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他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4本章字数:2042字

    “乔诚。”我顿了一下,觉得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再隐瞒他:“你这几天有跟你妈妈联系吗?他们都好吗?”

    “哦,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家人了?”并排走着的乔诚缓着语气开玩笑。

    “没什么,她是长辈嘛,再说这次去乔家寨还给我送了手链,而我却什么礼物也没给她带去。”

    说也奇怪,手链上的黑色一直没有褪去过。

    乔诚笑着道:“既然这样,那不如你再跟我回一趟乔家寨?”

    “可以啊,你先跟你妈妈联系一下,看她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

    把我送到公交车站,乔诚得去和孙明汇合,说不让我去,这种事情男人解决最妥当。

    等我上了公交车后,转头看着站台上朝我微笑着挥手的乔诚。

    不知为什么,他那浅浅的笑容下,突然像是有些我看不太懂的东西,也许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他很在意,只是自己选择隐下而已,而且换个角度,如果是我的话,也会心里不舒服。

    正当我靠在窗子上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是陈秋打的,到是有些意外:“小念,你看到豆豆了吗?”

    “昨天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她还没醒,后来宽爷说她离开的时候精神头恢复得很好,发生什么了吗?”

    “也到没什么,不过她给我发了张照片,我很担心她,现在发给你看看。”

    不一会就收到了照片,照片上的豆豆直勾勾地看着镜头笑得很诡异,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像一个漩涡似的将人往里吸,而她的牙齿缝上居然沾着些粉红色的,类似于小肉条的东西。

    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眼,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还是平时那个可爱乖巧的豆豆吗,从眼神里迸出来的阴冷把她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急忙给叶帅打电话请假,大约三十分钟后来到了豆豆租住的小屋门口。

    哪知敲了半天的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打电话也不接,伏在门上听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难道出门去了?

    正转身想要去她上班处问问情况,哪知才走了两步,身后便响起一声亢长的‘吱’开门声。

    这种声音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头皮一麻。

    豆豆为了省钱,她租住的地方是一幢老而沉旧的楼,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教学楼那一类,中间有条光线昏暗的走道,住户都是门对门。

    此时这一声门响拉住了我的脚步,后背一凉,我扭过头侧着脸看过去,看到豆豆的门开了大约四十公分宽的一条缝。

    想起前几天晚上在女生宿舍楼里时,那道门也是像现在一样打开了一小缝,之后看到门里的那只女鬼时,吓得我一想起来还是忍不住一阵恶寒。

    所以我没急着走过去,而是试着叫了一声:“豆豆,你在吗?”

    “在。”等待了一会儿,我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冷不丁却又冷冷地一声答应从门里传出来。

    是豆豆的声音没错,只不过和平时比起来有些平板没有感情,往常的豆豆,她知道我来找她的话,一定会拉开门跳出来抱着我的脖子:“小念,你来找我玩了?有没有带好吃的啊?”

    可今天……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走到门口:“豆豆,我怕你不舒服所以来看看,我能进去吗?”

    里面答应:“能。”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我很害怕,豆豆好像拉了窗帘子,所以从我这个角度看进去,只看得到光线低暗的小屋里,门背后露出半拉身子,蓝色有些脏的睡裙,和那双穿着拖鞋的脚。

    却看不到豆豆的脸,她像是故意藏在门背后似的。

    可我又不能不进去,豆豆的老家离S市很远,熟悉的也就只是我们几个小姐妹而已,她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豆豆,那我进来了。”所以我选择长吁一口气,进去。

    站在门背后的豆豆往后退了退,把门开到更大些。

    我进去之后她便急急忙忙嘭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紧接着我回头,便看到了一张苍白憔悴却又木然无神的脸。

    豆豆的长头凌乱地披散在肩上,眼睛有些深陷下去的感觉,唇色发白,两只原本就消瘦的手臂此时更像毫无生命的枯枝似的,在身体两侧懒洋洋地晃着。

    感觉,她好像一眨眼之间就要晕倒下去了。

    “豆豆。”看到她这样子把我吓了一大跳,上前扶着她的双肩仔仔细细地瞧:“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走,我带你去医院。”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无法睡觉而已。”豆豆推开我的手,转身走到那组她自己买的二少沙发前,无力的倒坐回去。

    “无法睡觉,是失眠吗?那我出去给你买安神药。”

    “不必,不管用的。”豆豆呵呵一笑,咧开苍白的嘴时,这笑容在光线低暗的屋子里看着让人瘆得慌:“药不管用。”

    我正想说有些安神药也是管用的时候,只听她又接着说了一句:“是他不让我睡的,吃了药也没办法。”

    “谁,谁不让你睡?”我压低声音警惕的看了眼屋内,暗讨着她是不是让什么人给控制了。

    哪知豆豆却抬起手来指着我们前面空荡荡的地方说了一句:“他啊,他不让我睡。”

    我心里一悚。

    豆豆的屋子不大,加卫生间也就三十坪的样子,而且我看得清清楚楚,她说他的时候,指的就是我们前面空荡荡的地方,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起身到卫生间里看了一眼,空的,没有人。

    那豆豆指的‘他’是谁?

    以我阴阳眼都看不到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摆在小桌子上的瓶子突然啪的一下,像是有人发火故意摔到地上似的,一声脆响后四分五裂了。

    把我吓得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紧紧抱住豆豆:“那是什么?”

    明明什么也没有,就算有风也不可能将一个放在桌子中央的瓶子给吹倒。

    我吓得半死,却听到豆豆说:“你快走吧,他发火了,他不喜欢有人来看我。”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