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玉蝉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4本章字数:2023字

    回到小院大概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宽爷已经睡下了,给我留了张条,说豆豆起床后就离开了,精神恢复得不错。

    我洗漱好后倒在床上,满脑子想着那个男人,想着他的所做所为和他说的话,人生不过是一个圆点,从始至终,如此而已。

    “娘子,你在想什么呢?”耳边突然响起一句问话声。

    这一声把我的思绪打断,下意识里我翻身想逃,哪知腰却被一只劲臂牢牢一环,南宫烈的声音也变得阴冷:“是不是在想乔诚?”

    “没有。”我噎住,为什么要向他解释,想就想了,你能怎地?

    但也只是心里想想,哪敢说出来。

    南宫烈冷冰的视线这才流出些温柔来,那苍白如纸的脸颊上,五官像雕刻出来一般精致,温柔像是一道春风抚面,他连微微蹙起的眉头也散开了。

    “如此便好,你一定要知道,你永远,也只可以是我南宫烈的娘子。”话完就想要将朱砂艳似的薄唇往前凑,我急忙抬手推在他胸膛上,在他一缩的目光里,大着胆子问。

    “我想问你些问题。”

    “好,你说。”

    “那天我们在乔寨的时候参加了一个祭拜月神仪式,当时他们把我装在一个薄箱里抬到树林里,就是在那里你发现了我,你就是……就是他们拜的月神吗?”

    “当然不是。”南宫烈用手支起上半身,侧脸看着我:“什么月神,根本就没有这种神位,再说了,我的身份不是很明显了吗,我是冥界鬼王,而你,是我的王妃娘子。”

    我被他那双夜魅般凤眼看得心神一荡,急忙稳了稳神不看他:“这就奇怪了,那乔家寨的人那晚究竟在祭拜什么?你就生活在那一带,知道些乔家寨的秘密吗?”

    “你想错了,我并非在乔家寨才发现你,而是因为你,才到的乔家寨。”

    “因为我?”

    “没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所以我才会去那里找到你。”指关节分明的手轻轻顺着我鬓角边的头发,幽深的眼里掠过一抹沉醉:“娘子,一夜春宵值千金,你的问题问完了吗?”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又想要了。

    我不知道一个正常男人是怎样的,但以我看来,南宫烈不管是人是鬼,他必定是不正常的那一类,他精力好到让我一想起就害怕。

    说话间他白凌的指尖已经落到我领子处的纽扣上。

    “不要。”我吓得一把推开他的手,而就在这一瞬间,我很明显地看到他的脸色一沉。

    这让我更害怕了,想起上一次他是怎么折磨我一夜的,我又惧又怕地看着他:“想必你也知道我的好姐妹在乔家寨去世了,我很伤心,可是你还天天晚上来折磨我,说我是你的娘子,你虽然高高在上,可也不能这么不通人情不是?”

    看到我眼睛变红,南宫烈的指尖停住。

    眉头岂微蹙了一下,好像我的倔强和防备有些扫了他的兴,南宫烈坐起身子来,冷声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话完还没给我反应的时间,他就宽袖一甩,转身将我整个抱了起来。

    大概是怕伤到我,竟然大拉拉开了正门走到院子里才蓦地一下了往月空中飞去。

    我不知道他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不敢反抗,怕他再粗鲁地对待我,也暗讨着,说到乔家寨的时候他说带我去个地方,难道是关于乔家寨的什么消息。

    突然就飞到空中的失重感让我很没有出息地紧紧攥着他的长袍。

    南宫烈便看着我,唇角上勾勒出一抹淡笑:“你看,你还是很舍不得我的,对吗?”

    自我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就算这样我也不敢放开他的袍子,甚至在他往下坠的时候,还忍不住抬起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此时此景,就算终级过山车也不能相比。

    南宫烈幽黑的长发随着夜风飞扬,身后皎洁的圆月悬成绝妙的背景,从我这个角度扬看上去,南宫烈真是美得妖魅,又冷凌而不失帝王之威。

    “看够了没?”一声轻啐,我脸一红,急忙别过头去。

    他落地了,再把我放下。

    收起了眉宇间的温情,神色一冷:“玉蝉。”

    他在叫谁,我一惊环顾着四周黑压压的森林,这里好像是哪座山山顶。

    “大人。”一声温柔得能令天下所有男人都酥了骨头的答应声自黑暗中传来,之后我便看到远处森林里像是有一团烈烈艳火向我们飘过来。

    不对,是女人的红色香云纱裙,在月光下随着她鬼魅般的步伐飘浮飞舞,很快就近到了眼前,微微屈膝行礼:“大人,玉蝉到。”

    那媚眼如丝,美若天仙,我看呆了,要不是亲眼看到她由南宫烈给招唤出来,一定以为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了。

    南宫烈看她的目光却像看着任何一样平凡的东西那样平板而没有感情:“让你查的事情如何?”

    奇怪了,他是怎么想的,相比之下,他费尽心思来缠我这个并不出众的人类,这跟玉蝉双宿双飞多好,他们又是同类。

    只听玉蝉说了一句:“就目前情况来看,查到有三名乔家寨人流落到S市,其他人暂时没有下落。”

    “什么,你说乔家寨怎么了?”我插了一句嘴。

    玉蝉便扬起那双媚眼看了我一眼后,却不说话。

    她和电视剧里的古装女子一样,主了不说话,她不敢擅自开口。

    “娘子别急,其实这件事情我一直帮你留意,就在你们回到城里的第三天,乔家寨的人莫名失踪了。”南宫烈扶正我,看着我缓缓道。

    “怎么会这样?南宫烈……。”

    “大胆。”温柔似水的玉蝉蓦地打断我的话:“你怎么可以直称大人的名讳?”

    我跟他们又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哪会懂得那么多规矩,而很显然南宫烈并不再意我这么叫他,他冷着脸朝玉蝉冷睨:“下去。”

    “大人。”玉蝉想做最后辩解。

    南宫烈却不想再说话的样子,绣着金丝纹绣的长袍一挥,玉蝉化做一股红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