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沉沦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4本章字数:2081字

    “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那我真会杀了乔诚,而且将你永远禁固在这里,到时候,不知道你的宽爷能不能拉受白发人送黑发人。”淡淡的冷语。

    那狭长的凤眼里扬起一抹得意,无疑南宫烈是残忍的,他喜欢看着我战战兢兢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样子,他说的话,有力而深痛地剌中了我的心脏。

    这个世界上,我最不能也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宽爷。

    吸了吸鼻子,把眼底泛起的水雾生生给压下去。

    我坐直身子,伸手去拉着南宫烈那长袍衣襟边沿,慢慢地往下褪,过程中不得不凑近他,他鼻息里的凉气轻轻抚在我额头上,慵懒地抬了抬手,让我褪下长袍,如雪白的里衣露出来。

    “继续。”稍一犹豫,头顶上传来冷喝。

    只能伸手继续帮他褪里衣,手指不小心碰到那精壮的胸膛上,我不由得脸发烫,上一次在乔家寨的时候,南宫烈带着我进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世界,可这一次,太清楚了,我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是在梦中。

    除了这诡异的古代门房,和月圆窗外悬浮着的黑云之外……

    南宫烈抬起手来,大拇指在我唇瓣上暧昧摩挲着,弄得我忍不住想扭头躲,却在这时候他原本笔挺坐着的样子,一下子就伸手将我揽进怀里,再重重往床榻里扔去。

    竟摔得我一时缓不过气来,南宫烈已经压了下来。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凉凉薄唇凑上来掠夺着我口中芬芳,大手伸进香云纱的薄裙里轻轻挤压柔软,手一路向下,他像一个拂琴高手一般,指尖掠动过的地方都带出灼热。

    我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这种感觉太可怕了,他轻而易已让我承伏。

    可我在这怪异的感觉下,依然害怕着无力的抵抗着他冰冷的身体:“别……”

    他却不听我半点声音,大手一挥扯掉我身上的薄纱,用双手捧着我的脸,刀峰般的眉眼遂然幽深:“娘子,看着我。”

    那幽深的眼眸如夜魅一般牵引着我,引人如醉,我从他的眼眸里看到自己慌乱的脸,绯红难控的脸,身体突然一痛,他硬生生的将自己挤了进来……

    “娘子,你真好!”

    一声长叹,他冷冰的身体一下下起起伏伏,带着我游离在疯狂颠沛的边源,坠入沉沦!

    不知过了多久,我快要晕厥过去,我承受不住了,哭着求他,他才离开我,将我轻轻紧抱在怀中,用那薄唇吻着我的眼眸,迷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娘子,对不起,我等你太久了,所以才会控制不住……。”

    ……

    隔天早晨。

    我被闹钟叫醒,张开眼睛便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场梦,可真的是梦吗?

    只觉得浑身酸痛到无力,坐起来的时候虚弱到一阵晕眩。

    急忙掀开被子,便看到自己穿着睡裙的双腿有大小不等的几块淤青,顿时心里又怕又恨,我知道这不是梦,虽然那次在乔家寨时有梦的感觉,之后整个过程也如云似雾,可是身体里传来的那种疼痛,我永生难忘。

    更何况昨天晚上,一切那么清晰,而今天早上身体上这最直接的感觉已经说明一切。

    我难受极了……

    南宫烈,他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强我,就因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鬼王吗,所以他撑控我的生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玩弄以我?

    就在这时候院里传来宽爷的咳嗽声,我只能收拾好心绪起来出去洗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像才一夜之间居然清瘦了些,再想想昨天晚上南宫烈的索求无度,真是百般滋味。

    怕宽爷看出端倪来,进屋换好衣服后,跟他说了一声要回学校有点事,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

    红安果杂志社在城北片区,从庙山这边坐公交车过去,大概要四十五分钟的时间。

    我到达楼里的时候还差五分钟。

    而杂志社在八楼,正好电梯门要关上了,我急急忙忙冲过去一把推住门,挤进去:“不好意思。”

    里面一抹欣长的身影,清爽碎发,一身阿玛尼西服,淡淡的眼神定在前方,没看站在侧边的我,只是问:“几楼。”

    声音也有些熟悉,我说:“八楼,谢谢。”

    然后下一秒,就想起了这个一脸冷漠禁欲表情的男人是谁。

    叶帅,那个侦探界,心理学界的怪才。

    只是奇怪,他怎么也会在这里出现?

    电梯基本上每一层楼都有人出去,害我急得要死,这样再拖下去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

    最终电梯里,只剩下我和叶帅的时候,我只顾着看时间,没料站在前面的高大身影突兀地冷冷说了一句:“第一天上班,你就迟到了。”

    我一愣,首先他怎么知道我是第一天上班的,再者他为什么跟我讲话,暗讨着那天在警局里听演讲的时候,那么多人,他应该也不会注意到我吧?

    我不言语。

    叶帅却又淡淡地飘来一句:“别问我为什么,我是红安果工作室的老板,岂会不知道昨天新招了个员工。”

    叮,电梯到了。

    那道欣长的身影迈开大步走了出去,而我却一脑子发懵地跟在他身后,你说这叫怎么回事,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而且还被老板抓个正着。

    更懵的是,他不是什么天材怪材专家吗,怎么来办杂志社了。

    人是跟着他出去了,并且走向了办公室,但我也做好了被刷的准备,谁叫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呢?

    还好那个人事部的经理到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快开始工作吧!”

    “好。”我急忙找事做,那边叶帅一直没有回头,往前走,走到当头最里的那间是他的办公室。

    因为工作不怎么烦锁,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打印文件,排版之类的,所以一天下来,除了累之外,到也很快就熟悉了工作过程。

    杂专社里多数是女生,大家工作起来都很认真,午休的时候,也不防在茶水间里小小八卦一下。

    A说:“今天老板看起来心情不错。”

    B:“那当然,上一期杂志卖得多火,他还不高兴?”

    C:“切,你以为我们老板这么帅的人,会那么俗气吗?其实是听说他找了一个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