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共同赴宴

    更新时间:2018-11-23 19:10:50本章字数:2035字

    一路走到了酒吧的门口,两个人始终都没再说过一句话,倒是安轻语先打破了沉默。

    “姐姐,我开车来的,我们一起去取车吧。现在这情形我们单独分开走不安全。”

    安凌夏点点头,“好。”

    去过了车,做到了车上,安轻语问安凌夏,那天是谁就他的,他后来是怎么会碰到和假的司机的,救人的是不是和何幕潇有关。

    安凌夏也没好奇那么多为什么安轻语对何家这么感兴趣,就随口答了句,“何幕潇。”

    也许安凌夏当时能多张合心眼,多问一句为什么,也许就能从中间找到破绽,以至于后来也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了。

    不过安凌夏如果真的问了或者是注意到了,那也就不是安凌夏了。

    事实是安凌夏因为是偷跑出来的本来脚就受了伤,又在哪里炖了纳闷就,同时又受了刺激,在酒精的作用下,见周公去了。

    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安轻语通过后视镜看他是那嫉妒又憎恨的嘴脸。

    事情就这么翻篇了,安凌夏没提过这件事情,安轻语自然也不会傻到主动去提起这件事。

    安凌夏已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本来安凌夏想着自己和何幕潇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了。他不愿见到自己,自己也乐意躲着他。可是天公不作美,该来的始终躲不掉的。

    事情是发生在一次家庭晚宴上,安家的在A城的亲戚朋友相聚在一起,吃着晚宴,安凌夏虽然不讨喜,但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晚宴接近尾声的时候,管家进来说有人来找她,这个时候还有人愿意离自己的,安凌夏当然是一百个开心了,立马就让管家将人请了进来。

    进来确实一个司机,手上还拿着一封请柬,安凌夏立马愣住了。还在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哪位朋友要结婚了。

    而安父不愧为家住,没有将司机一旁晾着,便主动问清对方的目的。

    司机回答自己是何家的司机,安凌夏听到何家这两个字,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烫金的请柬,再想想自己在A城人是的姓何的也就何幕潇,可是她不是讨厌自己么?怎么会给自己送请柬?当时没敢往下想,第一反应就觉得不是好事,肯定是何幕潇又想着法的要整自己,立马冲向前去将请柬塞到司机怀里。匠人往外推。

    口里还不时嚷嚷着“我不认识什么姓何的,你认错人了。”又看了一眼大家,“我们家其他人也没什么人认识姓何的。你回去吧。”

    说什么也要讲人赶出去。

    安父终于看不下去,用拐杖狠狠地敲了一下地,指着旁边的两个女佣,“你们快把大小姐拉开。”

    “爸,这个人走错地方了,你快让他离开。”

    可是安父连理都没理他,跟着向司机先生说了几句问了问情况,“你刚刚说的何家可是何幕潇何家。”

    “正是。我前几天还送安小姐回来,估计是她忘记了。少爷这次让我来是送请柬给安小姐的,少爷邀请安小姐参加他的生日聚会。还请安小姐一定要赏脸到场。”司机也有点尴尬,估计心中是万万没想到安凌夏是如此地疯癫。

    “爸,能不能不去?”

    还没等安父开口,就听到安凌夏躲在柱子后面用不大的语气说着,却又刚好让大家都能够听得见。

    看安父没有回答安凌夏还真的以为安父的同意了,还不死心地对司机说,“看吧,我就说你认错人了吧,你还不信。”

    安凌夏的那些亲戚,自然不知道安凌夏这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是和穆萧的大明他们是听说过的。他们也一直的认为是司机搞错了,安凌夏这种人怎么会认识何幕潇那样的大人物呢。

    “是啊,大哥,是不是搞错了。小夏怎么会认识何总呢?我们见何总都是要等上一段日子的。何况小夏呢?”

    安凌夏头一次觉得被人在大厅里看不起是如此快乐的事情,“姑父说的对。像何总那样的大人物我怎么会认识呢?管家,还不快送送司机。”

    就在司机快要哭了的时候,“你们当我是死的么?一言一语的,还像不像话。是不是,真的真,难道我还分不清么?”

    安轻语也接话道,“是啊,姐姐,上次就是这位司机师傅送你回来的,你也说了上次是何总就得你,现在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呢?大家又都不是外人。”

    这句话是啪啪的答了安凌夏的连,同事也大了她姑父的脸。于是餐厅里静谧得可怕。估计是真的掉了一根针到地上的声音此时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等到完全静了下来之后,安父站起来对着司机说道,“司机师傅你先回去,给你们何总带句话,就说,请柬我们收到了,安凌夏一定会去赴宴的。此外还要谢谢他上次让你送小女回来,安某改天一定登门拜访,还请何总到时候赏脸。”

    “好的,安老爷,话我一定带到。”司机巴不得溜之大吉。

    可是司机一走,安凌夏的日子就难过了。他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术让大家都看不到她,可是再厉害的隐身术对上安父的火眼睛睛都照的她无处遁形。

    “安凌夏”安父吼道,“还不给我滚下来。”

    “事实是,这就来,”安凌夏被吓得一个机灵,趴在了楼梯上。

    委屈扭捏着挪到了大家面前,活生生一脸小媳妇样。

    “还不老实交代,你和何幕潇是怎么认识的?”

    安凌夏老老实实地说了,当然只是说了一段并不存在的事实而已。

    安凌夏心想,不是她自己不想说实话,二是是在是说了实话的话,那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就当是善意的谎言好了,对,就是善意的谎言。

    “爸,能不能不去?”

    安父一个眼神看向安凌夏,太顿时被吓得我无话可说。

    “姐姐,爸爸答应了人家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到,我们不能负了他在外人面前的面子,也不能让人看我们俺家的笑话不是?况且,你要是真的不放心的话,妹妹陪你一起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