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一起生活

    更新时间:2018-11-23 18:35:28本章字数:3282字

    甄闻延来丞相府的当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宁婉仪没有跑出来见甄闻延,甄闻延也没有问起宁婉仪的任何问题,所以甄闻延来的当天丞相府很安静,二小姐不闹了,事情也没有了,大家都以为二小姐是相通了,所以也没有在乎那么多,结果第二天就传来说二小姐跳湖自杀了,只是没有死成功,被家丁及时赶到救了她。

    婚期将近,丞相府上下一片张灯结彩,可是宁婉仪却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夫说是郁结所致,所以导致整个人没有精神,血气不足,开药调理了很久也没有调理好!看样子是不行的了!

    可是婚期将近,没有办法啊!结果大夫人看丞相急得焦头烂额,表示可以让三小姐待嫁,什么?这可是欺君之罪啊?但是想想,圣旨上只是说要给宁家女儿指婚,并没有说是哪一个女儿啊!丞相将圣旨拿出来一看,确实皇上并没有在上面说非要二女儿,看来皇上还是给这个老臣留了后路,其实也是给自己留后路!

    就在婚期当天,丞相临时决定让三女儿宁婉夜待嫁,当喜服和一批侍女涌向宁婉夜房间时,宁婉夜孩子啊床上,她根本搞不清楚什么状况,这些侍女和老妈子也没有给她机会搞清楚,她们可是收到丞相的吩咐,不管如何,就算押也要将宁婉夜押上轿。

    宁婉夜根本无法反抗,几个侍女见她架住,几个老妈子在旁边给她更衣,现在再傻她都看出来了,这是喜服啊!看来丞相是非要让她待嫁过去不可了,看这种情况她也不反对,也不闹,因为她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丞相府,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好的机会,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

    一边承受着这些侍女给自己装扮,一边还听到善琇哭泣的声音,自己还好,想起善琇真是苦了她了!好歹以后也是要做晋王妃的人,在出门之前,丞相和纵夫人还是要来送的,宁婉夜没有按照礼仪给他们磕头行礼。

    来到这里快一年了,一直生活在这个府里,平时根本不能出门,总是被大姐和二姐订的紧,其实现在能够走出这座对她来说像牢笼一样的地方她内心其实是高兴的。在和丞相告别的时候,丞相说她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提出来,结果她要走了善琇。

    善琇听到宁婉夜说需要她跟着,她已经感动的一直哭泣了,她没想到宁婉夜还记得她。

    太子这边知道这事,也明显看得出来这是皇上对晋王的偏爱,太子虽然没有证据来证明,但是他一直怀疑晋王是在装傻,也试过几次,但是都没有什么破宅,由于一直被皇上护着,自己又不敢太过分,现在所有皇子的底细很能力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有晋王,晋王既然是个傻子,那么当然就是什么能力都没有了,一直是靠四皇子甄闻延活着,晋王府基本上都成了甄闻延的府邸了。

    不管晋王是真傻还是假傻,现在他和丞相府攀上了亲戚,自然不能让他存活下去,万一有一天他是假傻,那丞相很可能那倒戈,所以趁这个机会,太子想要将晋王除掉的。

    宁婉夜不知道自己的结婚会是这样的,曾经幻想过婚礼要怎么怎么设置,要邀请那些好朋友等等,而且那个道士不是还说他最近红鸾心动吗?是红鸾心动了,但是这也太不符合自己心中想的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新婚之夜还会遇到更大的事,导致自己差点就丢掉了姓名。

    “怎么样?查出来了吗?”月光皎洁,窗户向上撑起,窗边站着一个一身灰色衣服的人,他背脊挺直,双眼望向外面的月亮,就像在自言自语。

    甄闻延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人,还是那么有能力,却也过得这么不容易。“都查出来了!他确实准备在你的大婚之夜动手,就是明晚,府里上下所有的布放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你就安安心心过你的洞房花烛之夜吧!”

    窗边的人突然转身,眼神凌厉的盯着甄闻延,原来这人就是晋王,所有人都以为是傻子的晋王,“别,别!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的洞房之夜哪里是我能安排的,是吧?”甄闻延像是在讨好的笑笑。心想本来就是他安排的洞房花烛之夜啊,房间是他让下人布置的,整个晋王府都是他让人布置的,难道还不算是他安排的啊?

    其实对于晋王,当母亲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晋王确实就生病了,但是后面被名医医好,至于为什么装疯,为的只是保住自家的姓名,自从母妃死了过后,他就只剩下一个人,没有人会在乎他的存在,要想存活下来,只有让皇上保护自己,也只有装傻或许才会得到皇上的保护,不管别人信不信,只能一直装下去,没想到这一装就装了十多年。

    宁婉夜被一众丫鬟和老妈子驾从房间出来,由于没有盖着盖头,所以对外面看得清清楚,她的这个小院子里面从来没有进来过这么多的人,站着两排丫鬟,形成两道人墙,中间是一条弯曲的小路,她心想,只要过了这条小路自己就自由了!

