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请你们出去

    更新时间:2018-11-23 19:10:49本章字数:2022字

    好在警局调查之后发现那所谓的证据只是伪造的玩意,安凌夏也不存在什么包庇罪犯的嫌疑和迹象。

    简单关了几天后安凌夏便被放了出去。

    但这一负面形象已然根深蒂固,在别人看来,安凌夏已经是个坐过牢,品德败坏的女人。

    从警局离开后,她便因此失意也没了之前的朋友圈子。

    寥寥无几的好友都拿异样眼光看待自己,之前的宴会事件再加上这次大新闻,叫她成了别人口中茶余饭后的笑谈。

    回到安家后安父冷眼相待,而安轻语则是装模作样到她房间安慰她,说是要介绍她进入新的朋友圈子。

    安凌夏本没什么兴趣,毕竟这么多事下来,她已经身心俱疲。

    但思来想去,这么把自己关在房间也实在不可取,她犹豫几天,还是决定听安轻语的,出去走走再认识认识新朋友。

    安轻语暗暗窃笑,带安凌夏去了个高级会所。

    天色微沉,傍晚起了点风,温度降低几度。

    到了事先定好的地方后,安轻语借着要回去再取件外套率先离开了小包间。

    独自一人在一拨陌生人中的安凌夏有点坐不住,虽说她自己就是个骄横的富家女形象,但现在面对这一屋子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她还是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安家大小姐怎么这么畏畏缩缩的?不是说很能惹事很放得开吗?”

    一个男人点了根烟,烟雾缭绕间调笑开来。

    其余人一同附和起来,看安凌夏的眼神也统统都含着蔑嘲。

    “既然出来玩,就玩得嗨一点,你这么坐在这里,酒也不喝,话也不说,是想玩点更刺激的?”

    “没,我有点累,坐会儿。”

    安凌夏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意思,但撕破了脸皮直接拒绝又不好,只能婉转着摇头。

    “来,稍微喝点,别那么扫兴。”有个黄毛说话间靠近了些,端了杯酒放在她眼前。

    女人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喝完酒后发生的事,万分抗拒地摆了摆手。

    “我不会喝酒,容易醉,你们喝就好了。”

    三番两次的拒绝叫那几人都没了耐性,脸色难看了些,忽而有个微胖的男人起身去倒了杯水,笑得和善,手一展便搭上了她肩膀。

    “喝水总行了吧,你要真不乐意,我们也不能逼你是不是?”

    那人虽说笑着,但总觉得叫人觉得不适。

    安凌夏没再拒绝。她推开对方的手接过玻璃杯,想都没想就灌下了几口。

    周围几个男人见状没再端着架子,露出了点奸笑,安凌夏心下一滞。

    她立马看向只剩小半水的玻璃杯,猜出个大概起身就准备走。

    然而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让她逃开的道理。

    一个男人眯着眼挡住了她去路,“都没坐多久,这么急着走?”

    被扯回原来位置的安凌夏下意识双手护胸,药效已经慢慢起了势头,她有些晕,咬唇执拗着要往外头去。

    那些拿她找乐子的执绔子弟瞥了瞥,纷纷聚拢过去,把她手脚捏住后死死控制在软皮沙发上,嘲笑起来。

    “不是爬过何慕萧的床吗?你也别太紧张,差不了多少。”

    “哈,也不知道何慕萧碰过的女人玩起来是个什么滋味。”

    ……

    安凌夏手脚并用,拼死挣扎,高声呼救,尖叫回荡在包厢内,她清楚单靠自己的力气和呼救救不了自己,索性病急乱投医开始胡诌。

    “是!我是跟何慕萧有过关系!而且他现在就在这附近,你们如果不想被他盯上就赶紧放手!”

    女人的话引得他们一阵发笑,“哈哈,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就你?他那种男人怎么看得上!”

    “信不信由你们!到时候后果会怎么样可别怪我!何慕萧心狠手辣起来,你们都得完蛋!!”

    安凌夏义正言辞,燥热攀上了她的身子,但仅存的理智叫她强撑着气势,哪怕是谎话也说得满是底气。

    有人将信将疑,顿了动作,但大多还是拿女人的说辞当笑话听,之前那微胖的男人估计是听得烦,一手就捂在了她嘴上。

    “别再编了,今天你就好好伺候哥几个,打消念头别想逃,反正安家早就把你这种女儿当垃圾看待,你也早就不干净了。至于何慕萧,他怎么可能会来救你这种小妮子?”

    安凌夏被说得眼眶泛红,心中酸涩。她惊慌害怕,无处可逃也无法可施,只能“呜呜”作响,被媚药抢占理智。

    正当女人被扒开上衣露出点白皙肩头时,包厢的门忽而被踹了开来。

    兴头上的男人们扭头望去,站在门口处的正是何慕萧!

    刚还在嘲笑作乐的纨绔子弟立马停下手上动作,个个瞪着眼诧异得没了动静。

    本以为那女人在哄骗他们,哪里知道,这说着的当事人竟然真的找上了门……

    何慕萧没高声怒斥,也没面露凶光,但光光往那一站,就叫里头的家伙们纷纷心惊胆战起来。

    “你们是要自己滚还是等我‘请’你们出去?”

    男人声音沉而淡,在“请”字上加重了音,含着几分不耐。

    有几个识相的听了这番话后立马收拾完了往外冲,剩下的也慌慌张张跟了出去,想必再待下去,明天就能提前选棺材。

    安凌夏面色泛红,视线已然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发昏的脑袋还有那么点运转的能力。

    她知道那伙人走了。

    何慕萧本只是碰巧路过,不想却听到个熟悉声音在念自己名字,步子一顿便在外待了片刻顺势踹开了门。

    包厢在嘈杂过后静了下来,男人靠近去扶安凌夏,不想对方手一伸环住他脖颈,整个人攀在了他身上。

    “我好难受……帮帮我……”

    何慕萧眯眸看去,眸低闪过些别样情绪。

    被药折磨着的女人发丝微乱,面色绯然嫩唇开合,小巧可爱地窝在他怀里,没有之前的骄横嚣张,只有娇媚诱惑。

    他本只准备淡看一眼就仍由她自生自灭,但现在却是没再忍心把她推开。

    而深处的一些躁动也被这女人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