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压迫

    更新时间:2018-11-23 17:50:42本章字数:3180字

    晚上的饭局,郑总是定在了全市最高档的五星酒店,海天酒店的顶层VIP包房。

    赵总开着她的那辆大本拉着我,就向着酒店的地方走去,我和赵总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赵总一路上也是眉头紧皱,在我离开的时候,郑总和赵总又讨论了很长的时间,我猜,郑总估计给赵总说了些威胁她的话。

    我感到胸口很闷,闷到喘不过气来,郑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压到我喘不过气来。

    这次饭局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赤裸裸的嘲讽我,让我离开,让我亲眼看到我心爱的女人不属于我。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要去,我也并不服气。

    刚刚到了酒店,一个身材高挑的服务员引导我俩了电梯到顶楼后,又来了两位服务员来一个在前面引导,而另外一个细心的跟在旁边不停的做些前导的手势。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下意识的就想向着四处看看,可是,一想到赵姐还在我的旁边,我就不能这么做。

    走廊尽头一拐,就是我们要去的包房,服务员一开门,就看到一个见金碧辉煌的包房,包房中,已经来了七八个人,除了郑总和郑总的女儿,还有诚哥也来了,诚哥一见赵总过来了,就去迎接赵总,可是赵总却没有理会诚哥,直接走到了座位。

    我们和赵姐两个坐在了一起,来的这些人,很明显都认识赵总,见赵总一来,就亲切的给赵总打着招呼。一边嘘寒问暖,询问着最近的情况,还有生意情况。

    赵总对这些早就司空见惯了,对应起来也很从容。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赵总的旁边,就像是一个侏儒,一个婴儿,这些人都是天海市商界的大佬,在天海市都能一定程度上呼风唤雨的存在。我压根不属于他们的世界。

    “今天各位都赏光,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个人,郑诚,一直以来我都想让这个孩子自己去打拼,就没有公开过这个孩子的身份,这个孩子是我的侄子,来,小诚,见过几位老板。”

    郑总话音刚落,诚哥就站了起来,看着坐在这里的各位老板,鞠了一躬。

    “各位叔叔,以后就让你多多照顾我了。”

    “真的是一表人才,不亏是郑总的侄子,以后肯定有出息。”

    “既然是郑总的侄子,之后遇到什么事,尽管找叔叔我,能帮的叔叔一定会帮你的。”

    郑总刚刚把诚哥介绍出去,各种奉承的话就接踵而来。

    另一边的赵总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小赵啊,你也说两句啊,毕竟我家小诚是在你的手底下工作的。”

    郑总依旧一脸笑意。

    “赵总,以前没跟你说这个,是想让你好好的锻炼我,真的不好意思了。”

    赵总从自己的嘴角硬生生的挤出来一丝笑容,举了一下酒杯,当做是回应。

    看到这个场景,我的压迫感更加的强烈了,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圈子里,就让我感到很大的压力。

    这个时候,赵总旁边的一个姓白的老板注意到了我。

    “请问这是哪一位青年才俊啊?”

    赵总还没有说话,郑总突然开口了。

    “他是赵总在KTV里的保安部经理,表现很不错。”“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周围的几个老板看着我,脸上都露出了一脸不屑的样子。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来准备来准备餐具。

    可是等了半天,服务生却迟迟的没有来。

    “洛天是吧,给在做的你的各位叔叔收拾餐具吧,在座的都大你不少岁,让你做这些不委屈你吧。”

    “郑总,你这是?”赵总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郑总一听哈哈笑着,冲着身边几位老板说

    “你们看看,这小子果然是受到赵总的器重,就让这个小子收拾吧,也算是让他在几位老板面前露露脸了。”郑总说的头头是道,让人也不能反驳。

    “小赵啊,你的手下,不会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吧。”

    赵总刚要再说话,我马上用胳膊轻轻碰她一下,让她别再说,这个时候,我也将餐具分发完毕。

    “能为郑总,还有各位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都不知道我这句话是如何说出的,而我的心里却有一团火在燃烧,我一边收拾着餐具,另一边却在发誓,这一切,我早晚都要让他们还回来。

    做完这一切,赵总身边的那个姓白的老板笑呵呵的对着赵总说着。

    “小赵啊,你手下这个经理不错,我很欣赏他,回去给他涨点工资。”

    他一说完,在座的都笑了,我感觉自己的脸一阵阵发热,但我还是冲他说了声“谢谢”。

    而赵总的脸早就变得冷冰冰的了,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几次我俩目光碰撞,她似乎都想说点什么,但我一直冲她微微摇头,让她什么也不要说。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没有坐在座位上了,除了赵姐,他们也觉得这很正常,服务员开始上菜,每道菜送过来后,我在依次把这些给摆在桌子上。

