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少女的微笑

    更新时间:2018-11-23 17:21:02本章字数:6124字

    接下来,为了让我练好八神,大军也是下了血本,居然自己掏钱在网上给我买了一个一千多的摇杆,让我在家里也能练。

    我主要练习的是八神鬼步。这个叫鬼步的东西其实是一个资深玩家发现的一个BUG,发动的条件是必须没有能力,说白了就是没能量的时候发必杀,但是触发的时机很苛刻,必须精准到毫秒,早一点慢一点都不行,再配合上格斗游戏的目押,出招难度可谓逆天,就算是一线高手也不能保证在实战中百分百成功。

    而我要练到的程度就是在实战中百分百成功,把这个练习成一种肌肉记忆,反复多次地练习,有时候一练就是几小时,甚至忘记了吃饭。

    说实话,要不是玩了这个游戏,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个这么执着的人,就像是追求一个女孩,不把她弄上床就不会罢休是一个道理。

    离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屈指一数,已经不足三天时间练习了。

    这天,我和往常一样,上午在家练习,下午和晚上去外面和大军对打,这种活动也已经成了日常,一直以来都无风无浪,日子过得充实安稳。

    但今天我们还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可能是我们经常出入街机厅的缘故,最终还是被一些小混混盯上了。因为我们经常在街机厅里一泡就是半天,花费几十块到上百块不等,估计他们以为我们很阔绰,所以才会向我们下手。

    具体的情形我就不做描述了,那也不是什么风光的事情,毕竟我不是龙俊,要是一对一还可以,要是让我一个打两三个,我就不行了,何况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说不准身上还带了匕首什么的。我们被三个小混混抢劫的时候,也没做什么反抗,乖乖把身上的钱都给他们了。算起来损失也不算大,我身上有两百块,而大军身上只有一百多块,加起来也就三百多。那些小混混似乎有些不悦,但毕竟做贼心虚,拿了钱也不敢多逗留,匆匆跑开了。

    自那之后,我和大军就很少去街机厅了,即便去也是找一些地理位置比较安全的地方,不再去那些偏僻的地方了。

    到离比赛日只有一天的时候,大军就提出要我不必再训练了,还说我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放松,确保比赛的时候可以发挥出应有的水平,甚至超常发挥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多日的苦练还是有所收获的。我现在的水平已经比之前又前进了一大步,大军想要赢我已经很难了,还经常被我一个八神穿三。

    眼看头天就要比赛了,我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太紧张,一直尝试着放松自己。傍晚时分,我在楼下的餐厅吃过晚饭,然后就出去散步了。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只感觉附近的景象越来越陌生,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条街。就在我准备掉头返回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件让我在意的事情。

    此时已经八点多,太阳也落山了,天色有点暗,但我还是清楚地看到对面的马路上停靠着一辆桥车。关键不是这辆车,而是车外那两个男人,我一眼就认出,他们正是那天抢劫我和大军的其中两个。此时,他们正合力抬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装了什么,我隐隐感觉到那是一个人。他们把麻袋搬到车的后座上,然后又离开了。

    我心想他们这些小混球一定做不出什么好事,于是便悄悄地走到对面,靠在一面墙后,想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

    只见那两个混混就在离车子不远的一个屋檐下,一个在打电话,一个则蹲在地上吸烟,显然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我。

    我的目光再次移向那辆小车,惊讶地发现,驾驶室的车门居然半开着,而且还没有熄火!

