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4章 不缺女人

    更新时间:2018-11-23 19:10:30本章字数:2115字

    “我说过,上一次给过你机会,但是很可惜的是,你自己放弃了。”

    商冷郁将车窗降落下来,露出那张冷漠冰冷的脸,对着顾小念邪冷道。

    顾小念的脸色,原本就因为商冷郁的话,变得异常脆弱不堪。

    她捏住衣服,声音嘶哑道:“请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求你了。”

    “机会我早就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你不是想要陪着你的前夫吗?那么你就去陪着你的前夫好了,顾小念,我商冷郁,从来不缺女人。”

    商冷郁冷酷无情的话,让顾小念的心脏猛地一颤。

    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呼吸有些困难道:“然然要是在不进行骨髓移植,就会死的,商冷郁,你救救他好不好。”

    商冷郁的眼眸微微一缩,心脏的位置,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了一般。

    但是,很快,商冷郁便撇过头,冷酷道:“那又如何?又不是我的儿子?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

    顾小念的脸色泛白,她双腿一屈,直接跪在了商冷郁的面前。

    “商冷郁,我求你了,救救我的儿子,救救他好不好。”

    顾小念的话,让商冷郁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是弥漫着一层寒霜。

    男人用力的握紧拳头,看都不看顾小念一眼,便让阿强将车子开进别墅。

    顾小念慌张的想要去抓商冷郁,但是,车子已经开进别墅,大门也立刻被拦住了。

    “商冷郁,求你了,商冷郁。”顾小念对着商冷郁大叫道。

    但是,却无济于事。

    怎么办?商冷郁根本就不听自己说一个字,她究竟要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可以救然然?究竟要怎么办?

    顾小念无助的捂住自己的脸,纤细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着。

    一边的保镖,看着顾小念露出这种悲伤欲绝的表情,忍不住开口道:“顾小姐,你没事吧。”

    顾小念抬起头,红着眼睛道:“我没事,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我可以让商冷郁答应我第一次,就可以让他再度答应我。”

    保镖看着顾小念强悍的生命力,忍不住在心中一阵感叹。

    他是真的觉得,顾小念是他见过,最固执坚持的女人了?

    ……

    “该死的。”商冷郁回到书房,原本想要处理手中的文件的,但是,他站在窗子边上,看着还在别墅大门口跪着的顾小念,脸色异常难看。

    商冷郁阴着脸,在书房走来走去,时不时还抓了抓自己的短发。

    许久之后,佣人问商冷郁要不要吃夜宵,商冷郁才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

    商冷郁阴着脸,站在窗子边上,看着不远处缩成一团顾小念。

    女人的固执,让商冷郁心情莫名的不爽起来。

    许久之后,商冷郁发出一声低吼,神色不悦的从书房走出来,便直接下楼去了。

    佣人看到商冷郁下楼,战战兢兢的朝着商冷郁行礼道:“少爷,你是还要出去吗?”

    都这么晚了?商冷郁还想要出门吗?

    商冷郁没有理会佣人的话,只是直接走到大门口,便朝着院子外面的大门走去。

    守在别墅门口的保镖,看到商冷郁出来,虽然有些惊讶,却还是对着商冷郁行礼。

    “少爷。”

    “她睡着了?”商冷郁别扭的看了一眼靠在别墅铁门,缩成一团的顾小念,淡漠道。

    “是的,需要我让人扶她进去吗?”保镖见商冷郁这么关心顾小念,想来应该是想要让顾小念进去休息的吧?才会忍不住这个样子问道。

    商冷郁闻言,脸色顿时一黑道:“不需要,我说了,不许她靠近,你们马上赶她走。”

    该死的,他明明就不是过来说这个话的……

    商冷郁在心中怒吼着。

    保镖看了商冷郁一眼,无奈只好遵从商冷郁的命令。

    他们走到顾小念的身边,就要拉着顾小念离开,在他们的手就要砰顾小念的时候,商冷郁不悦道:“你们先下去,我来将她赶走。”

    保镖古怪的看了商冷郁一眼,却也没有说什么,便跟着其他保镖离开了这里。

    商冷郁走出大门,来到顾小念的面前,见顾小念膝盖上的鲜血已经凝固了,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女人纤细的身体,死死的抱成一团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一般。

    商冷郁的心情莫名有些难受,他压下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忍不住用脚尖踢了踢顾小念的身体说道:“喂,顾小念,你给我起来,别以为你这个样子用苦肉计我就会心软,我商冷郁,从来就不是慈善家。”

    “听到没有,给我起来,马上给我滚。”

    叫了几声,顾小念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商冷郁才发现了些许的不对劲。

    他伸出手,拍着顾小念的脸蛋,不耐烦道:“顾小念,这种把戏,你以为可以骗的了我……”

    “顾小念。”但是,男人手掌下面接触的皮肤,散发着的那股不正常的热量,刺激了商冷郁的心脏。

    商冷郁慌了,他用力的拍着顾小念的脸颊,叫着顾小念的名字。

    顾小念难受的睁开眼睛,只能够模糊的看到自己的眼前有一张脸,她难受道:“别碰我……好……难受。”

    脑子晕乎乎的,有一股很恶心的感觉,好困……

    “该死的女人,谁让你在这里吹风的,你活该。”商冷郁沉下脸,抱起地上的顾小念,也不顾女人身上脏兮兮的灰尘,抱起她,便疯了一般,朝着别墅里面冲了进去。

    “少爷,怎么了?”管家看到商冷郁神色慌张焦灼的抱着顾小念跑进来,有些担心道。

    “马上将裴志找过来,马上。”

    商冷郁对着管家吩咐完之后,便抱着顾小念朝着楼上狂奔。

    管家的思维有些怔讼,回过神之后,立刻给裴志打电话。

    裴志在十分钟之后,拎着药箱出现在了商冷郁的别墅,气喘吁吁道:“我说冷郁,你究竟有什么火急火燎的事情要找我?还让不让我活了。”

    管家给裴志打电话的时候,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让裴志马上赶过来,裴志不敢怠慢,一路飙车到了商冷郁的别墅。

    “给她看一下。”商冷郁从浴室出来,阴着脸,对着裴志命令道。

    裴志的眼角猛地一抽,才看到,商冷郁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