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扭曲的神色

    更新时间:2018-11-23 19:05:33本章字数:3338字

    就刚才那一幕看来,她便可知道,舒娜的功夫,胜过她十倍不止,手段更是狠辣,但越是有如此认知,她心里的嫉妒之火,越发滔天掀起。

    她不甘心,她不认输,她不会输的!

    阿叶心中大喜,立即退到墙角,盘腿开始疗伤,那绿色丹药果然奇药,才一入腹,便立即起了作用,让她的伤势比正常情况下,更快的恢复起来。

    她就知道,能被少主看中的夫人,绝不简单!

    阿柳看着一波又一波的黑衣人命丧舒娜手下,看着围绕在自己身旁的杀手越来越少,心里的恐惧也越来越多起来。

    “阿柳姑娘,我们的兄弟已经损失很多了,点子太过扎手,我们是不是该先撤走?”一个蒙面人朝着阿柳请示道。

    阿柳拼命摇头,清丽的脸上满是扭曲的神色,今天绝对不能放过这个贱人,否则她哪里还有命在?

    “撤什么撤?全都上,发信号,让其它组织的人也赶过来支援,我就不信了,双拳难抵四手,她支撑不了多久的,大家一起上,完成了任务,无心姑娘定然重重有赏!”

    这也幸亏舒娜的银针上涂有化尸散,否则这胡同里,早就尸体堆积如山了。

    秋轩趴在房顶上面,眸光闪烁,里面满是兴奋和赞赏,他就知道,这样小的场面,舒娜一定能够应付。

    只是目前来说,她还没有使出新的手段,难道真的只有这些了吗?

    抛开她那神秘的身份不说,她可是自己在绝情谷里培养出来的,最极品的棋子。

    小七欢喜异常,他早就知道舒娜很厉害了,那些妄图挑衅她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他就等着今天这场好戏哪;

    唯有小九目瞪口呆,他哪里想得到,这个看起来柔弱如小白花的女人,下起手来竟如此狠毒,明明如同女魔头一般,偏又有一张清纯真诚少女般盈盈的脸和眼。

    小九朝着秋轩快速瞄了眼,心想少主真是重口味。

    “少主,我们要不要下去?”看见舒娜在那里虐人,小七也手痒痒的,想要下去捉两个人来杀杀,体会那种热血喷出来的兴奋感觉。

    秋轩冷冷瞥他一眼,只扬了手,做了个撤的姿式。

    现在陪无心在映月岛喝茶的只是秋轩的替身,他是趁着更衣的机会出来的,现在既然知道舒娜无事可以应付,他当然要回去了。

    小七有些遗憾了看了一眼下面热血的战场。

    秋轩一边朝着映月岛急掠,一边冷声道:“既然你闲的很了,那便去当一个月的死士吧。”

    小七立即哀嚎起来:“少主,不要呀,那日子太过无聊了,整天就是杀人杀人,奴才还是比较喜欢侍候少主和雪狼呀。而且噢,最近我和雪儿关系特别好,如果我不在的话,我怕雪儿会因为思念我,而吃不下饭,到时候瘦了可怎么好呀?”

    小九卟哧卟哧的笑了起来。

    秋轩也无奈的摇头,却是不再提死士训练的话了,小七这才抹了把汗,暗道幸亏今天少主心情不错,否则往日说出口的命令,哪里容得他哀求更改呀。

    看来回头得多谢下薇儿姑娘才行。

    “女王陛下,秋轩已经离开了。”光脑008突然提示道。

    舒娜轻哼一声知道了,蝶翅般的眼睫毛轻扑,突然改变方向,不再和那些杀手缠斗,而是直接攻向阿柳。

    招式果断凌厉,招招狠毒,阿柳被打的节节败退,每每想要让黑衣人们来救自己,都被舒娜巧妙躲过。

    舒娜就像一道魔鬼的影子一般,对她如同附骨之蛆,终于让阿柳逼到了死胡同的角落里。

    阿柳扔下刀,直接放弃抵抗,卟嗵一声跪下,不停朝舒娜磕头,转瞬额头就青了,满脸是泪:“对不起,夫人,都怪奴婢,一时被猪油糊涂了心肠,居然被无心那个贱人给挑拨了,我知道错了,你别杀我,你别杀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有其它的心思了。只要夫人不杀我,以后我就做牛做马的报答夫人。”

    “夫人,您千万不可以相信她的鬼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呀。”阿叶赶紧睁开眼睛,急切的插嘴,她生怕舒娜被阿柳盅惑了。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阿柳满眼阴毒的朝着阿叶瞪了一眼,又继续朝着舒娜磕头求饶,说尽好话。

    舒娜却像是没听见一般,脸上带着淡而讥讽的笑容,慢慢抬起了滴血的剑尖,阿柳再度尖叫起来,因为恐惧,浑身不停的颤抖:“那个黑盒子里的材料,那个夫人想要的材料,我知道少主放在哪里,还有许多,我曾听少主说,这些都是夫人喜欢的,但是他不能全部给夫人,否则夫人就会离开他,就帮不到他的忙了。只要你放过我,我就告诉你,那东西在哪里。”

    “你说的是真的?”剑尖一凝,停留在阿柳脖子的前方半寸处。

    阿柳立即把头点的跟鸡啄米一般:“我现在死活掌握在你手里,我哪里敢骗你,你不信问阿叶,她当时也在的,就在那座秘室里,在小九药庐的后面。”

    阿叶见舒娜居然信了,连忙急言厉色的斥责阿柳:“你违背死士原则在先,现在还要背叛少主,你真是没救了。夫人,如果要我保护你,没问题,哪怕战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但若是想让我做对少主不利的事,奴婢恕难从命!”

