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质变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25字

    这话问得我真想捧人,我点点头:“是,你咬了我,还吸我的血。”

    叶帅神色一滞,大概用了整整五秒钟才从愣怔中缓过来,说了一句:“这就是……。”

    他的喃喃声音低得我听不清楚,随即又把视线投向我:“小念,对不起,你不必害怕,我只是昨天晚上一时大意,中了那祭司的蛊了。”

    我不言语,警惕的看着他,自从乔诚在我面前露出真面目后,我发现自己对人性更加失望了。

    “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要不然南宫烈会放心留下你而走?”

    “你认识南宫烈?”

    叶帅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这件事情一时不好说,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真的只是中了蛊,所以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才会控制不住自己咬了你,但是请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那既然你中了蛊,结果会怎样,那个祭司还活着吗?”

    “让他跑了,幸好我这种蛊不会那么快死人,不过还是得迟早抓住他。”“好了,不要那样看着我,我可是威方八面的叶帅,现在被你看得我都觉得自己是怪兽了。

    可他咬我的时候,不就像怪兽吗?

    叶帅道:“你如果还是怕我,就把我的双手给绑起来,但是现在小念,我们得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他说这话到是事实,这里已经变成了极阴之地,而且那个祭司又没有死,以叶帅现在的情况,祭司如果再回来的话,我们恐怕就死定了。

    只是绑他这事还真做不出来,我只能硬着头皮:“算了,这一次我相信你,我们走。”

    ……

    乔家寨的人都因为乔诚的痴心妄想而失去了生命,我自己的小姐妹们也把命给搭了进去,叶帅说,这件事情的影响面很大,大到可以上国际新闻。

    而且只要事情败露,都不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有关部门就会查到我和他们的交汇点。

    之后我一辈子都别想再安生了,人家都死了,为什么我活得好端端的?

    真他妈的憋屈。

    我和叶帅把有用的东西都背上了,大部份是吃的,两个人带着一身的疲惫穿山越林,正路不能再走了,只盼着从山里出去,之后再找个地方躲起来。

    “把我们几个推下去炼过后,真的能炼成丹吗?”走了一个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问叶帅。

    “哧,以我看来,乔诚是打小在乔家寨就被那个祭司给洗脑了,炼什么丹,只是利用他而已,至于要用你们五个人去做什么,是什么人要你们的命,这个不得而知,不过现在你没有去,他们的事情八成完不了。”

    “也就是说,我随时都有可能被嗔门魔的人来取命。”

    叶帅笑了笑:“看来南宫烈还真是告诉了你不少东西。”

    我也笑笑:“看来你也知道很多东西。”

    “那当然,我可是妖魔界闻风丧胆的术士。”

    相处得多了,我发现叶帅其实表面冷漠,但却是一个极其好相处的人,他喜欢张扬自己,但却又实实在在拿捏得当,想起第一次看到他开跑车的骚包样,都不敢相信和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碎发凌乱的男人居然是同一个。

    也是因为逃命,再者我自小就喜欢运动的原因,活活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才在一个小村落不远处停下脚步。

    于村落的通讯程度,总比在城里要安全一些。

    叶帅带着我从山头上绕下去,找到村路最尾处的一家落脚。

    这家人很朴实的样子,在我们说爬山迷路之类的谎言后,屋主不好意思地接过我硬是塞过去的几十块钱,让我们住了下来。

    院子里恰好有两间小平房,我和叶帅就安排在左右两间。

    只到关上门,放下行李,我转身倒在床之后,泪水就那样随着所有的心绪一下子从眼眶里冲了出来。

    我恨乔诚,恨他毁了我的一切。

    我更为姐妹们感到心痛,南宫烈说,要见面,下一世,可我却内心深处默默地埋下一粒种子,可就算是鬼也得有她们的去处吧,我一定要找到她们,给她们,给自己一个交待。

    从早晨醒来的那一刻,我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决定,所以离开乔寨的时候我一直强忍着没有哭,从此后也不会再哭,那怕历尽千辛万苦也不会后退半步。

    ……

    屋人妻子给我们做了简单的饭菜,并给了一些药水,说是他家孩子跌倒时候去医院买的。

    我们谢过,吃完饭后,我去叶帅屋里帮他上药。

    冷不丁他就问出一句:“怎么,哭了?”

    我没言语。

    “小念,其实你别想那么多,当你明白质变的过程后,其实一切都不会那么难受了。”

    “哦,什么意思?”

    “就是人死,只不过是从一种量子转化成另一种量子而已,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是存在的,只是存在于和我们不同的空间而已。”

    “那照你这么说,人人都这么想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人岂不是形同行尸走肉?”我看着他的不解:“因为人一旦那么想就不会在再乎生死,而连生死都不再乎的人还有什么感情,没有感情的人,不就是行尸走肉?”

    “这么说也对。”叶帅勾了勾薄,开玩笑说:“那以后大家见面不问吃了没,而是问,哎,你什么时候去哪边啊?”

    他这笑话实在是冷,我强绽了下唇角:“行,包好了。”

    ……

    天黑了,一场小雨意降临,让闷热的山村凉爽了不少。

    主人家从外面务农回来,从窗子里看到他们一家子用手挡着头上的雨跑进正屋里去了,两个大人,两个小孩,一个阿婆,大家都急急进了屋内,只有阿婆想要进去的时候,男主人反手呯的一声将门关上。

    厚重的木门并没有撞到阿婆,而是有一半穿过了她的身体。

    我一悚,原来阿婆是鬼。

    有雨的夜色,阴沉沉地像要压得人喘不过气儿来,那阿婆站在门口许久,转过身来时一脸的哀伤,因为主门有门神,如果主家没有开门的话,灵力弱一些的阴灵都无法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