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自作主张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30字

    大概是太阳快要落山了的原因,路上行人很少,从乔诚家出来就只遇到一两个务农回家的夫妻,之后一直走到那个当天用来祭拜的大场子时,也是空无一人。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蔡蓉死时悬吊着的那棵树,就在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仔细一听,声音来自于场子一角的那块巨石后。

    此时最后一抹夕阳已经消失在天际,周围有大山东的原故,没有太阳的乔寨短短时间内变成一片灰暗,很快,就要天黑了。

    我朝着那块巨石的方向走去,越来越近的时候,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打死你,打死你。”

    “嘻嘻,你越顽强越痛苦,知道吗?打死你。”

    像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走近后看到一个乌黑的头顶从巨石一侧露出来,再往前一点,只见一个小男孩的背影,好像正在拿自己的鞋子朝地上拍打着什么。

    我正想要开口跟他说话,哪知眼线里触及到他正在拍打的东西后,顿时有种恶心感。

    两只老鼠,一只已经被他拍得唏叭烂了,另一只正被大力拍打着,老鼠的尾巴还在弯曲蠕动着……

    这样的情景真是看一眼就够了,我连忙退后。

    就在这时候小男孩扭过头来,居然是一张成年人的脸庞,看样子应该是个侏儒,因为先前只看到背影,所以才会误以为是小孩。

    我并没有要歧视他的意思,但是因为和自己先前想的不一样,视觉上冲突太大,而且这个侏儒有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脸,所以我才会吓得惊了一下。

    “呃,不好意思打扰到你。”看他眉目间露出敌意的看着我,手里拿着的那只鞋子底上,可以看到一些粉红色的肉屑,我急忙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你好像不是乔寨的人。”走了几步,身后传来他尖尖的,和长相一点也不相附的声音。

    本不想和他有太多纠缠,但出于礼貌,我只好停下脚步转身:“是啊,我不是本地人,我是乔诚的女朋友。”话说回来,我也好像没有见过他,上一次祭拜月神的时候乔诚说寨子里的人都到齐了,如果他在场的话,我一定不会忘记。

    不也也有可能正因为身材太矮小了,大概只有八十公分那高,所以我才会没有看到。

    “哦,是吗?那恭喜你们了,说起来我还是乔诚的长辈,有空到家里来坐坐。”侏儒人宽宽的嘴角拉开一抹笑。

    “好,好啊,谢谢!”

    我扭头继续走,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手里一直提着那只鞋子,让人看着心里很不舒服,走出几步后,又听到身后传来声音:“打死你,打死你!”

    天黑了。

    乔诚和乔爸出去挖笋回来,乔妈妈要做新鲜的辣泡笋,这是他们本地的一种美食,而她怎么着也不用我帮忙,我只好回到屋里去休息。

    我的卧室依然安排在一楼,还是原来住的那间,正是在这间屋子里,南宫烈第一次出现并要了我……

    回到卧室后,闲来无聊正想把宽爷给的《斋异录》拿出来研究一下,乔诚却在这时候敲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盘水果,他这一整天都有种神采飞扬的感觉:“小念,吃水果。”

    坐下后疼爱地拿牙签给我戳了一块苹果,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先前发生过的事,不由问他:“你那位长得……呃就是个子很小的长辈,我们得叫他什么?”

    “个子很小的长辈?”乔诚不解看着我。

    “是啊,应该是侏儒症吧。”

    他顿了一下:“乔寨没有这样的人啊!”

    我一悚,乔诚没发现,继续说:“小念,我妈说了,明天叫乡里乡亲们来家里吃顿饭,把我们的婚事给定下来,你觉得怎样?”

    话完他自行先笑了笑。

    “这么快?”我却一下了无所适从起来:“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了解还差那么一点点。”

    “不会啊,我觉得咱们挺好的,而且只是先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

    “可是这么大的事,我总得跟宽爷商量一下吧?”

    “那到也是,放心,现在你人已经在这里了,等明儿把婚给订了,我们回S市后,我一定登门向他老人家道歉。”

    乔诚的话听着总有那么几分不对劲,也许是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居然没有发现他有这么大男子主义的一面,当下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哪知他却又开口:“再来之前你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不是吗?好了小念,我们也不是小孩了,这都是迟早的事,再说了,请你理解一下我的心情,我只是太害怕了……。”

    “怕什么?”

    “怕你被别人抢走,所以我们得先把婚给订了,至于结婚,等你毕业后再结也不迟。”他侧身扶着我的双肩,绽出好看干净的笑容:“是不是觉得我太武断,所以不高兴了?”

    “乔诚,订婚的事……。”

    他一脸认真听我说的样子,可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乔妈妈的声音,好像叫他出去帮忙拿坛子之类,所以打断了我想要说的话,乔诚答应一声,起身朝我眨眨眼睛出去了。

    我却大脑一片空白,听着他们母子两在院子里说话,说是要请谁谁谁,还说明天把他们家的大年猪给宰了。

    而这一切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原以为来到乔寨后,乔诚一定会帮着我查案了,谁想他却自做主张,一门心思想着订婚的事,可我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真想冲出去打断他们母子的话,告诉他们我此次来乔寨的真正目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冷气突然渐渐地靠近我,这种感觉比任何一次见到阴灵都还要强烈,我急忙回头,就看到南宫烈苍白如玉的脸,视线碎成冰的表情:“告诉我你没有跟他结婚的打算。”

    他一定是刚才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此时现出身来,戾气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重,整个小屋里瞬间有种快要被冻结的感觉,他那黑如星辰的眼眸里闪过一点金色光茫,像是摁捺不住要发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