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怪怪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11-23 17:10:13本章字数:2028字

    这种生活实在是无法容忍,范老三受不了了。

    再次跟上面的领导申请分一套两居室给他,这一次,范老三没有去找主任,而是直接找了厂子里最高的领导秦厂长,而且还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些礼品给送了过去。

    秦厂子一开始的说辞跟主任差不多,都是说厂子里的住房紧张,比他们家困难的员工还多的是,范老三是个老实人,只能再三哀求秦厂长多帮忙,不管怎么说,也要看在他是厂子里的一个老员工,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

    软磨硬泡,范老三就赖在了秦厂长家里不走了,秦厂长最终也是没有办法,终于松了口,让范老三再等等一段时间,如果有了新的住房,一定先安排给他。

    范老三自然是千恩万谢,这才从秦厂长家里出来,临走之前,秦厂长将范老三带的礼品拿了出来,死活不收他带来的礼品,范老三哪里肯,死活让秦厂长收下,秦厂长也就半推半就的收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范老三心中终于踏实了一些,一想到一家四口终于不用挤在一间一居室的小房子里,还能够住上宽敞明亮的两居室,这心里就十分高兴。

    回到家里,范老三将这间事情跟媳妇杨巧云说了一下,杨巧云也十分欢喜,抱着范老三的脑袋狠狠的亲了几口。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他们两人就没有正经过过夫妻生活,看来终于要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不知不觉间,一连几个月又过去了,从春天到了深秋,秦厂长却一直没有提分房子的事情,范老三就有些心急了,眼看着孩子马上就一岁了,这房子还是没有着落,整天挤在那间小房子里,孩子哭,媳妇闹,整宿整宿的睡不好,白天一点儿精神都没有,工作上也出了不少差错,再这样下去,自己整个人非要累垮了不可。

    在一个深秋落叶纷飞的晚上,范老三再次找到了秦厂长家里,手里同样提了一些礼品,这次的礼品比上次的还要丰盛,几乎花光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为了新房子,范老三也是拼了。

    一进入秦厂长家,厂长就热络的招呼范老三进门,还让他的爱人给范老三倒了一杯茶。

    随后,秦厂长的爱人就进了卧室,再也没有出来。

    范老三打量着秦厂长家,真的很大很排场,整整四具室,还有两个卫生间一个厨房,跟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相比,自己的那个小家就像是一个猪窝。

    简单的客套了两句,范老三打算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一张口便说了房子的事情。

    秦厂长点了点头,神色突然变的肃然起来,他说道:“小范啊,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件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你是厂子里的老员工,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对厂子里的贡献还是不小的,现在又是厂子里的一个组长,也算是一个领导,房子的事情肯定要先给你安排,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不光是咱们纺织厂的住房紧张,其他的单位跟咱们也是一样的,单位呢,只能给你尽量争取,你不能这么心急啊。”

    范老三一听,眉头当时就蹙了起来,可怜兮兮的将家里的情况跟秦厂长说了一遍,主要是说这休息不好,白天没有精神,不能好好工作之类的,范老三觉得从这方面下手,秦厂长会为厂子里考虑的多一些。

    秦厂长拿了一盒烟,让给了范老三一根,范老三推迟了一下,最终还是将烟接了过来,随后用火机给秦厂长点燃了,然后才将自己的烟点燃。

    两个人在屋子里喷云吐雾。

    好一会儿之后,秦厂长突然说道:“小范啊,最近上面倒是批下来了一套房子,不过不是楼房,而是在老城区的一个小院,院子挺大的,房子也有三间,两间卧室一间客厅,院子里还有做饭的两间偏房,光是那个院子估计也要七八十个平方,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住在那里啊……”

    范老三一听,眼睛顿时就直了,三居室而且还有两间偏房,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这绝对宽敞了,别说他们一家四口,就是再住几个人都没有问题。

    关键是这院子在老城区,还算是繁华的地段,以后买菜逛街都很方便,离着厂子也不算远,最是适合不过。

    不过,在老城区能有一个小院和三居室的房子,这待遇可不是一般的好,虽然没有楼房方便,但是十足的宽敞,绝对算的上是一件大好事了。

    只是范老三有些想不通的是,秦厂长为什么会给他这么好的待遇,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当下,范老三连连点头说道:“谢谢秦厂长,能住在这样的地方我已经很知足了,主要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个屋子里太挤了,终于能够换换地方……”

    秦厂长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紧接着又道:“这房子是下来了,但是得有二三十年没有住人了,这两天我就派人过去收拾收拾,打理一下,这样吧,你下周一到我办公室里来,我把钥匙给你,然后再放你半天假,你们将家搬过去吧。”

    听到这个好消息,范老三差点儿从沙发上蹦起来,激动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下一把拉住了秦厂长的手,一直不停的摇,说道:“秦厂长……真是太谢谢您了,您真是一个天下间最好的领导了……”

    秦厂长微微一笑,将手从范老三的手里抽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一下范老三的肩膀,范老三看了秦厂长一眼,看到了他脸上的笑,感觉笑的有些不自然,总有些怪怪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来。

    由于心中太过高兴,范老三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将这间喜事告诉媳妇杨巧云,就跟秦厂长告辞,兴匆匆的就要走。

    这时候,秦厂长将礼品又拿了出来,递给了范老三,这次无论范老三怎么说,秦厂长都是不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