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陈秋之死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82字

    “哇,爷,你这是要去相亲呀?”苏妙看到这一幕,立刻口无遮拦的开起了玩笑。

    引来宽爷一声喝:“死丫头,说什么呢?”抬起手来顺了顺头发,一本正经地问我:“小念,早餐准备好没?”

    “准备好了,爷,你请进屋用膳。”

    看着宽爷进了屋后,我和苏妙忍不住一阵闷笑,苏妙问我:“今儿是什么节,爷怎么这副打扮。”

    “什么节都不是,他只是心情好而已。”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宽爷的这身装扮对他来说完全是最高级别的礼仪,因为昨天晚上城隍爷现身了,所以他今儿要好好去祭拜,仅此而已。

    苏妙说:“天,没想到咱爷还真会玩,心情一好就穿越,比我们可时尚多了。”

    之后起来的豆豆虽然精神不济,但眼睛灵动了,还吃下了整整一碗豆浆加油条。

    我出门之前,连唬带骗的告诉苏妙不能让豆豆下山,难说是因为离城隍庙近,所以才得到蔽护,所以才会清醒些,那心理治疗课就暂时不要去上了。

    苏妙答应下来,我放心下山做公交车去了杂志社上班。

    为了遮挡脖子上的淤青,我穿了一件立领衫衣,还好今天工作量大,同事们没空闲八卦,到也放过了我这么热的天气还穿成这样的话题。

    其间我进叶帅的办公室里送文件,他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蓦地往上一扬:“脖子怎么了?”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我和他好像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拉近了关系,像很熟悉的朋友似的,在我心里,这老板威严分已经减了大半。

    我把文件放到他桌子上,平静的:“被鬼给捏的。”

    “哧。”一下子就把叶帅给逗笑了。

    “等孙明这事儿过去之后,能不能跟你请几天假啊老板?”

    “先说你要去哪里?”

    “乔家寨。”

    叶帅这一次是认真的看着我:“胆子不小啊,还敢再去一次?”

    “同学死得不明不白,再加之豆豆又中蛊了,我觉得有必要去查清楚。”

    “行,就冲你这份不怕死的勇气,我给你假,几天都行。”

    这算不算是夸奖,简直哭笑不得。

    这时候叶帅才又说道:“对了,你男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孙明这几天老是去S市学校门口转悠,估计他已经蠢蠢欲动,想要做新的案子了。”

    听得我一肚子火:“这次一定不能让他得逞,不能再让一个孩子受伤害了。”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给局里的领导打过电话,他们已经派了人手跟踪孙明,相信不久就能让他现形,至于你和乔诚,你们解脱了,唯一的遗憾可能你们给孙明的五万块钱会有损失,因为现在也不好冻结他的帐户,否则这样一来会打草惊蛇。”

    “这么说我可以请假去乔寨了。”我问。

    叶帅耸耸肩,轻轻转动着坐椅:“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走之前打个电话来知会一声就行。”

    下班后,闷热了几天的天空突然飘下瓢泼大雨,我正打算去公交车站,已经走了一半路,突然就下起雨来,只好将包顶在头顶上往回跑。

    哪知大雨中迎面走过一个人拉住我的手,同时头顶上的雨点被挡去。

    “乔诚?”我吃惊道:“你怎么会来?”还有,明明是突然而至的大雨,他手里怎么有伞。

    “我留意了今天本市的天气预报,估摸着这个时间段会有雨,没想到下班去买了把伞,还是没赶上让你给淋到了。”话完一只手撑伞,一只手揽着我的肩朝公司楼内的大厅里进去躲避。

    乔诚一惯的细心让我心里一暖,两人手拉手跑到大厅里,为了给我挡伞,他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

    我急忙拿出包里的纸巾帮他擦。

    “不用了,没事,我一个男人家淋点雨怕什么。”说话的时候乔诚额头上挂着几粒晶莹剔透的水珠正往下滑,到显得他多了几分可爱感。

    话完,乔诚温情脉脉地拉起我的手:“小念,你有做好准备吗,什么时候再跟我回乔寨,我妈妈她……确实是很喜欢你,也不对,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喜欢你。”

    他看得我有些不自在,是因为自己心里无法坦承面对他吧。

    而且我心里知道,他说的跟他回乔寨,大体上是想要带我回去看他妈妈,可我的目的是帮蔡蓉查到真正的凶手。

    事到如今我不想再把这些隐瞒着他,毕竟去到乔寨之后,如果真要调查的话还得他帮我一把,我想把去乔寨的真相告诉他。

    哪知正要开口时,电话响了!

    “请问你是曲念小姐吗?”对方传来陌生的声音。

    “你是?”我困惑问。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是这样的,你的一个朋友出事了,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和你的姓名,现在我们需要你的配合,请来案发现场一趟……”

    接下来我只觉得大脑里一片嗡嗡作响,听到陈秋两个字后,后面对方公式化的又说了什么,我已经基本上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乔诚眼明手快的一把扶住我:“小念,怎么了?”

    “快,出去打车,我要去陈秋住处。”

    “现在正在下雨啊!”

    “管他下什么雨,快……”我觉得自己就要疯了,朝着乔诚嘶吼了一声之后,扭头便冲出大厅跑进了雨幕中。

    ……

    我们到达陈秋住处的时候,门口拉着一张松松挎挎的警界线,里面时不时的有警员进进出出,好像是在取证,拍照,虽然只是站在门口,但却已经闻到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儿。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想要进去,却被一名警员拦住:“这里是案发现场,你不可以进去。”

    “里面的人……怎么样了?”虽然看到这样一幕,可我还是心存侥幸,希望他能说点什么好消息,因为先前通知我的那位警员只说你的朋友出事了,并没有说……

    “你是死者什么人?”警员却这样问我。

    于是所有的希望和心里那点小小的期盼都一下子熄灭了,我两脚一软,不敢相信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太难受失控吼出来,怎么会,温柔大方,懂事体贴的陈秋,她究竟怎么了,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