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抗议

    更新时间:2018-11-23 19:05:33本章字数:3197字

    一个声音叫嚣着,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以你现在绝对的武力,有什么样的事摆不平的,大不了把小清培养起来就是。

    但总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弱弱的抗议,你真的对她只有利用只有发泄,只有工具只有棋子吗?

    为什么看到她和任逍遥在一起,会怒发冲冠?

    为什么听说她重伤在江府,会心急如焚连无心师姐被围攻都顾不得了?

    为什么在绝情谷时会毫不犹豫奉献了数十几的内力?

    星灵国是女尊男卑的国度,他从小在那里长大,自以为最了解女人的心思,自以为最懂感情二字。

    却原来不过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另一个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你敢承认,刚才那一度,你没有纠结,你没有心痛,你没有恐惧吗?

    你为何纠结?因为在爱与不爱之间两难选择;

    你为何心痛?因为这重创乃是你亲手造成;

    你为何恐惧?因为你怕她从此不再醒来!

    秋轩慢慢走到门口,看着蹲在门口的雪狼,蹲下去,轻轻抚摸着他的毛发,轻声对着它说道:“雪儿,若是你对另一只母狼,有了这般的感觉,那证明什么?”

    雪狼低低的呜咽了几声,秋轩立即笑起来,满眼的苦涩:“是我傻了,你们狼族只有繁衍,哪里需要懂什么感情?”

    小七的身影突然出现,秋轩立即站起来,冷着脸问道:“无心师姐那里如何了?”

    小七眸光闪烁,想了想,还是说出自己的看法。

    “那些黑衣人虽然来势汹汹,但奴才看,对战无心小姐时,却是存有放水之嫌,按常理说,无心小姐功夫甚高,结果无非有两种,一是无心小姐,很快打退来犯之人,然后迅速逃走;二是无心小姐被擒。但是他们却一直缠斗到了现在,中间有好次,无心小姐明明可以逃走,她却留了下来,奴才觉得十分古怪,不敢擅自作决定,所以回来禀报少主。”

    秋轩的目光里划过一缕刀锋,冷了下来:“让小五带着人撤回来吧。”

    无心师姐曾身陷百头野狼,非但没有死,反而将众狼杀死,那山中野狼,性格桀骜,又凶猛的紧,无心师姐若不是身手机敏过人,又怎么能脱身?

    在义父按排的各种训练中,亦有追踪摆脱术,无心师姐每次都能利用她身为女子的特长,乔装离开,每次的成绩都是第一位,让他和其它师兄弟羡慕不已。

    这样厉害的无心师姐,怎么会犯这样初级的错误,所以只能说明一点,她是故意的,恐怕早就知道小五跟着她,所以才演上这一出,好引得自己去帮忙吧。

    是啊,他突然怔住,在未来苏杭之前,未见舒娜之前,他的心里皆是对无心师姐的感激和爱慕之意。

    前次包间一聚,看无心师姐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他也打算隔日拜访,只是中间遇到了舒娜的事,他顿时就乱了阵脚,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惩罚下这个替自己戴了绿帽子的贱女人。

    以至于在刚才小七来之前,他更是把无心师姐的事情,彻底抛到了脑后。

    他突然满心愧疚起来,无心师姐一向高傲清冷,必然是不愿意屈就来找他,便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刺激他了。

    唉,师姐,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你这又是何苦呢?

    “少主,现在是去无心小姐那里,还是?”小七的目光朝着屋内烁了烁。

    “立即去抓几名已经有星灵神功初级的人来,然后命令他们给薇儿姑娘用内力治伤,如果愿意,本将军重重有赏外,还送一套上乘武功秘芨,若是不从,立即斩杀。”

    “是,少主!”

    别看小七只是秋轩的跟班,但是因为天赋异禀,已经到了星灵神功中级后期,加上他们人手众多,想要抓几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里交给你负责,我去看看无心师姐。”秋轩飞快的纵身离开,不多时便来到无心的小院,此刻那些黑衣人早就散尽。

    小五立即跟上前来,将之后的事情一一禀报。

    果然是一场戏,双方都毫发无损。

    “师姐,你没事吧,我才听小七禀报,说你被黑衣人围攻,就立即赶了过来,那些人呢,都被你打跑了吗?师姐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厉害,看来是秋轩我多虑了,你哪里需要我的帮助呀。”秋轩故意很是委屈的撅了嘴,像个讨不糖吃的小男孩儿。

    若是舒娜在此处,定然要惊讶的掉下巴,这真的是那个冷心冷情的少将军?不会是被某个穿越大军给附身了吧。

    无心恨的牙痒痒,但却不能戳穿秋轩的谎言,那岂不是证明,她也是在演戏?

