽爷皱眉摇摇头:“小念,你这次出去游玩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没有啊!”

    “咦,那就奇怪了。”

    宽爷不知道的是,我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强撑着应付他的状态,我没想到那只鬼居然真的跟着我来到了S市,每每想起他对我做过的事,叫我‘娘子’时那种邪魅的样子,我都忍不住心里只打颤。

    可偏偏我有苦难言,被南宫烈给强了的事,就算连最亲的宽爷我也始终开不了口。

    后来只敢悄悄在宽爷的包里拿了两个符咒带在身上,希望多少能对他起到些威慑的作用。

    ……

    隔天早晨我就接到了乔诚的电话,乔诚在学术方面可算得上是他们班里的学霸级别,所以假期里得到一位老教授的推荐到北区一个分警局里做实习生。

    他打电话给我时说局里有一桩特殊案例,是关于法医心理学方向的知识,有个神秘的专家级神探会来做演讲,问我要不要去参加,可以增涨些书本以外的见识。

    这我当然会去,首先得自己闲在这里也没事,其次我就是想要去人多的地方呆着,生怕一不小心,那只鬼王以突然冒出来。

    我和乔诚约好了直接在北区分局门口汇合。

    他说这次演讲只是警察局内的内部人员才可以参加,是他请那位教授帮助后,局长才破例让我进去听课。

    会议室在局里三楼,因为参加的人还有其他分局关于心理学,和刑警案方面的专家,其实大家互不相识的很多,所以乔诚带着我进去的时候,到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坐了一会儿后,听到有人小声说了一句:“叶帅到了。”

    叶帅,这名子可真张扬,同时我正在看他这个叫做叶帅的神秘专家资料,据说他在断案心理摸索等方面都独具一格,有时候国家级断不了的A级案子,都还要向他请教一二。

    按理来说这么有经验的专家,怎么着也得有些岁数了吧,我眼前晃过学校里老教授头发胡子花白的样子,可是目光定在岁数介绍上时,还是不由得愣住,居然,只有26岁。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打断了思路,抬头时就见一道瘦瘦高高的身影走了进来,清爽的碎发,五官立体好看,眼神深遂带着些以他职业相付的冷静,穿着很考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一身阿玛尼的烟灰色休闲西装。

    而他的作派也和他的名字一样张扬,进来后目光淡淡扫了会议厅里一眼,走上讲台,一句废话不多说,用目光示意了助理一眼,关掉会议室里的灯,一片黑暗中,打开光脉影屏。

    就见他身后的屏幕上出现一张画面,一个穿着病师服,面色憔悴的男人,看上去没什么,除了脸色苍白,两眼无神之外,到是和一般普通病人差不多。

    叶帅的声音淡淡响起:“半年前,

    这个男人因为严重失眠症入院,我们再看看半年后。”

    照片一闪,男人眼窝深陷,整张脸上包裹一层腊黄的皮紧紧地贴在脸颊上,整个身体像枯枝一样的干瘦,说他是具骷髅也不为过,这短短半年的时候,一个人的变化可以如此之大,会议室里大部份的人都不舒服地表现出一些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