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车祸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5:13本章字数:3417字

    回到家内。

    她赶紧打开门,身子微微弯曲,恭敬开口。“总裁,请!”

    毕竟,人家又管吃管喝,而且还亲自送她回来的,客气一点是应该的。

    最……最最最重要的是,她还欠着钱呢。

    这个世界上,债主就是上帝。

    “以后就照这种服务标准来。”看着她不是十分标准的动作,赫连城挑眉。

    正了正西服,迈着优雅的步伐踏入房间内。

    看着他伟岸的身躯,夏思思直翻白眼。

    无奈关上门,低头跟在他的身后。

    而他的步子却猛地一停,她整个人便撞了上去,随后被他硬邦邦的后背弹了回来。

    稳住脚步,她一脸不爽。

    停的也太突然了吧?

    见鬼了啊!

    错愕的她,黛眉皱了皱,疑惑的看向前方一探究竟。

    此时,陆恩泽正坐在沙发上与老妈有说有笑,看到这场景,她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

    “哎呦,哎呦……总裁,不不,女婿快请进!”苏珂梦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人,眼里直冒光,

    “妈!”对于财迷老妈,夏思思额头上满是黑线。

    她冲老妈挤了挤眼睛,努力使眼色。

    希望老妈不要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再添油加醋了。

    因为,此时房间内,她已经闻到了火药的味道。

    望着对面的人,她舒展开眉头,嘴角微扬,小手直接挽住赫连城的胳膊,然后淡定开口。“泽哥哥,你有事?”

    撇了一眼胳膊上的小手,赫连城皱眉。

    眼底的怒意流泻出来。

    这个女人,在利用他!

    但,面对陆恩泽,他还是微敛怒意,配合她的演出。

    “思思,我给你拿了你最爱吃的巧克力。”无视她的刺激,陆恩泽只是温柔一笑。“城总,要不要一起尝尝?”

    陆恩泽嘴角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修长的手指拿起一块巧克力,大方的递向他。

    他黑眸微眯,扫了一眼陆恩泽,薄唇微勾,摆出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样子。

    大步迎了上去,接过陆恩泽手里的巧克力,仔细的端详了一下。

    然后冷冽的黑眸一沉,侧脸怒斥她。“宝贝,下次不要吃这种垃圾食品!”

    宝贝?!

    这称呼,简直肉麻的要死。

    不过也佩服总裁的情商,真是伤人于无形!她尴尬一笑,连忙点头,“好,听你的。”

    本以为,第一回合的较量就此完事了,没想到,总裁大手一挥,直接将巧克力扔进垃圾桶!

    动作标准而又迅速,十分完美。

    还摆出一副十分嫌弃的样子,拿纸巾擦了擦骨节分明的大手。

    这画面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皮,水眸放大了几倍,这无疑就是火上浇油啊……

    她只觉得,形势越来越不妙,有些担心的瞄了瞄已经站起身,满脸阴沉的泽哥哥。

    对于陆恩泽的怒意,赫连城完全不当做一回事。

    薄唇微扬,勾起一抹得意,直接落座在沙发上,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有事要走?那不送了!”

    “赫连城,你……”

    “泽哥哥,我送你!”眼看泽哥哥就要爆发,她急忙走上前,小手强硬将陆恩泽拉拽出房间,一溜烟的走出小区门口。

    看着人来人往的马路,夏思思深吸了一口气,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扬。“泽哥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如果上一次她说的还不够清楚的话,这一次她说的再明白一点。

    “思思,你可以跟我赌气,但是不要在跟赫连城鬼混。”陆恩泽满脸担心的握着她的肩膀。

    四目相对,她无奈冷笑。

    赌气?

    她从来没有赌气。

    舒展开黛眉,她轻轻将陆恩泽的手从她的肩膀上推开,一本正经的望着他,冰冷开口。“泽哥哥,我爸爸的死,是你我之间永远的鸿沟!”

    她说的冷静异常,但是水眸却一红,声音也跟着沙哑起来。

    一句话,让陆恩泽的身形微微一颤,脸色煞白。

    他望着她的平静,心却如刀割。

    他墨眉拧成麻花,脑子里一片空白……

    “泽哥哥,多谢你们陆家这么多年的救济,不过从今天开始麻烦你转告爷爷,我不需要了。爸爸的事情我不会声张,但是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深吸一口气,她决绝的说出她的决定,身子半弯,向他鞠了一躬。“替我谢谢爷爷,这么多年的疼爱。”

    说完,她猛地起身,抬腿就走。

    这次,她只是眼眶红肿,没有一滴泪水。

    这次,她决定彻底与陆家断了所有来往。

    而愣在原地的陆恩泽,肩膀一颤一颤,眼睛里爬满红血丝。

    他转过脸,看着她坚强的背影,心如刀割。

    终究,所有的希望,在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了。

    突然,一张疾驰的车冲入他的视线,他瞄了一眼它开的方向,脸色更加惨白,急忙奔向她……

    “思思!”

    随着陆恩泽的声音,一个力从她背后冲击而来,直接将她,推出很远。

    失去重力的她,重重摔倒在路边。

    而身后,“彭”一声发出沉闷的声音。

    像是什么车子撞了什么重物,她微微回头。

    此刻,陆恩泽倒在地上,头部,腰部不断有血液冒出。而那辆肇事车,却加油门,迅速离开现场,一分钟不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着他,她的心猛地一抽,痛的难以承受,慌乱的竟然不知所措,泪水瞬间跌落下来。“泽哥哥!”

