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一个请求

    更新时间:2018-11-23 18:55:14本章字数:1997字

    踩在木质楼梯上面,“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绝于耳,心跳也随之加速。

    韩子归,这个韩家骨器的主人,把我介绍给方艳的人,此刻就坐在那个位置等着和我谈话,是陷阱吗?

    我做了几下深呼吸,周行之一直在不停地鼓励我,甚至在我之前到了楼上,以确保我的安全。

    很明显的,韩子归把目光移向了周行之。

    他真的能看见他?

    我迟疑着坐在韩子归对面,要了一杯拿铁。

    店员走后,气氛陷入了尴尬状态。

    我不擅长跟陌生人交流,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是问“你是韩家骨器的主人”,还是问他“为什么要让我去解决方艳的事情”,还是直接承认自己没有能力,把他交代的事情办砸了?

    犹豫之间,韩子归开口了。

    “你男朋友没来?”

    他这话很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我一时间不那么紧张了,但戒备心仍在。

    “他有事。”

    明知道周行之就在我旁边,还是这么说了,我要试试韩子归。

    忽然,韩子归低了头,小勺子不停地在咖啡杯里搅着,他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他不是人吧。”

    “你……真的能看到?”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身为骨镜的主人装备并不齐全,上次把骨刀借给你,用得可还顺手?”

    那柄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的骨刀,竟然真的是韩子归的。

    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注意到我,直到现在才出面,这个韩子归埋伏得很深啊。

    “你为什么要帮我?”

    “同是韩家人,多帮衬帮衬也是应该的。”

    “当初在火车站,你就已经知道我是骨镜的主人?”

    “不然我怎么用骨笛找到你?”

    “这一次的委托,也是你给我找的客户咯?”

    “当然。”

    韩子归的语气颇有些高傲,好像他为我介绍了这桩生意,我就该对他感恩戴德一般。

    “那你想必也已经知道,以我的能力,已经无法解决鬼胎一事。”

    韩子归的眉眼之中并没有失望,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仍然不紧不慢地搅着咖啡,勺子与瓷杯发出“叮叮咚咚”的碰撞声。

    末了,他说:“我们联手就可以。”

    说的轻巧,我对他的底细一丁点都不了解,自己却已经把全身家当都暴露在他的面前。这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我,甚至利用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店员为我端来了咖啡,韩子归怕被听见立刻缄默不言,也正好给了我考虑的时间。

    同为韩家骨器的主人,韩子归显然比我这个菜鸟实力要强的多,他今天能提出联手,就证明他有十足的把握。即使我拒绝了,他也一定会想方设法逼我同意。所以我并没有其它的选择。

    “我没看到你的诚意。”

    这是刚刚周行之教我的话。

    韩子归抬了抬眉,从他放在一旁的背包里取出一只棕褐色布袋,四方形,有漂亮的绳结束口。莫名让我想到以前去机房上课,老师总会让我们自备一双鞋套,那鞋套跟这个布袋别无二致。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布袋里好像有东西动了两下。

    韩子归将布袋按在桌面上,说:“这就是诚意。”

    我又看了一眼布袋,故作淡定:“我连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万一被它害死了岂不是很冤枉?”

    “看来你真是所知甚少。”韩子归叹息一声,开始对我进行科普,“韩家现在一共有七种骨器。刚刚说了,我手里的是骨笛,你呢是骨镜。每一个主人都会配有一柄骨刀,一个缚魂袋。骨刀用来攻击和自保,而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不起眼的布袋就是缚魂袋,渡魂之后要把灵体收进里面。”

    所以那些不断蠕动着的,居然都是人的灵魂?

    “这样。那谢谢你了。”

    我当然知道韩子归想要的不仅仅是一声谢谢,但是故意没把潜台词说出来,我在等着他开口。

    果然,韩子归略带艰难地说:“我有一个请求。”

    “你说。”

    “通过骨镜可以进入到缚魂袋里面,我想让你去找一个人。”

    我转了转眼珠子,想让他继续添加筹码:“我的骨刀呢?”

    “事成之后,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弄到。”

    这么说,我的骨刀现在不在韩子归手里。这样也好,省得以后他用骨刀威胁我。

    韩子归似乎不放心,嘱咐道:“如果有什么人来找你,你什么都不要说出来,无论怎样都不要说。”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说。”

    说白了也就是个交易,韩子归已经把缚魂袋给我,我自然也要做出一些承诺来。

    守口如瓶,我还是做得到的。

    “那个……”

    韩子归指了指周行之。

    “他也不会说。”

    韩家的事情到了这里就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关于鬼胎,我把整件事前前后后都讲了一遍,最后特别强调了婴灵刨坟的那个提示。

    韩子归说不用着急,肯定还会再有故事,我们要做的只有等待。

    分开之前,韩子归让我先走,他有话跟周行之说。

    这让我非常意外。

    但想到周行之有剑在手,韩子归也不能对他怎么样,我也就放心地在咖啡厅门口等他。

    两分钟以后他追上来了,我忙不迭地询问他们对话的内容。

    周行之说:“还不是怕我不能守约,非要对我进行一番威胁。”

    “果然,我就觉得韩子归不是什么善茬。”

    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我想把缠绕在布袋上面的绳结松开,哪知刚解了一圈就被周行之看见了,他立即制止了我。

    “夫人,你难道想让房子里布满灵体?”

    顿时我脑补了一堆一堆的灵体漂浮在空中的场景,的确是挺惊悚的。

    我慌忙把绳子缠上,狠狠地系了个死结。

    但是,韩子归不是说让我通过骨镜进入布袋么,不解开绳结的话,怎么能进去?

    我觉得挺奇怪。

    经过周行之允许,我用骨镜照着布袋,试图看一看里面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