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隔阂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26本章字数:2093字

    江南心让老夫人说够了,才抽抽噎噎道:“不是的,老夫人,我是,是因为舅父大人受了重伤,心儿心中悲痛,故而神色悲戚。”

    “什么?”老夫人惊得后退一步,靠着容姑扶着才站好:“霜华那儿的采育不是来说只是受了轻伤吗?”

    “老夫人,表姐说了,舅父大人是受了重伤,那些话都是拿来骗人的。”江南心呜咽着说道,似乎是很伤心。

    老夫人大怒:“秦宜伤重,没有人来告诉我!这府里难道就没有人把我放在眼里吗?”

    江南心安慰道:“老夫人莫及,可能是表姐她受了惊吓,忙于应对,才忘记了让人通知老夫人。”

    “哼,她不来告诉我,那个采育被我招来回话,竟然还敢欺瞒于我,我的儿子受了重伤,要你这个客人来说,我要,来人,去,把那大小姐给我找来。”

    容姑惊呼:“老夫人,这话怎么说的,大小姐才多大的人,她才十三岁不到呢,又受了伤,府里的事情一向都是大将军自己说了算的,下人们也只听一听严管家的话,老夫人要是责备,也是责备管家,干大小姐什么事?”

    江南心低声说道:“是啊,老夫人,舅父大人最疼爱表姐,您若是斥责表姐,舅父大人好了只怕要记恨您了。”

    老夫人听了她的话果然大怒:“记恨我,他也没见有什么时候念过我的好,这个不孝子,还有那个丫头,他把女儿宠上了天,全然不顾我这个母亲为他担惊受怕,为他忧思劳苦。”

    容姑自知江南心话里不妥,奈何自己不好多说她,只得出声安慰老夫人:“夫人言重了,大将军平日里是有些做的不好,但他毕竟孝顺,这么些年也从未忤逆过老夫人,只是公务繁忙,不能来晨昏定省。现在大将军受了重伤,老夫人要去看看才是要紧。”

    老夫人原先气秦宜执拗,疏远自己,听了容姑的话,又觉有理,现在秦宜受了重伤,她又担心起来,匆匆忙忙要去看秦宜。

    江南心知道老夫人此番前去,会有一场热闹,她寄居人家家里,不敢造次,偷偷找了个由头溜了。

    这边秦宜正和秦霜华读书,他原来就经常告假,这一回借着受伤,干脆一早向皇帝告假说自己重伤在身,要休养数月。

    皇帝体恤大臣,立即派了宫中内臣前来秦府传旨赏赐金帛无数,命大将军安心休养,不要让琐事劳心费神。

    秦霜华见时候差不多了,才向着秦宜道:“父亲,祖母听说您受了伤,十分担心,您要不要去看一看祖母,也好叫祖母宽心。”

    秦宜见她突然说起这个,面色不善,挥挥手道:“不去,谁让你去告诉她的,扰了你祖母清净。”

    秦霜华瞥了一眼一旁的采苹,采苹朝她摆手,示意她不要多说,可是秦霜华一咬牙,继续说道:“父亲,天底下哪有做儿子的受了伤不让母亲知道的,您与祖母虽然不是亲生发母子,但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大将军,不好了不好了!”她这里话未说完,严管家匆匆忙忙跑了进来,跑得满头大汗,看样子是十分着急。

    秦宜正不耐烦间猛然见他跑进来,神色慌张不说,连衣服下摆都是乱七八糟的,严管家原来是个落第的士子,做了将军府的清客,一直帮着秦宜处理府中各样的事情,从不曾有什么差错。

    秦宜见他这模样,皱眉道:“你,你这是干什么,军情来了也不见这样慌张的,成何体统。”

    严管家大喘气的道:“老,老,老夫人来了,就快到了。”

    秦宜惊得站起来:“你!”他又急又气,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指指严管家,着急道:“谁让你放她进来的。”

    严管家叫苦:“这822682268226822682268226。”他求救的望向秦霜华。

    秦霜华拉着秦宜坐下:“父亲,你急糊涂了吧,祖母要来看你,严管家怎么能拦得住,他平日里奉你的命令事事不让祖母知道,已然辛苦,今日之事你怎么能责怪他。”

    秦宜自知此刻着急也没有用,挥挥手让严管家下去:“去,拦住老夫人,能拦多久就拦多久。”

    严管家领命匆匆去了。

    秦宜气急伸手又指指秦霜华:“你呀你呀,我回头跟你算帐。”然后就急急忙忙要往内室跑。

    秦霜华完全不怕秦宜真同自己算帐,秦宜多少次说要责罚自己,最终都忘记了。

    “父亲你干什么?”秦霜华拉着秦宜问,秦宜一脚踏进屏风后面,回头变色道:“我躲起来,回头你祖母来了,就说我睡了。”

    才是上午呢睡什么睡。秦霜华不好说破。只好放了手。

    秦宜将头上发冠拆下来,扔给采青,迅速躺到床上装睡。

    “大将军,你这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采青捧着发冠,不可思议的看着温文尔雅威风八面的大将军直接蒙着头在那里装睡。

    大将军见了老夫人怎么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她正在疑惑,秦霜华朝她摆摆手,低声说道:“老夫人来了,就说父亲只是睡了。”

    什么叫只是睡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老夫人终于带着一众仆从侍女进来了,看来严管家是真的下了苦功夫来拦着。

    “这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老夫人一进内室,就见秦霜华和采青还有采苹两个一脸犹豫的侍立在那里,而秦宜则躺在床上,被子还蒙着头!

    老夫人脸色大变,惊悚的看着秦霜华:“乖孩子,你父亲,他这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秦霜华转头一看,大呼不好,这下老夫人怕是误会了。

    “老夫人放心,大将军他受了些小伤,他只是睡了。”采青急急忙忙道,老夫千万不要去扯被子啊。

    老夫人大惊,眼中涌出泪来:“我要看看。”她慌乱的冲到床前。

    采苹采青赶紧拦住:“老夫人莫要惊慌,大将军他真的没事,他只是,真的只是睡了!”

    老夫人悲痛失声道:“你们,你们一个个的都要瞒着我,我儿子失踪了,你们不让我知道,受伤了你们不让我知道。你们都当我是死人吗?”

    秦霜华看着这下是真的要遭,她原来是想要让江南心传个假消息给老夫人,让她以为父亲伤重来看望。

    哪知道秦宜见了老夫人就躲,被子还蒙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