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天亡我也

    更新时间:2018-11-23 17:10:13本章字数:2017字

    紫甲僵尸虽然被老道长手中的宝剑燃烧起的九幽阴火燃烧,但是它毕竟是一具几百年都难得一遇的顶级僵尸,在自知生还无望的同时,将自己的一缕神识注入了那红衣女子的体内,直接触发了那红衣女子发生尸变。

    老道长大惊失色,对付这一具紫甲僵尸已经耗费掉了他所有的心血和灵力,别说是一具僵尸了,便是一个人普通人站在此处,他肯定也没有还手之力了,这老道长伤的实在是太重,就连站着身子都有些打颤。

    那老道长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心如死灰,转头再看向那紫甲僵尸的时候,但见那紫甲僵尸的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狞笑,旋即全身上下环绕的那层蓝色的火苗猛的一下窜起了老高,那紫甲僵尸顿时烧的噼啪作响,眨眼间的功夫就化作了一团灰烬。

    这王婆子耗尽心血,花了大力气才将自己弄出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紫甲僵尸,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作恶,就被这老道长用九幽阴火烧成了一团灰烬,就连神魂也被烧化,彻底的魂飞湮灭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王婆子,以后再也不会有,神魂一灭,六道轮回的机会也就断绝了。

    但是它在魂飞湮灭之前,将那具红衣女子唤醒,也变成了一具僵尸,不等老道长将那把宝剑收回来,就朝着他跳了过去。

    那红衣女子的手指上也长出了锋利的指甲,双眼血红,獠牙也同样龇了出来,只不过这只是一具普通的僵尸,若是在平时,老道长来对付这样的僵尸,三五招之内完全可以轻松的解决掉,但是这会儿,老道长却无能为力了。

    “天亡我也……”那老道长低呼了一声,心如死灰。

    却还是下意识的将宝剑朝着那红衣女子砍了过去。

    那红衣女子身形如电,眨眼及至,只一下就将那老道长手中的宝剑撞飞了出去,连带着那老道长一起再次撞向了一面墙壁,那老道长顿时觉得头晕闹胀,喉咙眼发甜,一张口,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随后,那红衣女子再次跳了过来,一下子就抓住了那老道长的肩膀,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可怜这老道长一身的绝世修为,却全都已经耗损殆尽,再无反抗之力,那红衣女子手上的十根锋利的指甲一下就刺入了他的皮肉之中,深可及骨,疼的那老道长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起来。

    随后,那红衣女子化作的僵尸,顿时发出了一声嘶吼,张开大嘴,露出了獠牙,就朝着那老道长的脖子咬了过去。

    世人皆知,僵尸喝人血,就像是人饿了要吃饭一样,不过僵尸并不单单只喝人血,其实像是狼,狗,猪一样的牲畜也能填饱僵尸的肚子,但是人的血跟那些牲畜的血比起来,却更胜一筹,因为人乃万物之灵,那血绝对是美味佳肴,绝世大餐,但是那些牲畜的血顶多算是窝窝头,勉强能够填饱肚子罢了。

    但是人的血也会分等级,普通人的血对于僵尸来说肯定是美味佳肴,但是一个道士的血,尤其是一个修为高深的老道,那他的血就不是美味佳肴那般简单了,那简直就是大补品,就像是普通人一口气吃了一棵野生千年老山参,补的都可以流鼻血的那种。

    这对于僵尸提高道行,滋养神魂有着极大的作用。

    所以那红衣女子化作的僵尸,迫不及待的就张开了血喷大口朝着老道长的脖子咬了下去。

    那老道长浑身伤痕累累,已经没了一丝力气,似乎觉得反抗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于是便闭上了眼睛,等着那红衣女子的利齿一口咬下,终结自己的性命。

    就当那老道长闭上眼睛等死的那一刹那,突然间一声惨烈的嘶吼声响了起来,那红衣女子化作的僵尸并没有一口咬下,因为老道长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感,他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僵尸的胸口透出来一把剑,穿胸而过,甚至已经抵到了自己的胸口。

    而拿着那把剑的人,正是被自己送走的小徒弟!

    他竟然又折返了回来!

    “师父……要走咱们一起走!”那小道长的脸上有着不容置疑的绝决和坚韧。

    随后,那小道长从身上摸出来了一张符,一下就贴在了那红衣女僵尸的后背上,那红衣女僵尸浑身颤抖不止,再也不能发出嘶吼之声,浑身冒起了一团青烟,身子就朝着一旁栽倒了过去。

    旋即,老道长的身子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肩膀上被那红衣女僵尸抓破的地方血流不止,将一身道袍染的血红。

    小道长将那把桃木剑从红衣女僵尸的身上抽了出来,两步奔到了老道长的身边,关切道:“师父……你没事儿吧?”

    那老道长重重的喘息了几下,脸色一片惨白,虚弱的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他的眼睛盯着掉落在一旁的乾坤袋,那小道长旋即会意,走到了那乾坤袋旁,从里面拿出来了几个小药瓶子,双手托着,跪到了师父面前, 问道:“师父,您要用哪一瓶?”

    那老道长的眼睛看向了白色的瓷瓶,小道长连忙打开,从里面倒出了几颗黑色的药丸,送到了师父的嘴里,那老道长喉咙一动,几颗药丸下肚,旋即盘腿打坐,闭目调息,约摸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之后,那老道长再次睁开了眼睛,这一次,那老道长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几分神色,不再像刚才那般呆板。

    老道长咳嗽了两声,吐出了一口血沫子,这才看向了小道长,有些不悦的说道:“臭小子……为师不是送你走了么?谁让你又回来的!”

    小道长脸色一红,低下了头来,怯生生的说道:“师父……徒儿是从小被您捡来的,您带徒儿如亲生儿子一般,弟子怎能忍心看您老人家一人只身犯险,尽管徒儿帮不上您什么大忙,只要能留在师父身边,哪怕是一同死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