    “阿叶,看在你刚才保护过我的份上,我不杀你,你走吧。”舒娜依旧用剑指着阿柳,神情冷冷淡淡的。

    她原本以为阿叶跟小清一样,那倒可以培养成助手,现在看来,阿叶是秋轩的死忠粉丝,她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收买成功的,那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留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

    阿叶目光灼灼,眼底急速掠过思索的精光,原本不肯离开,是因为怕夫人受到伤害,现在既然夫人比她还厉害,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飞身跃上屋顶之际,她还是回过头,目光复杂的看向舒娜:“奴婢跟了少主那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如此在意,如此慎重,夫人,您真的要相信阿柳的话,做出对少主不利的事吗?”

    “我没有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我只是去取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罢了。”舒娜淡淡的纠正她。

    阿叶咬了咬唇,抚着胸口,那里还有些痛,但比刚才已经好多了,要不是夫人及时出手,给了她药,她现在不死也残废。

    “夫人刚才出手相助,奴婢欠你一次,下次若夫人有什么差谴,只要不伤害少主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阿叶转身消失在重叠的屋顶之间。

    舒娜拧了阿柳的脖子,要她在前面带路,阿柳被制住,无奈之下,也只得硬着头皮走一步是一步了。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什么黑盒子在哪里,她只是从秋轩送的那些东西里面揣测的。

    现在要怎么办呢?

    她眼珠子急速乱转,突然嘴角一勾,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走了一段路后,舒娜瞧了眼一直小心跟在身后的黑衣人,颇为不耐烦的将剑锋朝着阿柳的脖子递了递,立即一道血线泌出来。

    “这不是回秋府的路,你别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我的死活就掌握在你手里,我怎么敢使计,夫人难道没听过狡兔三窟的故事吗?少主这样的人,可不会只有一处别院,我说的是另一处。离这里也不远的,反正夫人一觉得不对劲,立即就杀了我好了。你也知道,我怕死,我既想活命,必不会骗你。”

    舒娜冷哼一声,绝美的脸上满是讥讽:“谅你也不敢!快走……”

    阿柳的脖子上虽然在流血,但是嘴角却勾了起来,露出一抹狠毒的笑容,眼神里更满是得意,舒娜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阿叶一路策马狂奔,谁料半路上又遇到几波伏击,当她两个时辰后出现在映月岛时,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小九迅速拿银针吊住她的命脉,又帮她将污血逼出,喂她服下治伤的奇药,她这才恢复了些说话的力气,执意要见少主。

    秋轩此刻正和无心在下棋,无心状似清纯的少女一般,先是凝眉愁思,继尔走了一步后又悔棋,并且嘴撅的老高,还说阿仇不让着她。

    “师姐,三年了,你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你这毛病一直没改,还是喜欢悔棋,这次我可不放过你,你就直接认输好了。”秋轩的语气里满是戏谑。

    无心直接将那只决定要害的棋子拈起来,指尖一错,居然那上等白玉棋子就变成了粉末。

    她拍掌哈哈笑起来:“哎呀,少了一颗棋子,这该如何是好?”一副鬼精灵的样子,让秋轩也拿她没办法,摇头失笑。开始收拾棋盘。

    小七知道此时此刻,少主不希望有人打扰,便只能在玄关处等待,直到少主过来更衣净手,他这才将阿叶的情况告知。

    秋轩的眼眸一暗,轻道知道了,便又回去了,继续无事般和无心说说笑笑了大约半盏茶功夫,这才说府里有事要处理,得回去了。

    无心像无赖的孩子一般,缠着秋轩的胳膊,满脸心不甘情不愿,但秋轩终究还是离开了。

    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棋罐里的棋子,身后悄然出现一个黑衣蒙面人。

    “那两个贱人都死了吗?”她指的是舒娜和阿柳。

    黑衣人头低了下去,沉声将事情回了一遍。无心的脸色剧变,一掌拍在棋罐上面,顿时整罐棋子都化为齑粉,她声音尖锐无比:“一群废物!立即再派神箭营的人去,一定要将那两个贱人处理掉,另外给秋轩回府的路上制造些小乐趣,别让他回府的旅途太过寂寞无聊。”

    “是,主子。”黑衣人应诺一声后,立即又消失在了原地。

    秋轩一走出映月岛范围,立即脸色变得青黑起来,快速上了另一条船,里面正躺着受了重伤的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