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困于梦境一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0:29本章字数:2005字

    秦霜华依然困在梦中,想要醒来却睁不开眼睛。曾经的所有,全在梦中回放出来。

    采青进来,看见秦霜华看着香料却发呆,而且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试探性的问:“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还好吗……”

    秦霜华反应过来时,采青已经叫了她好几声。“哦,你说什么?我在想事情,所以没听见。”

    “小姐,你怎么了?想什么事情?”采青的脸上不自然的问道。秦霜华知道肯定是自己刚刚的表情吓到她了,于是便笑着说:“没想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采青看着秦霜华,便也笑了。“表小姐来找你,说是来看看你,老爷现在在前厅坐着,让我来叫你。”说完以后,秦霜华便让采青帮她收拾一下药材,而自己跑到了梳妆台前,手隔着衣服深深的掐进了自己的大腿,却已经不觉得疼了,江南心,要玩我就陪你,看谁的戏演得更好。

    秦霜华梳洗一下后,便和采青匆匆来到了前厅,而父亲早已坐在位置上。“华儿,你来了,是不是觉得很热,采青去准备些冰块。”采青听完就下去准备冰块。“父亲,不用这么麻烦,华儿等下就回去了。”秦霜华说完以后看着秦宜,心中更是愧疚万分。

    正巧这时,丫鬟采苹进来,“老爷小姐,表小姐来了。只见江南心带着她的丫鬟慢慢的走了进来。秦霜华看见她那细碎的步子,开始仔细打量她。

    确实是江南的女子,温婉如玉,带着朦胧的柔媚风情。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保护。而江南心在守孝期间,穿得很朴素,头上也只戴了支簪子。而她的脸也很清秀,是那种落落大方的气度和大家闺秀的气质,总是另人不禁要多看几眼。

    正所谓,盈盈一拜似柳扶风,目中含泪似梨花带雨,口吐芳言如清风拂面,发笑之声又如银铃般清脆。果然还是个狠角色,演戏演得不错呢。

    而江南心觉得好像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便朝那个方向看去。对上的是秦霜华的似古井一般深邃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好像要把自己的所有秘密都窥探个清楚一样,让人觉得害怕。可是江南心又想,秦霜华是个官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又怎么会有这等城府,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看到秦霜华坐在位置上,江南心又开始嫉妒起来了,凭什么她在家中时,只能任由父亲他们摆布,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取悦父母亲,也为了不受到责罚。

    而秦霜华什么都不做,舅父还是一样的喜欢她,一样的视她为掌上明珠,有人替她遮风挡雨。而自己,父母亲都因为得罪了大官而被处死,就连她的病殃殃的哥哥也病死。来到京城,到了秦家,她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在这里有一个一席之地。

    突然又想起当时她才来秦家的时候,她跪在了秦宜的面前,而秦霜华也走近同她一起跪下,“爹爹,我们把她留下来好不好?华儿没有兄弟姐妹,一个人好孤单的,不如爹爹就把她留下来,给华儿当妹妹。好不好?”

    秦宜当时看到秦霜华这么喜欢江南心,想要她留下来,又想着自己与其爹爹有一些交情,便应允。

    江南心里冷笑,自己其实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嫉妒秦霜华了,只是迫于形势。后来秦霜华对她很照顾,有什么好吃的就给她送去,屋子给她选向阳的,就连被子摆件什么的都帮她选。下人们都在背后说秦霜华对她很好,说秦霜华是个温柔的人。

    江南心回过神来笑了笑,秦霜华,你就是这样蠢,你知不知道你越对我好,我就会越恨你。

    江南心行完礼后,秦宜让江南心坐下以后,便开始说话:“南心,你表姐已经好多了,还麻烦你跑一趟。”

    江南心看了一眼秦霜华,然后便转头对秦宜说道:“舅父太见外了,表姐病了,南心本来就应该过来看看,拖到这时才来看望,自觉失礼。”

    秦霜华笑了笑,“表妹何须放在心上,在这个家里,表妹本来就是客人。再说表妹有那份心就够了,姐姐心里都清楚。”

    江南心听完这句话,心里已经气炸了,这句话摆明了就是说她是个外人。而秦霜华说完以后抬起茶喝了一口,用轻蔑的眼光瞟了一眼江南心,她现在肯定气炸了吧。

    秦宜听到女儿说这话,心里也有数,“华儿说的对,南心到了我们府中,就是客人,要遵循待客之道。”

    江南心听完秦宜的话,心里更不是滋味。“舅父和姐姐都说的有理,不过自从南心失去父母,然后来到这里之后,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把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说完以后,又用手帕擦了擦流下了眼泪。果然是个演戏的好苗子,又开始用身世来博取怜悯,秦霜华看着心里暗自讥笑。

    秦宜看到以后,虽然自己不怎么喜欢她,但是又觉得江南心失去双亲也是可怜,“南心不要伤心了,舅父

    与你父亲相交甚好,现在他离世了,我本来就应该照顾你,所以你不要哭了。舅父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江南心在听到秦宜说的以后,擦了擦泪,起身走到秦宜面前便跪下了。“谢谢舅父,南心一定会好好的报答舅父和姐姐的。”秦霜华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真的是好演技,我都要哭了,你的报答我们秦家可受不起。

    “你这是在做什么?快起来……起来”秦宜赶紧扶她起来,让她坐下。江南心坐下以后,哭的更厉害了。

    “心儿表妹不要哭了,乖,再哭那眼可就成桃了,那样就可惜表妹的这副好脸蛋了。而且你不是来看我吗?哭哭啼啼的多不好。”秦霜华心里暗自咒骂着,起身又去安慰江南心,握住了她的手。

    那一晚好像特别漫长,好像一夜之间就要经历生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