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元阳会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5本章字数:2057字

    否则的话,小孩为什么要缠上她。

    思讨着往前走了几步,蓦地走道内我门口一道高大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

    长身玉立,金色龙纹黑长袍,腰间墨玉腰围,那头黑发因为身后走道尽头窗子里映进来的光而泛着一层幽光,南宫烈好看的薄唇衔了一抹笑,一只手负背在身后,另一只手里,捏着一大把各种颜色的花朵。

    他怎么会来,这不是大白天吗?

    “娘子。”

    “你不要命了!”

    我吓死,走道尽头的窗子里还是有些阳光照进来的,急忙上前把门打开,将他给推了进去,关好门,再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这时转身才发现,南宫烈正一脸好笑而视线灼灼地看着我。

    “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我被他看得老脸一红。

    “就算有脏东西又如何,我的娘子可是世间最漂亮的女人。”

    这话说得,到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南宫烈上前将手里五颜六色的花送到我手上:“听一些新魂说,现在的人世间男女相爱的话,就喜欢送花。”

    难不成他还为了这事拉了几个新魂去拷问,但我心里很是受用,不管怎么着,长这么大,这还是男人第一次送花给我。

    只是接过来手里的触感和那种沙沙响的声音还是让我有些满头黑线,这不是纸花吗?

    当然,就算他送我堆粪我也得接着,更何况这还是花,纸花也是花,我高高兴兴把花插到了一个花瓶里,回头问南宫烈:“好看吗?”

    他勾唇:“你是指你,还是花?”

    说不过他,他撩拨人有一手,我不是没有领教过。

    “对了,你白天不是不能出来的吗,怎么今天会来?”我急忙转移话题,只是这点小心思南宫烈怎会看不出来,他不动声色地弯了下唇角。

    “快就要到七月半了,阳间阴气也重,所以近几日可以出来走动走动。”

    “那就好,上次差点把我给吓死。”

    “娘子,你原比自己想像的要再意我。”

    我一下子就无措了,不知不觉间,我被他的宠爱给攻陷,可要是真的承认,那未来又会怎样?

    见我不言语,南宫烈用食指挑起我的下巴,略微加重了些语气:“嗯?”

    不等我答应,俊脸已在眼前放大,那双星辰般的眼眸把我逼得脸色通红,他轻笑:“娘子嫩羞起来的样子最是美。”薄唇覆了下来,像是一声短短的轻叹。

    南宫烈渐渐由温柔变成霸道,舌,尖轻挑,在我劲间细细碎碎的一路往下,大手钻进去抚动着,我,胸前的柔软。

    “娘子,我已经忍太久没有要你了。”南宫烈张开薄唇衔住我的耳垂,轻轻一咬,我觉得自己原本就虚弱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

    他劲臂一挥,我们又回到了那间古代卧室里。

    似乎他更爱我着古装的样子些,每次回到古代卧室后,我身上的衣服必定会变成一身白色香云纱,轻柔得如身无一物的布料,露出我修长的劲部和胸前一片雪白。

    他的大手温柔地帮我解着衣裙前襟上的纱扣,每解一下,像是指尖上的那点冰冷更隔着薄薄的布料撩拨我一下,只到衣裙全部散开,他的手,轻轻穿进了衣服内。

    这一次他很再意我的感受,不再是那种怒发冲冠的凌洌感,而是温柔地要我,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生怕一不小心,将刚刚大病初余的我身子给揉碎了似的。

    事后,南宫烈还体贴地给我放了热水泡身子。

    有了他的陪伴,这一天的时间居然过得很快,天黑了,南宫烈不吃人间的东西,他坐在沙发上,长袍加身,一脸溺爱看我吃面。

    这让我多少有些尴尬,据说古代的女人都很优雅文静,可我呢?

    真是想装都装不来。

    好不容易收敛着一些把面给吃完了,南宫烈开口:“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元阳会。”

    我当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只看着他长袖一挥,我好端端的卧定居然开出一条深不可见的通道来。

    “娘子不必害怕,跟我走就是了。”他随手往空中一抓,抓来两个雪白简单的面具:“递一个给我:“戴上。”

    我不知道他要戴个面具做什么,但还是顺从他,跟着他的样子戴好。

    他便拉着我的手,一起往那个通道里走去。

    看上去很长的通道,哪知才走几步,眼前就蓦地一下子开始变得明亮了起来。

    繁华如梦的街景,大红灯笼,人来人往,就像回到大唐长安街似,很难相信我居然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小贩哟喝声,洒楼歌咏声,女子娇笑声,这一切就像我们人间的人闲逛街似的,唯一不同的是,也许你前面正走着一个人,可是蓦地他就化成一股烟不见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南宫烈的意思,他是鬼王,如果以真面目示人,那这里的街道恐怕就没现在这么平静了。

    我们一路走一路看,卖的东西都很稀奇古怪,大多数没见过。

    眼前走着一个人又在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南宫烈小声告诉我:“元阳会只有在每年的七月才会有,这个月阳间的家属祭拜亲人,所以才会有七月伴鬼门这样的说法,刚才那些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见的,他们的亲人在祭拜他们。”

    原来鬼门大开这事居然是真的。

    便不由问他:“那为什么在阳间我还是会时不时的看到许多阴灵?”

    “因为那些有一部份是不愿意过来的,比如有冤情的,又或者是有什么怨念,当然有一部份却是心怀不轨,这些自然由阴差去管,但正如你们阳间一样,坏人那么多,又如何能抓得完。”

    南宫烈带我去了就近一家最好的酒楼,老板热情的:“客官,你的包间儿今年早早就给备下来。”话完带着我们去了二楼一间窗口靠街的雅致包间里。

    也不多打扰,匆匆下楼去准备饭菜去了。

    我很好奇:“连店家都认识你的面具,难不成你每年都会来微服私访?”

    “是。”南宫烈露在外的目光似有些深意;“原本年年来,只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