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万鬼之上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56本章字数:2020字

    我一时竟然无法言语,他找我那么多年,究竟为什么,我又何德何能。

    正想问问,小二送酒菜上来了。

    那些菜肴之精至,看得我只流口水,等小二一走,拿起筷子就要夹菜吃,却不料手腕被南宫烈轻轻摁住道:“娘子,这边的饭食你不能吃,否则伤身。”

    呃!

    我一脸失落:“那……。”只好缩回手:“那你吃吧!”

    南宫烈这才拿起筷子,夹起一小片鸭舌优雅地放进嘴里,轻轻咀嚼,眉宇间没有太多表情。

    是好吃啊还是不好吃?相比起我的那桶方便面,他这伙食也太好了吧?

    南宫烈见我眼馋的样子不觉莞尔一笑:“不是为夫不让你吃,不如你吃一口,便自知这美好的食物在你口中是什么滋味。”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拿起筷子便夹了一片鸭舌放进嘴里,呃,这是什么味道,说他是泥是灰,都不为过,偏偏这种是泥是灰的口感里面还带着一股子重重的檀香味儿。

    我腹诽着,难道这是用那些香纸烧火幻化出来的东西?

    也太难吃了呀,我实在受不了,扭头就很不文雅地吐掉。

    这做鬼也真是太可怜了,居然吃这种东西。

    可就在我吐掉嘴里的怪食物时,冷不丁楼板里居然就露出一颗脑袋来,那人梳着冲天辫,脸上大红大白地画着戏民剧里的丑角装,这人来得又快又突然,一下了就那样从木楼板里钻出来了,同时咧开大嘴笑着:“嘻嘻……。”

    笑时手臂一伸就拉住了我的手腕。

    从钻出来再到来拉我,这一系列动作几乎都是在眨眼之间完成,我吓得尖叫一声,人已经被他过大的力道拉得整个弯了腰。

    “放肆”只听南宫烈一声断喝,手中两根筷子已当当两声插入楼板,那人大惊,急急放手,而我却因为力量由先的往后拉着到现在对方突然一松,我便整个跌坐到了地上。

    南宫烈已飞窗追了出去。

    我急忙站起来跑到窗子口,看到南宫烈脸色铁青,那样气势渤发地几起几落后,生生在人群中将那人整个提到半空。

    街道上的万鬼都停下了脚步,虽然他们不是人,都却同样有一颗八卦心,此时都停了下来抑头看着,究竟发生了何事?

    只见飞在半空的南宫烈寒目怒凌,沉沉一掌拍在那只阴灵身上,对方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扑通一下重重摔到地上。

    这时候,有两道黑影蓦地闪到街上跪下,一人恭敬道:“大人,小人护驾来迟。”

    “本尊无防,此人居心叵测,你们且将他带回去锁魂拷问。”

    “是。”两人重重答应。

    此时,整条街呆呆站立着的阴灵们早已在听到黑衣人叫南宫烈大人的时候,纷纷一个个跪了下去,于是繁华的大街再没一点声息,众人都跪下来,低头伏视,不敢看他们的大人。

    只有南宫烈一人飞在半空中,他那么高高在上,长袍烈烈,就算戴着面具也难挡他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威慑众生,而我……居然曾经让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滚……

    怔忡间南宫烈向我飞了过来,他拿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好看而矜冷的面容,黑发在夜风中飞舞,就那样朝着我徐徐而来。

    我懵了。

    现在是全世界的人都给他跪了,那我要不要跪,总之内心深深被这种威慑感给震到了,我下意识里便两膝一软想要跪下去,哪知却发现飞在空中的南宫烈轻轻一抬手。

    所以我没跪下去,反而身不由已地飞了起来,越过窗子向他飞去。

    近了,他环住我的腰,眸如星辰:“娘子,刚才是否惊到你。”

    我摇摇头,说不出话来,因为从这么高的角度看下去,才发现原来不止酒楼窗外的那条街,而是几乎放眼能看到的街,商铺,无论你正在做什么的人,统统都跪下了。

    似乎万物寂静,都只是为了伏拜王者南宫烈。

    要知道这么大的大场面我还真没看到过,所以一时愣住也属正常。

    南宫烈勾了下唇角,带着我远远地飞去,飞出去很远再回头,看到的依然是一座万物不敢动的城市……

    ……

    回到公寓我依然回不过神来,刚才那场视觉盛宴真的不是幻觉吗?

    而我小屋里,却关着这么一个大人物,不知为什么顿时有种倍感压力的感觉。

    暗讨着进厨房里倒了杯水出来。

    “娘子,进来。”卫生间里传来南宫烈淡淡的声音。

    我把手里水杯放下,入眼就见一把精壮的身子站在花洒下,墨黑长发已经打湿,无数颗水珠将他的小麦色肌肤勾勒得强劲有力,而且,他还在听到我的脚步身后,大拉拉地转过身来。

    “帮我擦背。”

    我两眼一黑。

    那紧实骇人的腹肌,这有那个地方……

    怪不得会这么索求无度,我脸烫到不行,而且害怕他再次发作,因为自己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只好小声道:“你能不能自己擦?”

    “怎么了,那个时候在鸳鸯池你也是这么帮我擦的。”

    他总是说那个时候,可是我一点印像一点记忆都没有,就算他强加给我又能如何?

    没办法以,再这样理论下去,我看到的只是他的身子,只好说:“那你转过身去。”

    ……

    擦好背,裹了条浴巾出去,我用吹风机将他的头发吹干。

    睡下的时候他又细细密密的吻我,好在最后,他还是体谅我的身体情况,一脸禁,欲样的停住了。

    隔天早晨。

    我早早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回来,南宫烈在元阳会酒楼吃的那叫什么呀,我得好好做一顿给他尝尝。

    谁想回家的时候,又在电梯里遇到了那个文老师。

    文老师和平时一样朝着我笑笑,她的背上,也和昨天一样挂着个小孩,那孩子一脸白如纸,漆黑的眼眸空洞到让人心疼,昨天我还挺怕他,可是听了那位婶子说的话后,我有些心疼这孩子。

    不由得想要多说一句:“文老师,现在当老师挺辛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