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藏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43字

    我怔了一下,这是二十一世纪靠近大都市应该出现的情景吗?

    村长站在一边讨好地笑着说:“就两老口,一个儿子还是智障,日子过得挺可怜的。”

    叶帅目光沉沉看向他:“这个家庭应该有低保待遇吧?有吗?”

    “有是有,但也不高,你也知道现在的政策……。”

    “行了,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叶帅的话让村长的脸颊肌跳了两下,他心虚了,讪讪的笑了笑,跟着我们朝小屋走去。

    走近后村长先去敲了敲门:“他余大爷,在家吗?”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门锁有咔嚓的转动声,门拉开一缝,里面伸出一张苍老到皱纹如沟坳一般密布的脸,老余,他尽量张着混浊的眼睛看着我们:“哦,是村长呀,你们有事吗?”

    村长道:“有事,这两位是市里派来的警察,来帮你家小余断案子的。”

    “断案了?”

    老余困惑了一下,太久了,十年的时间,他好像都快要忘记自己的儿子经历过什么了。过了大约三秒钟才哦了一声,把门打开:“快请进。”

    我便直不愣登的想要抬脚进去,却被叶帅一把拉住手肘:“你在外面等一下。”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进去了。

    村长这才呵呵地朝我笑笑:“警察同志,是这样的,他家大儿子有智力问题,家里又穷,平时恐怕连条裤子都不会穿,污了你的眼睛不好。”

    话完,他跟着叶帅进去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叶帅居然还会想到这一层。

    但就算站在小屋门口,似乎也可以闻到里面飘出来的恶臭味,这点我还真是佩服叶帅,他那么懂得享受生活品质的一个人,当他走进案发现场的时候,一切在他眼里都有可能是线索。

    居然还曾亲自动手把受害者的大肠给顺了一遍,就是为了能找出受害者在死前有可能吞进肚子里的一根头发。

    我只好站到一边等待,屋内有人讲话,还传来村长时不时训斥几句的声音,说让快点,别让人家警官同志等。

    这样大约十来分钟后,大家才从小屋里出来。

    老余带着他同样头发花白的余老太婆,他家有智力问题的儿子长得很消瘦,因为长时间不晒太阳的原因,整个人都有种病态的苍白感,大概是怕见生人的原因,到了院子后就一直低着头,把身上的黑色T恤帽子拉起来戴在头上,努力想要把自己的脸部缩到里面的样子。

    村长再从屋里搬出几个小凳子,因为屋内环镜实在太差,光线又不好,所以我们决定在这里给他们做第一次笔录。

    大家都坐定后,叶帅这时朝着站在一边准备看好戏的村长飘出一句:“案子记录是我们内部的事,你可以先下去休息了领导,我有你电话号码,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再联系你,好吗?”

    这句弄得村长有些不好意思了:“呵,警官同志你真会开玩笑,我算哪门子领导啊,多大点官,得了,你们聊着,有事给我打电话。”

    等村长走后,叶帅示意我打开录音笔。

    他做为心理医生,自然知道怎么打开话题和引诱别人说出来。

    起先两位老人都说不太记得了,不想多说,但实际上,他们是逃避去回忆当时的情景,因为回忆,往往会让自己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

    他们有这种反应,首先建立在对我们的不信任上。再回忆一次,再痛苦一次,可是警方还是查不出任何结果了,那么他们又有什么必要再逼自己?

    但两分钟后,叶帅用一种很巧妙的技巧打开了他们的话题,咱先不聊过去,聊聊现在,你们的生活,你们每天吃什么用什么,对于将来大儿子的未来有没有什么想让政府帮忙的?

    三分钟不到,余老太婆哭了起来,他们快要七十了,大儿子现在又这样,家里条件差,苦日子看不到尽头,说完这几句,才被余老头给喝了一句:“家里困难领导们会看不到吗?尽说那些没用了,现在咱们得说儿子的事。”

    余老头接着说:“小儿子聪明伶俐,从小到大都很懂事,只是我们没本事,家庭条件不好,又有这么一个哥哥拖累着,所以才会一拖再拖,拖到三十岁,等他被害的时候还是没有娶到媳妇。”

    “那段时间也没有什么不同,他还是每天出去做工,早出晚归,并没有什么不正常。”老余长吸一口气:“要真不正常的,也不是他那点微不足道的小爱好了。”

    叶帅;“什么爱好?”

    “那个时候和现在差不多,天气很闷热,突然间就下起了一场大雨,那场雨正好和他下班的时间段吻合,当时老太婆就说要出去给儿子送把伞,怕他一身汗再淋了雨会感冒。可谁想出门去找儿子的老太婆一直走到工厂也没有遇到儿子,无奈只好原路返回,却无意中发现有个人站在大雨中呆呆的不动,淋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当时老太婆定睛一看,那不是咱家儿子嘛,便急忙上前去拉他,并把伞给他,问为什么要淋雨,如果生病了怎么办?儿子当时一脸呆若木鸡,一句话不说就跟着老太婆回来了,回到家后换了干净的衣服,之后就倒头大睡,叫他起来吃饭也不动,多叫两遍他还发火,说让我们不要打扰他,他要想些事情。”

    “儿子从小到大都是孝敬孩子,当天性情突然大变,把我们都吓坏了,之后就一直小心的观察着他,哪知隔天早晨起来的儿子又恢复了正常,给我们做了早餐,还跟哥哥聊了会儿天,这才出门去上工。”

    “我们当时都暗暗高兴着,毕竟全家就靠他一个人在外打工又苦又累,他心烦了,发发火也正常,可是从那天开始以后,我们发现,他总是会时不时的发呆,或者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尤其总是偷偷摸摸的藏一样东西,有时候藏在枕头底下,有时候藏在柜子里。他的爱好,就是一直藏那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