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留宿总裁家

    更新时间:2018-11-23 18:45:14本章字数:3218字

    或许是因为吃亏太多次,她竟然形成了条件反射。

    只要他们正面相对,离得太近,她都会自我保护的双手护在胸前。

    她可不想动不动,就被人吻了个正着!

    “腿不疼么?”看着她过于激动的反应,赫连城皱眉,打横将她抱起,缓缓放在沙发上。拿了剪子,将膝盖部分剪开,看着好不容易结巴的旧伤再次破裂,他冷冽的眸一缩,眼底满是心疼。

    起身,拿来家用型医药箱。

    用棉球,占取了少许酒精,在她的腿上轻轻擦拭。

    刺痛感瞬间袭来,她紧咬粉嫩的小唇,额头上渗出冷汗。

    “痛,痛。”她无奈喊出声,想要将腿抽回来。

    可是他的大手却用力将她的腿按住,凌厉的黑眸微微抬起,看向她,语气放温柔了许多。“忍住,不杀菌容易感染的。”

    “哦。”轻轻的将小腿放松,她再次咬住粉嫩的唇。

    小眼睛微微眯起,不敢再看。

    将她的害怕看在眼底,他手下的动作也放温柔了许多。

    替她处理好伤口,赫连城并给她简单包扎了一下。

    水眸,看着他细心的模样,她的嘴角不自觉上扬。

    一项冷若冰霜的赫连城,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着实少见。

    她的小心脏,竟然觉得暖暖的。

    恩,这个男人也还不错。

    内心,也并没有与万年冰山脸一样,那么不可平易近人。

    “这几天暂时别碰水。”收拾好医药箱,他淡淡叮嘱,但是眸子里的目光,却变得犀利起来,语气根本不是商量,完全就是在下达命令。

    “哦哦,好。”她急忙收回眸子,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连连点头。

    可是心,却噗通,噗通的乱跳,像是小鹿乱撞一般。

    这,这是怎么了?

    一次次的看他,看直了眼睛。

    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眸子。

    深吸了一口气,贝齿轻咬粉嫩的小唇。

    再次微微抬起头,她的目光有些闪躲。“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从沙发上下来,她拿起衣服,一瘸一拐的推门离开,然后敲了敲自家的门。

    “咚咚,咚咚咚……”

    半天,屋内竟然没有人回应。

    她皱眉,一脸错愕。

    这么晚了,老妈还没回来?以前,可从来没出现这种事啊。

    敲打的小手急促起来,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心。

    “叮咚”突然短信铃声响起,她急忙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字:宝贝,今晚别回来,在隔壁好好享受二人世界!

    短短一行字,她差点没吐出血来。

    这,这是亲妈吗?

    推销就算了,还……还主动出卖!

    “没人?”

    她耳边传来冷冷的声音,手机屏幕也被一团黑影覆盖上。

    手,心虚的一抖,手机差点滑了出去。

    急忙抓住,她尴尬的将手机踹到兜里。

    这短信决不能让赫连城看到,这简直是丢死人了!

    “啊……有,有,可能睡着了,我给她打电话。”小脸涨红的她,慌慌张张的再从兜兜里拿出手机,直接拨通老妈的号码。

    可是,响了半天,竟然没人接。

    刚刚……刚刚明明还发短信给她的!

    想到这,她心里莫名的窜出两团怒火,但守着赫连城却又不敢发泄。

    深吸一口气,她再次拨通号码。

    可手机中这次却传来关机的提示,她眉头皱的更加深了。

    关,关机!

    老妈,你太狠了吧,真不让进屋?打算将女儿双手送人了么。

    她不甘心,实在不甘心。

    小手愤愤的敲打着门,低吼。“妈,你给我开门!”

    “你想把门砸烂么?”他皱眉,大手扼住她的手腕。

    将她强硬拉回房间内,将门关上。

    再次回到已经烂成一锅粥的客厅,夏思思叹了一口气。今晚,今晚就这么被老妈逼得,住宿在总裁家?!可,可这个房子,就两室一厅,赫连蓉霸占了另一个房间,客厅又乱成这个样子,根本下不去脚,更别说睡人了。

    她抬起水眸,瞄了瞄另一间卧室,下意识的咬着粉嫩的红唇。

    难不成要两个人睡一间?!

    额,不行不行!

    她还是回去砸门吧。

    深吸几口气,她的嘴角恢复了淡淡的笑。“总裁,我妈就是人老了,耳力不太好,我相信,这次我能够将她叫醒。”

    说完,她抬腿就想溜。

    可是手腕却被一双冰凉的大手遏制住,丝毫动弹不得,她无奈转过身,嬉皮笑脸,怯声问道。“有事?”

    “我是洪水猛兽么?这么害怕跟我独处!”赫连城冷冽的黑眸一缩,眼底里满是冰冷。

    握着她手腕力猛增,大有将其拧断的意思。

    一次次的,这个女人除了逃避,就是逃避!就没有点新鲜花样么?

