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骗局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33字

    乔诚的脸色也由先前的笑逐颜开变得多了一层忧色,他没有先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站在窗子前沉默了一下,这才张口:“小念,其实是我骗我妈说你同意跟我订婚,所以我们才回来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我们还不怎么了解对方。”一听他撒的谎,火气更不打一处来。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撒这个谎吗?”

    “为什么?”

    “因为我爸病了,是重病,晚期,可他老人家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我将来成家的事,所以我才骗了他们,我知道我这么做没有顾及你的感受,都是我的错,但也请你能理解我,我这一辈子,可就这么一个爸。”

    说到最后,乔诚的声音变得哽咽,他扭头回视着我的眼神是那样伤感:“其实在上一次回家之前我就已经知道爸爸病了,但一切已经回力无天,后来医生说,他这个病一定得心情好,只有这样生命才会更长一些。小念,我知道你很不喜欢这么大的事情由我来做决定,但你放心,明天只是做做戏而已,我们心里都清楚那不是真的就行了。我会等到你真正的愿意跟我在一起的那天,好吗?”

    我心里很乱,他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不答应跟他做戏,那岂不是自己很没有人情味,再加之乔爸爸确实是脸色不太对,像是有些黑灰沉闷的感觉。

    再加之现在看着乔诚这副突然就萎靡下去的样子,我的心瞬间软了一半:“既然这样,不必说那么多了,我们先出去迎客人。”

    ……

    只是万没想到,最先来的客人居然是那个祭司。

    乔诚恭敬的叫他先生,我学着他的样子叫了一声,只见老头子深陷精锐的目光在我脸上定了定,这才迈步进门,叫了他一声,却连个笑脸没给。

    他进去后,乔诚对我说:“他就这样的性格,寨子里的人都知道,别计较,听说是小的时候得了一场怪病,从此就不会笑了。”

    “是吗,什么怪病?”这我到是赶兴趣了,因为我们几个把豆豆中蛊的事情怀疑到这老头儿身上,所以多得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是好事。

    “是……。”乔诚正要说话,又来了一拨客人。

    之后客人越来越多,院子里也坐了不少,乔爸爸拉了个灯到院子里,说是客人,其实也就是寨子里的乡邻而已,大家磕瓜子闲聊天,还窃窃私语的八卦着,有部份女人时不时的对我指指点点。

    奇怪,我们不是几天前才见过面的吗,怎么这会儿到像很陌生的样子。

    “哎哟,总算是到了。”一道声音突然从大门外黑暗中传来,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连进来三个人,苏妙,张小萌和豆豆。

    我懵了。

    “你们怎么会来?”

    “还说呢。”走在最前头的张小萌压根就没力气跟我多说,摆了摆手,自行进了大门放行李,而苏妙却站在我面前一脸吹胡子瞪眼睛的:“还有没有把我们当成姐妹,订婚也不通知一声。”

    我怔。

    订什么婚,我自己也是被骗的,只是院子里有那么多的人,为了乔爸爸我也不好把话给说透了,只能不满地瞪了乔诚一眼,一定是他背着我告诉了她们三个。

    容不得多想,我扶着有些虚弱的豆豆,责怪苏妙一句:“开什么玩笑,豆豆身体这样了,你们怎么能让她一起来。”

    “我们也怕她以后说有遗憾嘛,而且是豆豆自己说要来的。”

    豆豆朝着我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她自己想来的。

    虽然走了那么多的路,可是和昨天前天相比起来,精神头好像更加好多了。

    乔诚说客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而院里又乱糟糟的,所以我把她们带到了楼上房间里。

    ……

    我们心有灵犀,除了豆豆还有点不正常之外,进屋放下行李后,我们三个都站到窗子口处,从窗缝里看着院子里的祭司。

    “在你们来之前,乔诚说这老头子小时候得过一场怪病,后来就不会笑了。”我说。

    “如果他真是给豆豆下蛊的人,那我们一定得小心防着,听老一辈的人说,施蛊高手施蛊时往往不着痕迹,就算给施了也不知道。”

    ‘咔嚓’张小萌那边突然响起一下清脆的声音,我们回头看过去,吓一跳,她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小手枪,面露寒光的说:“要是他敢再对我们下手,老娘一定毙了他。”

    哦哟,吓死我们了,知道张小萌家有钱,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能搞到把枪。

    ‘叩叩’突然有人敲门。

    我故意问一声:‘谁呀?”

    “小念,是我。”乔诚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张小萌着急忙慌的把枪给藏了起来,尔后我才打开门:“什么事?”

    “开饭了。”乔诚一进屋就笑呵呵的说。

    “这个点开饭?”

    “对啊,今天晚上大家都得吃宵夜。”

    “那行,你先下去,苏妙说她要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再下去。”

    把乔诚忽悠走后,我拿出带来的符咒分别给她们发了一个,这时候突然才想起来:“对了,这大晚上的,你们三个女孩子是怎么到的?”

    “是乔诚让村民去山外接我们的,说是要给你惊喜。”

    话说到这里,豆豆突然插了一句:“院子里有个小矮人。”

    这话让我头发皮麻,虽然我不知道南宫烈口里所说的嗔魔门究竟是什么,但以他对那个侏儒的态度,对方必定好不到哪里去,可是却又暗中被人给杀了灭口,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很心惊。

    我急忙跑到窗子口往下看:“在哪儿?”

    “不见了,很矮,人那么多,一下就跑没影了。”

    苏妙和张小萌问我怎么回事,可这件事情关系到南宫烈,所以我只好说那东西好像是阴灵,我白天在太阳落山的时候还见到过。

    听我这么说,她们三个人的脸色全变了,但相比起以前,因为又经历了陈秋的事情后,大家都要镇定得多,最后我们约定好尽量不吃东西,以勉被下蛊,这才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