    “唉,你师姐我啊自来就是苦命的人,哪里有那命来被人英雄救美?”无心酸溜溜的说话,实际上却是在指责秋轩,为什么明明派人跟踪她,盯着她,在旁边看着她被人围攻就是不出手呢?

    这个师弟,看起来比三年前,要成熟了许多呀,也更有男人味了。

    秋轩如同撒娇般凑到无心面前,“师姐,就别笑话我了,当年在毒蛇林中,要不是师姐美人救我,哪里有现在的我呀,我现在虽然担着少将军的名头,但不过是好听罢了,你还真以为我是英雄呀,最多只能算是逗师姐开心的狗熊罢了。”

    此话一出,无心果然捂了嘴笑起来,又拿指头摁秋轩的脑门儿,“这无赖的性子倒是和三年前一样。三年不见,阿仇已经长成大男孩了,而且越来越英俊帅气,不像师姐我,已经人老珠黄了。”

    “怎么可能,师姐在阿仇的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女子,永远!”

    “就你会胡扯,我又不是老妖怪,怎么可能会永远不老?”无心媚波流转,娇嗔般看他,杏脸儿微红,透露着小女儿家般的娇羞。

    秋轩立即认真起来,眼神纯真清澈的看向无心:“真的,在阿仇的心中,就算有一天无心师姐满头白发,那也一定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老奶奶,而且会有我这个世上最帅气的老头儿相伴,无心师姐,你怕什么呢?”

    无心立即握住秋轩的手,满脸通红,眼睛里有些泪花,语气也颇为激动的说道:“阿仇说的是真的吗?阿仇会陪着师姐一辈子吗?永远不离不弃吗?”

    “当然啦!”只要你不和我成为敌人,我秋轩自然会将你当成一辈子的师姐,若是你非要改阳光道而走独木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阿仇,三年前师姐太傻了,居然拒绝了你,这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阿仇,你告诉我,我还有机会吗?”无心大胆释放自己热辣的爱意。

    秋轩正要说话,突然外面响起小七禀报求见的声音。

    他的脸色一下子恢复了高冷艳起来,沉声道:“进来!”

    小七进入后,凑到秋轩的耳边,轻声汇报了一件事,秋轩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咻的一下子站起来:“绝对不行!”

    无心刚才虽然距离不远,但亦听的模糊,隐约听见几个凌碎的字眼,什么治伤,什么脱衣服的。

    “阿仇,发生何事了?”无心关心的询问。

    秋轩的脸色这才柔和了些,赶紧看向无心道:“师姐,我还有有些私事要料理,先离开一会,等忙完了事,再来寻你,我们三年未见,想必无心师姐的酒量更甚,我们可得好好的比上一比。”

    说罢他竟黑着脸,头也不回的就走掉了。

    无心咬唇,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样的事,竟这样重要?她迅速起身,换了身衣服,跟了出去。

    秋轩的别苑之中,被抓来的几个中年人战战兢兢,伏在地下,连头也不敢抬,雪狼龇牙咧嘴的看着他们,嘴里流出腥气十足的诞水。

    只要他们敢动上一动,立即将他们撕咬成碎片。

    秋轩一脚踹翻其中一个跪伏在舒娜床榻边的中年人,冷声道:“再输送一次,我就不信了,还有这样的说法。”

    中年人立即连滚带爬,坐到床榻那头,这头的舒娜已经被人用锦被包好,中年人的双掌按在锦被上面,费了半天功夫,头上冷汗直冒,脸都憋红了,仍是没用,只得小心请求道:“这位公子,你们把这位姑娘包裹的如此之紧,这内力要如何输送得进去呀,就算不脱光衣服,直接对着皮肤,但至少也把锦被移开吧?”

    秋轩直接扯了他的衣领将他滴溜到了地上,冷哼一声,自己没用,还怪被子妨碍事情?

    他就不信那个邪,谁料他双掌按在被子上面,发现这内力是怎么也输送不进去的,看来的确不是这些家伙不尽心。

    “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秋轩一声怒吼,大家都屁滚尿流的爬走了。

    秋轩将锦被拿开,舒娜浑身软绵绵的靠在他的怀里,他的大掌隔着薄薄的衣裳料子摩挲着。

    就算穿着衣裳,但此刻依旧能看见她那令人喷血的好身材,他只要想到,这些男人一会不但要摸到舒娜的身体,还会将她这样美妙的玉体看尽,他就火大,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他用手摩挲着舒娜的脸庞,这样娇嫩而滑腻的让人舍不得丢开手的触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其它人休想碰触!

    只是若是他来输送内力救人,万一他到时候身体受了伤,无心再趁机做什么动作,他该如何应对呢?

    突然想到个主意,他命人将那中年男人的眼睛蒙了起来,这才让他隔着衣料传送内力,心里想着,一等薇儿醒来,就立即杀了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