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聚阴阵

    更新时间:2018-11-23 17:10:12本章字数:3070字

    那老道旋即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的似乎要滴出水来,看着周围翻滚着的白色雾气,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煞气,立刻就知道自己是中招了,而且是十分阴毒的聚阴阵,这聚阴阵,顾名思义,就是用一种用特殊的秘法,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先前那老道脚底下踩的灰烬,便是这聚阴阵的引子,是给那些鬼物烧的纸钱,那老道一脚踩在这堆灰烬上面,立刻就启动了聚阴阵,给那些周围的冤魂厉鬼发出了信号,将它们都召集了过来。

    这聚阴阵的强弱由施法者修为的高低来决定,若是修为高深之辈,一旦施展出这聚阴阵,甚至连方圆百里之内的冤魂厉鬼都召集过来,显然这王婆子没有这么高的修为,顶多也只能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召集在一起。

    饶是如此,也很了不得了,若是这方圆几里之内有什么隐藏的厉害鬼物,直接就能要了他们师徒两人的性命。

    看着这翻涌澎湃的黑雾,那老道长立刻就顿住了身形,不敢再往前走了,那小道士连忙跟进了两步,身子都要贴到那老道长的身上了,小声的问道:“师父,这是怎么了?白雾怎么突然就成黑雾了?”

    “那王婆子好生奸诈,在死之前,在这所院子里摆吓了一个聚阴阵,看来最近三天是没有人踏进过这所院子,刚才为师不小心踩到了聚阴阵的阵眼,大阵已经开始启动了,过一会儿,就会有鬼物出现,你小子机灵点儿,注意一下四周,千万别让鬼物上了你的身。”

    那老道长说着,正欲往前走,这时候,黑雾弥漫之中,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两人立刻就顿住了身形。

    那人低着头,看不出年纪,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出现在了他们师徒二人的面前,很快,那人就走到了离着他们师徒二人还有四五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此刻,两人才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好像是个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只见她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他们师徒二人,那老道长还算镇定,身后的那个小道长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就惊叫出声来,因为他分明看到,那个女人一双空洞洞的眼眶,两个眼球不知道跑哪去了,白惨惨的脸上布满了被针缝过的痕迹,几道像蜈蚣一样的线条在脸上纵横交错。

    “你们饿了吗?我给你们吃点儿东西吧……”那女人嘴角微微咧开,对着他们师徒二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旋即双手一下扯开了衣衫,露出了整个上半身,这女子的皮肤一样苍白,但是令人感到恐惧的是,这女子的上半身跟她的脸一样,也布满了像蜈蚣一样的线条,让人看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恶寒。

    随后,那女子突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扯开了胸部的线痕,将手伸进了胸腔里面,不停的摸索起来,不断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手滑落下来,片刻之后,但见那女子从胸腔里扯出了一团血糊糊的东西,还冒着白气,递到了他们师徒二人的面前,再次说道:“你们饿了吧,赶紧趁热吃了吧……哈哈……”

    那小道士顿时吓出了一身白毛汗,却立刻提起了手中桃木剑,便要上前与之周旋。

    这时候,站在前面的老道长却一伸手拦住了小道士,旋即提起了一口丹田气,对着那女鬼大喝了一声:“尔等孤魂野鬼,也赶挡住贫道的路,还不快点滚开!”

    这一声大吼,是暗含了法力于其中的,是最正宗的道门吼功,这一声大吼,好似平地里响起了一个炸雷,轰隆隆的朝四周碾压了过去,就连一旁的小道士也感到脑子嗡的一声,霎时间变的一片空白,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忘记了,当小道士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空无一物,那只女鬼早就不见了踪影,眼前依旧是黑沉沉翻滚的雾气。

    “师父,刚才……”小道士有些疑惑的说道。

    “贫道记得这附近有一所医院,这女鬼生前死的冤屈,阴魂不散,倒是有些怨气,还不成气候,它肯定是从那里跑出来的,不打紧的,咱们继续往前走,争取在那些鬼物到来之前,找到王婆子的尸身。”