    我又惊又喜,暗道:“这次算你们倒霉,叫你抢劫我,这次我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打定主意,警惕地瞟了那两个小混混一眼,确认没被他们察觉之后,迅速飞身钻进了小车里,紧接着关上车门,果断把车开走。

    汽车刚发动,那两小混混就马上发觉了,只可惜他们已经知道得太迟了。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在后面奋力追赶,还不停地朝我大叫,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看到他们那副气急败坏的表情,我开心极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里顺带一提,我不是吹牛,在龙港,开车的技术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我高中的时候就开始飙车,每次比赛都拿了第一,有不少圈子里的人甚至封我为车神,对这样的殊荣我虽然受之有愧,但也并不算夸张。

    我对跑车都能轻松驾驭,所以像这种普通的汽车,我开起来就像骑自行车一样轻松。那两个混混自然是不可能追上我的,我在十字路口一个急转弯就把他们彻底甩掉了。

    我兜远路返回出租屋,本来也不打算把这辆车占为己有,只是想给那两个小混混一个教训,想必汽车也不是他们的,好让他们的老板教训他们。我把车停在了出租屋对面的一块空地上,这时才猛地省起后座上还有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麻袋!

    我从车里下来,走到后座上摸了一下那麻袋,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一个人!我吃惊不小,虽然有些意外,但也不至于不知所措。我当机立断,决定把里面的人救下来,于是便把麻袋抬下车,把它带回了家。

    我先把麻袋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床边的墙角处,然后又匆匆出门,下楼去把汽车处理了。

    为了不让人察觉,我必须把汽车开走,而且开得越远越好。我对附近的路已经很熟悉,最后决定把车开到江边去。

    我决定把这辆车毁掉,于是就直接踩油门加速向江心驶去。

    等快要到江边的时候,我迅速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出去,任由小车自己开过去。

    很快,那小车便冲进了江水里,慢慢地沉了下去。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痛快极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把车开进水里,这新鲜感足够我回味几年了。

    当时已经是九点多,江边没什么光源,可视度很低,而且附近人烟稀少,想必没人看到,即便看到了,也一定看不清那是一辆什么车,也不会认出我的样子,所以完事后,我很安心,也很舒心地回了家。一想到那两个混混做梦也想不到开走汽车的人居然会是我,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多解恨了。

    回到出租屋后,我立即将麻袋里的人放了出来。在这之前,我就猜想这人应该是一个被人迫害的良民,而且应该是个女人,因为我抬麻袋的时候感觉很轻盈,而且能感觉到里面的人肌肤很柔软,这种感觉我再熟悉不过。只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居然是我认识的!

    “小……小云?”当麻袋打开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居然就是我苦苦寻觅的那个女骗子!

    小云此时双目紧闭,但呼吸均匀,可能只是昏过去或者是睡着了,身上穿的是我第一次见她的衣服,白衣红裙,身材和脸蛋都相当养眼,要不是我已经从良,真忍不住再做一次小人,趁她熟睡的时候偷偷地享受一下她的身体。

    我当然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把她唤醒。

    “小云,小云!”我攥着小云的肩头用力摇晃,一面叫着一面又轻轻拍打她的脸。

    终于,过没多久她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一看到我立即吓了一跳,仿佛一只惊弓之鸟,倏地站了起来,靠在墙上,惊讶地盯着我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我有些生气,没想到救了人换来的不是感激而是质疑,要不是看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份上,我真想给她一巴掌。

    “你……我怎么会在这里?”小云说着又惊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重回我身上,接着说:“我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最多我把钱还你就是了。”

    “不错嘛,居然还记得你欠了我的钱,那可是一万港币啊!”我不好气地说,“不过我倒不指望你还钱了,你只要把那手机还我就可以了。”我更关心的自然是龙俊交给我的手机,因为这是唯一能联系他的办法,也是解开我身世之谜的关键。

    “原来,你跟那些人是一伙的?”小云微微抬起右手,用食指指了指我,忒忒地问。

    “什么那些人?我一直只是一个人!”我说着向前走了一步,想将小云拉过来。

    不料还没等我碰到她,她立即尖声高叫起来:“救命啊!杀人啦!”

    我没想到这妮子的嗓音居然这么大,在夜晚这么一叫,说不定所有租客都能听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连忙捂住她的嘴,怒目瞪着她,说:“你又来这一招?再叫我就把你的嘴堵起来!”