    看着她小脸泛白,他手上的力度又稍微松了松。“又不是睡过一次,我这个受害者都不怕,你怕什么!”

    什么,什么?!

    不是一次?他,他是受害者!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这,这意思,她是洪水猛兽?!

    瞬间,她的小脸一阵泛白,脸色阴沉下来。

    吸了几口气,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好看的笑,手用力,猛地甩开他的束缚,不服气叫板。“你睡地上,我睡床!”这是他强留的结果。

    说完,她径直将外套仍在沙发上。

    壮了壮胆子,向卧室走了进去。

    其实她并不是被什么即将法给刺激的,完全是权衡了利弊。

    她太了解老妈的脾气,今晚是绝不会给她开门的。

    现在,除了借宿总裁家,好像……木有别的办法了。

    但是刚踏进黑漆漆的房间,她就有点后悔了。

    这么独处,会不会被再次强硬吃掉?

    要不,她还是去打扰一下赫连蓉?

    嗯,还是去找赫连蓉房间比较安全一些。

    扭头,她走向对面的房间,刚拧开门,一个枕头,便“嗖”的一下飞了过来,还传来一声低吼。“滚,给我滚!滚啊!”我靠,这火气,吃人啊。

    她急忙关上门,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这真是将她彻彻底底的逼上绝境了啊。

    “刚刚不还一副谁怕谁的表情么,现在这是怎么了?”

    身后传来赫连城讥笑的声音。

    她小脸一阵滚烫,尴尬的咬住粉嫩的唇瓣。

    但回过头时,她的脸上依旧是完美至极的笑。她挑眉,耸耸肩膀,一脸不屑。“我是关心关心阿蓉,你别误会。”

    “请!”赫连城舒展开墨眉,薄唇微微勾起邪魅的笑,大手将门缓缓推开。

    看着这架势,她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

    抬腿向屋内走去,可是她的小腿,以及身子,竟然不自觉的发抖。

    心跳加速,突突,突突突……

    她夏思思别的本事没有,挖坑本事真是天下第一,最,最最……最主要的是,还是给她自己挖的坑!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咬着牙,一步步进了房间。

    扫了一眼房间,她慢吞吞的走到床边,表情极其不自然的坐了下去。

    “吧嗒。”一声,身后传来锁门的声音。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身子发紧,心跳的更加厉害。

    转过身,看着赫连城再次将门上了一道锁,她害怕的咽了咽涂沫,慌张的询问。“你,你干嘛!”

    本来就是孤男寡女,又,又锁门!

    她害怕啊!

    回过头,瞄了一眼站起身的小人,他挑眉,双手环胸看着她,“锁门而已,又不是吃了你,你表情也太夸张了吧。”

    他故意将吃字咬的重重的,薄唇勾起邪魅的笑。

    收了收错愕的下巴,呼——吸,呼——吸来来回回几次,她努力稳住心神,水眸一弯,耸耸肩膀。“那今晚委屈总裁,睡地上了。”

    说着,她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软的床上。

    “哒哒,哒哒哒”

    耳边传来皮鞋敲打地板的声音,她皱眉,抓着被子的小手一紧再紧,心跳随之加速。

    但背对着某人,她却佯装镇定。

    可是身子,却整装待发,只要某人敢乱来,她就直接给他一记无影脚。

    突地一直冰凉的大手在她眼前伸过,她整个人就像是惊弓之鸟,做出防御措施,双脚猛地一踹!可……可是,踹空了,因为太用力,她的大腿处关节竟然有点错位了。

    刺刺拉拉的疼……

    “夏思思,我只是拿个被子而已,你这反应太大了吧。”看着她的一连串动作,他讥笑。

    “咳咳……咳咳,小心点为好。”淡定如她,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她揉了揉一阵阵抽痛的腿,然后换了个姿势,躺好。

    心里却各种哀嚎,妈蛋,疼,疼疼!

    要知道总裁根本没打算占她便宜,她也不用使那么大的力气了。

    这下,腿部肌肉恐怕都轻微拉伤了。

    夏思思,你能不能长点心眼啊!心底无奈暗骂一声,她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咬着牙,挤出一丝丝牵强的笑,小手冲他挥了挥。“晚安,总裁。”

    而上方的人,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这让床上的她,小心脏猛地一缩。

    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赫连城整个人便压了下来。

    瞬间,她的双手便被他的大手抓住,然后压在头顶。

    四目相对,错愕的望着他放大的脸颊,她不爽皱眉。“你,你……你不是说只是拿被子,你,现在这是在干吗?”她的水眸瞥了一眼他的大手。

    赫连城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一字一顿,在她耳边说道。“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有冲突么?”

    “卑鄙!”她气的全身发抖,脸都绿了。

    她怎么一遇到赫连城,就没智商。

    竟然相信一个健康的男人,会对滚床单不敢兴趣。

    她黛眉简直快要拧成麻花,望着他,低吼。“卑鄙!你,你乱来,我就叫人了”

    “随意!”他嘴角的笑,更加的邪魅,薄唇朝她的耳边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