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二姐落水

    更新时间:2018-11-23 18:35:28本章字数:3284字

    最后还是没办法,还是被宁婉清带到了宴会上,宴会设在湖中间的亭子里面,亭子很宽,中间留有一块,看来是专门留出来为别人表演用的,而亭子上面设有一排座,座位下面设有两排,就这样成一个门字形,只是两边有两三排的样子,看来人还是很多的。

    宁婉夜坐在左边最靠近舞台的最下面,所有人都坐在这里了,丞相坐在坐上角,二姐宁婉仪就坐在自己的对面,狠狠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宁婉夜装着没有看见,只是一直低着头吃水果,善琇就站在她身后,她本来想给善琇递吃的,可是被宁婉仪一直盯着不好动。

    “皇上驾到”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通报,声音洪亮,皇帝穿着一身龙袍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太子和太子妃,行过礼后皇上坐到上座,刚刚远了看不清楚,现在近了才知道,远了着皇帝已经年过半百了,好像身体状态还不是很好,脸色有点微微的惨白,太子和太子妃在他的右边坐下。太子下面有两个空出来的位置。

    皇帝老头看了看空位子转头问道“桢儿和彦儿还未到?”

    “回父皇,刚刚晋王府的家丁前来禀报没说二弟不愿前来,死弟还在权她呢!”太子站起来回答。

    “皇上,我们等一等晋王和四王子也无妨!”这句话是宁权说的。

    皇上看了一眼宁权“宁卿家,无需等着,现在就开始吧!一会他们就过来了!”宁权回事后就开始晚宴了,这个晚宴很是无聊,在宁婉夜看来还不如在院子里面跑步来的有意思。

    一曲歌舞完后就是太子妃弹琴,不得不说,大姐的琴技真的是一绝,可谓高山流水,可惜这里并没有她的知音,琴刚刚弹完一片叫好声,太子看上去也特别高兴!

    “父皇,现在就由儿臣三妹来为父皇舞一曲如何?我们丞相府的三小姐舞姿一流,这可是拳阳城公认的。”宁婉夜没有想到宁婉清领下台还给她整这么一出。

    没有办法,人家皇帝老二都已经同意了,要是现在自己不上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宁婉夜正想着怎么过去这一关,结果刚要站起来就听到哦啊对面有人说话。

    “回皇上,大姐她久居宫中不知道,前些时间三妹由于外出歪了脚,现在不能跳舞,还是由臣女来为皇上作画吧!然后请大姐弹琴作伴。”宁婉仪站起来面对皇上说着,宁婉夜没想到宁婉仪会突然站出来给自己解围,但是想想也对,她是及其不想自己抢她风头的。

    这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宁婉夜,宁权看着宁婉夜“凝儿,真有这事?”

    宁婉夜看看宁婉清,宁婉清一直用凌厉的眼光看着自己,再看看宁权,同意的眼光,宁婉夜只能硬着头皮“回父亲,回皇上!前些日子确实不小心伤了脚,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好!”

    “你在怎么不告诉我呢?”宁权一脸责怪的摸样。

    “好了,好了,宁卿家,你就不要怪罪孩子了!她也是不想要你担心。”皇上都这样说了,宁权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只能让宁婉仪上来表演。过了一会侍女将所有笔墨纸砚摆好,而宁婉仪回房间拿砚台去了,她作画有自己专门的砚台,大家都在你聊一句我聊一句,下面也有舞蹈在表演。

    但是宁婉夜没有心思看,而是很庆幸自己能躲过这一劫,也只是低着头吃东西,想着一会宁婉仪拿着砚台回来会怎么样。没想到突然传来丫鬟的叫喊声,“二小姐落水了,二小姐落水了,快来人啊!”

    当大家跑到边上的时候,只看见晋王一身衣服湿漉漉的坐在宁婉仪身边看着众人傻笑,甄闻延也是全身湿透,而宁婉仪就躺在地上,一看这情景大家就知道是晋王和甄闻延救了宁婉仪不错。

    皇上一看晋王全身湿透,担心他生病,带着晋王和甄闻延就往太医院去了,宴会也就这样结束,太子妃的计谋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看到宁婉仪掉到河里的样子也能让她开心好几天了!