    小云发出唔唔的声音,极力想要掰开我的手,可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大男人,力气自然比她大的多,只要我不松手,她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的。

    我继续捂住小云的嘴,又攥住了她双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是和你说的那些人一伙的,是我从他们手上把你救了回来,你应该感谢我,知道吗?”

    我的眼神很坚定,小云渐渐地似乎也相信了我,开始用力点了点头,还向我眨了眨眼表示明白。

    看到她这样的举动,我才缓缓松开手,说:“你明白就好!不许再叫了!”

    “真的是你救了我?”小云将信将疑地看着我,轻轻的问。

    “你说呢?”我反问,不悦地瞟了她一眼。

    “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我想你也不太可能是和那些人一道的。”小云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脸上仿佛带着一丝自责的神情。

    “你放心,你现在很安全,他们不会知道你在这里的。”我说,“你可以坐下来慢慢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为什么要绑你?”我心想反正这女骗子也跑不掉,索性不急问自己的事情,先把她的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

    小云先慢慢挪到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垂着头说:“我……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严声质问,心里断定她是在欺骗我。

    “我真的不知道……”她又重复了一次。

    我听她的语气,知道再问下去也没用,索性就不问了,转而说道:“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还是回正题吧,你把我的手机弄哪去了?”

    “什么手机?”小云忽然抬起头,一脸惘然地看着我。

    “还装傻?当然是那天你把我迷倒后从我身上偷去的手机!”我直截了当地说。

    “哦,那手机啊,我……卖掉了……”小云说到后来,像是问心有愧,又慢慢地垂下了头。

    “真的卖了?”我有些不甘心,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并不感到意外。

    “是……”小云轻轻点了点头。

    “卖谁了?”

    “忘记卖谁了,反正是卖了。”她说。

    “你能认真回忆一下吗?那手机对我很重要,比我的命还重要啊!”我情绪激动地说。

    “有那么夸张吗?”小云重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惊讶地瞪大了那双美丽的杏眼。

    “一点也不夸张。”我正色道,“你最好记得起来,不然我就把你送警局去。”为了给她压力,我只好用这种方式威胁她。当然,我不会真的把她送警局的,毕竟我是在里面蹲过的,我知道那种滋味不好受,我又怎么忍心让一个花样少女去受那种罪呢?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这妮子居然豪不害怕,一副有持无恐的样子盯着我,说:“你报警算了,反正你没证据,到时我就说你强抢民女,看警察信你还是信我?”

    我没料到这妮子牙尖嘴利得很,但细心一想又觉得她说的话不无道理,毕竟我是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人,要是警察查起来还真对我很不利。但我也不示弱,紧接着说:“你可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一些禽兽的行为。”

    “你……你想……”小云听了这话,登时花容失色,下意识地用双手护在胸前。

    “你身上有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东西,而我身上也有很多女人想要的东西,你说我想怎样?”我故意说一些低俗的话吓唬她。

    小云不是小孩,她显然也听懂了,立即羞愤地瞪着我说:“你敢?”

    “我不敢?”我说完虎视眈眈地向小云迈进了一步,眯着眼睛盯着她说。

    “你别过来!我想,我想就是了,让我好好想想,相信我一定会记起来的。”小云显然被我的淫*威屈服了,变得听话多了。

    我冷冷地道:“那要想多久?”

    “不知道,我尽量吧……”小云缓缓地说。

    我也不想打扰她,径自站在一旁,靠在门上静候她的答复。

    不知不觉十分钟过去,我不耐烦地又催促道:“都过了十分钟了,想到什么了吗?”

    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小云这才如梦方醒,连忙说道:“还没,再等等……”

    我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便说:“这样等也不是办法,不如我先送你回家吧,迟些时间我再去找你。”我当时的想法是,只要知道她家住哪里,那就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且人总是要回家的,不怕找她不到。

    不料,她的回应又让我感到十分意外。

    她听到我这样说,缓缓垂下头,沉声道:“我没有家……”

    我怔了怔,片刻才问:“怎么会没有家?那你住哪里?”

