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捻骨二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63字

    “就是捻骨的时候会很疼,据我所知,好像还没有一个人有真正的勇气做过。”叶帅道。

    尖尖这时候插了句嘴:“小念姐,捻骨说白了就是把你脸上的骨头重新再组合一遍,而且是在没有任何科技麻醉的情况之下进行,你可得想清楚了哦!”

    这话听得我手心里立刻被冷汗给溢湿了,可是,还有什么办法比这个更好的呢?

    “我不怕痛,帮我,只要能快点见到宽爷,再痛我也不怕。”

    “你确定,我们也可以不用这样做,只是得多躲些日子而已。”

    “不想再躲下去,你放心,我的忍耐力不会让你失望。”

    ……

    做捻骨必须在深夜十二点进行,对被捻者也有着极高的要求,比如得洗过澡,穿上那身尖尖为我准备的白色宽棉袍。

    别墅楼下有一个地下室,我从来没有下去过,一切准备妥当后,尖尖把我带到门口,推开门后他就不下去了。

    只见一条亢长的台阶一直延伸下去,底部的密室里有桔黄灯光映出一片来。

    身后,响起尖尖关门的声音。

    因为知道密室里的人是叶帅,所以在心理到也并没有那么害怕。

    可当我下到密室后,看到叶帅坐在一块黑色的毡毯上,周围点满了油灯时,心里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他张开眼睛:“小念,到这里来。”伸出白暂的手臂迎接,我把手递给他,迈过油灯进去,和他一起坐在那块黑毡上。

    “等我一开始之后,就算再疼你也得忍着了,想好了吗?”

    我点点头:“开始吧!”

    叶帅的脸庞在灯光下显闪动着一层蜜汁般的光泽,他的眼睛变得从未有过的冷凌,那瞳孔里有漆黑像一个看不到底的漩涡,他让我闭上眼睛。

    紧接着,他凉凉的手指冰凉一点抚到我脸颊两边的太阳穴上,蓦地皮肤下一疼,疼痛一点点漫延,只到额头上……

    我原以为无论再疼,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而且无论再疼,于我的坚强我一定能挺得过去,可我万万想不到这种疼像脸上有一双手,他正在慢慢地顺理着我脸上每一根血管,摆着我脸上的每一块骨头。

    “啊!”我终于忍耐不住抑头大叫,但无论我怎么叫,怎么抑头,那双手依然在慢条斯理的做着这一切,这些叶帅都提醒过我,会很疼,只是没想到,短短几秒钟的时候,这种疼痛就像把我全身所有细胞都炸开,全身冷汗淋淋,我毫无意识的双手揪住身下的黑色毛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了宽爷,为了能活下去,我一定得挺住。

    等下颌骨开始移动的时候,我已经接近了疼到意识模糊的状态,耳边好像听到叶帅微喘的声音:“小念,再坚持一下。”

    最后一刻,我已经到了极端溃败的边沿,我紧紧地咬住嘴唇,毡子在手里被捏得咯吱咯吱作响,就算死,也绝不能让自己说停手,绝不!

    ……

    “小念姐,小念姐,醒醒。”等耳边响起尖尖的声音时,我蓦地睁开眼睛,怎么晕过去了,成功了吗?

    “尖尖,成功了吗?”

    才发现居然天亮了,那些油灯早已燃尽,地下室的小窗子里透进金色阳光。

    尖尖还来不及回应我,他手里的那碗水便被我给抢了过来,一照,没变,还是跟原来一模一样,顿时有些沮丧之极:“原来没有成功。”

    “哧。”哪成想尖尖却笑了起来:“小念姐,这捻骨只是让那些陌生的人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而你自己和你想要他们认识你的人,还是看到你原本的样子的。”

    “也对,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尖尖的话让我舒展了眉头,昨天晚上脸那么疼,可现在却感觉不到任何了,想要问尖尖我现在长什么样子,但他好像看到的也是我的原貌。

    我这时才发现:“叶帅呢?”

    尖尖脸色微暗:“他原本就受了伤,再帮你做捻骨法,自是修力耗废了不少,现在正在楼上休息呢。”

    “那我得去看看他。”一个才成为朋友几天的人能为我这尽心付出这么多,听说他内力大耗,我自然是得上楼去看看人家。

    哪知尖尖却说:“现在他睡过去了,睡之前告诉我,让快点带你到小镇的照相馆里拍照片,人家美国那边等着给办各种证件。”

    “那好,谢谢你了尖尖。”我把那碗水喝下,在尖尖的陪同下,去照相馆里拍了几张证件照。

    只见照片上的姑娘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一看就是英气逼人的女汉子型。

    “原来这就是别人眼中的我。”说实话,看到我的脸在别人眼里原来这么英姿飒爽,其实还挺好玩的。

    “这算捻得好的了,我以前见过一个,被捻瞎了一只眼睛。”尖尖看我脸色吃惊的样子,又急忙解释道:“当然了,那个人手法不入流,怎么可能是他捻的呢!”

    “那么以前叶帅还帮别人捻过吗?”

    “没有了,就只有你一个。”

    我愣……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其实术士一辈子只能捻一个人,而且还是得有极高修力的术士才能做到,像尖尖说的那些不入流的,如果真的做到了,也只会捻出一个长相丑陋,要么掉鼻子要么掉眼珠子的人。

    想想都后怕,我是得多幸运,才会遇上了叶帅这个怪才。

    ……

    一直到隔天早晨。

    我才得于找到送早餐的借口上楼,帮我捻骨后叶帅就一直没有出现过,尖尖又吱吱唔唔的不敢说实话,索性自己上去看了才踏实。

    哪知推开门,就见屋内一片黑暗,厚重的落地窗帘垂直紧闭,挡住了窗外清晰的阳光。

    这要是曾经的我,第一件事一定会跑过去拉开窗帘子,因为我始终认为,只有清鲜的空气才能让一个人很舒服。

    可现在不同了,我已经完完全全相信叶帅关上窗帘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所以我只好摸索着把早餐放到桌子上后,再去摸墙壁上的灯。

    啪……

    壁灯亮了,可我入眼就看到卧室中间那张宽大的地毯躺着一个欣长高瘦的身影,他是于伏状倒在地上的,应该是在走路的过程中突然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