    后来才搞清楚,原来宁婉仪当天拿着砚台回来的路上看到湖里的花开的好看,于是就想要去采一朵,可是当时有没有侍女在身边,只能自己动手去采,结果一个没站稳拽到湖里了。

    幸好当时晋王和一个小厮赶到,也不知道为什么,晋王一头就扎进湖里将宁婉仪救了出来,不对是天池,听说这个名字还是皇上亲自给取的,当年丞相扶持皇上登基有功,皇上特赐了这座大府邸,还亲自给府里的湖提名天池。这是宁婉仪在丫鬟口中听来的版本。

    其实宁婉仪不知道真实的事情是这样的,宁婉仪确实去采花了,也不小心掉了下去,而这个时候经过的是甄闻延,四皇子跳下去救了宁婉仪,晋王看着好玩也跳下去然后又爬上来,不管怎么样,所有人都说是晋王救的宁婉仪,而宁婉仪本身却只认为是四皇子救的自己,她认为傻子根本不会救人。所以这个说法是从宁婉仪的丫鬟口中传出的了。

    虽然当天的宴会上宁婉仪没有表演成功,但是他的才能是全阳城都知道的是,这绝对不会有假,而且还是丞相的女儿,既然知道丞相的心思,皇上自己会像要不要帮助他。

    皇上现在的四个儿子中,太子宁婉仪自然是不愿意嫁了;二皇子晋王痴痴傻傻,就算是皇子估计;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三皇子甄文梁现在还在羌国,估计一段时间就回来,现在就四皇子甄闻延最适合,看样子这个宁婉仪是冲着四皇子去的了。这些情况大家都知道,皇上自然更是清楚不过,他虽然人老了,但是也还不糊涂。

    宴会刚刚结束没几天,如大家所料,圣旨到了丞相府,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宁家女儿并不是被指婚给四皇子甄闻延,而是指婚给傻子晋王。

    皇上的用意大家都明白,宁权自然也不敢抗旨,要是指婚给别人宁权或许还可以去求求情,但是晋王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要是宁权去求情的话明显摆着就是嫌弃晋王,当今皇上如此宠爱晋王,谁敢表示出对晋王的不喜欢,除非不想活了,宁婉夜想到这里暗暗赞叹不愧是皇上,手段老辣,做事决绝,万事以第一利益为先。

    这下不管秦氏在宁权面前说再多也没有用了,毕竟宁权现在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状,但是有人却接受不了,那人就是宁婉仪,一哭二闹三上掉,估计所有改用的招数都用完了,但是完全没有用,沈亮闹得满城风雨,大家还在传言,丞相三女儿喜欢四皇子,不愿意嫁给二皇子。

    就是阳城传的的再厉害,对于皇上来说简直就是天外之音,听都听不到,最后实在管不了了,丞相也不再去管这个女儿;皇家的礼金送来一批又一批,丞相根本就没有反驳的余地,这几天除了上朝其他时间根本见不着皇上,丞相也是无力啊!

    皇家送来的礼金算是安慰,也算是黄威的显示!好像再告诉你,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千万不要做出让我不高兴的事来一样!最后一次礼金是由四皇子亲自送来,不知道是皇上的安排还是其他原因,只能说皇上的心思真不是一般人能猜的。

    这几天因为宁婉仪的事,他们自己倒是清闲得很,没有人来管她们,全部围着宁婉仪转去了。善琇一边绣花一边和宁婉夜聊着天,“小姐,你说皇上为什么要让四皇子送礼金来呢?难道他不知道二小姐喜欢四皇子的事吗?”

    善琇和宁婉夜私下里情同姐妹,所以什么话都可以说,而且她发现自家小姐懂很多东西自己不懂的,而且还说的很有道理,她只是想这些都是书里看来的,因为这段时间宁婉夜确实一直在看书,所以自家有什么不懂得私下里都直接问宁婉夜。

    只见宁婉夜两只手枕在脑袋下,躺在床上,上半身不停地起来有倒下,现在这些奇怪的动作善琇都看习惯了,只是听宁婉夜说是在运动,但是她还是搞不清楚运动是什么意思。

    宁婉仪看着认真绣花的善琇,做完最后一个仰卧起坐坐起来“皇上当然啊,就是因为知道才让四皇子送东西过来啊!这个皇帝还真是为自己的傻儿子操碎了心啊!”

    善琇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着自家小姐,一脸不解“还是不懂!听说二皇子挺可怜的,他的母妃是为了救他而死在他面前,所以他才这样的。”

    “你当然不懂了,也许就因为这样,皇上才这么偏爱自己这位儿子,就算为他挑媳妇也要很认真,让四皇子送东西过来其实就算为了测试看四皇子是否也喜欢二姐,比较二姐嫁入晋王府一会可是天天要和四皇子见面的,毕竟四皇子和晋王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啊!而晋王又是个傻子。”宁婉夜用心的为自己的丫头解释。“其实能嫁给甄宿威这样的人也不错啊,最起码下半身不用愁了,而且他又不会嫌弃你什么,嫁给他既能享受皇家待遇,却又不用参加那些恐怖的宫廷斗争,二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啊?难不成是相当皇后?哎,善琇你说,,”

    “嘘!”善琇走到门边听听外面没有什么动静才走回来“小姐,我们这样议论皇家的事情是要被砍头的,还是不要说了。”看着善琇的小心翼翼,宁婉夜也知道,毕竟现在是在古代,很多事情都没有现代人性化,只能是安分守己的,可是感觉又不心安,想着一定要找时间出去玩玩,最起码最经典的青楼要去吧!这可是穿越必去的地方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