    “我是住亲戚家里的。”她回答说。

    我心想:寄人篱下,那的确不能算是家。想到她或许也是一个可怜的人,我的心忽然软了下来,语气也缓和了很多,接着说:“你要离开也可以,不过得想个办法可以让我再联系上你,不然你这一走就再无音信怎么办?”

    “你救了我,我不会骗你的,如果你不相信,我把这手表当抵押。”小云说着就解下佩戴在左腕上的一块小手表交给了我。

    我接过手表,粗略地看了看,发现这只是一块极其普通的手表,市面上最多也就卖几十块,于是我便用质疑的口吻问她:“这手表值多少钱?”我知道对小云这样的人必须十分谨慎,毕竟我被骗了一次,就不能再被骗第二次。

    不料小云却说:“钱倒不是不知道多少,但它是我母亲的遗物,很有收藏意义的。”

    我听到这样的回答,居然闻不到一点谎言的味道,因为我认为没有人会为了这点事诅咒自己的母亲。如果她母亲真的不在了,那她的身世也够可怜的,年纪轻轻,就失去了母爱,还要寄人篱下。我没有质疑她的理由,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对小云说:“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还是留着吧!”说完,我就要把手表还回去。

    谁知小云却不肯收回,她说:“没事,你就暂时替我保管着,不过等我凑够了钱,会找你赎回来的。”

    我听到这,有些惘然地问:“凑什么钱?我不过要你找到那个买手机的人而已。”

    “你那一万块钱不用我还?”小云惊讶地看着我问。

    “我有说过要你还吗?”我认真地说,“给你骗了算我倒霉,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你只要帮我把手机找回来就行了,钱就别管了。”

    “这可是你说的,不可以反悔。”小云紧接着说。

    “我一诺千金,决不食言。”我坚定地说。

    “你真的是好人,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手机找回来的。”小云道,显得很高兴。

    “能找回最好,只怕你找不回来了。”我不敢抱太大期望,免得换来更大的失望。

    “让我回去好好想想,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小云这样说。

    “那就好,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说完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之所以这么着急支走她,一来是和她没什么话好说了,二来是生怕她在这里逗留时间长了,我会把持不住,毕竟她是那么年轻美丽。眼看比赛日将至,我不想节外生枝,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更好的精力去做一些更加实际的事情,而不能像过去那样沉迷女色不能自拔。

    小云轻轻的哦了一声,也没说什么,缓缓转身走了出去。

    在她开门的时候,我忽然又叫住了她:“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小云转身问道。

    “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吗?”我直截了当的问,“你之前说你姓云,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姓云,叫如意。”她毫不犹豫地报出了芳名。

    我对此并不怀疑,嘴里喃喃地重复着“如意”两个字,对她说:“如意,真是个好名字。”

    “我可以走了吗?”如意轻轻的问了我一句。

    我冲她点了点头,道:“当然!”说完还向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如意又冲我微微笑了笑,然后才开门出去,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不知道她那微笑是什么意思,但我感觉到这一次,她并没有恶意,而是一种感恩,是表示谢意和感激的笑意。我的直觉一向不错,希望这次也不会错,要是我再栽在这女人手上的话,那就算是第三次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说出去真的会让人贻笑大方的。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凌乱的思绪,其中夹杂着我的过往,想到了我的身世,又想到了小月的音容笑貌,现在又多了一个如意,她们都是我喜欢的女生类型,想着想着不禁又开始想入非非了。我连忙拍了拍额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毕竟我现在是大敌当前,必须集中精力拿下后天的拳王大赛冠军才行,不然我这些天的努力和付出就全白费了。

    世上最让人惋惜的事情不是和目标失之交臂,而是功亏一篑,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我当时就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小海啊小海,不管你是多么可怕的对手,就算你是神,我甄真也要将你打败!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自认还算得上伟大的目标,我必须要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