    小道士应了一声,也不再多言,继续跟在了老道长的身后,朝前快步而行。

    那老道长一边走,一边用手中的拂尘左右轻轻摆动,那些挡在眼前的黑雾顿时朝两边散去,让出了一个仅容一人而行的豁口,小道长又往前走了几步,隐约中就感到身后有些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的身后,便忍不住回头看去,可是身后除了黑沉沉不断翻滚的雾气之外,别无他物。

    小道士停下了脚步,神情有些疑惑,朝身朝四周又打量了几眼,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师父和自己已经间隔了大约有十几步的距离了,就连他的背影都变的有些模糊,小道士顿时心中一慌,没想到师父的脚程这么快,要是跟不上师父的脚步,两人很快就会彼此找不到对方,这聚阴阵不单单是能够招来鬼物,招来鬼物只是聚阴,它另外的一个作用是阵法,鬼物和阵法加在一起,才会形成所谓的聚阴阵。

    这阵法的作用就在于能够让人丧失方向感,无论走到哪里眼前所能看到的只有黑沉沉的雾气,若是无法解除阵法,一旦进了聚阴阵,要么被聚阴阵招来的鬼物杀死,要么就会迷失在大阵之中,始终在方圆十几米的范围之内绕圈子,一直到累死为止,小道长对这聚阴阵还是十分了解的,这也算的上是一个相当精妙的阵法,解除阵法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布置阵法的人,让他自行解除阵法,或者将其杀死,聚阴阵便会不攻而破,让小道长疑惑的是,布置这道阵法的是王婆子,可是她现在早就已经死了,这聚阴阵又该如何破除呢?

    这根本就是不他想的问题,有师父在,一切都能搞定,念及至此,小道长顿时加快了脚步,朝师父快步追去,可是刚走了没两步,顿时感觉脚脖子处一阵儿一紧,一股恶寒便顺着脚脖子蔓延到了全身,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低头看时,却发现一个鬼物此时正抓住了自己的脚脖子,它抬起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来,嘴角微微上扬,冲着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那小道长顿时就吃了一惊,却并未过于慌张,毕竟是修道之人,跟随在师父身边多年,普通的鬼物也见过不少,而眼前的这个鬼物,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只是普通的孤魂野鬼,并不足惧,当下便提起了手中的桃木剑,掐了一个指诀之后,朝那桃木剑上轻轻一点,但见那桃木剑青芒一闪,剑身之上的符文若隐若现,旋即,小道长一剑就朝那鬼物的身上刺去,那鬼物脸上的诡异笑容顿时就凝固住了,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嘴,瞬息之间就化作了一团黑雾,与四周的雾气交融在了一起。

    就这么一耽搁,等小道士再回头去找师父的时候,却哪里还有他老人家的身影,头上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竟然与师父在这聚阴阵中失散了,现在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够找到出去的路,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是找不到出路的。

    这也就是说,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困死在这聚阴阵之中,一想到自己在这聚阴阵中像只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乱撞,还有可能遇到一些厉害的鬼物,小道长心中就有一种凄凉的无助感。

    “师父……师父……您跑哪去了……徒儿迷路了……”

    小道长心中惊惧,禁不住大喊了起来,然而,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回应,因为在这聚阴阵之中,本来是不能说话的,要不是师父气场强大,修为高深,一身的浩然之气,邪气根本入不了身,就连刚在师父站在自己身边,他老人家说话,自己也是听不到的,可是师父这会儿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道长心中万分懊悔,刚才不该走神的,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师父就不见了踪影。

    可是总不能站在这里不动,在这里站着也不安全,这聚阴阵一启动,势必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全都召集过来,自己站在这里,就好比是个引鬼的灯塔,三五个普通的孤魂野鬼还好对付,若是招来几个怨鬼和厉鬼,那自己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念及至此,小道长再次挪动了脚步,朝着师父先前走去的方向快步而行,小道长心里想着,说不定自己运气好,能够碰到师父呢。

    在最恶劣的情形之中,一定要保持乐观的心态,绝望只会让情况变的更加糟糕,怀着这般心情,小道长加快了脚步,也不敢到处乱跑乱撞,只是保持一个直行的方向快走。

    如此走了三五步的距离,眼前的黑雾突然一阵儿翻滚,一连走出了三个白惨惨的面孔的孤魂野鬼,挡在了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