    后面跟着两个丫鬟,一个媒婆,一个老妈子,媒婆和老妈子在前面引路,丫鬟左右扶着自己走,走到小院门口,那里站着一个媒婆,媒婆接着往前引路,后面的众丫鬟全部跟着。扶手的人也斌没有换,虽然说今天的场面斌没有当天太子妃出嫁隆重,但是也许是由于皇上的龙威在,也或许是由于晋王的特殊身份,可以说这个婚礼是王妃里面最隆重的了。

    来到大堂,丞相和夫人坐在上位,左右两边坐着众夫人,宁婉夜按照旁边喜娘的吩咐,一一给丞相和夫人敬茶,夫人一句话也没有。

    “凝儿,今天你出了这个家门就是晋王爷的人,你一点要好好照顾他,别怕委屈啊!”宁权将茶杯放在身边的桌子上。“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你,是从宁家出去的。”

    “是,父亲!”宁婉夜冷冷的说着。“父亲,女儿就要离开这个家了,女儿还有一事相求,请爹爹成全。”

    “说!”宁权好奇的看着宁婉夜,没想到自己这个胆小的女儿还有要求,而且说起话来不卑不亢,瞬间感觉自己以前关注她少了。

    “回父亲,女儿想让善琇陪嫁到晋王府!”宁婉夜一直都没有看到善琇,刚刚还听到哭的,现在就不见了,她有点胆小善琇没有以前过去。

    “本来你就应该有几个陪嫁丫鬟,善琇也在里面,放心吧!”宁权认真的看着宁婉夜。

    “女儿谢谢父亲!”听说善琇也在陪嫁的行列,自己当然是很开心,但是表面上不能彪了出来!她要让丞相以为,自己很讨厌被替嫁到晋王府。

    一路热闹,经过了很多的程序,基本上都有个喜娘在边上提醒她,所以自己也不用担心。

    或许院子太大,新房离前厅太远,所以这里很安静!宁婉夜盖着喜帕,坐在窗沿,两边分别站着三个丫鬟,现在她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可是这六个丫鬟没有一个人出声的,她看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脚动了动。

    “善琇留下,其他人出去吧!”宁婉夜突然妆模作样的吩咐道。

    “是!”有五个丫鬟的脚动了一下方向,吩咐退下,刚刚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宁婉夜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喜帕拿下来了。

    “我去,头上这东西也太重了,我脖子都快酸死了。”宁婉夜一边说一边做扭头的动作。

    “小姐,你怎么知道是我啊!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出声啊?”善琇一边给宁婉夜捶肩一边问道。

    宁婉夜坐在桌子边上,享受着善琇的服务,一边在不停地吃东西。“这还不简单。”拿一块桂花糕放入嘴里“丞相说你也在陪嫁队伍里,虽然一直没能见着人,但是刚刚我肚子一响,看你脚动了一下就知道是你了!”

    “我刚刚是想给小姐拿吃的,但是她们在这里看着,这与理不合,所以又没有动!”宁婉夜没有说话,善琇努力的揉着肩“对了小姐,一会没有人的时候你还是叫老爷父亲或爹爹吧!不要叫丞相了,不然外人听着要说小姐不孝顺了!”

    “好了,我知道了,来,坐下!”宁婉夜拉过善琇坐在旁边“你也还没有吃东西吧?”宁婉夜将吃的和水推到善琇面前。

    “小姐,我没关心的,你以后不能这样给我拿东西了,不然那些妈妈见到了会骂我服侍不周的。”善琇突然站起来。

    宁婉夜很惊讶,以前在家里面不就是这样的吗?善琇都已经不在意这些了的,看来现在是太紧张了!她狠着脸色道“坐下!”善琇没办法再次坐下“我让你吃你就吃!快。”宁婉夜将东西推离善琇再近一点。

    “彭!”们突然被从外面推开,晋王穿着喜服,看上去满脸通红,好像是喝多了,甄闻延在一旁扶着晋王,也是微微有些醉,两个人走路东倒西歪的,宁婉夜和善琇紧张起来,善琇赶紧跑过去拿喜帕哎给宁婉夜盖上。

    “哎!嫂子怎么没有作床上啊!”甄闻延最醉醺醺的指着宁婉夜到。善琇刚刚要说话,却突然被打断了。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在这里,这里太白了,全是白色!”晋王看上去虽然有点醉,但是却吵着说要离开。甄闻延哄了好久都没有哄好,“你怎么回事,这是你娘子,你不在这里去哪里啊?”甄闻延突然大声吓宁婉夜和善琇一跳。

    被甄闻延一吼,晋王就不闹了,但是好像还在低声抽泣,甄闻延拿过喜秤递给晋王“去,把他头上的喜帕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