    顾不上膝盖上的疼痛,她迅速跑了过去。

    看着他头部不断冒出的血液,她颤抖的厉害,冲着不断围上来的人群低吼。“救护车,救护车啊!”

    此刻,她的脑子里嗡嗡直响,心像是被人揪住,一阵阵抽痛。

    “思思……思思别怕,没事的。”气息微弱的陆恩泽,冲她淡淡一笑,大手慢慢抓住她颤抖的小手。“思思,原……原谅我。”

    “别说话,别说话。”声音中满是心疼的她,紧紧握住他的大手。

    “思思,嫁给我好不好?”陆恩泽墨眉促成一团,话音刚落,一口鲜血的直接喷了出来。

    血液沾染了她的双手,那一刻,她身体发僵,脑海里全是当年父亲车祸的一幕。

    血腥的味道,让她惊恐。

    但理智,却强迫她必须冷静!

    “思……思,嫁,嫁……”话还没说完,他的手像是失去了力气,慢慢放松开她的小手,直接滑落到地上。

    “泽哥哥!”她哭喊着再次抓起他的大手,摇晃着他的身体,想要让他睁开眼睛,可是地上的人就像是睡着一样,没有丝毫回应。她害怕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泽哥哥,醒醒不要睡,不要睡!不要啊!”

    “姑娘,让一让。”赶过来的小护士,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我们要急救。”

    回过神,她急忙让出位置。

    看着陆恩泽被抬上车,她紧咬嘴唇,跟着上了救护车。

    坐在车内,她紧紧抓住他的大手,并通知了陆家,还有妈妈。

    医院内。

    手术室外,她将身体依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眼睛因为流了太多的泪水,此刻红肿的像是铃铛一般。

    “恩泽怎么样!”突然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她微微抬起头。

    看着陆老脸上的紧张不安,她一脸歉意。

    眼泪再次跌落下来,“还在抢救。”

    “这到底怎么回事!”陆老激动的用力将拐杖狠狠的杵了一下地面,满是愤怒的质问。

    “我……我,我也不太清楚。”她皱眉,叹了一口气。

    当时,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连现在她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我,我只知道,泽哥哥把我推开了,自己却被撞到了。”

    她掩面而泣,身体顺着墙壁一点点的滑落,最终在蹲在地上,双手紧紧环住膝盖,将满是泪水的小脸埋进双腿中间。

    望着她颤抖的小身体,陆老有些心疼。

    他叹了一口气,浑浊的眸子里透着凌厉。“肇事者呢!”

    毕竟,经历过了大风大浪,即使陆恩泽是他唯一的孙子,他还是冷静的很。

    “逃了。”

    逃了?!

    陆老再次抬起拐杖,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眸子中窜出两团怒火,瞬间走廊内冷意逼人。

    他侧目,看向身后的管家,冰冷开口。“给我查,将这座城市翻的底朝天,也要把肇事者找出来!”

    “是!”

    管家急忙点头,迅速离开医院……

    而与此同时,赫连城带着苏珂梦也赶了过来。

    “思思!”

    看着夏思思手上都是血,苏珂梦担心的要命,直接扑了上去,紧张的检查着,她有没有哪里受伤。“妈妈看看,伤到哪里了!”

    “妈!”看到老妈紧张的样子,她摇摇头,连忙解释。“我没事,真的没事。泽哥哥他……”

    她的话再次停顿,小手握成拳头。

    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赫连城黑眸微微一眯,冷意袭来。

    大步走上前,一把将其抱起。

    错愕的她,小手急忙圈住他的脖颈,看着他的脸庞,她挣扎着。“你干嘛,放我下来!”

    “去医务室包扎!”

    黑眸看着她腿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

    强势的将她抱紧医务室,让护士清理上药。

    “痛,痛!”

    膝盖上的伤口接触到药水,刺痛感瞬间从膝盖弥漫到全身,让她不由尖叫起来。

    此刻,她紧咬嘴唇,额头上渗出冷汗。

    他低垂眼睑,大手握住她的小拳头,缓缓开口。“看清肇事者了么?”

    “没……没有。”

    贝齿放开已经被咬破的小唇,她无奈开口,自责的眼泪再次跌落。“都是我,如果不是我,泽哥哥也不会出事的。”

    她双手紧握,狠狠的捶在桌子上。

    桌子上的东西都被震得摇摇晃晃,而反弹的力让她的手痛的发麻。

    即使吃痛,她也只是眉心紧锁,再无其他反应,因为这点痛,比不上心里的万分之一。

    “自责的话等他醒了再说。”他挑眉,大手再次将她抱起,眼底里的温度上升了一些。

    环住他的脖颈,抬眸,看着他无与伦比的脸颊,即使他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的心竟然暖暖的。

    舒了一口气,慢慢的将头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

    感受着他特有的味道,她刚刚还慌乱的心,此刻竟然安稳下来。

    “陆老,查到了,开车逃逸的人是孙楠!”

    走廊内,响起管家的声音。

    夏思思一脸错愕,猛地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