    桌子上的除了赵总之外,其余的都在谈笑风生,而我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服务生为他们做着餐前的各种准备。

    这就是郑总羞辱我的方式,他并没有用自己强大的实力,直接对我来硬的,而是通过这种方式,让我自己知难而退。

    诚哥倒是和那几个老板有说有笑,一副谦卑的模样,与在ktv完完全全的是两个人,只有我和赵总知道,他的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菜上完之后,服务员又拿着装着红酒的冰桶走过来了,我在KTV虽然喝过红酒,但从来没开过这东西。我手里拿着开瓶器了半天,也没有将红酒给打开了。

    服务员刚要来帮忙,郑总忽然在一旁开口说道

    “连一瓶红酒都打不开嘛,小赵,你找的人,就是这么废物嘛,这小子我看该死尽快将他赶出咱们星月吧,才吃饭的家伙我们养不起。”

    郑总骂我是废物,骂我的时候,还将赵总给带上了,我真的想把酒瓶摔了,转身就走转身就走,现在的我,代表着赵总的颜面,我丢脸没问题,但是我不能给赵总丢脸。

    郑总的话让赵总也非常的不满,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冷冰冰对郑总说着。

    “郑总,你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吧。”

    “哈哈,我说小赵非常器重这孩子吧,你看看,我刚说了这孩子两句,小赵就沉不住气了。”郑总一句话说完,又恢复了笑意。

    我也是气不过,憋着一口气,这瓶红酒也一下子被我给打开。

    我拿着酒瓶,开始准备倒酒,我先是走到郑总的面前,刚要给他倒酒的时候,诚哥忽然站了起来,他朝我慢慢的走了过来,一到我身边,就伸手接过酒瓶,微笑着说。

    “洛天,这倒红酒可是有讲究的,你这么拿瓶子,这瓶酒就废了,你还赔不起的。”

    诚哥说这话时,脸还带着微笑,但是我知道,他是在嘲讽我。

    他拿过酒瓶后,转身把冰桶旁边的白巾布拿在手里,先是拭瓶口接着又在瓶身上擦了半天,一边擦一边说。

    “你刚才从冰桶中取出酒时就应该先擦拭瓶口,打开后就应该继续擦瓶身。”

    诚哥做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看着郑诚在做什么。

    郑诚做完这些,又用巾布包着瓶边,给郑总倒着酒。

    “像这款酒,可是你辈子也喝不到的好酒,这酒,必须要保持他的低温,可像你刚才那样拿着瓶子,手的温度就会使酒升温,这瓶酒就废了,你赔不起的。”

    诚哥的这种嘲讽的话,让我更加的气上心头,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反驳。

    诚哥刚刚把话说完,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他讲了一个多好笑的笑话一样,而我却更加难堪,我就像一个小丑那样,站在那里,任人嘲笑。

    酒倒完后郑总端着酒杯慢悠悠的对边的朋友说

    “今之所以请你们几位过来是有几件事想要和家说第一呢是咱们几个老兄弟好久没见了,正好趁你们回来了。第二件事,就是想跟你们说一桩婚事,我年纪也大了,我家女儿,郑琳年纪还小,我就不考虑他了,但是郑诚的年纪却不小了,我现在就希望看到他们两个能有个好的归宿。”

    郑总顿了一一下。

    “小赵虽然已经结过婚了,但是现在的小赵的年纪也还不大,与小诚的年纪也正好相配,我想,就趁着这个机会,你们两个人结为一对,也随了我这个老头子的愿望。”

    郑总的话,让我更是险些没站稳差点摔到。

    虽然我是知道的,郑总早就有这个意思了,可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公共场合提出来。

    郑总请的这几个客人也是立刻起身祝贺到。

    “赵总也算是咱们商界的一朵花,多少大老板一直追求也追不到,而郑诚也是青年才俊,两个人配在一起,那真的是郎才女貌啊。”

    他们还没说完,赵总突然提高了声调,她不满的看着郑总。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同意这桩婚事了。”

    “怎么,小赵,这可是咱们商量好的,你是不记得我说的话了嘛。”

    赵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郑总,你是厉害,但是你也别看我是一介女流之辈,就觉得我好欺负。

    “洛天,咱们走。”

    “小赵啊,你可想好了,你要是不同意这婚事,我可真的让你什么都没有,包括你现在喜欢的这个,你的小男朋友。”